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34章 解释和变故

第834章 解释和变故

和岳父卫国梁、卫东阳的谈话是饭后在二楼书房里进行的。书房屋顶的圆形大灯亮着温暖柔和的光芒。小保姆上了果盘和一壶香茗放在橙红色的茶几上,然后悄然的退了出去。

卫国梁坐在长春花色的方形高背沙发中,鬓角全部花白,手里递了一支烟给陆景,微笑着问道,“家里的饭菜重辣,合你的口味吗?”

陆景微笑道:“恩。妈的手艺很好。家常菜做的很地道。”

卫国梁笑起来,对他这个女婿他非常满意,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要点点陆景,“你想吃的话可以和婉仪经常来家里住。你妈年后要在京城里住着,不和我在辽北了。你还在民大读研吧?生意上的事情也不一定要在江州处理,可以在京城处理。工作学习两不误最好。”

卫东阳眼睛亮了亮。他妈不在辽北照顾他爸,反而会在年后返回京城居住这意味着什么?卫东阳连忙拿起青瓷小茶杯喝茶,掩饰着心里的兴奋。他怕给父亲训斥。

陆景反应后何等敏锐,卫东阳能琢磨得出来味道,他自然也明白。不过他现在的注意力不能放在那上面,而是要放在是否同意岳父要求他返回京城的提议上。

陆景想了想,回答道:“爸,我会和婉仪沟通,看看是我回京城还是她去江州。有时候商业上的事情免不了四处乱跑…”他这番倒也不算是避重就轻。他岳父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和婉仪分居两地,至于在那里就看他和卫婉仪的选择。

卫国梁笑着点点头,道:“恩。我知道你的事情多。景华、和华的摊子很大,该跑动的时候还是要跑一跑。”男人的事业心重不是坏事。

家事说完。卫国梁便和陆景说起景华目前的投资的问题,还有辽北云北钢铁的事情。谈了两个小时后。陆景起身告辞。卫东阳送陆景、卫婉仪出门。赵姿早早的将车停在了别墅门口。卫婉仪看了陆景和卫东阳一眼,挥挥手,先坐到了车上。

卫东阳丢了一支烟给陆景,拿出大舅子的威严,略显严肃的道:“我想不说你都不行了。怎么搞得沸沸扬扬的?到底怎么回事?”

陆景苦笑道:“我坑了史自成十个亿,他逮着机会当然要找我的麻烦。昨天晚上闵兴怀要给我们说和,让史自成出面帮我辟谣,条件是让我归还史自成5个亿。我拒绝了。”

“多少?”饶是以卫东阳当县委书记历练了几年的城府,还是忍不住惊讶的问出声来。十个亿啊。陆景下手真是够黑的。他没好气的道:“你小子,要钱不要命啊。合着我和我爸的威力在你眼里还达不到5个亿的分量。”

陆景就笑,“那倒不是。我好不容易坑了史自成一把,那那么容易放过他。卫哥和爸这里,我相信还是能解释的清楚的。”

卫东阳笑着摇头。陆景很自信。其实,解不解释得通是次要的。刚才他爸根本就没让陆景有开口解释的机会。而是,陆景相信以他和卫家的关系不会受到谣言的离间。

情况也确实如此。他爸和他并没有要疏远陆景的意思。当然,婉仪回到家里的笑容和陆景琴瑟和谐的表现为陆景加了不少分。否则的话,陆景今天晚上绝不会这么轻易就过关了。

卫东阳吸了口烟。拍拍陆景的肩膀,“你还是要注意一点。要不要我帮你消除影响?”谣言虽然是假的,但是他对陆景的风流韵事知道的一清二楚。还是要提醒陆景一下,不能太过火。

陆景忙笑着摆手。道:“我自己处理,过两天就消失。”他还没想好怎么消除影响,但是这件事肯定不能要卫东阳帮他处理。

陆景虽然在衙内党的圈子里的地位很高。但是他在京城的影响力有限,反倒不如之前在京城里混得风生水起的卫东阳。要消弭流言还有些棘手。

“我爸和我哥都对你说什么?”返回西月区方山路183号的途中。卫婉仪有些好奇的问道。清冷的月光落在她卡其色直筒休闲裤勾勒出的浑圆结实的长腿上,有着别样的妩媚风情。

“好奇会害死猫的。”陆景取笑了卫婉仪一句。将饭后的情况都说了一遍。他在书房里说话时,卫婉仪则是和她妈在厨房里说话。倒不是帮忙做家务,而是和岳母说说母女之间的话题。

卫婉仪清浅的笑道,“哦,看样子我爸也没怎么为难你。”

陆景郁闷的翻个白眼。大人物说话的规矩,不是说非要用严厉的语气批评你才是表达不满,和颜悦色的和你谈一谈,听不出味道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岳父不满的意思可是表达的清清楚楚。

卫婉仪娴雅的掩嘴一笑,善睐的明眸灵秀无比。她故意那么说的。她生于官宦世家,怎么可能不知道陆景今天晚上所要面临的压力。看在陆景是被流言冤枉的份上,卫婉仪轻轻的握住了陆景的手。

被娇妻无声的安慰,陆景自己也笑起来,侧着身道:“诶,婉仪,我可是给咱爸保证了我们俩要住在一起,是我来京城,还是你去江州?”

卫婉仪温婉的看着陆景,认真的道:“陆景,我不想去江州…”

陆景点点头,温声道:“那我来京城吧。”

卫婉仪何其聪慧,轻轻的摇了摇头,靠在陆景的肩头。她想起蜜月时和陆景说的话:现在不后悔,或许以后会后悔。我现在不想去想以后的事情。

温馨的旅途总是很很短暂。回到家后,陆景正要准备和卫婉仪一起洗去鸳鸯浴,突然接到表哥罗宏的电话。罗宏的声音很兴奋,“陆景,嘿。事情有些变故。你现在来你哥家里,我们见面谈。”

陆景正在想怎么消除花边流言影响的问题。这个问题很棘手。这时接到这个电话。略微有些诧异,想了想。知道罗宏是指的审讯周乐章的事情,“好的,表哥,我马上到。”

给卫婉仪说了一声,陆景匆匆的坐车前往大哥的家中。半个小时后,陆景赶到大哥的家里。小保姆开了门,陆景给客厅里看电视的大嫂胡莹打了个招呼,又和蹦蹦跳跳跑过来的侄女陆琪笑着说了几句话,逗的小侄女咬着手指咯咯笑。然后才进了书房。

简约风格的书房里,大哥、表哥罗宏正面带微笑的喝茶。陆景打了招呼,笑着敬烟,道:“表哥,看样子有好消息啊,周乐章的事情是不是牵扯到史自成身上去了?”

私下里说,陆景也没什么顾忌。表哥罗宏是京城市局的副局长,审问周乐章的事情就是有他抽调的好手。

罗宏笑着摇头,“不是他。事情的变故你肯定想不到。自己看吧。这是周乐章的口供。”罗宏指了指书桌上薄薄的两张纸。

“哦?”陆景好奇的拿起那两张纸,快速的翻看起来。片刻后,陆景的脸上出现惊讶的神色。看完之后,陆景将手中的供词放到书桌上。抽了几口烟,道:“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周乐章居然是三井财团商业间谍的下线。”

周乐章在供词里交代了他如何利用长兴同宇在国内稀土矿出口贸易中的地位配合三井特种金属矿业公司压低国内的稀土矿石价格的行为,还交代他了和三井特种金属矿业公司在国内负责人山口浩二的金钱往来。山口浩二会将每次得利的部分打到周乐章在国外的银行账户中。而且长兴同宇正是得到了三井财团的帮助。才飞速的从一家小的民营企业发展到占七冶二成销售额的大型公司。

周乐章这种人没有受过专业的心里培训,在市局侦查员的审讯下。这些东西交代的一五一十,还包括徽州的一些涉及稀土矿盗采的干部名单。

陆江微微一笑。对陆景赞许的道:“你这算是歪打正着了。我正愁如何下刀,打开突破口,出现间谍案,正好名正言顺,师出有名。地方的干部也不会不配合。”

陆景笑了笑,道:“哥,我正愁怎么消除史自成流言的影响,这下子倒是拿到一手好牌。周乐章这个二鬼子。”有些事情不宜公开,但是四九城里的衙内党们自然能知道消息。正好解决了他的问题。

陆江愣了愣,笑道:“我还以为你能很轻松的解决。要不要我指点下你?”谁没有年青过,他对衙内党圈子里这些规矩非常清楚。

陆景忙笑道:“我自己来。”

陆江和罗宏都哈哈大笑。聊了一会,陆江轻声道:“这件事罗宏你通知国安五处的人接手。小景,你配合着把事情讲清楚。”

陆景和罗宏都点头。这件事已经不是简单的和史自成斗气的事情了。稀土产业的整顿就有周乐章的间谍案来开序幕。

上午时分,京城市郊的北海公园别墅区7号别墅里,史自成放下电话,方才还心情不错的和身边的女子说话,这会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点了一支烟,愤愤的骂道:“玛德,卫东阳这个娘炮!当了几年的官,棱角都磨没了。陆景tm的摆明了欺负他妹妹,他都不敢管一管。至少也要弄陆景这小子臭名远扬才是。”

史自成身边的女子脸如白玉,眉弯嘴小,娇媚无比。这时候吓得噤若寒蝉。

史建柏问道:“老大,什么事情?”

史自成不悦的闷哼了一声,“刚才有人看到陆景和卫东阳一家子在金顶俱乐部里玩桌式足球。”

他散步陆景的流言,主要目的是要离间陆景和卫家的关系,至少要搞得陆景不安生。其次,顺路转移视线,遮掩周乐章可能和山口先生存在的某种关系。山口先生肯花500万美金捞周乐章出来,这里面很能说明一些问题。

现在看来,他的主要目的却是没有达到了。

当然,史自成不知道的是,他的次要目的同样也没有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