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87章 不能惦记

第887章 不能惦记

夕阳将从景华国际学校行政大楼出来的陆景、关宁、方琴的影子拖得很长。

关宁亲密的挽着陆景的手臂,笑着问道:“陆景,你这几天不是在陪紫琪吗?今天怎么过来了。”

陆景道:“她妹妹今天从渝都过来了。所以我就来找你。哦,陈坚从哪儿冒出来的?”

关宁莞尔,笑容犹如一汪清泉沁人心脾,婉婉道来:“我和四中的高中同学有联系。陈坚知道我的联系地址。听他说他家里最近做生意赚了几千万。他就跑到江州来找我,让我嫁给他。他都不问问我的意见。我又不会嫁给钱。”说到最后,关宁抿嘴而笑。

陆景笑道:“估计有俩糟钱,自信心膨胀了。”他相信他和关宁的感情。泡沫剧里面那种狗血情节:因为冲动、误会等等意外最终答应下嫁给别人的事情不会发生在关宁和他之间。

关宁道:“小景,我没给你说,你不生气吧?我没料到陈坚会无赖的当众求婚。”

说话间已经到了停车的地方,陆景笑着为关宁、方琴拉开车门,“我生你的气干吗?要生气也是生陈坚的气。琴姐,坐我的车回去。你的车先放在学校里。明天再来拿。”

方琴温婉的道:“好啊。”

等关宁和方琴都坐到车里,陆景给何路遥拨了一个电话。他今天至始至终都没有发火,这会也是笑着宽慰关宁。其实,他心里恼火至极。陈坚碰到他的逆鳞了。

陆景把事情大致的说了说,何路遥应该明白怎么处理陈坚。收了电话。陆景才坐到驾驶座上,回头笑道:“今天晚上去哪儿吃饭?何家菜馆怎么样?我年后在京城里拉着小明给我做了一餐。现在还念着那个味道。”

关宁抿嘴笑道:“你什么时候变成吃货了呀?”

陆景叫苦道:“你都不知道国外那些变味的中餐有多么难吃。我吃西餐又吃不习惯。嗨,我现在宁可炒两个家常小菜就着米饭吃饱。”

关宁才不相信陆景这么可怜。在国外他不知道过的多么惬意呢。她微微一笑,扭头看向方琴,道:“方老师,你觉得呢?”

方琴道:“可以啊。小景,你提前订位置没?何家菜馆的生意很好,我昨天打电话过去,他们的席面都订到了一个月以后。”

“我让雨绮帮我订好位置了。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陆景笑着发动汽车出了景华国际学校。

陈坚心情沮丧的抱着纸箱从景华国际学校里走出来,身后跟着一个监督他的保安。他刚刚被当场解聘,必须要今晚离开景华国际学校。

只是。这并不是他心情大坏的原因,而是关宁和陆景的关系太亲密,还是像九六年那样。很明显,陆景拔了关宁的头筹。

陈坚走到停车场,将纸箱顺手丢在大众轿车的后备箱里,开着车出了景华国际学校,心里愤愤不平的想道:“玛德,论长相、论才华、论家世,劳资哪一点输给陆景了?”

“吱!”

陈坚还没有驶入去往积西镇的主干道。一辆黑色的面包车用侧面冲来。他猛打方向盘。车子轮胎与水泥路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特么怎么开车的?”陈坚将车停在路边,从车窗里探出头,对着从黑色面包车上下来的两个男子吼道。“会死人的知道吗?草。”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陈坚怎么都没想到。

他挨了一耳光,然后被两名男子当街抓住,带上了黑色面包车。消失在夜色里。晚上八点钟,景华国际学校临近期末。路边空荡荡的,只有几个路过的行人。看到这一幕都是远远避开。

陈坚头上被罩了黑罩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觉得七转八弯。然后听到江水哗哗的声音。接着听到一个男子声音道:“何少,人带到了。”

“把他放开吧!你们出去。”叫何少的人说道。

“嘭!”陈坚就觉得眼前一亮,明亮的灯光刺的他眼睛眯起来。好一会,他才看清楚他所处的位置。赫然是一艘豪华游轮的舱室里。江水涨落的声音十分清晰,唯一不正常的就是游轮没有丝毫的晃动。一名浓眉大眼的青年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对面的老板椅上,手里拿着香烟优哉游哉的抽着。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陈坚后退一步,色厉内荏的说道。

何路遥不屑的点点烟灰,道:“干什么?小屁孩,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家大人有教过你吧?”尼玛,向关宁求婚,还被陆景当场撞到。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陈坚不明所以,道:“你什么意思。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警告你你现在把我绑架到这里来是犯法的。你不要乱来。”

何路遥无奈的挥挥手,道:“小灰,进来,先教教这个小屁孩怎么和我说话,再把他送进来。”

十分钟后,陈坚鼻青脸肿的被推进来,背上、额头上全是冷汗。他现在确信他的生死操控在眼前这个青年的一念之间。

何路遥伸手点了点陈坚的胸口,嚣张的道:“有些人不是你可以惦记的。你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吧?”

陈坚的脸色变得精彩起来,他这时要还不明白智商就太低了。这些人是陆景安排来找他麻烦的。陈坚咬牙道:“对不起,我明天就离开江州。”

何路遥满意的点点头,道:“我不喜欢出尔反尔的人。送客!”

十五分钟后,陈坚看着大江里被固定支架顶起来的游轮,狼狈的坐在路牙上,心里五味杂陈。关宁肯定是被陆景使了手段,才对他服服帖帖的。否则,以陆景那副普通的容貌怎么能让关宁倾心。

唉…

陈坚求婚的当天就被景华国际学校解聘。三天后,还有几名起哄者被勒令在教职工大会上检讨。面试陈坚的两名英语老师被解聘。紧接着,校董事会有一名为陈坚说话的董事被解职。

这件事在景华国际学校引起了轩然大波。此后,没人敢在景华国际学校里玩求婚、表白那一套浪漫把戏。

雷安志私下里拿着这份处理结果几次求见陆景之后才得到谅解。

当然,这都是后话。

就在陈坚在马路边幽幽叹气的时候,被他yy得落入陆景“魔爪”关宁正惬意的靠在陆景怀里。“哦,陆景,张勇和叶仪在五月底结婚了。我代你送过礼金了。白明俊和苏芸在七月中也要举行婚礼,请帖已经送到我这儿了。你有时间参加吗?”

晚上从何家菜馆吃过饭出来,三人便回了新丰公寓。董晚瑶还在1804酒吧里看店。方老师去了楼下买葡萄。她则是和陆景腻在客厅说话。

“应该有。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陆景抱着关宁窈窕修长的身子,爱怜的说道。他知道关宁其实也想要一场婚礼。但是,他没有办法做到。

关宁抱着陆景的腰,头靠在陆景的胸口,轻声道,“傻瓜,你想哪里去了。我又不会让你为难。今天真不生我的气啊?我看到你上车的时候打电话了。”她对陆景何等的了解,知道他心里其实很不舒服。

陆景温柔的抚摸着关宁的顺直的披肩长发,亲昵的蹭了蹭她葱管似的琼鼻,笑道:“真不生你的气。我们家关小宁正值妙龄,花容月貌,绝色佳人,有几个追求者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啊,要考虑的是你的安全问题。”

关宁完美的瓜子脸上升起一缕红霞,道:“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陆景…”心里放下包袱,享受着和陆景在一起的甜蜜时光。

陆景说的安全问题并非空话,他在吃饭的时候就给唐悦打了电话,准备投入1亿美元到gi保安公司中,培养一批忠诚、顶尖的保镖。李逸落在香港被人泼了红油漆,关宁在江州被人追求。他必须要加强身边人的安保力量。

他身边的女孩们不少人正是婚配的年纪,单身太久的话肯定会有各种各样出色的男人追求。就怕有些人恼羞成怒,心怀不轨。如果有人出事,他就悔之莫及了。

这次黄紫琪去米兰读书,他也需要为她配备一名高水平的保镖。

新成立的景华软件园紧挨着景华科技园的四期工程樱花园,占地一千多亩。半年的时间,园区已经修成了大半:绿树成荫,宽阔的车道纵横有序,小型的公园、锻炼场所零落散布,一栋栋各具风格的高楼大厦林立。

其中,靠近樱花园方向最先建成的几栋大楼已经开始对外出租办公。景华的linux系统华星项目组已经在201a大楼里办公。

“紫琪,明天我送你去京城,在那里小六会和你汇合。去米兰的机票是下周一。你可以在京城和海燕她们聚一聚。然后带着小六从京城直飞米兰。”清晨清凉的风还在科技园树林间飘荡着,陆景开车载着黄紫琪在江州各处转着,饱览着睡梦未醒的江州清晨美景。

“好啊。我听你安排。”黄紫琪穿着休闲的衬衣、水磨蓝的牛仔裤,单手撑在膝盖上,托着香腮看着窗外的风景。听陆景这么说,轻轻的恩了一声。

陆景微微一笑,将车停在樱花园一处清幽的树林路边,回头看着车后排明眸酷齿,清丽动人的黄紫琪。

她要在米兰呆2年,真舍不得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