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31章 拒绝

第831章 拒绝

听到许雪的名字,陆景笑了。一些模模糊糊的思路立刻清晰起来。闵二哥为什么会主动调解他和史自成之间的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很简单,闵兴怀是应了许雪的要求。看样子史大少这段时间把许雪的二叔、许家的话事人,许相铎逼迫的不轻啊,都派出“特使”来京城求和了。

但是,让他们和解可不是自己想要的。闵兴怀把许家和明州商业银行混为一谈,实在错的太离谱。陆景嘴角微微翘起,缓缓的道:“我拒绝这个方案。”

闵兴怀脸色微变,有些恼怒又有些惊讶。

李新寒也是极为诧异,眼神略微一闪,看向陆景。闵兴怀这个方案对陆景来说利弊都有,相当于是和史自成做了一个交换。陆景拒绝的有些没道理。

但同时,陆景拒绝和史自成和解又让他心里隐隐有些快意。他和史自成不对付嘛!看史自成吃瘪是一件让他感觉到爽的事情。

三十岁许的青年高声莫测的笑一笑,似乎知道一点什么。

“哼…”史自成冷哼,讥讽的看了陆景一眼。陆景不愿意和解,他也无所谓。这一次,他一定要让陆景这小子尝到苦头。他史大少的名号不是白给的。

气氛沉闷。闵兴怀沉默了一会,道:“陆景,你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他今天还是有些轻忽了,没有事先和陆景沟通。说到底还是因为从内心里他并没有把陆景当做和他同一层次的人物。

陆景微笑道:“按理说闵二哥的面子我应该给的。不过,我这人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史大少既然觉得传我的花边新闻很好玩。那就继续传下去。只是,亏损10亿元。估计去年史大少一年就白忙活了。”陆景最后一句话是对史自成说的。

陆景之前就觉得只让史自成亏7个亿有点美中不足,于是给占哥儿提了提。盛泰电器并购永辉集团之后解决债务的方案随即放弃现金并购改为采取增发永辉集团股份的方式。

永辉集团增发新股的定价是可以由永辉集团掌控。同时。永辉集团刚刚经历过债务危机,短期之内,资本市场对其股票的价值肯定不认可。这一来一去,永辉集团债权人的损失就大了。史自成拿到价值3亿元的新股去变现,能套出3千万就算不错了。

当然,这不是说永辉集团的股份不值钱或者永辉集团没有前景,而是因为永辉集团信誉尽失的情况下,没有人会愿意现在接盘呢?谁知道永辉集团下一次债务违约会发生在什么时候?至少要等永辉集团财务稳定健康之后才会有资本有兴趣接盘。而永辉集团财务起稳至少是一年之后的事情了。

史自成能耐住性子到那时候才“解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陆景说话的语气很平和,甚至还面带微笑。但是话里的意思就不那么平和了。讽刺的意味谁都听的出来。史自成听得脸上抽搐几下,半响才恢复过来。他今年这个年都没过好,全是拜陆景所赐。十亿元的亏损确实让他有点难受。那可都是流动资金。他现在手里头就紧的很。

“陆景,我是不是白忙活不用你管。永辉集团这事咱们没完!嘿,浙东许家那里你最近看紧点…”史自成森然的说道,回敬陆景的讥讽。

史自成威胁的意思陆景怎么会听不出来,只是陆景心里想笑:就等着你出手了。许家内讧的事情恐怕闵兴怀、史自成、李新寒都不大清楚。

陆景心里琢磨着,脸上却是故意凝重看了史自成一眼,道:“行。我等着你。周乐章你就别想着捞出去了,我听说他明天会在拘留所里打人,所以需要继续关押十五天。”

卫婉仪就是一愣,差点笑出声来。明天打人的事情。你今天晚上怎么听说的啊?真是胡说八道。旋即又一想,陆景八成是找个借口把调-戏董晚瑶的周乐章再拘十几天。

尼玛!史自成差点就气的破口大骂。500万美元又飞了。他还指着这笔钱救急呢。史自成咬牙切齿的看了陆景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眼神忽而瞥到陆景身边眉眼里压着笑的卫婉仪,心里一动。假笑道:“卫婉仪,你有空的话应该去江州转转。江州的风景很好。特别是美女很多。你放心陆景一个人在江州住着?”

他倒是恨不得直接说陆景在江州养了很多外室。但是,那样的话说出口就是逼卫婉仪表态,那就成了欺负卫婉仪。场面上的规矩,他还是要注意的。卫家也不是吃素的。

闵兴怀、李新寒等人的目光都落在卫婉仪身上了。史自成找了一个好的“突破口”。这种话题,陆景根本就没法接口。

卫婉仪温婉的看了陆景一眼,然后道:“我年后就会调到江州工作,陆景怎么样就不需要你史大少费心了。”

“…”史自成当即被噎的无法继续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了。

李新寒笑着摇头。陆景在江州过的多么惬意、自在他很清楚。其实,京城里的传闻他将信将疑。以陆景风流的性子,三飞的花边新闻逻辑上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卫婉仪要去江州的话,陆景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看到目前这个场面,闵兴怀知道想要调解史自成和陆景的矛盾几乎不可能了,他也是很有决断的人,当即道:“行吧,既然谈不拢,我也不勉强你们。大家各凭手段见真章吧。”

话说到这里,酒会基本上也可以散场了。陆景向闵兴怀告辞,视线落在三十岁许的青年轻轻的点了下头。他大致上也猜得出来这位是谁。

三十岁许的青年对陆景微微一笑,算是回应。

“陆少,请留步。”陆景和卫婉仪正要出门。一名中年的秃顶男子快步走过来,热情的伸出手道:“陆少。我是联通的曹文栋。”

陆景略微一回忆,脑子里记起来曹文栋是何许人也。笑着伸出手,和他握手,“曹总,你好。刚才没见到你啊。”他和闵兴怀、史自成谈判之前在酒会里转了一圈,当时没看到曹文栋。

曹文栋是联通的总经理,副董事长。分管联通的日常运营工作。一千多亿资产规模的集团公司总经理在京城的地头上算的上是一号人物。他能出现在闵二哥的酒会上倒也不稀奇。

“陆少,你好,你好。我是刚过来的。”曹文栋笑呵呵的和陆景握手,迅速的说明来意。“我想和景少谈一谈联通与景华合作生产定制机的事情。不知道陆少有没有时间和我聊一聊。”

陆景笑着道:“我这会有点事情,晚一点我再和曹总约时间具体谈,好吧?”他现在那里有时间和曹文栋谈生意。他得先和婉仪谈一谈。别看婉仪在刚才力挺他,这会她心里肯定不好受。

曹文栋忙笑道:“好的,好的。你先忙。”

陆景温和的点点头,和卫婉仪一起离开了白雁苏飞。

曹文栋郁闷的叹了口气。他搭了好大一个人情挤到这个酒会里来。但是今天晚上领导临时找他谈话,晚了半个小时才过来。他来的时候陆景已经在宴会厅中间和闵兴怀等人说话。他不觉得他够资格凑上前去。不曾想,陆景一结束那边的谈话就要离开,搞得他废了这么大的功夫。却只和陆景说了这么几句话。像陆景这样的人物,谁知道他说的“晚一点”是什么时候,搞不好就这么给忘掉了。

曹文栋满腹惆怅的叹了口气。

陆景一走,史自成也跟着告辞。闵兴怀摇摇头。对李新寒和三十许的青年道:“你们俩是陪我喝一杯还是现在就走?”

李新寒笑道:“我当然是陪闵二哥喝一杯。成文,你呢?”他对今天的事情有点好奇。陆景和许家的关系看起来扑朔迷离,疑点很多。

叫成文的青年微笑道:“闵二哥不给许雪打个电话通知下今天的结果?”

闵兴怀苦笑道:“一会说吧。我先喝口酒。唉。我没想到陆景会拒绝。”陆景如果和浙东许家进一步走进,对陆家可是大有裨益。而且。卫东阳明天回京城,陆景有把握应付自己大舅哥的质问?闵兴怀实在有些搞不懂陆景拒绝的原因。

“恩。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叫成文的青年笑着说道,提出告辞。他大致上知道陆景的算盘,不过,这个时候他并不想点出来。这件事他或许会受益。

清冷的夜色中,一辆兰博基尼缓缓的由停车场驶到白雁苏飞的一楼大厅门口,史自成手里拿着烟,阴沉着脸坐进兰博基尼,对驾驶座上的郭子吩咐道:“回家。”

其实,他对和解有一定的期许。就坡下驴啊。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用家里的力量去教训许家来找回面子。当然,既然陆景决意要和他斗到底,他也不怕。他已经拿到了许相铎的把柄。

郭子看着车,琢磨了一会,还是难以压制心里的焦虑,问道:“大少,陆景又把周乐章给关起来,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刚才也是在场的。

史自成摆摆手,淡然的道:“他能发现什么?我年前搞了明州商业银行两回,都被他拦住了。不过是赌一口气,泄愤罢了。”

“山口先生那里可能不好交差…”

史自成似笑非笑的看了郭子一眼,“怎么,你和山口先生的事情有牵连?”

郭子吓了一跳,心猛的提到嗓子眼,忙否认道:“没有。我只是想着那500万美元到不了手太可惜了…”

这句话戳到史自成心里的不爽之处了,他冷冷的一笑,抽着烟。烟头明灭,烟雾缭绕,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