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43章 稀土三策

第843章 稀土三策

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疾驰在去往京城三大俱乐部之一金顶俱乐部的路上。

袁安民点了一支烟,微微沉吟着。陆景上次召见他的时候,凌雪月说的非常清楚,希望他好好表现,争取调到七冶去独挡一面。而昨天他的任命已经下来,工作具体安排隐隐有风声传来是分管华稀国际。今天陆景召见他应该是为了工作的问题。

袁安民看了看手边的黑色公文包。那里面有他准备的材料。他第一次和陆景谈的不错,结果就直接调到了七冶担任副总,这一次如果让陆景满意呢?

不知怎么的,袁安民内心里突然涌起一些忐忑不安的情绪。丰田车缓缓的停在西月区成方路维景国际大厦楼下。袁安民自嘲的笑了笑,想道:“学成文武艺,卖于帝王家。”

金顶俱乐部51层私享的3号小会客厅以乳白色为主格调,富丽堂皇的西式简约风格,暗红色的窗帷拉开,仲春之际上午的阳光清爽的透过窗户落进来。壁画、茶几、精美的落地圆形灯、花樽都泛着浅浅的明亮光芒。

陆景站在窗口抽烟,他在等袁安民到来。他身后灰色华贵的长排沙发处,凌雪月穿着宽松深灰色的外套优雅的坐着,笑吟吟的道:“陆景,你和许家关系不错啊!”

许云集团这次也在徽州稀土里面占有股份,显然这是陆景安排进来的。

陆景微笑着吐出一口烟圈,道:“我原来在建业和许云集团的许宗复有一些接触。”

凌雪月掩嘴娇笑。“我是觉得史自成要是早知道你们有这份交情只怕要气得吐血。”已经有消息传出来,许家的话事人许相铎近期会退到二线。据说。许家的话事人已经变为许宗复。史自成被陆景“借刀杀人”还不自知。

陆景笑着摇摇头。事情远比凌雪月想象的要复杂。

凌雪月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你看起来有些心事?你不是把史自成收拾的灰头灰脸了吗?”

陆景就笑:“凌姐,你过一会就知道了。和七冶的事情有关。”

凌雪月微微点头,优雅的翘起兰花指拿起面前茶几上金黄色花纹富贵气十足的汝窑茶杯,缓缓的品着。

片刻后,袁安民在貌美的女侍者带领下,脚步略快的走进会客厅,微笑道:“凌女士、陆少。”

他打招呼的先后顺序是有讲究的。他是由凌雪月推荐给陆景的。他首先是凌总的人,其次才是陆少的人,这个顺序断乎错不得。否则会被认为忘恩负义。

凌雪月笑吟吟的道:“安民来了。坐吧。”袁安民是她丈夫所赏识的下属,她语气比较随意。若是她这时候客气的站起来和袁安民说话,那才是不成体统。

陆景微微颔首,掐灭烟,走过来和袁安民握了握手。几人客气的寒暄几句后,陆景拿着茶杯沉吟了一会,便进入正题,对袁安民道:“你在七冶的主要工作是分管华稀国际。今天请你过来主要想和你聊聊稀土产业的事情。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夺回稀土矿的定价权。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袁安民心里长舒一口气。这个题目很大,好在他已经做过具体的功课。“我认为要夺回定价权需要从三个方面下功夫。第一,目前由国家指定的三家公司华稀国际、中北有色、徽州稀土需要统一行动,结成价格联盟,只允许各自的价格在一个小范围内浮动。第二。要严厉打击盗采、乱挖稀土的私人行为,保证现有的稀土出口量、产量在可控制的范围内。第三,华稀国际、中北有色、徽州稀土要建立完善的收储制度。不能让稀土了流入到类似于长兴同宇这样的私营小企业中去。但凡是违法收购、出口、交易稀土矿的法人、公司一律处以重刑。”

最后一句杀气腾腾的话很对陆景的胃口。陆景点点头。道:“提纲挈领的来讲,确实是只需要做好这三件事情即可。但是。现实里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实际的工作中也需要因地制宜。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饶有兴致的讨论了快2个小时的细节问题之后,袁安民面带忧色的说道,“陆少,稀土的定价权除了我们做好内部的事情以外,外部的环境可能不会那么好。当我们的出口配额下降之后,美国、日本等国家的稀土贸易商,可能会挑起国际贸易纠纷。”

“恩,确实会是这样。”陆景微微有些讶色的说道。袁安民以前没有从事过稀土产业相关的工作,能够看到这一点,眼界相当开阔。倒是个难得的人才。

确实如袁安民所说,当国内的限制稀土出口份额时,美国和日本就会在国际社会上施加压力,要求国内提供稀土出口份额。问题是,美国有稀土矿他们封存却不开采,日本将稀土矿买去存储起来,却要求共和国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大幅出口自己的稀土。这不能不说其霸道至极。

需要说明的一点是,当资本的力量达到一定的规模之后,最终的交锋就不会是简单的两家公司之前的交锋。政治、经济不是分的那么清楚。比如欧盟常用的反垄断调查,美国的双反等手段,各国针对性对某些商品的提高关税。这是商业交锋更高的一个层次。以稀土为例,实际上美日所施加的压力除了包括在世贸组织起诉共和国之外,还包括在其他地方将稀土出口配额作为谈判条件。

“这个问题由上面统一协调,我们先做好自己的事情。”陆景沉吟了一会,沉着的说道。就算稀土贸易会被当做筹码,也要先拿到定价权。这样,这个筹码才会够份量。

袁安民原来在部委里工作过,对上面的难处很清楚,平静的说道:“陆少,我会的。”

陆景笑了笑,温声道:“夺回稀土定价权的事情任重而道远,华稀国际这边的事务就由你来负责。等中北有色、徽州稀土的股东都确定之后,国土资源部会召集你们开会,统一部署行动。好了,正事说完,我还有点私事要和你说一说。”

袁安民忙坐正身-体,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在官场上有一条原则,领导们的私事往往比正事更重要。陆景虽然不是他的领导,但是算得上是提携他的“贵人”,只要不违反原则的事情,他很乐意为陆景办一点私事。

陆景摆摆手,微笑道:“是这样的。南美的经济危机正在蔓延,你到任七冶之后,可以考虑去巴西、秘鲁购买矿产。”

袁安民此前是在共和国第二冶金集团工作,对国家的矿石布局有所了解,惊讶的说道:“一冶不是正在巴西谋求铁矿石布局吗?七冶再进去…”

陆景摆摆手,“不碍事,我回头介绍赵晓丰教授和你认识,他对使用金融工具规避投资风险很有心得。”

“赵晓丰教授?”袁安民愣了愣,旋即又惊喜的笑道:“那麻烦陆少了。”赵教授在京城里颇有名气,虽然不是经济学界的扛鼎人物,但是其水平却是公认的一流水准。等闲人物都没法登赵教授的门。他本来对陆景的话略有疑虑:南美金融危机有机会,也有危险。陆景能请来赵教授为他参考一二,那实在太好。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喝了口茶,沉吟了一会儿后,道:“还有一件事情要委托你办一办。我有一个朋友,请你帮我安排在七冶里工作。她平时不在七冶上班,偶尔会以公派出国的名义转一转。”

凌雪月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陆景身家有多少?以他的经济实力,在那儿不能安排他的朋友。他怎么会想着安排朋友占公家的便宜。实在是奇怪的很。

袁安民更是愣了一愣,他哪里想到陆景居然要假公济私。这不就是吃空饷、还要公-费旅游吗?袁安民心里苦笑一声,缓缓的道:“陆少,我会安排好的。”

陆景满意的点点头,道:“我这位朋友叫烟诗凝,我回头把你的联系方式给她。她回来找你办理手续。”

陆景将凌雪月、袁安民的表情收入眼底,心里也是苦笑连连。其实,他和烟诗凝哪里是什么朋友。而是有一位颇有分量的人物将电话打到大哥那里去,请他配合一下烟诗凝的工作。

昨天晚上,大哥特意将他叫回锦园别墅和老头子一起吃晚饭。吃过饭在书房里,大哥说道:“小景,这件事你需要帮忙办一办。”

陆景思考了很久,道:“哥,景华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最好是不要参与这些事情。甚至和华公司的下属企业我都不准备沾上这些事情。不过,七冶那里我可以做出安排。”

“七冶在全球的办事处少了一点。”陆江略一思索,说道。

陆景胸有成足的道:“我会推动七冶进行全球扩张。必要的时候,我会让我手下的银行为七冶提供资金支持。”

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现在陆景对袁安民说这番话的一幕。当然,他并不准备让袁安民知道得太多,因而先提议让袁安民主持七冶到南美扩张。全球扩张自然是一步一步的来。然后陆景才说出让烟诗凝到七冶任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