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54章 欢迎酒会

第854章 欢迎酒会

景华韩国分公司位于汉城广津区的繁华地带一栋二十六层的现代化大楼中。景华已经收购了这栋大楼,将大楼该了一个名字:景华汉城大厦。很土却很有特色的一个名字。

陆景到韩国的第二天就开始了他的视察之旅。从汉城新罗酒店坐车抵达景华汉城大厦后,绕过大楼门前的喷泉池,是一片略显开阔的地带,可供车辆出入。

程建枫、郑中杰、景华韩国分公司总经理郁浩宁已经带领一干管理人员和技术总监在门口等着。

陆景微笑着程建枫、郑中杰寒暄,等到郁浩宁时,郁浩宁两眼放光和陆景握手,恭敬的说道,“景少,欢迎你来到汉城。”

他是景华的老员工,一步步的成长起来,参加过景华内部的管理培训班。清楚景华的创业历程,对陆景非常崇拜。

陆景微笑着和郁浩宁握手,然后亲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今天由你来安排我的行程。让我好好看看韩国分公司的精气神。”

郁浩宁兴奋的邀请道:“没问题,景少,请。”虽然程建枫、郑中杰都是他的上级,但毫无疑问,作为景华韩国分公司总经理,他算是地主。

“景少在景华的老员工中威望很高啊。”程建枫笑着对郑中杰小声说道。

郑中杰就笑,“任谁这么年轻就取得这么大的成就,都会让人觉得是一个传奇。不过,郁浩宁表现的太明显了一点。像我就比较含蓄。”

程建枫大感有趣。哈哈一笑,伸手点了点郑中杰。其实,他心里又如何不佩服陆景呢?不管身世、资源等外部因素。能将企业做到几百亿的规模本身就体现出了他卓越的能力。

陆景并不是走马观花的参观一遍就完了,而是接下来两天都在听取景华韩国分公司的报告。景华在韩国的分公司主要是负责手机上层应用和各种设计工作。

不可否认韩国人的高傲自大以及其国内民族情绪的盲目高涨,甚至做出了在2005年将汉城的中文翻译改为首尔这样的举动,但韩国人在设计方面确实有独到之处。汉城就号称世界上的设计之都。

第三天,陆景视察完景华韩国分公司,和丁灵刚刚返回汉城新罗酒店的房间里,已经来到韩国多日的李慕清、助理谢绮烟、李逸落敲门进来。

李慕清虽然在韩国。但是她一直在忙着天辰娱乐在汉城举办的选秀节目,希望能选出好的苗子来。直到今天才有时间过来看陆景。她倒是不想带助理谢绮烟和李逸落来的,只是想着一会还要赶回去。又不能留在陆景这里休息,想了想还是将两人给带上了。

汉城新罗酒店是一家隶属于三星集团的五星级酒店,是兼具传统美与现代感的韩国代表性酒店。此时,奢华客厅里璀璨的吊灯。明亮柔和。将坐在银白色组合沙发上四个女人的美丽容貌映得的流光溢彩。沙发背后墙壁上的长方形蓝色玻璃窗有星光洒落进来。

“你们都吃过晚饭了吧?”丁灵打电话向服务台要了红酒,陆景手里拿着红酒笑着问道。他和丁灵刚才在分公司那边吃过饭。

李慕清抱怨的说道:“吃了一份工作餐。难吃死了。要是菜的味道还合口味的话,可以叫一份进来。哦,你这几天住正在这里都试过这里的菜了吧?”

“我都没吃几餐,哪里都试过。不过八仙餐厅的中餐味道很不错。”陆景笑着说道,起身去给服务台打电话,边走边道,“四喜蒸饺。豆瓣鲜鱼,两道菜差不多了。逸落,谢绮烟你们俩吃什么?”

见陆景记得她喜好的菜式,李慕清嘴角扬起一丝开心的笑意,低头喝着红酒。

李逸落一身白裙,盈盈的笑道:“我来一份汤就可以了。晚上吃不了多少。”

“如果有的话,我来一份汤圆核桃露。”谢绮烟笑着说道,眼睛悄悄的瞥了李慕清一眼,心里一笑。她早知道陆景和李慕清的关系。只是见陆景记得李慕清的口味,心里有些为清姐感到高兴。

“行,我问问。逻辑上应该是可以做出来的。”陆景笑着应了一声,“你们俩这是减肥瘦身的打算啊?”

李逸落和谢绮烟都轻轻的笑起来。

陆景给服务台说了几句,坐回到沙发边,问道:“李慕清,你们的选秀比赛什么时候决赛?”

“下周一是5进3的半决赛,在汉城蚕室体育场举行。然后一周之后进行决赛。这次选秀节目和汉城的电视台合作,收视率挺高的。”李慕清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说道,“李慧乔经过公司的包装之后,作为这次比赛的形象大使,在韩国很受欢迎。要不是逸落名气在外,只怕也要给她比下去。她有个朋友叫郑芝荷,歌唱的很好…”

李慕清介绍“我在歌唱”选秀节目在韩国的情况,李逸落和谢绮烟不时的插上几句。说着话,服务生推着餐车送了晚餐进来。陆景和丁灵都只是略微吃了一点。

饭后,李慕清三人返回天辰娱乐公司入驻的汉城明洞乐天酒店。丁灵略坐了一会,就返回隔壁的房间里休息。明天中午,现代半导体会在汉城jw东大门广场万豪酒店为陆景举办一个小型的欢迎酒会。她今天晚上可不敢留在陆景这里陪他玩。

陆景正要去浴室里洗浴,房间门又被敲响,陆景略有些诧异的打开门,却是看到李慕清去而复返。

“呃…”陆景让李慕清进来,伸手将这个火辣的电眼美人抱到怀里,问道,“怎么了?”他刚才是碍着人多,早就想把这个李慕清抱到怀里温存一番。

李慕清双手抱着陆景的脖子。仰着头看着他,精致明艳的容颜展颜而笑,“我借口有一件事情忘了和你说。让逸落和谢绮烟等在下面了。”

陆景那还不明白她没有说完的话,笑着打量着怀里的美人儿。她穿着粉白色的t恤,宝蓝色的牛仔裤,长发披肩。虽然装扮的清爽,但火辣的身材曲线让她依旧电力十足,性-感非常。

陆景低头温柔的吻着李慕清。十几分钟想要欢愉一次肯定不够,只够两人温存片刻。

“我还要在汉城多呆几天才走。等我们俩清闲下来好好的一起聚一聚。”十五分钟后,陆景依依不舍的对李慕清说道。

“我后天就忙完了。等着我。”李慕清柔媚的吻了陆景一口,才风情万种的笑着离开。

4月21日中午。汉城jw东大门广场万豪酒店五楼的餐厅里,陆景见到现代半导体的董事长朴永生。他一名典型的韩国人,近五十岁的年纪,中等身材。略显发福。

“朴董事长。非常感谢你为我举办的这次酒会…”陆景在程建枫的陪同下,客气的感谢着朴永生今天特意为他举办的欢迎酒会。

陆景说的是韩语。程建枫早知道陆景精通英、日、韩三国的语言,没觉得奇怪。但是,朴永生脸上露出了一个惊讶的表情。

“哦?陆先生会讲韩语?”朴永生大感意外,然后笑着说道:“景华公司购买现代半导体的tft液晶业务算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为陆先生准备一次欢迎酒会实属应当。”

协议都已经草签,朴永生倒不介意透漏现代半导体所面临的资金困境。tft液晶技术的研发,都是以10亿美元的投资为单位计算,能在现代半导体年年亏损的情况下。将之出售换得3亿美元的流动资金,实在是个利好。

持有公司股份的人未必就是公司的实际掌控人。朴永生很清楚他面前的这个青年就是景华的实际所有者。所以。他才会设酒宴欢迎陆景。

“很多年没说韩语了。要是有谬误的地方,还请朴董事长谅解…”陆景又连连客气了几句。花花轿子人人抬,朴永生设酒宴欢迎他来韩国,他客气谦虚几句实属应当。

朴永生笑着打个哈哈,然后道:“我为陆先生一一介绍下今天酒会的来宾。”

餐厅的左侧一株常青树边,罗映浩拿着酒杯看着正在酒会中穿梭的朴永生、陆景,讥讽的笑了笑。他和陆景在建业见过几次,自然认得陆景。

“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副董事长,黄玄彬。这位…”片刻后,朴永生带着陆景走到一名两鬓斑白,满脸沧桑的中年人面前,笑容略假着说道。看到黄玄彬身边的另外一人后,朴永生明显的顿了顿,然后介绍道,“这位是韩亚银行的副行长,姜正秀。”

银行的权力大小一般不是看是否是行长,而是看是否是银行董事会的成员。一名董事的权力和影响力有可能比一名副行长还大。陆景对这些规则很清楚,但是朴永生没有介绍,他也无法判断此人在韩亚银行的影响力是什么级别。

姜正秀是一名五官端正的中年人,听到朴永生的介绍,并没有如黄玄彬那样毫无反应,而是笑着和陆景打了个招呼,“陆先生,你好,我是久闻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陆景神色微微一动,只当姜正秀是客气话。久闻大名,如雷贯耳等词语其实翻译过来就是“神交已久”,根本就不认识。当即,陆景笑着和姜正秀客气了几句。

满脸沧桑之色的黄玄彬冷眼旁观,等陆景和姜正秀两人客气完,才冷冷的对朴永生道:“朴董事长,待会姜行长有事情需要宣布。”

“什么事情?”朴永生皱眉,随口一问,等看到黄玄彬冷峻而略带得意的脸色,忽而想起一件事来,脸色顿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