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32章 真与假

第832章 真与假

一辆蓝『色』的宾利平稳快速的行驶在略显空寂的南业区白沙大道上。车窗外的夜『色』璀璨而浓郁,陆景轻轻的握住卫婉仪的手,道:“婉仪,你年后准备去江州?”

卫婉仪裹了裹身上的黑『色』貂『毛』大衣,清亮多姿的明眸看着陆景,道:“我说着玩的。我要去江州的话是给我自己找不自在。陆景,你今天把我当道具了。”

卫婉仪是那种很聪明的女子,有些话不问不说,心里却是明白的。陆景轻轻的搂着卫婉仪纤细的蛮腰,亲密的贴着她白净的瓜子脸,好闻的体香直入鼻端,“恩。婉仪,谢谢!”

破解目前京城里花边流言最好的方式,就是卫婉仪表态:不加理会。如果他的妻子认为关于他的花边新闻是假的,那么花边新闻也就只能存在于流言的层面,过段时间就会消失。

“不客气。”卫婉仪温婉的看了陆景一眼,又将头靠在陆景肩膀上。她早听婉莹说过京城里的流言,心里又怎么会不生气。只是,她不愿意戳穿陆景而已。

陆景对卫婉仪的生活小细节很熟悉,知道她这是不满意但是不想追究的态度,有些心痛又有些郁闷。他那天晚上和关宁、丁灵、董晚瑶真的是比小葱拌豆腐还清白。

回到家中,陆景和卫婉仪在餐厅里吃宵夜。两人刚刚在酒会上只是随便的吃了一点。陆景看着身旁沉默喝粥的卫婉仪,忍不住问道:“婉仪,你真相信史自成的鬼话?”

他无法容忍他和卫婉仪的关系出现裂痕。婉仪那天在他回来时真情流『露』。他心里又如何能没有自己妻子的位置?

卫婉仪明亮漆黑的眸子灵动的眨了眨,轻咬着粉润的嘴唇道:“我心里想不信。但是…”但是以陆景一贯多情的表现,流言极有可能是真的。

陆景抿了抿嘴。认真的道:“就算我有心,关宁、丁灵、董晚瑶她们三个怎么可能答应和我一起玩。软卧包厢里那么窄,一张床哪能睡得下三四个人。而且,这么冷的天,就算一会不盖被子也冻的够呛,那还有心思做那些事。另外软卧包厢里是上下铺。我也不能手里抱着人,还能上下铺…”

直接和卫婉仪说“细节”是最有效的办法。卫婉仪一听就能判断的出真假。

“啊…”卫婉仪哪里想到陆景会和她说做那事具体的“技术问题”,脸上禁不住腾起红霞。

听陆景这样解释,忍着心里的羞意。脑子里细想一下当时的场景,卫婉仪倒觉得目前京城里有鼻子有眼的传闻多半不可信,杜撰的可能『性』很大。今天晚上,她亲眼看见史自成对陆景的怨气。史自成说陆景的坏话也解释的通。

吃完宵夜,陆景拥着卫婉仪一起去泡澡。泡在暖和的浴缸里,陆景温柔的抱着自己的娇妻,有些忐忑的笑道:“现在相信我是清白了吧?”

卫婉仪靠在陆景的怀里,享受着他的爱-抚。放下心结,她当然不拒绝和丈夫亲密接触。听到陆景问她,笑着道:“清白也就仅限于火车上那一晚。”

她见过关宁。关宁就在景华国际学校里工作。要说陆景和关宁没有私情怎么可能。听陆景的那天回来给她说的,丁灵肯定和他关系亲密。她还没见过丁灵。董晚瑶去杭城见清芷的时候,她见过。董晚瑶和陆景的关系怎么样。她就不清楚了。

陆景挠挠头。这时候,说一句“老婆大人明见”最合适了,可惜他脸皮还没厚到那种程度。

见陆景那孩子气的动作。卫婉仪盈盈的浅笑,抱着陆景跟大理石雕似细腻又健美的肌-肤。“我哥明天回京城,你也准备用刚才那番话和他解释吗?”。

和卫婉仪“探讨”细节问题。勉强能算是“闺房之乐”,怎么可能和卫东阳说这些,陆景蹭了蹭卫婉仪秀直精致的鼻梁,“当然不会。我正头疼着。”

卫婉仪轻轻的咬着嘴唇,道:“要不我去给我哥说一声?”既然流言是假的,她不想看到陆景被她哥为难。

陆景心里涌起一股温暖的感觉,道:“不用。那样子我就太欺负你了。明天我自己和你哥说去。”他和卫家的关系并不仅仅只限于和卫婉仪的婚姻,他在辽北、吴州都是有投资的。

说完这件事,陆景的注意力转移到此刻秀美动人的娇妻身上。“婉仪…”陆景低头噙住了卫婉仪的红唇和她热吻起来。他想要要她了。

卫婉仪才给陆景开发的身子很敏-感。热吻也足以让热恋中的青年男女们动情。陆景灼热的鼻息喷在卫婉仪雪-腻的脖子上,手抚着卫婉仪浸泡在浴缸水线之下娇小坚挺的雪『乳』,轻咬着她的耳垂,轻声说道,“婉仪…,稍微抬高一点。”

“哦…”

继而,浴池的水面剧烈的晃动起来。

书房里书桌上雅致的如同古代宫灯般的台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有着寂静依然的韵味。许雪穿着一件精美的米黄『色』绣花睡袍,心不在焉的翻着书。

这里是汇海大酒店的豪华套房。她正在等闵兴怀的消息。今天晚上,他约了陆景和史自成说和。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她这次到京城里来,主要是受她二叔的委托,准备和史自成谈谈。但是,直接找史自成是不行的。如果许家直接向史自成认输,只付出2亿的资金根本就不可能,肯定还有苛刻的附加条件。

问题是,她并不打算接受史自成苛刻的附加条件。她找了李新寒请他帮忙引荐闵兴怀,准备迂回处理。

“叮——!”放硬木『色』实木书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许雪连忙俯身去拿手机,两只雪-腻丰-挺的玉兔『荡』漾的要从领口略低的睡袍里跳出来。

许雪接通电话。“闵二哥…”她心里虽然着急,但是不会没分寸的先开口问结果。

闵兴怀先是哈哈一笑。然后道:“许董,我有愧所托啊。陆景不同意和解…”说着。闵兴怀把晚上酒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你要是能让陆景改变主意,我还可以继续和史自成沟通一下。”

“我试试吧…”许雪不太确定的说道,然后挂了电话。

“噢…”许雪头疼至极的抚着额头,她意识到那里出问题了。闵兴怀把许家当成一个整体了。史自成那里,她年前就和解释过:她二叔和现在执掌明州商业银行的三叔不是一路人。但是,史自成似乎没有听进去:黑了我的钱,然后说是你家里面的坏的那一部分人干的,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她到京城里来找闵兴怀帮忙。只说了许家得罪了史自成的事情,并没有刻意的去说许家内讧的情况。一方面是家丑不可外扬。另一方面,既然史自成不信,那么凝聚起来的许家才能让闵兴怀觉得许家有和史自成谈判资格、筹码。但是,现如今,陆景似乎就钻了这个空子,把事情引向了一个未知的方向。他保的是明州商业银行,不是许家。陆景到底想要干什么?

许雪咬咬牙,拨通了陆景的电话。

清晨冰冷的雾气在室里像水流似的流敞着。尖锐刺骨的湿寒被玻璃窗隔绝在温暖的卧室之外。陆景和卫婉仪拥被高卧,然后在差不多的时间里醒来。

“婉仪,早啊…”四目相对,陆景觉得卫婉仪那双善睐的明眸十分『迷』人。凑过去吻着她的眼睫『毛』。

“早…”卫婉仪娇羞的用娇脆的声音道,宛如一只百灵鸟在清晨里说话。她不记得陆景昨天晚上要了她多少次,想起昨天晚上的疯狂。她便有些赫然。情到浓时,对双方的索取猛烈、昂然。陆景带着她享受了彼此带来的快乐。

陆景轻抚着卫婉仪光滑若绸缎、吹弹可破的肌-肤。在玉『乳』雪『臀』上流连着,然后低头吻着卫婉仪娇嫩得如同草莓般的嘴唇。“你昨天答应我去江州了。”

“那时候说的话怎么可以算数?”卫婉仪羞红了脸,陆景昨天是在送她入云端的时候要她答应的。她轻『摸』着陆景肩膀上的牙印,“还疼不疼?”

“没事了。”陆景笑了起来。卫婉仪转移话题赖皮的样子很好玩。

卫婉仪拍了陆景一记,从他温润的眼睛里,她能知道他心里在笑她,顾盼生姿的美眸看着陆景,轻声道:“陆景,我还没做好融入你生活的准备。再等一段时间,好吗?”。

陆景轻轻的叹口气。卫婉仪是能拿主意的女孩。他也没有勉强她的意思。卫婉仪去江州,虽然有些事情不好安排,但是昨天晚上卫婉仪脱口而出,估计她在心里也想了很久。他也希望能和她每天都相见。

和卫婉仪温存了一上午,临近中午的时候,陆景坐车前往金顶俱乐部。他和凌雪月约了今天中午与袁安民见面。

袁安民年纪约莫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略消瘦,带着一副眼镜,有几分书卷气,长期在部委机关里工作皮肤略显得白皙。看起来很文质彬彬的一个人,和他聊了几句话,就能感受到他言辞里的锋芒。话不多,看问题很准,说话很透彻。兴许这里面也有凌雪月点了点今天见面原因的缘故。

陆景对袁安民很满意,一起吃了一顿饭后,陆景便坐车前往汇海大酒店和许雪见面。许雪昨天晚上给他打了电话,约他见面。

去往汇海大酒店的途中,陆景接到卫东阳的电话,“陆景,我和婉仪说了,晚上你们一起来家里吃饭。我爸妈也在。”

“行。”挂了电话,陆景苦笑摇头。这都快是三堂会审的架势了。史自成这个鸟人,当真是纨绔圈子里的楷模——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汇海大酒店巍峨高耸的坐落在湖东区紫竹大道北段。冬季正午的阳光在玻璃帷幕反『射』着幽蓝的光泽,渲染着这座酒店的时尚和国际化气息,尽显其优雅、高贵的风范。

汇海大酒店副楼11楼的酒吧环境优雅,轻柔的音乐声营造着愉悦的谈话氛围。陆景在一进气势磅礴的罗马凯旋柱般的酒吧大门,黑马甲白衬衣的侍应生马上迎了过来。

“带我去b区3号包厢,我朋友在里面等着我。”陆景说道。

汇海大酒店11楼的酒吧分为散座和vip包厢。散座只需要支付高昂的酒吧费用即可享受服务。vip包厢氛围a区和b区。a区对所有酒吧顾客开放,只需承担包房费用即可。b区则是对入住酒店的尊贵客人和酒店银卡以上的会员开放。

“好的,先生这边请。”侍应生恭敬的说道。

陆景跟着侍应生一起路过呈半圆形长长的木质感觉吧台。吧台里面,调酒师服务员均是美男靓女。陆景右拐进入到vip包厢的b区。走入富丽堂皇的3号包厢里,许雪已经等候多时。

“陆景,请坐!”见陆景在侍应生的带领进来,许雪站起来,伸手示意道。脸上有着难掩的疲倦之『色』。她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陆景坐在李紫『色』的沙发上,微笑道:“许小姐约我见面有什么事情?”

许雪微微抿了抿嘴,直截了当的问道:“陆景,你到底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