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79章 福地(上)

第879章 福地(上)

柏斯四季分明,3月到5月是秋季,6月到8月是冬季。陆景带着助理和保镖一行三人抵达柏斯机场正逢柏斯初冬时节的下午。天空依旧碧蓝如洗,一路上坐车进入市区经冬不衰的常青树略显冷寂。除却气温之外,西澳洲这座美丽的海滨城市似乎与春季并无太大区别。

“你们真是来的巧了,前两天还有台风过境,这两天风和日丽,景色正好。我可以带你们到处转转。”lidor海边别墅区30号别墅里,陈笑拉开窗帘,笑着对陆景、丁灵说道。

在位于柏斯日落海岸高档的lidor海边别墅区本就是景华内部的福利性别墅区。陈笑长期在柏斯工作,一直住在别墅区东南面的30号别墅。

和陈笑住在一起的苏晓玉脸色兴奋的指挥别墅区过来的工作人员将陆景和丁灵的行李提起别墅二楼的客房里安置好。这时正好从二楼下来,微笑的道:“景少,柏斯这里空气、环境、饮食什么都好。但是却没什么人说话。太安静了一些。你们这次过来至少要住一段时间吧?”

陆景舒服的靠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笑道:“你还真当我过来度假的啊?我们就住五天。哦,这里不是有很多丽都酒店的人员吗,怎么会很安静?”说着,问陈笑,“景华那边不是安排公司的高管分批度假吗?怎么,选择来柏斯的人不多?”

陈笑轻笑道:“你也知道是度假啊?度假的人和工作人员的作息时间能一样吗?再美的景色看久了也腻了。柏斯这里又不是只有城市才有景点。晓玉当初想着来柏斯,现在不也觉得平凡无奇?”

这么一说,陆景倒是理解为什么他和丁灵过来苏晓玉会觉得兴奋了。

丽都酒店集团虽然和景华渊源很深,但是就职员这个层面而言,打交道的病不多。苏晓玉和丽都酒店的人玩不到一块去很正常。

娇小玲珑的苏晓玉赫然的一笑,带着几许娟秀可爱风情,请示道:“景少,我们晚上是去会所里吃晚饭还是去微草岛上的五星级酒店用餐?”

陆景笑着摆摆手,“叫厨师来别墅里做吧。我一会要午睡。今天先休息。明天再去岛上逛吧。”

苏晓玉若有所悟的咯咯娇笑。

陈笑白腻的瓜子脸上顿时变得绯红。她和陆景分别这么久待会肯定要单独的述说离别之情,哪里想到陆景会当着苏晓玉的面说睡觉的事情。

丁灵牛奶般白-皙的脸蛋上也露出几许红霞。

陆景这时才反应过来,苦笑道:“都想到什么地方去了。从汉城过来我是真有点累了。”

昨天晚上离别之夜,在汉城莫心蓝购置的临江别墅里。他自然是和四个风情各异的美女们享受了一番温柔滋味。就算他重活一回后体质有些特殊,一晚上辛苦再加上长途旅行,这个时候,他哪还有精力招惹陈笑。

家政人员早就将客房的床铺铺好。陆景和丁灵简单的吃了一点稀粥、精美的点心之后便洗过澡,各自去二楼客房里休息。

看着窗户洒落下的午后眼光,陆景明明感觉很疲倦,但一时半会却睡不着。这次汉城执行的收获得失之前都已经整理过,倒是在临行前听到一个消息。现代汽车集团的郑梦久父子被保释。而韩亚银行的副行长姜正秀却被韩国检方带走,据说卷入到郑氏父子私设秘密基金的案子中。

想起对方在他刚到汉城的酒会上一副“冷艳高贵”的样子,现如今却身陷囹圄。陆景心里觉得这人有些好笑、可怜。

这年头,当“马仔”也是有风险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惹。

想着想着,陆景迷迷糊糊的睡着。天色渐晚的时候,晚霞满屋,陆景感觉身边的棉被里多了一个香喷喷的人儿。毫不犹豫的将之抱到怀里。骨瓷般细腻的肌-肤紧挨着,尖尖的雪-乳压在胸膛上,浑圆紧致的小臀让陆景瞬间就判断出怀里的人儿是谁。

“你醒了?”陈笑趴在陆景的怀里,语气略有些抱怨的道:“看你睡的这么死,在汉城没累坏吧?”

她把重音落在“累”字上。陆景顿时苦笑不已。他做事情一向是甩手掌柜,并不去处理具体的事务,这个“累”字多半就要落在他的风流帐上。

陆景道:“怎么好像你们都知道了一样?”

陈笑鄙夷的嗔了陆景一眼。笑道:“你倒是想我们都像瞎子一样由着你倚红偎翠啊?哦,那个郑芝荷是怎么回事?”

陆景这才有些所以然,拍拍她的丰翘浑圆的小臀,微笑着解释道:“原来是这事啊!郑孟日的意思是让她去江州留学。我怎么可能让她去江州留学。反正李慕清那儿因为照顾新红起来的歌星李慧乔的面子把她给签约了,我就让她在天辰娱乐公司里呆着。是小灵给你说的,还是吴璇给你说的?”

陈笑却是好笑的白了陆景一眼。道:“是莫心蓝给我说的。小灵和吴璇对你死心塌地的,那里肯我说这个。哦,你当初不会是对莫美人用强了吧?”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问陆景是不是还没有得到莫心蓝心许。她自问要是陆景在柏斯和谁勾勾搭搭的,她肯定不会主动的去给江州那边说什么。

陆景眼睛一瞪,拿出夫纲来。“我有那么没品吗?我现在倒是想对你用强了。”

莫心蓝和他是相互吸引而产生的感情。虽然莫心蓝对他略有些臣服和敬佩,但是,要说莫心蓝会无视他“勾三搭四”那就不可能了。好吧,陆景并没有勾搭郑芝荷的意思。不过,莫心蓝又不知道,在电话里和陈笑露几句口风很正常。

“你想的美…”陈笑妩媚的咬咬陆景的嘴唇。她根本就不信陆景现在有精力“欺负”她。

这个时候自然是行动比语言有效果。陆景将娇小玲珑的陈笑压在身下抵死要了两回。简单的整理之后,两人才重新躺下来亲密的依偎在一起说话。

“我听小灵说你对三星的那个李怡馨很有好感?”

“有好感不代表着要怎么样啊。我看她大小姐脾气,以后八成要为情所困。我去和李健熙见面的时候顺便給她说了几句开解的话。要是能顺手帮一帮,我也不介意。反正景华和三星是对头,李健熙不高兴的事情,我做一做也没什么心里压力。”陆景轻轻抚摸着陈笑光滑的脊背,笑着说道。

给李怡馨说话的事情。他给丁灵说过。陈笑知道很正常。

“我怎么觉得你就是在勾搭小姑娘呢。”陈笑眉眼如月的轻笑道。

陆景就笑,“我可没兴趣天天在家里的说韩语。”

接下来几天,陆景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去铁矿石产区看了看之后,基本上就是在柏斯度假。

他这次来柏斯自然没有去住他和婉仪新婚度假的22号别墅。这天晚上。一行人从微草岛上游玩回来之后,陆景独自开车去了22号别墅转了转。

窗外正下着小雨,陆景在二楼的阳台上给卫婉仪打电话。期间不自觉的又说起李怡馨将来会殉情的话题。

陆景只说是他的推测,卫婉仪见惯陆景神神叨叨的想法,倒也不以为奇,温婉的轻笑道:“你给别人操心干什么啊?又不关你的事情。什么时候回家?”

娇妻说回家的话题,陆景差点就想说明天回京城。只是,他还需要从香港转到江州去,与公与私至少一个月之内回不了京城。

“还有段时间。”陆景有些愧疚的说道。说着,看看夜色中霏霏的小雨。说道,“我这里正下着小雨,你这么问我,我倒是想起李义山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卫婉仪轻轻的浅笑,“我听说你父亲爱好诗词古文,你倒是学会背诵几首啊?不过…,李商隐是公务,你不是吧?”

陆景能想象的出来一个温婉秀丽的女子在夜色中若桂子清香般的微笑的画面,生动活波,心里升起淡淡的温馨感。

“这里22号别墅已经归属我们使用。我今晚睡我们的卧室里。”

卫婉仪心里涌起温柔的情怀。轻柔的敞开心扉,“随你啊。我是觉得你刚才那个故事太煽情了。生在世家之中,不能只享受家族带来的好处,却不承担任何义务。只是说,尽量争取对自己好一点的人。”

我擦。陆景不禁抹了抹冷汗。他光顾着感叹李怡馨遭遇挺悲惨的,却没留意到其实婉仪和他的婚姻就是家族包办的政治婚姻。幸好。婉仪没有搞什么抵死不从家族的安排,追求爱情自由之类的。婉仪把他的话当故事听,他这个立场就很有问题啊。

你很希望你的妻子反抗和你的婚姻么?

陆景尴尬的笑道:“那个,你当我随便说说。我们俩在一起也没有不幸福。先上车后补票也是行得通的办法之一。”

卫婉仪啐了陆景一口,“刚才还说背诗来着。现在又说的这么粗俗呢。那是我不追究你的事情。关宁,我又不是没见过…”

“…”陆景苦逼的发现他好像还是挖坑把自己给埋了。卫婉仪很多事情心里明白的很,只是嘴里不说而已,不知道她今天晚上怎么想着给他说这些事。

有些故事还真不能随便讲给老婆听啊。

陆景把电话夹在耳朵上,一边收拾着房间,一边和卫婉仪聊着。卫婉仪平时话不多,很少有和他电话聊到深夜的情况。今天算是特殊情况。

躺在**和婉仪互道晚安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挂了电话之后,陆景忽而发现他和婉仪的关系似乎又进了一小步。

这倒是算意外之喜。柏斯真算是他的福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