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29章 闵二哥的酒会

第829章 闵二哥的酒会

京城市郊的北海公园别墅区7号别墅里,史自成正在和史建柏闲聊。最近京城里关于陆景花边新闻的消息就是他吩咐史建柏放出去的。

“京城里现在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我估计卫家肯定听到传闻了。这周末,卫东阳应该会回京城,到时候…,嘿嘿。”史建柏嘿嘿笑着说道。

史自成手里拿着茶盏,吹了吹茶叶,淡淡的一笑,“做的不错。”年前在黄海的时候,山口先生出500万美元的好处费委托他将周乐章捞出来,还有另外的好处。他不愿意去猜测周乐章和山口先生有什么关联。散播陆景的花边新闻正好掩盖一些东西,另外挑拨一下卫陆两家的关系。卫东阳回了京城,听到这样的花边新闻肯定要找陆景“算账”。

史建柏脸上浮起笑意,拿起茶杯喝茶。要不是是陆景在出手整人,他老早就按史老大的意思把人捞出来了。

这时,郭子从门外走进来,“大少,闵二哥刚派人送了请柬过来,邀请你参加明天晚上在白雁苏飞举行的酒会。”

史自成有点诧异。他和闵二哥、李新寒平常都是各玩各的,突然间闵二哥给他下请柬实在莫名其妙。他问道:“有什么事情?”

“我问了送请柬过来的罗二。好像是和最近关于陆景的谣言有关。闵二哥准备说和一下这件事。明天晚上陆景也会去。”

史建柏就笑,“闵二哥还真觉得他是这四九城的第一顽主啊?”据说陆景的景华公司在筹备晶圆厂,首期投资有近二十亿美元。这身家实在雄厚。再加上陆景的身世。陆景现在在京城名头极盛,算的上是京城里衙内党里大哥级人物。闵二哥现在居然想要说和陆景和史老大之间的恩怨。调子起得有点高了。

史自成微微一笑,这件事他心里有数。摆摆手,“明天晚上我去看看。闵二哥这个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同一时间,韩圣杰和李新寒在汇海大酒店里喝着小酒。

韩圣杰这两天有些茶饭不思。现在京城里都在流传陆景在火车上一夜飞三女的花边新闻。那是史自成搞的鬼。他可不想卷进去。偏偏史自成和陆景的角力点——周乐章这个人是他的人。

长兴同宇是挂靠在七冶下面的公司,而周乐章和七冶的总经理竹高明过从甚密。现在陆景明摆着要整周乐章。谁知道陆景有没有对七冶进行洗牌的心思。

陆景这样的人不能简单的把他看成一个经商的世家子弟。陆景、史自成,包括李新寒、闵兴怀为什么能成为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大人物?主要是他们能够调动家里一部分的人脉。史自成屡屡在陆景面前吃瘪,就是史自成在史家里说话的份量没有陆景在陆家说话的分量重。而且,陆景的经济实力要强太多。

他现在就是担心陆景一怒之下将七冶洗牌,那他就亏大了。纯属被殃及。冲冠一怒为红颜这种事古今中外概莫能外。陆景有这样的实力。

“嗨,运气不好…。前天陆景还约我吃饭了。我听他那意思对周乐章很不满。有点刨根究底的意思。”韩圣杰无奈的叹口气。

李新寒开玩笑道:“老舅,菲菲还没有去美国吧?你要是担心陆景对七冶进行洗牌,你请菲菲出面说出话,保证很有效果。”韩圣杰是李菲菲的舅舅,他称呼一声老舅也是理所当然。

韩圣杰苦笑道:“你小子,我是来请你帮忙拿主意的。我怎么可能把菲菲给扯进来。”李菲菲和陆景订过娃娃亲,听说她对陆景有一定的影响力。只是,他怎么可能把外甥女扯到这件事情里来。

“哈哈,我开个玩笑。老舅你别介意。”李新寒笑着起身给韩圣杰添酒。“这件事也没那么夸张,最坏的结果就是你把竹高明给丢出去。七冶的地盘,就我和陆景接触来看,他估计不会要。呵呵。老舅,你是不知道陆景到底有多少钱。他‘吃相’没那么难看。”

韩圣杰点点头,“但愿吧。新寒。到时候你可要帮我说句话。”

李新寒一口答应,“这没问题。”

陆景的花边新闻在京城传得沸沸扬扬。每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韩圣杰担心陆景一怒为红颜。严景铭却是幸灾乐祸的看热闹。

正月十一的晚上,严景铭在汉宫庭请他的准大舅子苏威吃饭。说起来。苏威要小他几岁,他在汉宫庭这样京城闻名的销金窟里请苏威吃饭也没什么尴尬。

两名美丽的女子在一旁侍奉着。

严景铭身边的女子容貌端丽,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衣包裹着娇-躯,凹凸有致,充满了诱-人的风情,让人恨不得立刻一睹她皮衣里的庐山真面目。苏威身边的女子则是穿着淡黄色的开衫衬衣,大开领,露出半个雪-白的丰-乳,眉眼间的韵味风流,是个丰-腴、有着熟透味道的女人。

“你今天怎么没去白雁苏飞看热闹?”苏威笑着问道。闵兴怀今天请陆景和史自成吃饭的消息瞒不住人。他们这些圈子里的大小公子哥都知道。

严景铭笑着摇头,“这种热闹不是那么好看的。史大少现在和陆景不死不休。我可没兴趣搀和他们的事情。你知道史大少被陆景坑了多少钱吗?”严景铭双手比划了一下。

“十亿?”苏威大吃一惊,他前些年在西山坐庄开底下赛车赌赛,辛苦一场,还差点闹出问题,也才赚个几千万而已。

身边陪酒的两个女子身-体一震,对视一眼,眼眸里秋波流动着。

严景铭点点头,“史自成在科讯、联科两家手机企业上一共亏损了7个亿。最近我听人说占正方的盛泰电器要收购此前史自成投了3亿资金的永辉集团。据说。收购方案是用永辉集团的股票抵现金。陆景这一手可就把史自成坑得不轻了。3个亿至少要给套在里面三个月的时间。最终那部分股票能兑现多少资金出来还难说的很。”

苏威摇摇头,叹口气道:“陆景下手真是狠呐。怪不得史自成要拼命的传陆景的花边新闻。”

陆景下手狠不狠,严景铭深有体会。现在陆家势头正盛。等他缓过一阵子之后,再找机会抽冷子给陆景“一刀”。他笑哈哈的拿起酒杯,道:“好了,不说这个。还是说陆景的花边。哦,小兰,你说说陆景在火车软卧包厢里应该是怎么弄的?”

叫小兰的是严景铭身边那个容貌端丽的女子,此刻对严景铭飞了一个媚眼,娇笑道:“严少,这我哪里知道?要试过了才知道。”她话里的重音落在“试”字上面。配合着她端丽有致的容貌,很有些诱-人遐想。

严景铭和苏威都哈哈大笑,欢畅的碰了一杯。恶意揣测一下陆景的花边新闻是真是假实在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正月里正是亲朋好友聚会的时节,京城里流光溢彩的夜色中,一辆蓝色的宾利平稳由西月区方山路驶向京城南业区和然路15号。

京城里大小世家子弟的聚会,要不就是几个名媛组织的沙龙,人气颇高;要不就是几位极有影响力的人物举行的酒会。闵二哥就属于有能力举办聚会的人物。

但是,今天晚上白雁苏飞10楼的1号宴会厅里举行的酒会却只有寥寥一二十人。

十二个水晶流苏的吊灯将宴会厅里照耀的如同白昼,温暖的让人忘记此刻室外仍是寒冷的冬季。宴会厅入门左侧是一长排的自助餐台。放满了各种精美的食物、样式繁多的酒水、名贵的餐具等等。华美的暗蓝色绣花地毯铺在宴会厅里,使得每位宾客落脚无声。穿着暗红色制服的服务员面带优雅的微笑、身形笔直呈两条直线的分散站在宴会厅中,随时响应客人的要求。

陆景挽着卫婉仪的洁-白如玉的手臂,缓缓步入白雁苏飞10楼的1号宴会厅中。有服务员迎了上来。将卫婉仪手里拿着的黑色貂毛大衣拿走。

卫婉仪穿着一件粉色的无袖晚礼服,雪肌玉骨,秀美娇俏。宴会厅里正在交谈的宾客都露出诧异的神色。没人想到陆景居然会把他的妻子卫婉仪带来参加酒会。他难道不知道今天晚上要谈什么吗?

正在宴会厅中央和闵兴怀说话的史自成心里冷冷一笑:你自己找死。就怨不得我了。

“失陪一下。”闵兴怀笑着对史自成、李新寒说了一句,迎着陆景、卫婉仪走了过去。

“陆景。卫婉仪。呵呵,你们俩站在一起真是般配。郎才女貌啊。”闵兴怀笑呵呵的说道。他参加过陆景的婚礼。和卫婉仪认识,倒不用陆景专门介绍。

陆景笑着和闵兴怀握手,“闵二哥这是准备捧杀我们夫妻俩啊。”实话说,他对闵兴怀突然要求说和他和史自成之间的恩怨很奇怪。这会见闵兴怀如此客气,心里大致有些底,点了点他。

陆二哥不是好糊弄的。

卫婉仪温婉的一笑,和闵兴怀得体的打了一个招呼,尽显她大家闺秀娴静的气质。陆景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扬。

闵兴怀为陆景引介了几位和他交好的大商人。今天这个酒会,来的都是京城地面上一流的人物。这几位大商人谈吐都很不凡,都是各行各业的翘楚。其中有一位葡萄酒商在法国波尔多地区买了一座二等的葡萄酒庄园。还有一位古董商,手里收藏了不少字画真迹。陆景一一和他们交换了名片。

闵兴怀笑着道:“其他人你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你们先吃点东西,和大家聊一聊,回头我们再谈。”

本来,他是准备陆景来之后,就让陆景和史自成谈一谈,皆大欢喜,再喝喝酒吹吹牛,事情就过去了。陆景刚才的话让他意识到今天晚上的说和可能并不是那么的轻松。因而,他立即调整了计划。

“好的。”陆景笑着点头,等闵二哥离开后,陆景带着卫婉仪向正在微笑向他举杯的凌雪月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