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46章 四月初

第846章 四月初

陆景是在4月1日的下午接到许雪的电话,听到许相铎要求见面的要求,陆景先是答应了下来,然后笑道:“许雪,你平常不过愚人节吧?”

许雪哪里会料到陆景说出这么一句话,当即愣了愣。许雪身边的叶静雨却是反应敏捷,拿过许雪的电话,用她柔嫩清脆的声音说道:“陆景,你心情这么好,我和你说一件事。”

看着身边扶着他的肩膀正在给他倒茶的方琴,还有托着香腮含笑看他的张漓,陆景不禁笑一笑。叶静雨猜得还是很准的,他现在心情确实很好,“行,你说。”

叶静雨道:“我想问下你什么时候能把科讯还给我?我最近闲的无聊。”她的语气里略带抱怨。

许雪笑着瞥了叶静雨一眼。就没见她这么乖巧过。这要是电话那边换一个人,她肯定就不是这样略带抱怨的语气了,只怕是直接张牙舞爪的冷声说话。

陆景又哪会听不出来叶静雨的不满,笑着握住方琴的手,想了想,道:“科讯交给你来负责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们最好见面谈一次。至于科讯股份回购的问题,你把资金准备好,我可没打算贱卖的。”

“哦。雪姐还有话和你说。”叶静雨撇撇嘴,等陆景恩了一声之后,才将手机递给许雪,然后不满的嘀咕了一声,“哼,就知道敲竹杠。你干嘛不去抢银行啊。”

许雪微然一笑,和陆景约定见面的时间。她和叶静雨过两天去京城见陆景。这是掩人耳目的行程。陆景会提前去黄海和她二叔私下里见面。

打完电话,陆景从二楼观景阳台上看着如茵的草地。从背后环抱着方琴,将下巴磕在她肩膀上。笑着说道:“小漓,琴姐。我们一会要不要去泡温泉?”

这里大唐雨景第九座庄园——听枫阁。紧挨着则是典雅的紫罗兰庄园。这两座精致典雅的小型庄园都是陆景留给他自己使用的庄园。此刻,陆景正和方琴、张漓在听枫阁的别墅二楼观景阳台上喝下午茶。听枫阁这里应陆景的要求,修建了一座小型的人工温泉池。

张漓盘着优雅大方的发髻,衬托着她环球雅思总裁的身份,十分得体,见陆景这么说,建议道:“小景,泡温泉一会就得起来,还不如游泳呢!”

“那听你的。喝完这杯茶我们就去。”陆景微笑着说道。手掌隐蔽的抚-摸了一下方琴成熟女人所拥有的丰-腴肥-臀曲线。

方琴脸色微红,温婉的嗔了陆景一眼,道:“我换衣服去。你们俩先聊着。”说着,扭身款款的进了别墅里。她其实不抗拒陆景的爱-抚,只是在小漓面前叫她怎么抹得下面子。

方琴穿着暗灰色的修身西裤,浑-圆丰-臀翘起的曲线能把人心里最深处的想法都给勾出来。陆景看得微微一笑,坐到张漓身边喝茶。

张漓娇嗔着捏捏陆景的耳朵,然后小声好奇的问道:“小景,小灵今天怎么没来?”

“她不好意思来。”陆景嘿嘿一笑。似乎想起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张漓顿时明白丁灵为什么不好意思来,灵秀的眸子带着无限的羞意落在陆景脸上,又羞又幽怨的嗔怨道:“你真是个大混蛋…”前天傍晚她回来时陆景在方姨的卧室里午休。昨天中午陆景和丁灵来家里吃午饭,她下午公司有事情去公司处理事情了。回来时,方姨和小灵脸上都是红扑扑的,娇-艳无比。陆景肯定没干好事。

张漓的母亲和方琴、叶妍是好友,张漓只是一直这么称呼她们。实则并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

陆景笑了笑。搂住张漓,“那你喜欢大混蛋不?”

“我才不喜欢呢。”张漓笑着摸摸陆景的脸。“叶姨准备过几天来京城,她给我打电话了。”

陆景笑着点头,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又想起香港那一夜叶妍、莫心蓝旖旎的风情。

嘉南俱乐部位于京城市的南郊。虽然没有京城三大俱乐部那样的人气,但嘉南俱乐部是一家集网球、游泳、健身、高尔夫练习等于一体地国际标准俱乐部,该俱乐部也成了京城白领阶层最为之神往、喜爱的高档俱乐部。

与嘉南俱乐部一墙之隔就是嘉南高尔夫球会。这是北方最享有盛誉的高尔夫会所,其高尔夫球场目前来说,在北方是最好的,十八个草质极佳地果岭,更有两个角度极佳的浅水湖,景色极为怡人。

嘉南高尔夫球会更是只接待会员以及会员嘉宾,不接待访客。入会费用达到了五十万元,这还不包括每年地年费以及使用高尔夫球场时产生的相关费用。尽管价格昂贵,京城乃至北方新兴贵族阶层却是趋之若鹜,是不是真的喜欢高尔夫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新兴起的贵族休闲方式才能彰显他们的身份。

一辆蓝色的宾利出了四环线,就径直往嘉南俱乐部而去。陆景当然不是去打高尔夫球的。

陆景去见许相铎之前,他需要先去见一个人。他要拿到许家的筹码从而发动针对史家最后致命一击,仅靠陆家的力量很难完成。

这个人便是嘉南俱乐部的创始人秦成文。闵兴怀在白雁苏飞调节陆景和史自成矛盾时,那位三十岁许的青年。

陆景请卫东阳代为转达了他要和秦成文见面的请求。卫家本就是秦系圈子中重要的一支力量。陆景和张漓、方琴一起吃过晚饭之后便驱车到嘉南俱乐部。抵达嘉南俱乐部之后,陆景在早就等候在门口穿着黑色马甲侍应生的带领下,前往二楼的贵宾厅包厢见秦成文。

嘉南俱乐部的贵宾厅包厢,装修极为奢华。华丽地吊灯。柔和地色调。壁灯流彩地装饰。

秦成文三十多岁的年纪。玉面英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人一见就如春风拂面,大生许多好感。微笑着和陆景握手,“陆景,这算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了。”

他和陆景在白雁苏飞见过,两人还相互点头致意了。只不过,现在才是第一次正式的见面。

陆景笑道:“正月的时候我倒是认出秦少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和秦少打招呼的话会让一些人警觉。”

听到这句意有所指的话,秦成文深深的看了陆景一眼,对陆景的来意顿时明了。有些人就是指的史自成。秦成文伸手邀请陆景落座。笑道:“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吧。叫我秦少,总感觉太生分了。从卫东阳那儿算起来,咱们之间的渊源很深。”

这句话就是示好的意思了。陆景当即也顺着改口。其实,以秦成文的年纪,陆景喊他一句秦哥也是可以的。但是,以陆景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声望,这声秦哥,并没有走仕途的秦成文还真受不起。

两人之间差距最直观的体现就是陆景名下的大唐雨景是京城三大俱乐部之一,而秦成文的嘉南俱乐部名气却要逊色。

陆景和秦成文多少都有一点一拍即合的意思。寒暄几句后,便切入正题。陆景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慢慢的道:“我明天飞往黄海和许相铎见面。”

秦成文略一沉思,大有深意的笑道:“卫婉仪正好在黄海参加培训吧?”

这句话表明秦成文知道陆景是许相铎秘密见面。陆景去黄海最佳的理由就是去看他的娇妻卫婉仪。陆景当即笑着点头。正色道:“后续的事宜需要你配合一二。”

秦成文想了想,平静的道:“行,我明白了。”

有些话其实根本不用说出口。比如陆景和许相铎秘密见面会谈什么。比如后续的事宜又是指的什么。再比如事情完成之后。利益怎么再分配的问题。这些东西秦成文和陆景心里都有数。同时,他们只是“开枪”的人。但是“战争”如何“结束”,他们俩说了不算。

气氛融洽的喝了一杯红酒之后。秦成文邀请道:“一起去打一局高尔夫?”

“我水平可能会让你失望啊。”陆景笑着说道,身子却站了起来。他当然不会拒绝和秦成文多接触接触。

两天后,陆景在黄海见过许相铎返回了京城。似乎有某种漩涡正在不断的凝聚。

京城,夜色之中,杨家的别墅里,杨修武看着正汇报着三井商业间谍案的弟弟杨修诚,轻轻的摆了摆手,慢慢的道:“看问题要一分为二的。要把目光放长远一点。修诚今天就这样,好吧?”

杨修诚愕然的看着他哥,渐渐的低下头,沮丧的道:“那行,哥,我先回去了。”

杨修武默默的点了一支烟,轻叹了口气:有些人要危险了。

同一时间,鲁东,黄海。

深蓝游艇俱乐部的名贵包厢里,看着窗外月光下波光粼粼的大海,严景铭讥讽的一笑,对苏威和蒋鸿哲道:“史自成心高气傲,做事情却不怎么经过大脑。他这辈子怕是要完了。”

蒋鸿哲嘿嘿一笑,道:“严哥,我听说史自成在海岸明珠养了一个小情人很漂亮…”

严景铭实在对蒋鸿哲有点无语,摇摇头,警告道:“你别搞的太过火了。”

“不会。”蒋鸿哲立马保证的说道。

苏威笑了笑,他其实很看不惯蒋鸿哲精虫上脑的表现,就转了个话题,对严景铭道:“你这次是不是可以乘势上位?京城里那么多世家子弟,够分量撑场面的也没几个。”

严景铭摆摆手,笑道:“枪打出头鸟。我还是老老实实赚钱得了。”

4月7日,清明节刚过两天,许雪和叶静雨便由明州直飞京城来见陆景,和陆景商量两人的前途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