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30章 各退一步

第830章 各退一步

“陆景,卫小姐,晚上好。”凌雪月穿着一袭精美华丽的褐色露肩晚礼服,眉眼如月,四十多岁的丽人还宛若三十多岁佳人,美艳而优雅,手拿一杯红酒,笑吟吟的和陆景两人打着招呼。

三个人寒暄了片刻之后,卫婉仪道:“我去拿一点吃的。”

看着卫婉仪窈窕优美背影,凌雪月微笑着道:“陆景,你们感情不错啊。可是,越是这样你今天晚上就越不该带她过来的。”她和陆景算得上是心照不宣的隐秘盟友关系,说话也比较透彻。

陆景微微摇头,眼光深远的道:“带婉仪过来是为了避免一些人瞎想。就今晚算不带婉仪过来,有些事情她还是能听到的。”

有些事情,当面面对和背后知道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难道陆景不知道?年青人的世界凌雪月有些不懂了,轻叹口气,笑道:“好吧,不说这个话题。史大少一会肯定要拿这件事做文章,你留心一下。哦,我听说你准备清洗七冶的管理层?据说,韩圣杰这几天茶饭不思。”

陆景微愣,笑道:“这是哪里传出来的消息。我没事清洗七冶的管理层干什么?”

凌雪月笑吟吟的道:“你真没这打算?那个什么周乐章不是还关在拘留所里受罪吗?咯咯,而且,听说最近国土资源部有意重组稀土矿出口贸易公司,整合稀土矿产业。你别和我说你不知道这个消息啊。”

这件事本就是陆景的大哥陆江分管的。只不过现在还在春节期间,各个部门还没有开始正式上班。但是,一些零散的消息已经放了出来。这件事涉及到部委几个部门的联动。一般的干部是不可能推动这个计划的。但是陆江肯定有这个实力。

陆景笑了笑,这个消息他当然知道。“凌姐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说出来。”

国内目前的稀土矿价格在8824美元每吨,每年的产量大约在4.78万顿。出口额为4.22亿美元。但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稀土矿的价格目前严重背离了其价值,到2008年稀土矿涨到了23022美元每吨。差不多翻了2.6倍。这还是在受到国际稀土贸易商压价的情况下的结果。如果组建一家或者几家掌管国内稀土贸易出口的公司,赢得部分定价权之后,每年所分享的蛋糕就不只是4.22亿美元了。至少应该达到15亿美元。

一家年利润能有2到3亿美元的公司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现金奶牛了。盈利状况极佳的公司,并且毫无风险,自然备受资本的青睐。这次稀土产业的变局引起了凌雪月的注意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凌雪月笑着抿了一口酒,微嗔道:“想哪儿去了。你凌姐是那样的人吗?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在二冶里干的不是很愉快,我听说你有清洗七冶的意图,准备给他谋一条出路。七冶会是这次稀土产业重组的首选国企吧?”

共和国第七冶金集团本身就是从事稀土出口贸易。这次陆江要推动稀土产业重组,七冶必然是首选要考虑的对象。甚至还有可能以七冶为基础进行扩张。

陆景也不瞒凌雪月,点头道:“恩,七冶确实在我哥考虑的名单上。具体的重组方案怎么定,还没有确定。其实,凌姐可以有考虑投资…”

这次重组的目标主要是要夺回稀土定价权,至少要拿到部分定价权。因为初步方案是组建三家贸易公司。其中。组建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收储稀土,对国家战略物资进行储备,另外组建两家合资的民营企业,在市场上进行搏杀。

听陆景说完。凌雪月沉思了片刻,道:“景华会参与吗?”

陆景微笑道:“景华不参加,和华公司会参加。”

“我明白了。”凌雪月轻轻的点头。微笑起来。景华不投资自然是要避嫌。不能哥哥主导,弟弟投资。保不定有人会在传侵吞国有资产。和华公司就不一样了。和华公司的股权、股东关系很复杂,其实还是在陆景的控制之下。这样其他人也说不出闲话来。凌雪月当即笑道:行,我给你个痛快话,投资。不过,陆景,七冶那里的事你得上心哦。”

陆景就笑,“七冶那里我没想着动手啊。不过,我和韩圣杰打过招呼,塞个人进去还是没问题的。”

凌雪月狡黠的笑了笑,道:“你要是知道我说的人是谁,肯定就不会这样大包大揽了。袁安民这个人你听说过吗?”

“啊…,是他。”以陆景的沉着也忍不住有些惊讶,略一思索,心里忽而一动,笑道:“凌姐,你没给我说实话啊。是杜书记很看重袁安民吧?”

凌雪月的丈夫杜正鹏是某省的一哥,正-部大员。

凌雪月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笑盈盈的道:“袁安民是我的朋友这话可没错啊。”

陆景微微的沉吟。袁安民这个人他是知道的。京城里很多人都知道。原来计委第四司的司长,负责物资储备方面的事务。他在一次咨询论坛上脱稿讲话,痛批目前资源、能源的现状。有些话刺痛了一些人的神经。三个月后,他被调到共和国第二冶金集团担任副总经理。

陆景道:“如果凌姐方便的话,可否安排我和袁总见个面。”他打算和袁安民见一面再做决定。

“这没问题,明天是正月十二,你没事吧?”凌雪月见陆景点头,快言快语的道:“那行,就定在明天中午在金顶俱乐部见面。”

两人闲聊了一会,凌雪月见卫婉仪已经取好食物,坐在角落里的一张餐桌边,就笑着和陆景说一声,转到其他地方去了。陆景和卫婉仪简单的吃了一点食物。拿着酒杯在场中转了转,慢慢的走向中央的圈子——闵兴怀和史大少等人聚在一起的圈子。

他不打算继续在酒会里耗费时间了。

今天的酒会闵兴怀请的人不多。虽然都很够分量,但是略显冷清。只不过这样倒是很方便谈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宴会厅里有人在角落里弹钢琴,一曲悠扬轻松的《小星星变奏曲》飘散在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

“哟,陆二少来了。听说你回京城的时候在火车上玩了一回三飞,到底是不是真的?”见陆景走过来,史自成阴阳怪气的说道。话说,他只要一看到陆景就来气。

聚在一起四个人的眼光就落在了陆景的脸上,然后都隐蔽的瞥了一眼陆景身边的卫婉仪。史自成这话虽然挑拨离间的太明显,但是对卫婉仪未必就没有效果。

卫婉仪仿佛就没听到这句话一般,挽住了陆景的手臂。没有说话,娴静安然的站在陆景身边。

“假的。”陆景断然否认。他是和关宁、丁灵、董晚瑶在一间软卧包厢里睡了一晚上不假,但是软卧包厢里有四张床铺。他和三个女孩之间在那天晚上清清白白。这句话自然说的底气十足。

闵兴怀笑着压了压手势,道:“史大少,我知道你和陆景有些矛盾啊。今天我的主要想给你们说和说和。成不成咱们另说,现在先给我个面子听我说几句行吧?”

见陆景和史自成都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了过来,闵兴怀接着道:“那行,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史大少最近在京城里传陆景的花边,搞得沸沸扬扬。原因咱们暂且不说。这是史大少你的不对。陆景。史大少通过明州商业银行贷款给科讯2个亿,现在却被明州商业银行黑掉了。你有搀和这件事吧?然后,史大少在联科亏损了5个亿,这算是投资失误。认赌服输。但是史大少在永辉集团投资了3个亿,你让占正方只发永辉集团的股份不赔款,陆景你这就做的不讲究了。你们两个搞这么大阵势。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我看是屁用都没有。都整不跨对方。原因你们俩心里有数。所以,我的意思是你们两人各退一步。大家都轻松点,免得给人看笑话。”

陆景和史自成要整垮对方的唯一办法就是他们各自家里出了问题。但是,那个层次的博弈和他们两个没什么关系。

史自成拿着酒杯抿了一口,哂笑道:“我倒是无所谓,关键是看陆景的意思。”刚才闵兴怀已经给他聊过各退一步是怎么个退法。

一旁的李新寒和另外一名三十许的青年都笑着看向陆景。

陆景淡然的笑着问了一句,“闵二哥的方案是什么样的?”

陆景的态度让闵兴怀对今天的调解又有了信心,喝了口酒润润嗓子,笑着道:“科讯那2个亿,永辉集团的3个亿,加起来一共5个亿,你归还给史大少。史大少放弃继续打压许家、明州商业银行,同时,他帮你消除京城里流言的影响。”

许家?陆景敏锐的捕捉到这个关键词,眉头微微一挑,沉吟起来。

闵兴怀见状,笑着补充道:“陆景,我的话还没完。是这样的,明州商业银行的副行长许雪给我承诺了,明州商业银行愿意出2个亿的资金。你实际上只要给占正方打个招呼就行了。你觉得怎么样?”

许雪是李新寒引荐给他认识的。许雪希望归还史自成2个亿,和史自成化干戈为玉帛。他很乐意帮这个忙。但是,他在电话里和史自成大概的谈了谈,发现情况有些困难。

史自成不仅仅是被明州商业银行黑了2亿资金的事情,还丢了面子。这段时间他已经动过明州商业银行。但是被陆景拦住了。陆景在银行系统的人脉确实很深厚。他和央行的副行长林忠学私人关系极佳。基于这个事实,很明显,明州商业银行敢黑史自成的钱是陆景授意的。

因而,要许雪和史自成和解,实际上要陆景和史自成暂时和解,各退一步。明州商业银行、许家不过是他们两个人的角力点。

从这个情况来看,他觉的陆景答应的概率应该很大。首先明州商业银行可以出2亿元。陆景不过是给占正方打个电话,把盛泰电器收购永辉集团的方案改一下:将永辉集团3亿元价值的配股,换成现金给史自成。

这样一来,陆景既能保全盟友许家,又能消除史自成流言带给他的不利影响。何乐而不为呢?卫家听到这些流言,未必就没有反应,据说明天卫东阳就要从苏江吴州返回京城了。

当然,陆景是吃了一点亏。他的意图没有达成。但是,谁让他在火车上一晚上玩三个女人的事情被史自成的人撞破了呢?

史自成、李新寒、三十岁许的青年都看向陆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