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45章 午后

第845章 午后

“琴姐、方老师。”陆景和丁灵微笑着对打开门的方琴说道。

“陆景、小灵,快进来吧。”方琴温婉的抚了一下耳边的碎发,微笑着让陆景和丁灵进来,“咦,你们俩怎么头上都有汗,要不要吹下电扇?”

“我们俩从湖东路走过来的。”陆景笑着解释一句,“去卫生间里洗把脸就好了。哦,小漓呢?”陆景边往卫生间里走,边问道。

听到陆景的话,正从厨房里拿出冰镇葡萄的方琴将手里的水果放在茶几上,温声道:“小漓去环球雅思上班去来了。她晚上回来。”陆景这段时间在京城,小漓和他见过很多次,今天下午就没在家等他。

丁灵在窗明几亮的卫生间里洗过手就从快速的溜了出去,陆景正欺负她呢,手都滑到她牛仔裙里去了。她哪好意思在这儿给陆景欺负。脑子里不由的想起昨天下午给陆景打电话听到卫婉仪娇-喘声音时的旖旎。她和陆景在一起很多次,很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幸好她是陆景办公室打的电话,出来后脸都还是红扑扑的。

“琴姐,这个水龙头怎么有问题了。”陆景在卫生间里喊了一句。方琴奇怪的走到卫生间里,“怎么会有问题?我上午用还是好好的啊。”

等看到站在洗漱台边明亮宽大镜子面前的陆景一脸的坏笑,方琴才明白他是在“骗”她乖乖的进来,忍不住娇羞的小声道:“小灵在呢!”

“琴姐,这段日子想我没?”陆景伸手将娴静温婉的方琴抱到怀里,柔声问道。刚才一进门时,她深邃清亮仿佛若两粒水银丸子一样的眼眸盈盈落在他脸上。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内心里蕴藏的情思。

方琴短发明眸,身材丰腴娉婷,穿着一件珊瑚红的针织衫,宝蓝色的修身牛仔裤,曲线起伏。有着明艳的居家少-妇风情。一个成熟女人所拥有完美曲线要有宽厚丰满的俏臀,纤细的腰以及圆耸高挺的胸,这些她都具备。

“…”方琴温婉的一笑,深情的看了陆景一眼。双手抱着陆景的背,轻轻的靠在陆景怀里,羞答答的低下头。她就是不肯说出来。

陆景微微一笑,他知道方琴的心思,紧紧的抱着她成熟丰腴的娇躯。午后宁静的湖风吹动着卫生间亮灰色的窗帘,就像是缓缓的吹进两人的心里。

“琴姐,一会陪我睡午觉。”陆景抚-摸着方琴丰满厚实的玉臀,轻声说道。

方琴娇美白皙的脸蛋上有着轻微的浅红,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我们出去吧。待会小灵等急了。”

陆景和方琴在卫生间里的温存只有两三分钟,但是两人都有种心满意足的感觉。三个人坐在602明亮的客厅里说着话,湖风从阳台上吹进来,十分凉爽。

“小灵,你家里知道你在景华工作吗?”听陆景对丁灵赞不绝口。坐在陆景侧面沙发上的方琴微笑着问道。

“方老师,我爸妈都知道的。还为我的高工资感到高兴。不过他们要是知道我是在给陆景当助理怕是会要我辞职。”丁灵咬着嘴唇不好意思的说道。

陆景抱着灵猫似的小妮子,亲昵的蹭了蹭她的脸,笑着道:“幸好我的秘书组关系是挂在景华总部行政秘书组那边的,不熟悉景华总部内部情况的人根本就不了解。我可不希望你离职。”

“我也不希望离职。”丁灵娇羞无限,却很坚定的看着陆景说道。

陆景微微一笑,爱怜的握住她的手。将下巴放在她精巧的头颅上,看着方琴轻声说道:“其实,有时候会觉得很对不起你们的。你们都在用所有的时间想我,而我只是用部分的时间想你们、关心你们。只是,我们的人生相遇、交织在一起,要我对你们放手。我终究舍不得,有时候委屈你们了。”

方琴和丁灵都没想到陆景会在这时候倾吐心声。其实很多事情,大家都是知道彼此的关系,只是没有说出来。方琴温婉的理了理她明艳的短发,内心里柔情涌动。她从来都不认为她够资格和陆景在一起。能得到他的宠爱已经是上天的恩赐,和悦的说道:“小景,怎么会突然的说这个?”

丁灵也扭过头,杏目轻柔的看着陆景。她不像方老师经历了那么多困难、痛苦的事情,只要求平淡安宁的生活。她对陆景的苦恋在得到他回应之后,固然是幸福的。也将她的身心完整的交给他。但是,在香港大学四年的聚少离多,冰姐的劝说,父母的不同意,偶尔撞破他和其她女孩的事情,她能将这份感情坚持下来付出了太多。委屈、苦涩、彷徨、犹豫、甜蜜、温馨都曾经在心里出现过。只是,在茫茫人海里多看了一眼,便会想起那个秋天,一个男孩子从天而降,将两个凶声恶煞的篮球队员打到,她情难自已,不知道这辈子是否还能爱上其他的人。四年的坚持,直到现在陆景将她调到他身边朝夕相处,那份甜蜜才将所有的犹豫、彷徨、痛苦给粉碎。她确信她能和他坚持到人生夕阳落幕的时候。

陆景柔声道:“婉仪今天上午飞去黄海参加一个培训,有时候会想她才离开京城,我就来见你们。有一些感叹。只是,我们既然决定将我们彼此的人生相互铭刻在内心的深处,如果因为心里的纠结而错失聚在一起的时光,实在太矫情。琴姐…”

陆景轻轻的拍了拍身边的座位,方琴犹豫了片刻,坐到陆景身边,由得陆景将她纤细的腰搂住,轻轻的靠在陆景肩头,听到他继续道:“前些天我过生日,大家来看我,总觉得对你们亏欠很多,突然的想和你们说说这些话。”

丁灵明亮如夜空里璀璨星辰的眸子看着陆景,认真的道:“如果爱情要计较谁爱多的一点,谁爱的少一点,那又怎么能称做是爱情呢?”

陆景轻轻的一笑。小妮子别看外表柔弱无比,宛若含羞草一样,但内心里却是越来越能拿的定主意。

在客厅里相拥着靠在沙发上,三个人都没说话,只是偶尔彼此眼神的交流,享受着此刻内心里心意相通的时光。陆景这两天才刚刚闲下来,比较容易犯困。他在燕湖家园有换洗的衣服,和丁灵一起简单的泡了澡之后,在方琴的卧室里一起午休。

明州三面临海,经济发达,自古就是巨富之乡。在工业、金融、科技、商贸等领域领先于国内其他地区,乃是浙东省的经济中心。市区中心第二高的明州商业银行大厦在傍晚的云霞中熠熠生辉,玻璃帷幕流光溢彩。

许雪手里抱着一个简单的纸盒子走出明州商业银行大厦。她被明州商业银行辞职了。

“雪姐,这里,快,快,上车呢。我们连夜回建业去。”叶静雨坐在一辆崭新白色豪华奔驰车中,在明州商业银行大厦下面的马路边大呼小叫,显得十分兴奋。惹得路人都好奇的看过来,不过那辆豪华奔驰足以打消很多人过来搭讪的念头。

不能不兴奋,雪姐可是涉险过关,2个亿的非正规贷款,细究起来哪里会是被辞职了事。辞职可是不同于开除,辞职有离职的补偿的哦。

许雪无奈的翻翻白眼,将她收拾在纸盒子中的办公用品放在后备箱里,坐到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才说道:“回建业干嘛?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叶静雨不乐意的道:“什么事情啊?”

“我要去见我二叔。”许雪轻声说道。她二叔今天已经被免职,退到了二线。

“哦,我还以为你会第一时间给陆景打电话谢他呢。”叶静雨撇撇嘴,不以为意的说道。政治那些东西她一贯是不参合。

许雪勉强的笑道:“当然要谢他,但是我先得把手里的事情处理好才行。”

叶静雨郁闷的道:“哦,那我回酒店等你吧。”她最近没什么事,正想好好玩玩几天。联科的谈判被陆景横插一竿子,很快就达成协议了。科讯的事情,目前还是越信电子在主导消化库存。她要去主持科讯的事务还需要和陆景谈过之后才行。

明州西郊一栋安然的古宅中,许相铎负手而立,吃过晚饭的许雪正坐在八仙椅上喝着饭后茶。“二叔…”许雪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能是轻轻的喊了一句。

许相铎回头,露出个哑然失笑的神情,道:“虽然之前有预料到会是这么个结局,但心里还是很不甘心。小雪,你什么时候去见陆景?”对他遭受到的打压,陆景选择了袖手旁观,但陆景向许雪承诺过,之后可以再谈谈。他现在想要和陆景再谈谈。这时候陆景总该疑虑尽去了吧。

许雪道:“我还没给他打电话。”

许相铎点点头,“你和他见面之后,向他转达我要和他见面的意思。”

许雪不太明白她二叔的意思,但仍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我会的,二叔。”

许相铎轻轻的恩了一声,有些人不要他好过,他也不让有些人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