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27章 背后的人

第827章 背后的人

“谁?”陆景按响了门铃,手里拿着电话对罗华说道。

“史自成的表弟史建柏。史自成的那个跟班郭子也在。”罗华笑呵呵的说道。

史家的子侄众多。史建柏也是其中的一位。据说在京城里也是很玩的转的一个衙内党。陆景倒没想到那个周总还能和史大少扯上关系。说起来,这位周总能巴结上史家也算是有点本事了。

陆景笑了笑,道:“按我之前说的意思处理吧!”那个周总调-戏董晚瑶,岂能不受到惩罚。还有他两个肆无忌惮的跟班也是一样。

“行,我明白了。”罗华笑着收起手机。家里和史家关系并不和睦。事涉史家,所以他要给陆景说一声。既然陆景觉得没问题,他当然照办。

京城火车站派出所内,一个穿着黑色竖领大衣、打扮时尚的青年长眉一挑,对打完电话走进来的罗华讽刺的笑道:“罗华,决定没有?人,我要带走了。”

这里是刘所长的办公室,整个京城火车站派出所最好的房间。罗华瞥了正阴着脸坐在椅子上抽烟、矮瘦的周乐章,摇摇头,道:“人你不能带走。”

话音一落,办公室内的气氛凝重起来。

这时,站在办公室门口附近的刘所长肚子里正大骂身边正眯着眼睛笑的王指导员:“老王八蛋,你TM的居然敢坑我。”

刚才说话的这个青年是市局罗副局长的弟弟。坐在他办公椅子上、被周总请来的的史少看起来也是关系通天。但是县官不如现管,而且,他早上刺了那个气度不凡的青年几句,看起来那位正主的来头更大。能驱使市局副局长弟弟的人能是普通人?他这回只怕要栽个大跟头了。

刘所长这样一想,肚子都有点抽,心里后悔至极。对身边的王指导员更是恨之入骨。

史建柏欠身在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点了点烟灰,嘲弄的道:“那你想怎么样?把事情闹大?嘿嘿,陆景回京城身边带着三个女人同行。哦,还一起睡了一晚上,这消息给卫家听了恐怕不大好吧?”

罗华冷幽的眼光从史建柏脸上挪到周乐章脸上,道:“周总的嘴巴很大啊!”

周乐章垂着眼睑在房间右侧靠墙的靠背椅子上抽烟,冷冷的低声道:“我一向就事论事。”

“哦…”罗华拖长了语调,点点头,打个手势,王指导员连忙递过一页笔录。罗华道:“那我也就事论事。你在火车上搔扰女孩确有其事吧?”

周乐章不屑的笑道:“她主动勾-引我的。我的两名下属可以作证。”

罗华嘴角微微扯动,不怒反笑,竖起大拇指,“你有种。”说着,扭头对史建柏道:“你听到了。我觉得很有必要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史建柏心里有点反感周乐章这句话。尼玛,陆景的女人勾-引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赚几个钱在皇城脚底下算什么?孙子!嚣张个鸟。要不是身在黄海的史老大吩咐他过来一趟,根本就懒得来这儿。史建柏对身边的郭子打了个眼色。

站在史建柏身边的郭子眉头皱起来,道:“罗少,咱们有话好好说。大过年的,闹大了也没意思。周总这里,他可以向董小姐道歉,在汇海大酒店里或者白雁苏飞里给董小姐摆几桌赔罪都是可以的。只不过,今天人我们必须要带走。”

罗华冷哼一声,斜睨道:“你说带走就带走?你试试!”

郭子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急忙看向史建柏,“史少。”周乐章对史大少很重要。他今天必须要把周乐章给捞出去才好向史大少交差。

史建柏吸了口烟,“罗华,今儿这事是没得谈了?”

罗华点头,肯定的道:“没得谈。你有本事就让上面发话,没本事就请便。”京城地头上,他自问还是能压得住史家的门路。

史建柏深吸了一口气,“好,那我们各凭手段,反正闹大了也是你们丢脸。走。”既然要打电话协调关系,他自然也没有必要继续坐在这里。有罗华在这边,这个派出所断然是不会放人。

说着,史建柏一行四人离开了刘所长的办公室。

周乐章脸色微变。他确信他能出去,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可能碰到硬茬子了。

罗华微微一眯,转身道:“刘所长,我听说你和周乐章很熟悉,这个案子你要回避下吧?”

刘所长讪笑着点头,“应该的,应该的。”

周乐章有些急了,大声道:“刘所长,把手机给我。我要打电话。”

虽然周乐章的声音很大,刘所长充耳不闻、目不斜视,就当没听到。罗华努努嘴,吩咐道:“王指导员,把他带走。好好招待招待他。”

“好的,罗少。”王指导员会意的点头,笑呵呵的挥手让两名民警重新将周乐章铐起来。周乐章要挣扎,“啪!”的一耳光抽的他眼冒金星。见周乐章老实了,两人才押着周乐章往审讯室走。

路过罗华身边时,罗华伸手戳了戳周乐章的胸口,冷笑道:“周总,我给你个忠告,做人不要太嚣张。”

周乐章含糊不清的叫道:“你会后悔的…”

“后悔尼玛!”罗华反手一耳光抽过去。他老早就看这小子不爽了。还尼玛装逼。搞不清楚自个是谁了?陆景的女人勾-引你?不知道天高地厚!

罗华有没有后悔,周乐章不知道。但是十五分钟后,他就后悔了。京城今天的温度零下1摄氏度。他的棉衣被脱走,呆在一间冷风猛吹的屋子里。不到一会,就鼻涕狂流。大声叫喊也没人理。就像没有人一样。凉飕飕的寒风让他不得不冻的像一只鹌鹑一样缩在角落里,抖抖索索。

罗华会怎么炮制周乐章,陆景是不知道的。但是他确信罗华会给他一个满意的交代。他刚挂了电话,新婚之夜看到的那个清秀的小姑娘就开了四合院的门,“陆先生,你回来了。卫小姐在客厅里等你。”

“小五,我说了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陆景脑门有些冒汗。小五这么正式的称呼让他在家里有些不习惯。好在,她没叫少爷、少奶奶之类的。她是卫婉仪家里调拨过来照顾卫婉仪生活起居的。诺大一间房子,总要一两个得力的人手安排才能打理得好。

“规矩可乱不得。”小五眨眨眼睛说道。看得出来,陆景回来,她很高兴。

陆景笑着摇头,穿过四合院的庭院往客厅里走去。

“婉仪。哦,婉莹也在?”陆景微笑着和站在客厅木质长椅外迎了他几步,又矜持的站住的卫婉仪打招呼。她穿着一件浅粉色的长款大衣,宝蓝色的牛仔裤,恬静娇俏,又有些新妇的妩媚姓-感气质。

“我怎么就不能在啊。我姐等你半天了。”卫婉莹翻个白眼,娇俏的站起来道:“姐,我走了啊。”她一看她姐那一曰不见如隔三秋的样子,那还不识趣的赶紧把空间让给夫妻俩说话。

卫婉仪清浅的对陆景一笑,然后对卫婉莹道,“行啊,过两天我和陆景请你吃饭。”然后又对提着行李跟着进来的赵姿道,“就放在卧室门口吧,我一会收拾。”

陆景笑了笑,去卧室里洗过澡换了衣服出来,和卫婉仪在窗明几亮的宽敞中式餐厅里一起吃早饭。现在才不过8点多的样子。太阳出来后,早上的浓雾淡了许多。

陆景在卫婉仪粉红的脸蛋上吻了一口,笑着道,“要不要我抱着你吃早饭?”

卫婉仪下颌微抬,娇俏的翻个白眼,略带羞涩的道:“没见过你这么无赖的。大米粥是梅婶熬的,你看合不合口味,我每天早上吃感觉还挺好的。哦,还有那个小份的梅菜扣肉,味道很好,就是腻了一点…”

陆景心里有些淡淡的温馨感觉涌起来,夹了一筷子梅菜扣肉,笑着道:“我要求很低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小雨的同学,董晚瑶你有没有印象?她跟我一趟车回京城,在车上面差点给人欺负,所以耽搁了…”

陆景大致的给卫婉仪说着今天早上火车上的事情,然后舒服的靠在木质的餐椅上伸个懒腰,看着卫婉仪俏丽清秀的容颜,有时候觉得家里有个人在等着,那种感觉确实很不一样,“唐悦那里还没消息传过来。罗华那边说那个周总和史家沾点边。”

“史家?”正在秀气的喝着香甜大米粥的卫婉仪眼睫毛微微动了动,“没问题吧?”她在央行总部里上班。人在京城,总能听到一些消息。陆家和史家背后的圈子最近博弈的很激烈。

“不会有问题。”陆景轻松的说道。史自成在联科的事情上亏损了5个亿。估计他是挽不回了,在加上科讯那里明州商业银行黒了他2个亿,亏损7个亿足以让他消停一段时间了。只不过,永辉集团那里他投资了3个亿叶文斌恐怕是没胆子赖掉。这有点美中不足。

吃过饭和卫婉仪在卧室里说着话,陆景从箱子里拿出在建业和云春买得礼物给卫婉仪。两人正亲昵的在圆桌边说着话,陆景的手机响起来。陆景接了电话,唐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陆景,查清楚那个周乐章的来头了。长兴同宇是挂靠在共和国第七冶金集团下属的一家公司,他和七冶的总经理竹高明关系很好。长兴同宇主要从事煤矿、金矿、稀土矿的外贸交易。九五年发家之后涉足了很多其他的行业。周乐章在京城里交游广阔。”

“七冶的下属公司?”陆景轻声呢喃,片刻后,眉头微蹙,“周乐章怎么没找韩圣杰来和我沟通,反而是找上史家的人?”共和国第七冶金集团的董事长一贯是由韩家的子弟或者韩家亲近的人物出任。这件事倒有些蹊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