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78章 牛刀小试

第878章 牛刀小试

三分钟后,陆景听到门铃响,刚拉开门,烟诗凝就匆忙的闪了进来。问题是,门缝有点小,她的身材有那么丰-满,陆景还没来得及缩回来的手臂被那双挺拔的玉兔给擦了一下。这让还刚才还没有尽兴的陆景气血涌动。

烟诗凝若雪般娇-嫩的肌-肤闪过一缕尴尬的红霞,只是这时候时间仓促她也没办法和陆景计较什么,道:“我去你其他房间里呆一会,你帮我应付下后面的人。他们应该不敢进来搜查总统套房里的客人。”

“去我的书房里呆一会吧。”陆景引着烟诗凝往书房里走去,皱眉道:“到底什么事情,让你累累如丧家之犬?”

烟诗凝眉头一挑,强忍着心里的不满说道:“你这什么用词?我出任务被三井的人发现了。他们的保镖正在追我,可能还会调用其他的力量…”

陆景忙摆摆手,打断烟诗凝的话,“停,我不停了。详细的情况我没什么兴趣。后面的事情,我帮你搞定,记着,你欠我一个人情啊。”

“就凭你?”烟诗凝有些不信,不过也没有说下去,跟着陆景进了书房。

她正好逃到汉城万丽酒店这附近,就想着来陆景这儿避避风头,但是要说她相信陆景能解决问题,那怎么可能。她只是争取待援的时间。

总统套房的书房还算够宽敞,布置的很静雅,除了一张书桌,还有一套茶几在书房的一角。陆景将笔记本电脑和他的手机都收了起来。拿到客厅里去。快要出门时,陆景回头道:“烟处长。你在这里坐一会吧,等事情完了你再离开。”

“我知道。”烟诗凝峨眉紧锁。挥挥手说道。

陆景现在也懒得和她计较,怎么说他也不可能看着烟诗凝在他面前被别的人带走。在韩国这个范围来说,烟诗凝是“自己人”。当即,气定神闲的在客厅里把电脑支了起来。刚给赵姿发了一个短信暗号。门外就响起了喧闹声。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陆景拉开门,语气不善的说道。

门外站着一名西装革履的和善中年人,还有两名脸色冷峻、身材高大、充满危险气息的黑衣大汉。

和善的中年人用韩语说道,“陆先生,我是汉城新罗酒店的总经理宋民昊,这两位是三井物产驻韩国办事处的职员。他们想要和陆先生协商一点事情。”

陆景斜了一眼两名黑衣大汉,淡淡的道:“什么事情?”

其中一名大汉恭敬的九十度鞠躬道:“陆先生,很冒昧的打扰你,我们怀疑有一位偷窃了我们三井物产机密数据的女子进入了你的房间,我们希望陆先生能通融通融,让我们搜检一番。如有得罪,请多多包涵。”

说完,另外一名大汉也鞠躬道:“请多多包涵。”

陆景眉毛凝起来,气笑道。“你们倒挺会说话的?如果不是我的保镖拦着,你们是打算硬闯了是不是?一句多多包涵的话,就要让我给你们搜查房间?两位,你们未免太高看你们自己了。你们在韩国还有执法权?”

先前说话的大汉再次鞠躬道:“陆先生。三井日后一定会有厚报。”

陆景懒得再和这个奉命而来的小人物说话,对赵姿吩咐道:“如果有人试图闯进我的房间威胁我的安全,帮我拦住他们。”

说着。陆景语气冰冷的对一旁赔笑的宋民昊道:“这就是你们汉城万丽酒店的服务?连总统套房的客人都可以被其他不相关的人任意的打扰吗?”

宋民昊抹了抹。两边他都得罪不起啊。能住总统套房的又岂会是普通人,看陆景那个精悍的女保镖虎视眈眈。恐怕不是那么好惹的。而三井物产这边,刚刚就有人给他打了招呼。让他配合一下。他能怎么办?

“陆先生,对不起,打扰到你了。你不同意三井物产的要求,我们酒店方面当然不会强制要求您接受。你们商量着办,商量着办。”宋民昊讪笑的说道,两边都不得罪。

“商量什么?你们酒店的保安是吃素的吗?把这个两个人给我赶出去,否则,我会马上报警。”陆景冷冷的说道。这个时候自然要强势到底,不能有丝毫的示弱表现。烟诗凝被三井物产带走的下场是什么可想而知。

宋民昊尴尬的看向两名黑衣大汉。

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道:“对不起,多有得罪了。”说着,两人径直离开了。

陆景冷哼一声,对小日本的彬彬有礼他向来是不以为然,那只是表面功夫。他对赵姿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守在门外。然后“砰”的一声用力的关上门,以此来表达他的不满。

宋民昊苦笑不止。这件事要是被传扬开去,对酒店的名声损失会很大。安全都不能保证,再优质的服务也不可能吸引到高端的客户了。他不愿意声张。但是,那两名三井物产的职员显然也没有打算就这么退却。肯定是停留在门外进行监视。出了酒店的范围内,他自然也无可奈何。甚至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三井那边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怎么了?”这时,洗完澡的吴璇穿着一件青色的睡衣哼着小调从浴室里出来,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景走到吴璇身边,抱着她香软的身子,在她颈脖处嗅了一口,笑着指指书房,“有人到我这儿避难来了。你先回卧室,我还需要一会才处理的好。”

吴璇主动的吻了陆景一口,娇媚的笑道:“是女人吧?”

陆景顿时有点头大,苦笑着点头。

吴璇就掐了陆景一把,才笑盈盈的进了主卧室。

陆景琢磨了一会,给晚上才见过面的李宰范打了一个电话,“李议员,好像汉城的治安不怎么好,我有个朋友受到了生命威胁。呵呵,什么时候三井物产的人享有执法权了…”

他和李宰范刚刚相交不久,这个时候自然是待之以诚,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李宰范思考了一会,“有这样的事情?我打个电话过问一下。”

“好的,有劳李议员了。”陆景微笑着说道。韩国这种政治体系,国会议员的能量是很惊人的。当然,每个人的影响力不同,具体影响力的大小就要看各自怎么去运作了。

….

烟诗凝焦虑的在书房里来回轻轻的踱步。她不相信陆景能够解决问题,能拖延几个小时的时间就是好事。她已经给处里打了电话,想要得到支援,恐怕得几个小时以后。

烟诗凝经验老道的拉开书房的窗帘一角,很快,以她专业的素养就发现,有一辆黑色的本田轿车就对着她这件房间。显然,对方在示威。

“唉…”烟诗凝叹了口气。她也无计可施,现在只能困在酒店里等下去了。

每隔十五分钟,烟诗凝就会看一遍。等到第四遍的时候,突然,几辆警车疾驰而来,停在了本田轿车之前。

烟诗凝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一幕。23楼之上,她自然也看不清楚什么。只见几名警员下车,就将本田轿车的人给带走。还将本田轿车给拖走了。

“这…,怎么会这样?”形势的变化让烟诗凝大为不解。瞬间,她就想到陆景。

烟诗凝琢磨了一会,拿起电话给焦兴修打电话汇报情况。得到了继续留在酒店里等候的指令之后,烟诗凝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这时,她才有心情打量一下这间布置的低调内敛而不是豪华的书房,书桌边一些凌乱的痕迹让烟诗凝俏脸变得绯红。心里狠狠的啐了陆景一口,怪不得刚才陆景和她打电话的时候声调有点怪。她又不是没有经历人事,这会当然明白陆景当时在做什么。

“真是个混蛋。”烟诗凝腹诽了几句,心里有些异样的情绪,感觉好像被陆景调-戏了一样。等脸色平静下来之后,才推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陆景正在客厅里接电话。电话是李宰范打来的。

陆景客气的说了几句,然后挂了电话,对穿着修身t恤、牛仔裤,一身清爽打扮的烟诗凝说道:“行了,烟处长,事情解决了,你可以离开了。”

烟诗凝翻翻白眼,“我要等待接应我的同志过来。”

我日!陆景心里差点脱口而出的说出粗口。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烟诗凝现在耽搁的是他的良宵之夜。

“行吧。随你的便。”陆景泄气的挥挥手。他已经给丁灵打过电话,让她和莫心蓝一起去休息,不要会酒店里来。

凌晨一点,陆景正在客厅沙发上眯着。烟诗凝接了电话才告辞离开,临行前在门口郑重的说道,“陆景,不管怎么说,今天的事情我要谢谢你!”

“记得欠我的人情就行。”陆景摆手说道。空口白话可不是他想要的。

烟诗凝认真的点点头,然后带上门离开。

6月10日,汉城飞往柏斯的航班上,陆景和丁灵正在头等舱里双双依偎在一起,补着睡眠。

在汉城呆了一个多月后,陆景结束了汉城的事情,启程前往柏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