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80章 福地(下)

第880章 福地(下)

陆景去年10月份将景华设在香港的大学搬迁到了柏斯市郊。原本离柏斯市区17公里属于葡萄酒商皮特曼1000多亩的农庄已经成为柏斯国际大学的核心区域。

在西澳洲议员霍华德-康纳的帮助下,柏斯国际大学的土地储备面积自然不只是1000多亩,周围五千亩的土地已经被拿下。只不过,先期投入给柏斯国际大学的办学经费只有2亿美元,不能全部花在建设校园上。师资力量的薪水、各种教学仪器的购置、图书的购置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而且,柏斯国际大学如今声名不显,一味的扩大校区规模不是好事。解决生源和师资力量已经树立起学校的声誉才是首选的问题。这一点,柏斯国际大学的校长杜一波十分清楚。

杜一波原本是答应陆景在江州担任景华国际学校的校长。景华国际学校现在开设了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四个部分。但是,担任一所高中的校长自然没有一所综合性大学的校长来的风光、实惠。

是以,景华国际学校的校长现在早就换人。杜一波专心于柏斯国际大学的事务。经常往返柏斯、香港、江州、京城之间。他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柏斯固然在地缘上比香港开阔,但是从富豪聚集的数量以及金融活跃度而言,柏斯理所当然比不上香港。柏斯本就不是以华人为主体的城市。

所以,杜一波想要募集办学经费就需要到处拜访。

陆景这次到柏斯来,杜一波正好就不在柏斯。

“那我们随便走走吧!”从黑色的奥迪a8上下来。看着眼前各式略显冷清的小洋楼,陆景无奈的摇摇头。对陈笑说道。

“行啊。”丁灵和苏晓玉都是无所谓,听陆景的安排。丁灵准备了一份柏斯国际大学的宣传册递给陆景。甜美的笑道:“要不要按图索骥的走一走,我看了介绍,今年景华大学好像就开设了it学院和商学院。”

景华大学是景华内部对柏斯国际大学的称谓。国外大学有按照早期贡献最大的捐赠者来命名的习惯。比如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陆景希望能办成世界一流的学校,不想办成景华系统内部的大学,自然将景华大学这个名字给否掉了。

还有一种按照地名的命名方式。陆景倒是想取一个霸气点名字。比如加上澳洲、西澳洲之类的前缀。但是日后要是柏斯国际大学的毕业回国工作,被讽刺为类似于西太平洋大学这类野鸡大学让人情何以堪?索性就拿了柏斯来做前缀。

“无所谓吧,转到那儿算那儿。”陆景将手册还给丁灵,随便的指了一条校内的林荫小路在柏斯大学里逛着。

其实。国外办学并没有那么困难。因为国外的顶级教授具有很大的流动性,只要有一流的硬件设备,支持该教授的研究课题,给他经费,就能招揽到世界一流的教授。

所以,这就是往往很多大学在整体排名上不怎么样,在某一个专业的设置上却实力很强。这句话反过来讲就是:往往很多大学的排名很靠前,但实际上有的专业却是“坑爹”。有志于去国外留学的人不可不察。

因而,也不要简单的被某些人简历上的某某大学的名头所摄。朋友还是说说具体的专业为好。

当然,吸引到世界一流教授的情况仅适用于理工科。众所周知,国外的顶尖大学早已经逐步的演变成一个政治、文化、经济的大型俱乐部。

所以,在文科、商科、法律学科这种重视软实力的学科上。有资金,没人脉,想要成为世界一流的学院不太可能。

所以。社会上就有很多名誉教授、名誉校长的头衔出现。你懂的。拉关系的需要。

柏斯国际大学的建筑风格风格和校园规划都是很新潮的西式风格。走在充满了异国情调却有别具学院韵味的校园里,陆景几人随意的笑谈着。

路边不时的有学生和行人路过。其中不乏华人的面孔。

柏斯国际大学的初衷就是给那些上不来名校。又过不了国内高考独木桥的景华国际学校的学生谋一个出路。

有人便好奇的打量着陆景一行,还有热情的学生上来打招呼。就算是在大学校园里男女比例不算失衡。一男三女的组合也有些特别。

更何况三名女子是气质各异的美女。丁灵的清纯秀美一看就出色无比,超出旁人一筹。而女人味十足的陈笑和娟秀婉约的苏晓玉的职场气质十分明显。

“去那栋楼里坐一会吧。有些累了。”陈笑揉揉膝盖,手指着前面梧桐树遮掩的一栋十五层高楼说道。

十五层高楼门口挂着商学院的牌子。苏晓玉上前问学院门口台阶上两名正在说话的女生中一名身材高挑,容貌娇美的金发女学生,“同学,你好,请问里面有让人坐一会休息的地方吗?”

现在是冬天,要不学校里的石凳凉椅都可以歇一会。

“有的,要我带你们过去吗?啊…,陆先生!”金发女学生看到走在后面扶着陈笑手臂的陆景,忍不住惊呼一声。

金发女学生是陆景去年来柏斯度蜜月时认识的那位桌球教练,安琪-乔希。

陆景却是仿佛没有听到安琪-乔希的话,而是发了魔怔一样的看着安琪-乔希身边的女子,半响说不出来话。

陈笑、丁灵、苏晓玉都感觉不对劲。因为,被陆景看着的黑发女学生同样是一副震惊到极点,红唇微张,不知所措的样子。

“李菲菲,这么巧!”陆景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居然在澳大利亚碰到了李菲菲。居然在柏斯碰到了李菲菲。她不是应该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读艺术专业的研究生吗?以陆景一贯的镇定,都有是否产生幻觉的疑问。

李菲菲愣了好久,才迷茫的说道:“陆景,你怎么在这儿?”

陆景愣了愣。我去。这对白怎么跟他当年狂热追求李菲菲时故意制造机会出现在她面前一样?

是在韩国太紧张了?还是最近在柏斯太安逸了?陆景心里感叹了一句。他前天和婉仪通电话时就说错了话,今天见到李菲菲,巨大的震惊之下,居然还是说错了话?

“呃…,不是你想的那样啊!我只是和笑笑她们过来随便转转。没想到在你这儿碰到你了。”陆景忙解释了一句。

陈笑、丁灵都是陆景的枕边人,哪里会不知道李菲菲这个名字在陆景心里的分量,只是她们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时,不禁多打量了几眼。

李菲菲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以上,穿着时尚的天蓝色外套和咖啡色修身长裤。容貌姣好,外形靓丽。她的美丽不是那种精致无瑕的美,有一种大气的美感。

李菲菲古怪的看了陆景几眼,又看了看陆景身边的三名女子,猜测哪位是陆景口中的笑笑。以她的眼力自然而然的将娟秀婉约的苏晓玉排除开,很快就将目光落在身材玲珑,略显娇小,有着小女人妩媚的陈笑身上。

李菲菲其实不怎么信陆景的话,制造偶遇的机会是在是陆景的强项。她以前没少遇到。但是,要说陆景现在还从汉城追着她来柏斯,似乎也是天方夜谭。

两人的关系也就这几年才开始缓和。今年过年的时候多聊了几句罢了。问题的关键在于陆景已经结婚了,听说他和卫婉仪的关系很好。他今年过年的时候在京城闹出桃色绯闻,还是卫婉仪帮他说话解围的。

要说陆景对她还像初中、高中时候那样,李菲菲自己都不信。九六年陆景和她决裂的时候是何等的决然。

“卫婉仪知道你来柏斯吗?”李菲菲轻声问了一句。

一句话将两人突然在柏斯重逢的那种惊喜、错愕、茫然或许还有点“真是缘分”之类的感叹给消除的一干二净。陆景,你结婚了!

陆景点点头,微笑道:“我前几天从汉城过来的。她知道。”笑容中有几分坦然。

李菲菲愣了愣,想了想,还是邀请道:“一起坐坐?”不管怎么说,现在在柏斯她也是地主,不招待陆景说不过去。

“行。”陆景自然没必要拒绝李菲菲的邀请。他还好奇着李菲菲怎么出现在柏斯。

陆景和安琪-乔希随便的聊了几句后,李菲菲便和安琪-乔希道别,招待陆景一行人到校内餐厅的咖啡馆里。

喝着咖啡,陆景才算是弄明白怎么回事。李菲菲从斯坦福大学交流到才刚刚建校的柏斯国际大学商学院学习一年。目前还剩下半年的时间。

“你怎么会做出这么奇怪的决定?”陆景诧异的问道,“你不是一直学习美术专业的吗?”

进入咖啡厅之后,陈笑三人独自坐了一张桌子,将空间留给陆景和李菲菲叙旧。这时,听到陆景这么问,李菲菲沉默了一会,道:“其实,这件事和你也有些关系。你和我堂姐李慕清家里关系不错吧?远高伯父的仕途走的很顺,我父亲压力很大。他们希望我能早日结束在斯坦福大学的学习回京城相亲。”

李慕清父亲李远高的崛起是陆家一手推动的。李菲菲就算平时带着美国读书,逢年过节才回京城,这种消息还是知道的。至于“他们”是谁?相亲对象是谁?她没和陆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