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35章 来人

第835章 来人

陆景要消除流言的影响,首先得到了把还关在京城市第三拘留所的周乐章移交到国安五处的人手中之后才行。这两天他很是被王灿等人奚落取笑了一番。大院里一起长大的明秀还给他打电话说李菲菲都关注到这件事了。

“我日。”陆景是在京城景华分公司里办公时接到的这个电话,当即郁闷的爆了一句粗口。他重回九六年痛下决心和李菲菲决裂的时他并不在乎李菲菲对他的看法。只是,这一两年来,他和李菲菲的关系已经略有改善。今年过年去李家拜年时还和她随意的聊了几句。给李菲菲留下一个花心浪子的形象实非他所愿。

处理了一会景华公司的事务,陆景接到一个电话,独自驾驶着新入手的一辆保时捷前往京城市第三拘留所。

京城市第三拘留所的一间办公室里,陆景和罗华见到国安五处前来办案的两名成员。为首是一名三十多岁,凝眉大眼的男子,叫焦兴修。他身边是一名穿着绿色军装,风姿绰约的少-妇。

她双胸坚-挺,玉-臀丰-满,身材修-长,妙曼婀娜至极。长的并非国色天姿,嘴巴稍微大了一些,但是,一双漆黑如星的晶眸,笔直仿佛玉雕般的琼鼻,塞雪的娇-嫩肌-肤让其风姿远胜一般的美女。只比叶妍那个级数的美女略逊半筹。

见到这样风姿独特的少-妇,陆景的眼神有一个微微的停滞。他倒是没料到国安五处里面还有这样出色的女子。这份工作不是要求相貌普通不引人注目的外貌吗?当然,陆景知道还有通过交际获得情报的特工。但是不应该出现在国内才对。是以,心里略微有些奇怪。

焦兴修并没有介绍他这位助手和陆景认识。开玩笑。京城里最近的流言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当即很客气的和陆景握手。“陆少,你这次揪出一个大害虫啊。我代表五处感谢你的贡献。”

陆景忙客气了几句。只是,他要是知道焦兴修心里拿他当色狼提放,绝对不会如此刻这般客气。

办公室拘留所的人早就退出去了。几人寒暄几句后,陆景给焦兴修介绍起和周乐章当时冲突的情况。这是陆景扣押周乐章的起因。大哥要他把事情交代清楚,自然也包括了“公器私用”这一条。真实的情况有助于五处的人快速做出准确的判断。其他的都是小节。

听着陆景的叙述,那名娇媚动人的少-妇不屑的瞥了陆景一眼。很明显,又是一次公子哥斗气的事件,不过他的运气比较好。抓到了一条大鱼。

很快,国安五处的两人便将周乐章悄无声息的从拘留所里提走。返程的路上,焦兴修开着车忽而问道:“诗凝,你对陆景的印象不好?”他发现了刚才他助手的小动作。

叫诗凝的女子道:“靠着父辈余荫的世家子弟而已。谈不上什么印象。我有个表弟和陆景有点过节。”

焦兴修笑呵呵的道:“这你可就想歪了。景华手机你知道吧?就是他的公司。你不是一直想要出国外的任务吗?说不定我们以后还有和他打交道的机会。”

诗凝秀美的峨眉微微蹙起来,“焦哥,你的意思是…”

焦兴修语重心长的道:“你表弟是叫谢海逸吧?我不希望他和陆景的恩怨影响到你对陆景的看法。”他不希望看到诗凝去得罪陆景。以陆家的影响力,这绝对是一个很错误的决定。

诗凝凝眉了一会,才淡淡的道:“我不惹他就是了。”

焦兴修就笑起来,“你啊。没听明白我的话。我老早就有一些想法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来配合实施。正好陆景一头撞上来,我们以后有需要借重他的地方。”

诗凝脸上露出讶然的神色,她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旋即,平静的点点头。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陆景和罗华出来从拘留所里出来。陆景送罗华去大唐雨景。车内,罗华帮陆景点了烟,笑着道:“嘿嘿。陆景,你现在可以着手洗去你的流言了。”

“恩。你帮我安排一下。过两天把风声放出去。”陆景微笑着说道。周乐章交到国安的手里之后,这件事就好处理。周乐章作为整个流言的“见证人”居然是间谍。那么他的话基本就不足信了。

罗华轻松的道:“没问题。”

临近中午时分,陆景并不在大唐雨景吃饭。他今天和赵教授约了去他家里吃饭。既然决定在京城和婉仪住在一起,他的研究生课程需要调整一下。

其实,他也不知道他会在京城住多久。毕竟景华的根基在江州,他还是需要经常去江州处理事情。

“哥…”陆景将车停在泰华路路口,穿着烟蓝色棉衣、修身牛仔裤的董晚瑶笑着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置上,然后凑到陆景嘴唇边,温柔的给了他一个香吻。

细细的吻着他,看着他近在尺咫的脸庞,董晚瑶满心的欢喜。她想他了。

好一会,唇分。湿润滑腻的触感消失。陆景瞪了董晚瑶一眼,无奈的道:“你又调皮了。待会小芷肯定能发现我们俩的事情。”董晚瑶今天跟着他一起去赵教授家里。她是去赵清芷家里拜年。

董晚瑶笑嘻嘻的道:“她呀就是属狗的。发现就发现了,让她吃醋去,我才不怕。”完全是一副沉浸在恋爱中的模样。

陆景大感吃不消,无语的摇头,摸了摸她俏丽的鹅蛋脸,指了指座位,“系好安全带,我要开车了。”

“哦。”董晚瑶喜滋滋的坐下来。一路上托着香腮,目不转睛的看着陆景。这是年后她第一次见陆景。她说是每隔两天会给陆景打一次电话,但实际上还是没有打。她想他了。很想的那种。

在赵教授家里吃过午饭,陆景和赵教授就目前南美阿根廷的经济危机聊了起来。

进入新世纪以来。南美政治、经济都出现较大的动荡。自1998年起,阿根廷经济连续3年衰退。2001年3月阿根廷出现小的债务偿还高峰。市场对阿根廷政府的偿还能力存在疑虑。到7月份,阿根廷货币比索的汇率突然出现波动。经济形势开始波动。11月份,阿根廷股市暴跌,货币市场利率急剧飙升,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高达250%至300%。阿根廷经济形势恶化,金融市场动荡不安,金融危机由此爆发。于是,阿根廷政府紧急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援。但是imf拒绝向阿根廷提供13亿美元的紧急援助贷款。阿根廷的经济危机不仅在其国内造成了政局动荡不安,还波及到了南美其他国家。巴西、哥伦比亚、委内瑞拉、秘鲁都陷入困境中。

陆景准备让和华公司出面去巴西捞一笔。巴西的矿石资源储备量丰富。他垂涎已久。因而,整个下午,他都在和赵教授讨论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和行动方案。

南美各国外汇储备不足,他做空的话也分享不到蛋糕,倒是低价收购一些资源性的不动产让他十分心动。

景华的盈利能力很强,但是目前花钱的地方也不少。光是晶圆厂和澳大利亚正在启动的铁矿石项目就是耗费资金的大户。而且,景华还在东南亚和松下、东芝在手机市场上较量,这部分还需要持续的投入资金。

所以,对赚钱的生意。他都有兴趣。不管这份收益是在未来,还是当前。

就在陆景和赵教授谈话的同时,赵清芷和董晚瑶两人也在赵清芷的房间里说着悄悄话。赵清芷的卧室充满了可爱的小女孩风格,墙壁上贴着蝴蝶图案粉色的墙纸。书桌边还有一只大大的毛毛熊。

“呼--。晚瑶你真大胆。”赵清芷和董晚瑶笑闹着累了,双双仰面倒在柔软舒适的**。赵清芷美丽的丹凤眼眸看着天花板,有些闷闷不乐。又有些惊讶的说道。

董晚瑶刚刚给她说了她和陆景的事情,还有主动献吻的事情。

董晚瑶咬着嘴唇道:“我也是麻着胆子的。诶。清芷,你现在读你爸的研究生不是可以和陆景天天见面。”

赵清芷嘟嘴道:“什么天天见面啊?他根本就不上我爸的课。我怎么见他。”说着,悄然的掩住嘴,明眸惊诧的看着董晚瑶。她失言了。

董晚瑶咯咯娇笑,“你还不承认啊…”

赵清芷气愤的翻身起来掐董晚瑶,不满的嘟嘴道:“你和小雨最喜欢捉弄我。”她一不小心把心里的想法给说出来了。只不过,她和董晚瑶对陆景的心思是不同的。她只是对二哥很有好感,最多就是远远的祝福他。绝不想和二哥这个花心的家伙扯上任何情感上的关系。

董晚瑶嗷嗷的叫着躲开赵清芷的“毒手”,“千蛛万毒手啊,我就说了一句真话而已。”

两个女孩在屋子里笑着闹起来。过了一会,赵清芷抱着董晚瑶的肩膀,略有些羞涩的问道:“晚瑶,你有多喜欢他?值得用一辈子的幸福去赌一个不知道前途的事情吗?”

董晚瑶明净的眼眸闪着异样的神采,几乎呢喃的道:“我不知道怎么说。就想见到他,想和他说话,想和他亲密的接触。值不值得我没想过。”

“啊…”赵清芷翻翻白眼,感情是无知青春少女的冲-动啊。亏得她一直以为董晚瑶比她早熟多了呢。

正月十五元宵过后,人们都渐渐的开始忙碌起来。为接下来一年的生计开始规划,努力。京城里衙内圈子里关于陆景三飞的流言在周乐章被爆出来是商业间谍之后,渐渐的销声匿迹。

3月1日,陆景正在他景华京城分公司的办公司里翻看近日的行程,突然接到焦兴修的电话,“陆少,呵呵,现在有时间吧?有件事情我要通报你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