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44章 稀土事定

第844章 稀土事定

烟诗凝?凌雪月一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美目圆睁的看着陆景,一副诧异到极点的样子。作为京城有数的名媛她又怎么会不认识烟诗凝那个美艳照人的少-『妇』。

烟诗凝是京城里一家三等豪门的儿媳『妇』。烟诗凝来过几次她在金顶俱乐部里举办的酒会。世家里面也不尽然都是美女帅哥,一样有容貌普通的人。以烟诗凝的姿容,她见过一遍自然难以忘记。

陆景见凌雪月这幅表情,好奇的道:“哦,凌姐也认识烟诗凝?”

凌雪月咯咯笑道:“我当然认识。她来金顶俱乐部玩过几次。”说着,又忽而轻笑的瞥了陆景一眼。她知道刚才误会陆景了。陆景安排烟诗凝进七冶不是要占公家的便宜。烟诗凝本身就是国安五处的副处长,没必要占这份便宜。

问题是,陆景什么时候和烟诗凝成为朋友了?烟诗凝年纪轻轻能成为副处长不是没有原因的。据说烟诗凝的丈夫前年的时候去世了…

陆景哪里知道凌雪月在心里怎么想他的,轻轻的点头,道:“我刚才就是担心这份工作安排她不满意。”他说的点到即止,凌雪月既然认识烟诗凝,肯定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陆景说的是真心话。他虽然提供七冶这个平台给烟诗凝,她满不满意就不知道。他隐隐觉得日后有可能还会要和烟诗凝打交道。

安排好七冶的事情,陆景接下来这几天基本上就轻松了。三家企业华稀国际、中北有『色』、徽州稀土,他控制了两家。要是三家都控制。未免让人觉得吃相太难看。

徽州稀土那边剩下的股份认购完成后,会推选出董事长。聘请管理层等事宜也会随之进行。稀土定价权的争夺后续由国土资源部统一部署。

陆景不会直接介入这件事情。他拿下华稀国际、徽州稀土的控制权是要确保大哥的话能彻底的、不打折扣的执行下去。

中午时分,陆景开车去央行大楼楼下。等卫婉仪出来吃午餐。央行大楼巍峨耸立,直『插』云霄,与春天里的白云相间。前面的大道两侧种植着梧桐,有一台林业管理部门的车停在前面,工人吊在升降梯上给梧桐树修剪枝桠。

陆景靠在车门边打量着进进出出的人群。不一会,就见卫婉仪穿着雪白高领衫蓝『色』牛仔裤清秀温婉的和两名同事一起走出来。

“美女,我带你兜风,走不走?”陆景笑着喊道。

还别说,他装起二世祖来活灵活现。卫婉仪身边的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圆脸女子眼睛一瞪。不客气的道:“你谁啊?在央行面前炫耀钱多?脑子没进水吧?”

另一名二十几岁的雀斑女却两眼放光的盯着陆景身边那辆白『色』的保时捷,“哇塞,保时捷911tur波哦!”

卫婉仪漆黑的美眸落在陆景脸上,然后极其生动的嗔了陆景一眼,娇俏清秀的笑起来,然后对两名同伴介绍道:“张姐、青青,这是我丈夫陆景,他喜欢开玩笑呢。”

“啊…”张姐和青青面面相觑,在央行里都没听说卫婉仪已经结婚了。卫婉仪才二十三岁啊,前些时候还有人送花给她。没想到她已经结婚了。

卫婉仪又给陆景介绍了她的同事,寒暄了几句后,邀请道:“张姐、青青一起吃饭去?”

“哦。下次吧。呵呵,你们去吧。”张姐拉住了跃跃欲试想要坐车的青青,笑着回绝道。

“唉…。真是羡慕卫婉仪啊。”看着绝尘而去的白『色』保时捷911tur波,青青不禁叹口气。羡艳的说道。鼻子里又哼了一声道:“哼,王科我看想都别想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离央行十分钟的车程处就是香格里拉酒店。陆景要了一间包厢。和卫婉仪点了三个小菜,品着小菜,清茶,边吃边聊着。

“你们司长怎么想着把你派到黄海去学习?”陆景吃着清炒白菜,略有些好奇的问道。卫婉仪在央行第四司局里工作。明天会外派到黄海参加一个为期两周的学习班。

“能为什么啊,准备给我提一级。”卫婉仪随意的说道。她心里很明白她受到照顾的原因。耀眼的家族有时候也会是一种沉重的压力,让人有泯然众人的感觉。

陆景抚-『摸』着卫婉仪牛仔裤包裹着的灵动修直的美-腿,道:“要不要我陪你去黄海?”

卫婉仪多姿的明眸盈盈的白了陆景一眼,“我又不是小孩。晚上让小五帮我收拾下行李就行。”说着,轻轻的握住陆景的手。她很享受陆景这样宠她的感觉。有时候觉得她和陆景是先结婚,后恋爱的模板。

吃过饭,陆景和卫婉仪一起回家午休。洗过澡,想着有两周不见,两人不禁有些情难自已。正温柔缠-绵着的时候,陆景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

“小灵…”陆景见是丁灵的电话,径直接了电话。

“陆景,海外运营部总经理郑中杰已经到了景华大厦里,你今天下午需要和他见面,听他汇报m6手机在韩国、日本、欧洲、北美的销售情况。”

陆景道:“帮我推迟到明天吧。”

“哦,好的。”丁灵挂了电话,牛『奶』般白-皙甜美的脸蛋变得红扑扑的,娇羞的风情让一名路过她办公座位的男同事看的一呆。

卫婉仪是跟着央行的团队一起坐飞机前往黄海。陆景在办公室和郑中杰见面时,接到她上飞机之前的短信。陆景微微笑了笑,放下手机对郑中杰道:“我们接着聊。”

郑中杰点点头,继续汇报起来。他年前年后这段时间主要是在海外和运营商谈景华以m6为代表的高端机型。成果不是很大。

“慢慢来,要成熟市场的消费者接受一家新的品牌所付出的努力必然是巨大的。我们持之以恒的努力,做好产品,肯定能成功的打入欧美、日韩的市场。”陆景见郑中杰情绪不是很高,宽慰的说道。

郑中杰略有些惭愧的道:“景少,我回继续努力的。”

和郑中杰谈了两个小时,陆景留他吃了一顿工作餐,然后和丁灵一起坐车前往燕湖家园。今天是周末,方琴从江州回京城了。

车绕过定海四中的时候,陆景让车子在十字路口停了下来,他要和丁灵一起从燕子湖边的湖东路走到大学城里。

“小灵,还记得我那年带你来这儿玩水的事情吗?”看着湖边杨柳依依的木质平台,陆景扶着围栏,扭头问身边的丁灵。

丁灵剪着短发,微圆的脸蛋白皙清秀,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牛仔裙。清纯可人。一双大而『迷』人的杏目含情的看着陆景,小声道:“我记得啊。”

看她宛若含羞草的模样,陆景忍不住低头噙住她红润的嘴唇,细细的吻了她一会。

“走吧。”陆景牵着丁灵的手,在横穿燕子湖空旷的湖中马路上走着。正午的太阳还有些烈,陆景和丁灵微微出了些汗。

丁灵轻咬着嘴唇道:“陆景,国内手机市场现在是不是已经趋于平和了?”她这两天在帮陆景回复邮件,看到景华运营部有分析报告提交上来,认为为期八个月的机海大战已经告一段落。

陆景『揉』了『揉』眉心,道:“还不好说。运营部的报告我不是很认可。只能说目前海外手机厂商没有同时密集的推出新机型。因为几十款,上百款新机型推出之后,受制于技术的限制,实际上可以继续做文章的地方已经很少了。所以,各家手机厂商都有些偃旗息鼓的意思。但是就此断定海外手机厂商放弃机海战术还为时过早。现在市面上流行机型是双屏翻盖机。摩托罗拉最近的销量十分很好。摩托罗拉着两个月就推了5款机型,这并不算少。”

“那你认为接下来市场会是什么样的呢?”丁灵好学的问道。

“我认为啊?”陆景笑了笑,捏了捏丁灵微圆的脸蛋,道:“下一步各种大屏手机和照相手机可能会成为『潮』流的趋势。设在东京的景华日本分公司每个月都有市场调研报告发回来,你可以多看看。”

不得不说,小妮子的能力确实要比明雪强一些,他这段时间忙着稀土的时间,很多工作都是丁灵代他处理的。这一点,甚至连跟在他身边好几年的雨绮都做不到。之前,只有笑笑能有这个能力。

“哦,我会的。”丁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陆景就笑,“接下来,景华在手机市场的对手是三星、索爱、诺基亚、摩托罗拉。其他的海外厂商都不足为虑。”丁灵愿意学,他不介意教教她。

爱立信是曾经的国内手机王者,照相手机流行之后,索爱的拍照相机卖得很好。摩托罗拉是曾经全球的老大,诺基亚是现在全球手机市场的王者,而三星是未来全球手机市场销量的第一名。

以陆景的眼光来看,同样注重外观设计、用户体验的三星和景华是同质化竞争,对景华威胁最大。索爱则是陆景有志于和日系手机厂商一较高下,所以放在第二。

说着话,十分钟后,陆景和丁灵就已经到了燕湖家园a栋楼下。赵姿开着车自然是等在下面,陆景和丁灵坐电梯到6楼602见方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