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42章 控制力

第842章 控制力

陆景就站在门口,凑到猫眼边一看,却是发现酒会上出现的烟诗凝正摘下鼻梁上的墨镜将脸对准猫眼,显然是要他开门的意思。

“外面是国安五处的一位副处长,不好打发,我需要见见她。”陆景小声说道,拉着叶妍的小手走到莫心蓝面前,对她俩道:“你们俩去卧室里躲一下。我和她谈谈。”

“好。”莫心蓝这时候回过神,点头说道,然后和叶妍对视了了一眼。她们俩本就是朋友,相互很熟悉。这时相见,两人眼睛里都有些难以自抑的羞意。就算她们俩都是各种社交场合打滚出来的灵巧人物,但是今天这个场面实在太尴尬。莫心蓝和陆景在房间里做了什么一目了然,叶妍深夜里来找陆景要做还是一目了然。

叶妍撇开眼睛,指了指茶几,提醒陆景,然后跟着莫心蓝一起进了卧室。陆景长舒一口气,烟诗凝来真是时候,否则他今天晚上头都要大了。陆景将莫心蓝的衣物抱到卫生间里,又将沙发茶几收拾了一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睡袍,这才打开门。

见陆景打开门,烟诗凝一脸的不耐烦,强耐着性子道:“陆少,我们有点事情要和你谈谈。”

陆景这才发现烟诗凝身边还有一位三十五六岁相貌平凡的中年人,应该是烟诗凝的同事。陆景含笑着对他点点头,然后不动声色的道:“进来说吧。”

烟诗凝已经换下了酒会上那件性-感妩媚的灰金菊色的裹胸晚礼服,穿着一件印花短袖复古风格的白色上衣,灰色的中裙。很普通的装扮。但是依旧难掩她曼妙的身材。

见陆景并没有倒水招待自己一行人的意思,烟诗凝眉头微蹙腹诽了陆景几句。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陆少。我们这次目标是监控长井静香,她和三井间谍案的后续处理有关系。日方现在正在黄海处理这件案子的福山内丰和长井静香关系密切。”

陆景微笑着摆摆手,道:“烟处长,这些事情,你没有必要说给我听。我今天在酒会上什么也没看到。”

没看到的意思其实就是看到了。这正是烟诗凝要找陆景说的事情,她不希望陆景到处传这件事。纨绔的世家子弟从来都是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所以她要来特意叮嘱陆景一声。这时,见陆景如此知情识趣,后果之类的话倒是不必说了。

烟诗凝眉头舒展开,忽而看了陆景一眼。道:“陆少,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当然没兴趣。”陆景心里说道。但是,他现在就把烟诗凝两人给请走,接下来要面对的局面可就让他头疼了,他还得留一点时间给莫心蓝和叶妍两人沟通下。

想到这里,陆景淡淡的一笑,说道:“烟处长,请讲!”

烟诗凝微微点头。和气的道:“陆少,是这样的,我们探听到长井静香在提醒福山内丰小心你,似乎你已经被三井财团内部的一些人所注意到。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与你展开合作。我们会给你提供三井财团一些内部决策的资料。同时,我希望你能以景华的名义的在必要的时候掩护我的同事工作。”

这个条件是旧话重提了。陆景兴趣乏乏,漫不经心的道:“烟处。我认为经商还是要纯粹一点,你这个提议我没有兴趣。”

烟诗凝微微一笑。很有把握的说道:“就我所知,似乎刚才长井静香和你起冲突了。你不想教训她一番?”

陆景就笑,拿起茶几上的红酒,道:“我已经教训过她了。”他刚才的电话打出去,让长井静香亏损了差不多近1千万美元。算是小小的教训了她一番。

烟诗凝似笑非笑的看了陆景一眼,压根不信。

陆景也不辩解,转移了话题,“烟处,不介意的话,略坐一会,我去拿两只杯子给两位倒杯红酒品一品。”

烟诗凝有事求陆景,不好拂了他的好意。毕竟陆景在释放善意,就道:“好吧。”她与同事一起和陆景坐着喝了一杯红酒之后才告辞离去。

打发烟诗凝离开后,陆景伸个懒腰看看墙壁上挂钟,已经深夜十一点多钟。陆景敲了敲卧室的门,心情忐忑的转到手把,推开门走了进去。

飞往京城的航班中,丁灵看着眼睛红得像兔子、强撑看邮件的陆景,咬着嘴唇问道:“你怎么困成这样?”她昨天晚上没回酒店休息,而是在叶妍的别墅里休息的。上午九点才和陆景在香港国际机场汇合的。

陆景嘿嘿一笑,支吾两声,将手里打印出来的邮件放在面前的小桌边上,问道:“哦,小灵,下午记得提醒我一声,我要给许宗复打个电话说说许雪的事情。”

他没好意思给丁灵说他为什么这么困。以他良好的体质熬一夜根本就不会困成这样,问题是,如果一晚上都在贪欢的话,不困就不正常了。

想起昨天晚上美妙的极致享受,陆景都有些神思不属。个中滋味实不足为外人道哉。

“哦,好啊。”丁灵轻声答应下来。

陆景返回京城的第三天,对徽州稀土的持股公司和持股份额已经协调好。莫氏集团将会持股10%、凌雪月的新月投资持股10%、许云集团持股10%、世信银行持股5%。

徽州稀土其他的股东还在遴选中。在一家拥有十几名股东的股份公司中,35%的股份可以做到相对控股,足以让陆景主导徽州稀土的市场行为。

对与国际稀土贸易商争夺定价权的事情也将在一个月后,华稀国际、中北有色、徽州稀土国内三大稀土贸易公司正式组建完毕后展开。

夜幕降临,街灯高悬、车流如织。一块块闪烁地霓虹。一栋栋如同繁星点点的高楼。勾勒出京城繁华的夜景。一辆粉色的小奥迪在月色下缓缓的行驶着。

卫婉仪打着方向盘,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偷偷的瞥了正在打电话的陆景一眼。两人刚刚从香格里拉酒店酒店吃完浪漫的晚餐出来。

陆景那会没有留意到卫婉仪的小动作。笑了笑,对她打个手势。示意她放缓车速,对话筒说了几句,“恩,恩,好,行,我们一会见。”

放下电话,陆景笑着对卫婉仪道:“婉仪,李新寒约我在大唐雨景见面。他找我谈七冶的人事问题。我们一起过去。今天晚上住汇海大酒店。”

“行啊。我在汇海大酒店里等你。”卫婉仪略显生疏的打着方向盘,将粉色的小奥迪调转车头,往湖东区的大唐雨景驶去。

陆景想了想,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和李新寒估计还要谈一会,倒不用让婉仪陪着他。

大唐雨景7层楼高的主楼在高大的法国梧桐若隐若现,灯火明亮。相比于不远处流光溢彩的汇海大酒店,这里略显的幽静。五楼金碧辉煌的包厢里,陆景见到了李新寒。

李新寒独自一人在包厢里抽烟,见陆景进来。笑着站起来,迎了过来,“没打扰你和卫婉仪吧?”

过年的时候史自成传陆景的流言,陆景虽然过关。不过据说他现在基本都呆在京城里,去江州去得少。

陆景笑着摇摇头,“我刚和婉仪一起吃过晚饭。”

李新寒就笑。邀请陆景落座,又吩咐了跟着进来的侍应生将他带来的xo级拿破仑送进来。“咱们小酌一杯,边喝边聊。”

如今。三井财团商业间谍案正在发酵,七冶的总经理竹高明牵扯到其中,其职位调整势在必行。他应老舅韩圣杰的请求找陆景说情。见识到陆景毫不客气的拒绝闵兴怀之后,他对陆景实在不敢怠慢。

侍应生很快边送了酒上来。李新寒和陆景一边喝着酒一边寒暄着,聊了几句话,李新寒将话题扯到七冶的人事安排上,“陆景,你对竹高明这个人怎么看?”

陆景轻轻的抿着酒,字斟句酌的道:“我觉得他不适合七冶的工作。”夺回稀土定价权的关键就在于统一部署,行动一致。七冶是华稀国际的母公司,这么一个关键性的岗位,把竹高明放在上面是不合适的。陆景担心他会误事。

李新寒露出个果然如此的神色,想了想,试探道:“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因为三井间谍案是陆家的力量率先给捅出来的,陆家在这件事情上很有发言权。具体到七冶的人事安排上,陆景的话分量不轻,这也是他今天晚上约陆景见面的原因。

陆景毫不客气的点点头,“我手里是有这么一个人选…”

李新寒闻言脸色不变,默然不语的等着陆景的下文。心里却是苦笑几声,今天说情任务估计是完不成了。

陆景放下酒杯,慢慢悠悠的道:“我觉得袁安民很不错。我认为他去七冶担任副总经理分管华稀国际是合适的。”

李新寒一听,脸色露出一丝喜色,笑着虚点陆景道:“你小子…,行,我代我老舅答应下来。”

李新寒异常的痛快,把话说的很明白。他还以为陆景想要染指七冶,没想到陆景只是推荐袁安民这个人担任副总经理,从而保证华稀国际的控制权,这是合情合理的要求。他自然要答应。

答应陆景的同时,李新寒话里也点出来,七冶是韩家的地盘。你不要乱打主意。

陆景笑了笑,拿起酒杯,道:“为我们达成一致干杯。”

“干杯。”李新寒笑呵呵的举起酒杯。陆景只要副总经理的位置,那么总经理的位置自然还是又韩圣杰来酝酿。这很符合他的心意。

自三井商业间谍案爆发以来,七冶上上下下都悬着一口气,直到3月28日有明确的消息传来,由袁安民担任副总经理,原副总经理颜子晋升任总经理。这是七冶上下才送了一口气。

29日一早,袁安民接到凌雪月的电话:陆景想要和他聊聊。他略作整理之后,立即前往金顶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