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81章 李菲菲

第881章 李菲菲

陆景听得默然半响。他没有料到在他这只蝴蝶的翅膀扇动之下,李菲菲现在居然会被她家里逼婚。

在他喝下毒酒的那段时间里李菲菲还是以教师的身份独居在燕大校园。只是,具体原因是什么,他就不得而知。

或许是为情所伤,或许是找不到合她心意的人。总之,不管是哪一种,绝对和他陆景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但是有一点很明确,李家的女儿不愁嫁。李菲菲和他同年,三十多岁还没嫁人,她家里并不急着让她联姻,而是允许她“挑三拣四”。现在她的这一处境却改变了。

李慕清的父亲高居省长之职位,未来仕途轨迹十分明确。李菲菲的父亲李明湖想要成为李家的扛鼎人物,那步子就不能慢了。联姻获取外力是一条通行的路径。

李慕清前些年在京城里闹了一场,现在已经成了二十九岁的“老姑娘”。李家估计也没人想着拿她去联姻,倒是今年刚刚24岁的李菲菲十分合适。并且,正好是李菲菲的父亲一脉需要帮助。

“所以,你就来柏斯国际大学里做一年商学院的交换生?再加上你在斯坦福那边的学业,回京城的时间就可以往后拖延。”陆景想明白前因后果,缓缓的说道。

李菲菲苦恼的轻轻搅拌着咖啡,说道:“不这样还能怎么样?柏斯这里环境很安静。我就当散心了。说说你的事情吧,你怎么来柏斯了?”

陆景略加解释道:“我来这里视察景华的公司。今天和我自己的助理、公司在柏斯的负责人过来游玩。你和安琪-乔希怎么认识的?”

李菲菲叹口气,看着窗外的阳光落在一栋墙壁的常青藤上,随意的回答道:“我去l3俱乐部打桌球和她认识的。你呢?”

陆景喝着咖啡,轻声道:“我去年和卫婉仪来度蜜月的时候,住在lidor海边别墅区里,有几天在l3会所里消磨了一些时间,所以和她认识。”

李菲菲哦了一声,脸上没什么变化。安静的喝着咖啡,想着她自己的事情。

看着李菲菲如玉的容颜,陆景心里叹了口气。这张美丽清秀的面庞在他青春期萌动的朝思暮想,几番入梦。只是。现在那刻骨铭心的初恋滋味永远的埋藏在心里了。如果不是今天偶遇,大概这份记忆在心底泛起来的时候会越来越少。

他现在面对李菲菲很淡然。李菲菲面对他也很淡然。但是,他是假淡然,李菲菲是真淡然。

陆景自嘲的一笑,宽慰道:“李菲菲,你的事情我觉得拖一段时间会有转机。你也不用太担心。今天遇到你挺巧的,我们改变再聊吧。”

李菲菲点点头,“好啊。我们过两天再聊。你在柏斯还要呆几天?”

“明天就飞香港。”陆景说道,站了起来,对陈笑她们几人说道:“大家都歇的差不多了吧?我们再继续逛逛?”

“行啊。”陈笑、丁灵、苏晓玉笑着说道。

李菲菲愣了愣。她这才反应过来,陆景说的改天再聊居然是客气话,她却是信以为真了。不管怎么说,陆景和她算的是初中同学,她在柏斯突然见到陆景还是很意外的。假设陆景过两天再打电话约她出来随意的喝杯咖啡她肯定会同意。她和陆景的关系早就缓和。陆景刚才不也安慰她吗?

李菲菲没好气的道:“陆景,你电话号码没变吧?”

“没变。哦,小灵,我们在柏斯的联系号码是多少?”陆景转头问丁灵。等丁灵拿出一支手机递过来后,陆景问李菲菲,“你在柏斯的号码是多少,我拨一下你的号码。”

李菲菲说了一个号码。看着陆景沉静的拨着号码,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一时间却说不上来。陆景此时的样子和他平常给她的印象大相径庭。

和李菲菲交换号码之后,陆景就招呼陈笑三人跟着他一起离开了。心里有些黯然的滋味。李菲菲刚才明显有点生气了,要是放在以前,他早就“诚惶诚恐”。现在却只是反应淡淡。

看着陆景和三个女子的身影逐渐消失,李菲菲这时才有些明白过来。刚才怪在那里。当陆景表现的对她的话不在乎时,对比以前那个千方百计讨她欢心的形象,心里略有些古怪。

当然,只是略有一点。陆景创立景华,现在早就京城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物。她在陆景面前也没什么可傲气的。

当陆景对她是平淡的态度时。她心里的那种怪怪的感觉会很强烈。这本就不应该是陆景对她的态度。陆景如果还像往日一样对她十分热切,是正常的。如果是冷漠以对,也是正常的。她和陆景决裂过。偏偏,陆景对她是一副“往事如烟,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态度。这就不能说不怪了。

她和陆景的关系该怎么界定?曾经的娃娃亲双方?初恋?好朋友?初中同学?普通朋友?淡淡的世家子弟之间的友谊?

一连串的词语在李菲菲脑子里闪过。

陆景、陈笑、丁灵、苏晓玉并没有继续在柏斯国际大学里逛下去,坐车回了别墅。

“啧啧,这就是李菲菲啊?并不是绝色的美女哦。”车内,陈笑掩嘴笑着说道,“看你那什么态度啊,怎么感觉好像你和她很疏远一样的。”

陆景和陈笑、丁灵坐在车后排,苏晓玉坐在副驾驶座上。陆景左手隐蔽的捏了捏陈笑休闲裤包裹的小肉臀,苦笑道:“那还能怎么样?不疏远难道对她热情洋溢啊?我和她的关系根本没好到那份上。”

丁灵咬着嘴唇,轻笑着插话道:“我怎么觉得你是心虚啊?害怕她拒绝你啊?”

得,没一个是笨人。被两个女人调戏,陆景长叹一声靠在车椅上,右手却愤然的捏着丁灵牛仔裤下浑-圆丰-润玉-臀。

苏晓玉娇笑着回头,陆景这样子,一左一右,算是左拥右抱了。

明天就要回香港。行程是早就计划好的,没有什么紧急着要去处理的事务。在l3会所里消磨了下午剩下的时间。吃过晚饭。回到别墅里在观景小客厅的圆桌边坐下来看着海景夜聊。

陈笑想要听陆景说他和李菲菲的往事,陆景哪里肯说,把话题转移到李菲菲被逼婚的事情上,“其实。想这种世家大族包办婚姻的情况,有各种应对方式。我自己就碰到了三种。”

见三女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陆景拿起说中的温水杯喝了一口,笑着道:“第一种就是我和卫婉仪这样的,认了。第二种是李菲菲这样的,先拖着。第三种就是李怡馨那样的,反抗。”

“哦,你觉得那种方式好呢?”陈笑将她杯子里的温水倒给陆景,好奇的问道。随着她在景华体系内部的地位越来越高,达官显贵她也接触了不少。但是要说深入到其生活中,却是没有。对陆景的这个话头还是有些兴趣。

陆景舒服的伸出腿,靠在椅子上笑道:“我能说自己的坏话吗?”

三女一愣,继而都咯咯轻笑起来。

陆景这时感觉到脚伸出去似乎碰到一只绵软的小脚,五指动了动。隔着棉质的厚袜似乎还能感受到脚面的细润。

陆景看到坐在他对面的丁灵有点脸红。心里好笑。脸上却不动神色的说着他的想法。

三星终究是商贾之家,李怡馨出生在那样的家庭,个性培养的很好,但是始终无法深刻的体会到个人命运和家族命运休戚相关。就以他自己为例,假设陆家衰落,景华还有现在的声势吗?毫无疑问,又会是前世结局的重演。

这就是生于政治世家的幸与不幸之处。

他和卫婉仪面对包办婚姻。基本都没有硬扛着“反抗”。联姻有时候只是需要这么一层关系,至于躲在婚姻里的两个人过得好不好,那是私事,除了亲近的人每人会管。

其实,联姻也是一种“死道友不死贫道”心态的延续。所以,撮合的多。鼓噪多的,京师里也没人会不认可。

而正是因为他和卫婉仪都有这个认识,很多事情的观点类似,反倒很谈得来。

婚姻是否要门当户对不一定,但是两个人的“三观”。两个家庭的“三观”肯定要接近。不然,问题就大咯。

陆景大发感慨的议论到晚上九点,就开始洗澡睡觉。说是明天要早起出发。其实,屋子里四个人都知道,临别之夜,肯定要恩爱缠-绵一番。怎么能夜谈到很晚呢。

柏斯初冬的夜晚及其安静。30号别墅的主卧室里,灯光温馨,陆景温柔的吻了吻云鬓散落,惬意眯着眼睛的陈笑。

陈笑脸颊带着绯红,睁开眼睛,娇媚的小声道:“你今天没用套。我今天不在安全期呢。不会刚好有了吧?”

陆景笑着摇头,轻柔的道:“没事。有了就生下来吧。我会处理好其他事情的。”

要是她先于卫婉仪有孩子,恐怕会很麻烦。陈笑知道其中的难处,见陆景这样痛快的答应下来,用力的抱着陆景,幸福的蹭了蹭他的胸口,“去小灵那儿吧!”

“我要不要说我命太苦,大半夜的还要跑来跑去。”陆景调笑道。

“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陈笑笑盈盈的掐了陆景一把,“我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要你抱着我。”

陆景笑着点头答应下来,披了外套,又重新和已经梅花三弄娇软无力的陈笑热吻了一番,才推开门去丁灵的房间。

深夜里安静的走道里,陆景刚打开门,却是看到走道前面一个娇小的背影回头,是陈笑的助理苏晓玉。

陆景顿时尴尬至极的摸摸鼻子。他深夜里从陈笑的卧室里出来被陈笑的助理撞个正着,虽然大家关系挺好的,但还是尴尬的很。

苏晓玉忍不住扬起嘴角,笑逐颜开。陆景这样子实在滑稽,就穿了一套睡衣,外面披着御寒的浅灰色大衣,光脚穿着拖鞋出来了。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陆景要去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