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55章 变故

第855章 变故

看到朴永生发黑的脸色,陆景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不过,他脸上仍是带着淡淡的笑意,听着这几人说话。

“既然你问起来,我提前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黄玄彬满是皱褶的脸上露出微微得意的神情,讥诮的道:“我已经向董事会发起罢免你董事长的提议。韩亚银行会支持我的提议。”

“果然如此。黄玄彬,我自问在公司里兢兢业业从未出错,每天呕心沥血的为公司工作。就算有韩亚银行的支持,你觉得你的提议能在董事会通过”朴永生狠狠的盯着黄玄彬,心有不甘的说道。

“哼,能不能通过你心里清楚。”黄玄彬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戳破朴永生的幻想。

见朴永生的脸色变得有些灰白,陆景心里轻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身边的程建枫。此时,程建枫眼里也满是担忧。

黄玄彬在之前景华和现代半导体的谈判中曾力主不出售tft液晶业务。如果黄玄彬担任现代半导体的董事长,景华的收购几乎可以肯定会失败。

朴永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的对黄玄彬身边正淡然拿着酒杯的姜正秀笑道:“姜行长,我想知道韩亚银行不支持我的原因?”

姜正秀微微一笑,慢慢的道:“朴董事长,作为现代半导体的股东,我们希望tft液晶业务能够卖出更好的价钱,你主张3亿美元将之出售给景华,这个超出我们的最低预期。”说着。又虚假的冲陆景笑了笑,“陆先生。真是不好意思…”

看着姜正秀虚伪的笑容,程建枫不加掩饰的皱起眉头。他在韩国耗费几个月的时间来促使这笔交易达成。在成交前夕却就这样被人否定,心里极其不满。

陆景略一思量,试探的问道:“姜行长,你们预期将tft液晶业务卖出什么样的价格?”

黄玄彬冷漠的插了一句话,“至少5亿美元!”

至少5亿美元?这是一个极没有诚意的报价。如果是最新的技术——第五代tft液晶技术,5亿美元的报价还算合适,但是已经过时的第四代tft液晶技术绝对不值这个价钱。陆景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去,轻轻的点头,“哦。我知道了。”

这时,姜正秀突然的笑起来,举起手中的酒杯向某人示意。

陆景若有所感,扭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一名脸形稍长,瘦瘦高高的青年人得意洋洋的举起酒杯,眼神不屑的看着他。

“三星电子大中华区总裁元东润的助理罗映浩。”程建枫低声对陆景说道。

陆景脑子根本就记不起这个罗映浩是谁,心里十分诧异。看现在的情况,姜正秀应该是受到了罗映浩的指使。但是罗映浩为什么能指使姜正秀呢?

黄玄彬一说出5亿美元的报价,陆景就知道他在有意刁难。这个时候被人用讽刺的眼神看着,陆景要是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太白痴了。

罗映浩是元东润的助理,难道是元东润指使的?但是。细想又不是这么回事。元东润不过是三星集团的一名中层职员,又如何能影响到韩亚银行的决策呢?

想到这儿,陆景轻轻的咳嗽一声。对呆若木鸡的朴永生道:“朴董事长,我有点累了。可否给我安排一个休息室。”他需要先和朴永生谈谈,了解一下情况。

朴永生这时仿佛回过神来。急忙道:“好的,陆先生,请跟我来。”说着,带着陆景和程建枫急匆匆的离开酒会现场,出了餐厅向服务员吩咐了几句,立即带着陆景两人坐电梯前往7楼的行政天景客房。

既然股东们觉得出售的价格过低而对他不满,假设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能将报价提高到5亿美元呢?那么,他就可以在董事会上争取到主动。朴永生心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来,这让他对陆景加倍的客气。

看着陆景三人匆匆离去的背影,罗映浩冷冷一笑:想要收购tft液晶业务,做梦去吧!

7楼的行政天景客房内,陆景沉默不语,手指轻轻的敲着沙发扶手。刚才,朴永生已经大致给他说了说目前的情况。

自1999年现代电子斥资21亿美元收购lg半导体之后,现代电子就一直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中。2001年7月31日,因巨额债务早被债权银行接管的现代电子宣布脱离现代集团自立门户。

现代电子原本是现代集团半导体和电子产品分部。于2001年3月改名为hynix公司。通常情况下仍将之成为韩国现代半导体公司。

现在半导体因为被债权银行接管,股权结构复杂。韩国本土200多家投资银行一共占有现代半导体74%的股权。

韩亚银行作为韩国第三大商业银行,拥有现代半导体4.7%的股份。这部分股份看似不能影响现代半导体的决策,但是,韩亚银行在银行业的地位将会极大的影响到现代半导体的其他银行股东的意愿。

所以,如果现代半导体的副董事长黄玄彬发起罢免的提议,朴永生就会在下一次董事会会议中失去董事长的职务。届时,现代半导体和景华的后续谈判自然是换成黄玄彬的人来主持。

tft液晶技术是涉及到几亿美元的交易,最快也得5月初才能签署正式的合同,而现代半导体下一次的董事会会议时间就在下周三,4月24日。

思考了一会,陆景缓缓的开口道:“朴先生,虽然我很想帮助你,但是景华根本就不可能出资5亿美元收购现代半导体的tft液晶业务。你知道,这部分业务不值那么多钱。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让你留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呢?我记得现代半导体曾经是隶属于现代集团。”

对陆景的暗示朴永生那会听不懂,苦笑道:“陆先生。那是曾经了。现代半导体已经脱离了现代集团。当然,郑梦先董事长此前长期在现代电子担任领导职务。他对现代半导体有一定的影响力。不过。郑梦先董事长官司缠身。现代集团旗下各大公司经营状况不佳,所有公司都在亏损。他恐怕没有精力来处理这件事。而且。如果黄玄彬能卖出5亿美元的高价,在各家银行股东的压力下,郑梦先董事长只怕也有心无力。”

朴永生是现代半导体的老员工。虽然郑梦先已经不是现代半导体的董事长,但是他依旧以董事长来称呼郑梦先。

“但是,我们都很清楚,现代半导体的tft液晶业务卖出不5亿美元的高价。”程建枫不客气的指出来,“在这个事实面前,银行那边的压力基本可以不计。”

目前只有景华一家对现代半导体的tft液晶业务报价。黄玄彬报价5亿美元,根本就是不想卖。现在的问题在于。郑梦先在现代半导体的影响力能否大过韩亚银行?从而能促使现代半导体将tft液晶业务卖给景华。

程建枫唱完黑脸,陆景温声道:“朴先生认为我是否应该和郑董事长见一面呢?”陆景问的比较委婉。

“如果陆先生能和郑梦先董事长见面自然最好。”朴永生肯定的回答了陆景、程建枫的疑虑。

现代集团风雨飘摇,郑梦先董事长现在在现代半导体的影响力自然比不上韩亚银行。但是,具体到出售tft液晶业务的价格这件事上,他的话怎么都要比韩亚银行的一名副行长有份量。

3亿美元本就是一个合理的价格。现代半导体亏损严重很厉害。银行那帮人也不可能都是傻子,任由黄玄彬开一个高价把唯一的买家吓走。

他在银行的股东中并非没有支持者。假设,景华的人能说服郑梦先董事长,那么他3亿美元售卖tft液晶业务就无可指责。再加上他的支持者支持,他自然就能保住董事长的位置。

这是景华不愿意出资5亿美元的情况。他保住现代半导体董事长职位的唯一途径了。

陆景道:“可否请朴先生帮我安排和郑董事长见面呢?”

朴永生略一迟疑,道:“陆先生,程先生,我会将贵公司要求见面的要求转达给郑梦先董事长。但是。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让郑梦先董事长和你们见面。”

他不确定郑梦先董事长是否愿意关注这件事情上。毕竟,他并不算是郑梦先董事长的亲信。

“我明白。”陆景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看似漫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哦,朴先生对三星的罗映浩熟悉吗?”

朴永生今天慌慌张张之下。并没有留意到罗映浩来到了酒会。见陆景这么问,眼神奇怪的看了看陆景。才说道:“他是三星集团第二大股东的独子。他目前在三星电子里面工作。”

陆景心里恍然,不动声色的岔开话题。朴永生对前途担忧,情绪不佳,三人也没怎么聊。事情谈完之后,陆景就提出告辞。

“怪不得…”从酒店出来,坐到奔驰商务车里,程建枫有些愤然的说道。现在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这次收购受挫的主谋是谁。显然就是罗映浩。

接到电话从酒会出来回到车上的郑中杰、丁灵都问道:“怎么回事”。 程建枫便大致的讲了讲刚才的情况。说话间,黑色的奔驰商务车缓缓的发动,离开11层高的jw东大门广场万豪酒店。

等程建枫讲完,陆景沉声道:“按朴永生给我们的描述,我想元东润应该没有指挥罗映浩的能力。现在的疑问是:罗映浩破坏我们的收购是私人行为,还是得到了三星集团的授权?”虽然有丁灵在车上,陆景仍是破例的点了一支烟,说出他的分析。

“景少的意思是…”程建枫皱眉问道。罗映浩是否得到了三星集团的授权,决定了他们接下来的应对措施。这一点非常很关键。

“小灵,你觉得呢?”陆景没有回答,而是问丁灵的意见。

丁灵轻咬着嘴唇道:“听你说的情况,我觉得他是个人行为的可能性比较大。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他要通过韩亚银行支持你说的那个副董事长上位其实很容易,也就是和那位姜行长说一句话的事情。”

陆景微微点头,看向郑中杰,“郑中杰,你在韩国呆过一段时间,你觉得是什么样的?”

郑中杰不确定的道:“景少,我也摸不准。按理说我们和三星集团的核心企业三星电子有竞争关系,三星有阻止我们的动机。但是三星集团出手的话,架势不会没这么小。多半是采取竞争报价的方式。”

对郑中杰的分析,程建枫有些赞同,归纳道:“如果是罗映浩私自出手,我们要考虑的就是说服郑梦先支持将现代半导体的tft液晶业务出售给我们就可以达成目标。但是,如果罗映浩得到了三星集团的授权,那我们就需要考虑从其他途径来获取tft液晶技术。”

陆景沉思了片刻,道:“我们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要是四月底我们还无法解决目前的困境,我们就考虑放弃从现代半导体这里收购tft液晶技术。现在,还是先和郑梦先见面再说。”

毕竟和现代半导体谈了这么久,几个月的努力就这么放弃十分可惜,而且,会耽搁景华在研发上的进度。因为,最新的第五代tft液晶技术肯定不会有厂商愿意出售。而获取第四代的tft液晶技术,就需要投入资金、人力、时间来升级技术。

程建枫有些担忧的道:“景少,如果把解决问题的关键放在和郑梦先见面上,我担心朴永生他未必能给我们争取到郑梦先见面的机会。”

“我心里有数。”陆景揉着眉心,缓缓的说道。他根本就没把和郑梦先见面的机会放在朴永生身上。刚才在要求朴永生安排见面时,朴永生脸上迟疑的表情有怎么可能逃过陆景的眼睛。

陆景另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