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36章 牵连和拒绝

第836章 牵连和拒绝

陆景接到焦兴修的电话有些奇怪。周乐章这件事情的功效已经发挥到最大:徽州那边关于稀土矿整顿的工作已经开始,近日稀土贸易公司重组的方案就会出台,目前大哥已经在征询各方面的意见;京城里关于自己的花边流言已经平息。是以,陆景最近都没关注周乐章。这时,忽而接到焦兴修的电话,让陆景感到疑惑,想了想,他还是答应了下来,“行。焦处长方便的话,我们见面谈。”

景华分公司早就买下了位于中关村科技园、18楼高的嘉里大厦做为办公地点。嘉里大厦也改名为景华大厦。陆景和焦兴修约在了距离中关村科技园不远处的一家不起眼的小茶馆里见面。

小茶馆位于立交桥的下面,二楼,门面不大,古香古色的门匾,上午时分很没几个客人,显得极为幽静。陆景要了一个包间,一壶碧螺春,片刻之后,焦兴修就赶到。随行的还有陆景前些天见到的那个风姿绰约的少-妇。

“陆少,不好意思,我们来的晚了一点,让你久等。”焦兴修略带歉意的说道。

陆景起身和焦兴修握手,微笑着摆摆手,“焦处长太客气了,我离得近而已。”寒暄几句后,陆景道:“哦,你有什么消息要通知我一声?”

焦兴修没卖关子,只是神秘的一笑,道:“前天我们已经在黄海将山口浩二抓捕归案。嘿,根据他的交代,史自成身边的跟班。一直帮史自成打理生意的郭简本居然也是山口浩二的下线。而且牵扯的还比较深。”

郭简本就是史自成跟班郭子的大名。

听到这个消息,陆景忍不住失神了片刻。这个消息是在太让人震惊。他怎么都没想到史自成身边的人居然被山口浩二渗透了。不管史自成知不知道。他都难逃干系。要知道,郭子有时候是打着史自成的牌子在做事。

“哦…”陆景很快就镇定下来。推算这个消息对他的意义。手里拿着茶杯一口一口的抿着。

焦兴修也不催促,和他的助手对视了一眼,平静的喝着茶。

片刻后,陆景微微一笑,对焦兴修道:“焦处长,我知道了。谢谢。”郭子牵扯到三井财团商业间谍案的事情,过两天他肯定能得到消息,但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

焦兴修心里窃喜,陆景肯承他这个人情就好。嘴里却客气的道:“呵呵,陆少太客气了。哦,这位是我的副手,烟诗凝。”焦兴修突然的给陆景介绍起他的同事来。

“烟处,你好。”陆景淡淡的点点头,心里想:原来她叫烟诗凝。其实,以陆景的能量,想要查到烟诗凝的名字并不难,只不过他没有那么无聊。见到一个美女就想认识一下。陆景和这个曼妙美丽的少-妇眼神一接触就能得出来她的提防之色,当即并没有表现的太热情。心里,略微有些奇怪焦兴修的举动。

“陆少,你叫我的名字吧。”烟诗凝淡然的纠正陆景的称呼。

焦兴修沉吟了一会。道:“陆少,我这里有个不情之请…”

陆景不动声色的拿起茶杯喝茶。

焦兴修摸不准陆景的意思,但还是说道:“我知道陆少有时候会去国外忙生意上的事情。我想让诗凝能够以景华公司的名义偶尔跟着陆少出去转一转。”

陆景十分诧异的看了焦兴修一眼。转一转是什么意思他当然明白:顶着景华公司的名头去收集一些情报。但是一旦烟诗凝的身份暴露,景华公司恐怕就要上一些国家、组织的黑名单了。届时在海外的经济活动会举步维艰。客观的讲。目前,还是由西方势力来主导整个世界的进程。

陆景想了想。婉拒道:“焦处,这件事我需要考虑考虑。”焦兴修卖他一个消息的人情并不值得他冒险。有道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烟诗凝活动的太频繁,总有失手的时候。

“…”焦兴修有些急,旋即又克制了情绪,黯然道:“好吧,我希望景少好好考虑下。”

聊了一会,焦兴修便告辞。临走时,烟诗凝轻轻的哼了一声,她对陆景的表现很不满意。

陆景笑了笑,也不计较。他肯定不会让景华沾到这些事情中去的。做人有时候纯粹一点好,本来就是一家私营企业,非要搀和到一些事情中去后果会很严重。

陆景并没有立即离开茶室,而是给大哥拨了一电话,他要汇报这件事情,这极有可能是打破陆家和史家胶着的一个契机。

郭简本牵涉到三井财团的商业间谍案中令很多人都措手不及。史自成更是受到牵连。这种事情,任何解释都是苍白无力。一切以事实以准绳。

“嘭--!”一只茶杯从史自成的手上飞到了暗红色的地板上,轰的一声响,让来海公园别墅拜访史自成的史建柏吓了一跳,眉头轻轻的抖动。他是来给史自成带话的。家里有人说话了。

“玛德,郭子这个王八蛋,连累的劳资不轻…”史自成愤然的骂道

郭子被抓的事情在京城里看似波澜不惊,大家都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当然私下里嘲笑奚落肯定是免不了。

这话史建柏也不好接口,默默的等史自成发泄完之后,硬着头皮道:“老大,家里让你最近修身养性,闭门读书。”

这话就有些搞笑了。以史自成近三十多岁的年纪,读书这个词怎么都不应该和他关联起来。八竿子打不着嘛!

史自成愣了愣,然后冷声道:“行,我知道了。你最近帮我看着陆景一点,玛德,别给我找着机会了…”

“行,我知道。听说他最近去了一趟新加坡。”史建柏如释重负的点头说道。他还真怕史自成不肯“闭门”。至于读书什么的只是一句顺口的话。只要史老大最近不搞事就行。家里有些难。

其实,史建柏哪里知道史自成现在的难处。他去年被陆景搞得亏损了十个亿。手里的流动资金早被清光。再加上帮他打理生意的郭子被抓。他的事情一团糟,现在叫他搞出点动静,他都没有能力了。衙内圈子也是一个很现实的地方,假设他没有办事的“能量”,谁会捧着他?闭门也是无奈之举。

史自成脸色铁青的哼了一声。他传陆景的花边新闻的目的算是破产了。现在他手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动用的“力量”,他要给陆景一个教训,就知道指望针对许家已经发动的动作能起到效果。

“哼,陆景,我tm难受也不要你好过。”

陆景三月初从京城飞抵新加坡和周复生、卢文山见面。这是计划好的行程。卢文山是周复生在美国精挑细选遴选出来的优秀晶圆技术科学家。他将会担任景华微芯的首席科学家。全权负责负责景华晶圆厂的技术团队筹建和研发事宜。

“景少,有卢文山的加入,景华微芯的最后一块拼图算是完成了!”在新加坡浮尔顿酒店顶层精美奢华的餐厅里,周复生笑着对陆景说道。这最后一块拼图花了他几个月的时间。而今终于完成。

灯光落在餐桌上,卢文山带着眼镜的脸色显得有点白,谦虚的笑一笑。今天晚上,陆景请他和周复生吃饭。见到景华公司这位年轻的创始人,所有者,卢文山的心里十分震惊,只是没有表露出来。

陆景拿起酒杯与两人碰了碰杯,笑道:“恩。亿恒科技那边的合同已经签署,设备已经从德国开始起运。新加坡这边的技术团队也需要加快才行。争取13个月完成建厂投产的任务。”

卢文山是那种典型的科技工作者,很严谨的道:“景少,我需要和具体的各位工程师谈一谈摸摸情况才能说行不行。”他跟随着周复生称呼陆景的这个略带纨绔意味的称呼:景少。

“这是题中应有之意。”陆景赞许的说道。

又说起将卢文山推荐的几名科技人才挖到景华的事情,笑着谈到晚上十点多,卢文山告辞和酒店和妻子商量搬家来新加坡的事情,陆景和周复生继续在浮尔顿酒店的咖啡厅里说话。

“景华在国内的研发中心,我都大致的看了看,渝都那边已经完成。在国内的技术布局算是基本完成。接下来我准备去印度新德里看看。然后回香港。休息几天再去韩国和日本看一看。景华最近和松下、东芝的竞争又取得了一些进展。程建枫正在韩国和现代半导体谈tft液晶业务的事情。杨显还在江州策划软件园的开发。你这段时间可以休息休息。”陆景喝着咖啡,笑着说道。

周复生笑着点头,“我去柏斯度假休息一周。晶圆厂这里我有一点新的想法,景华技术研究院要继续跟进mp3音频芯片的研发,晶圆厂不能只靠手机芯片来喂。苏兰电器的芯片也需要由景华微芯来生产。这样我们的发展速度会很快。哦,收购tft液晶业务的资金有没有问题?”

陆景就笑,“景华的手机三个月卖出了近150万部,再加上去年的利润,支付收购液晶业务的资金预算做到4亿美元。逻辑上是肯定够的。”

3月23日,陆景从印度新德里坐飞机返回香港。这时,京城那边关于稀土贸易公司的方案已经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