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88章 紫琪紫韵

第888章 紫琪紫韵

“紫琪,不去米兰行吗?”陆景放下车椅,侧身翻到车后排,抚摸着黄紫琪犹若玉器一般光滑温润清丽的脸蛋,问道。

紫琪的身高较关宁矮一些,梳着马尾辫。鼻梁秀直若刀削,让她的五官很有立体感,有种逼人的美丽。关宁是清纯里带着妩媚的绝色佳人,紫琪是明眸酷齿、声若珠玉的清丽美人。她与关宁各擅胜场。

黄紫琪依恋的偏着头靠着陆景粗糙的手掌上,嘴角微微扬起,道:“都安排好了,这时候怎么反悔?昨天晚上紫韵还问我,把人生中如此美好的2年时光丢在国外值不值。”

黄紫韵是黄紫琪的妹妹。今年高考结束,据说考得不错。听到她姐姐要出国留学,专门来江州玩几天,顺便给紫琪送行。

陆景伸手将黄紫琪抱在怀里,感受着她温软的娇-躯,道:“你怎么回答的?”

黄紫琪抬头,认真的道:“当然不值。但是,陆景,你这么优秀,我想要自己变得更出色,更有吸引力一些。我不希望等我容颜老去时你不再为我回首。想想就觉得够凄凉的。”

“怎么可能。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陆景有些心疼的道,将黄紫琪抱得更紧了一些。

黄紫琪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道:“你不会以为郑芝荷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吧?十八岁的少女呢。足足小了我九岁。”

其实,去米兰留学的事情早就定了,那时候郑芝荷还没影子呢。她只是这么故意逗陆景。当然。前面那些话是她的心里话。她希望她和陆景之间的关系是平等,至少差距不要那么大。这样两人的感情才天长地久。

“噢…”陆景大感头疼。诚恳的道:“紫琪,那是郑家塞给我的。我不是丢在李慕清那儿了吗?我和她不会发生任何关系。”

见陆景一副保证如此的模样,黄紫琪掩嘴娇笑,道:“谁知道啊?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忘了你怎么追我的啊?”

陆景恍然察觉他被黄紫琪给戏弄了,笑着拍拍她牛仔裤包紧的**,追忆着和她在一起快乐的时光。

车内变的很安静。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流走。一幕幕的画面在两人的脑海里翻过。在怡家超市的初识,在深秋白沙井里漫步,在后海别墅谈生意,在京城工程大学的送别。在西单广场的台阶上谈心,在云春山村里的偶遇,在九眉山上的坦诚相对,在白沙井66号别墅里完美的第一次…

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足以让他和黄紫琪细细的品味一生。

“紫琪…”陆景轻轻的呼唤着黄紫琪,低头吻着怀里佳人嫣红如脂的水润嘴唇。

黄紫琪温柔的回应着陆景的吻,香滑的小舌主动纠缠在一起。

半响,黄紫琪娇-喘着抱住陆景的脖子,明眸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想起马上就要2年见不到他,深情的道:“反正这辈子也没打算离开你,没有人能像你这样走入我的心扉。陆景,你是一个很坏。很坏,很坏,很坏的混蛋。”

明眸酷齿、明丽动人的紫琪薄怒含嗔的述说着那份绵绵的情意让陆景的心都要醉掉。用力的吻着她。爱-抚她,想要把她融化在他的身上、心里。

情到浓时。两人都情难自已。这时,陆景的电话很不和时宜的响起。

“我要把电话给砸了。”陆景吻了吻紫琪的玉兔。郁闷的说道。

黄紫琪羞涩的推开陆景的头,扣着衬衣的扣子,遮住胸前美妙的风光,娇嗔道:“快接电话吧。”

陆景回过身去接电话。看看号码是何路遥的电话,接通之后,咬牙切齿的道:“何路遥,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你等着被我骂吧。”

那边何路遥吓了一跳,好在听出陆景并非真的生气,忙笑道:“景少,我是给你汇报前天晚上陈坚的事情。我已经让他离开江州了。刚刚有人看到他开车上了京江高速。”

“行,我知道了。”陆景就要挂掉电话。

“诶,景少,等等,我爸还有话让我转达给你。他想要邀请你去宾州投资。”何路遥忙说道。他父亲是宾州市委书记。

这话够直接。陆景顿了顿,略一思索,道:“你回复何书记:我从京城回江州之后就会去宾州。”然后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

何路遥愕然的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琢磨了一下,笑着摇摇头。陆景的意思是他要先去一趟京城,然后回来再去宾州。不过这个结果足以给父亲交差了。

“紫琪,我们在这里继续吗?”陆景将手机丢在车椅上,双手捧着黄紫琪美丽的脸蛋,问道。

“继续你个鬼啊。”黄紫琪单手掩着胸口,笑着用手点在陆景的额头上,“待会回去会让紫韵和秋兰姐看出来我就惨了。肯定要被笑话死。”

陆景压低声音道:“才上午九点半,离午饭时间还早。我们去景华公寓。”

黄紫琪白-皙的鹅蛋脸上似敷了一层粉似的,妩媚清艳的嗔了陆景一眼,却没有拒绝陆景的提议。

陆景银灰色的奔驰在江州上流圈子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很显眼的标识。当陆景的车从樱花园直奔景华公寓时,迎面有4个人正在樱花园里散步。

“怎么会遇到他们…”驾驶座上的陆景微微皱了皱眉头,车子并没有减速。

“谁啊?”黄紫琪好奇的扶在陆景车椅背上问道,两只调皮的白兔少了束缚,在衬衣下微微摇晃着,春光无限美好。

陆景道:“苏远和孟汉生两家人。”

黄紫琪对陆景和苏远、孟汉生的恩怨很清楚,娇笑道:“你还关注他们干吗?陆景,你的对手现在不是都是国外的公司吗?”

陆景一愣。哈哈大笑。紫琪这话说的可不是对的吗?

银灰色的奔驰风驰电掣的从樱花园的水泥大路上疾驰而过,去往请动镇的景华公寓。

“是陆景的车?”孟汉生看起来比往日沧桑了许多。虽然他的年纪只有二十多岁。但几年的牢狱生活让他心态渐老。

苏远点点头,劝道:“是的。汉生。你听我说一句,不要再纠结以前的事情了。你看,现在婷婷也从黄海回来了,也没有怪你…”他运作关系将孟汉生保释出来,可不想好友去招惹陆景又被送进去。

孟汉生自嘲的一笑,“我现在哪有资格纠结以前的事情。苏远,我知道分寸。”

潘婷婷握了握丈夫孟汉生的手,安慰他。当年在楼外楼吃鱼时,她们还能嘲讽陆景。甚至还占有优势。现在却是两个世界的人,望尘莫及。

生过孩子、珠圆玉润的熊玉娇温和的笑道:“你这样想最好了。我们不去惹陆景,他也没道理来惹我们。”

苏远内心苦涩的笑起来。玉娇还是太天真。怎么可能是这样?他最近和陆景的一笔交易就被陆景坑了。投资在星空网吧上的2个亿还不知道能不能收回来?权当是给好友解闷用的了。苏远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由于景华软件园的存在,孟汉生的汉生软件根本就办不下去了。收购下来的星空网吧全部改名为汉生网吧,交由孟汉生管理。

孟汉生冷笑道:“玉娇,其实陆景也不是没有弱点。我想我们能够看到他栽倒的那一天。”

熊玉娇挽着丈夫苏远的手,好奇的道:“哦?陆景有什么弱点?我感觉他好像很厉害一样,看景华的发展,几乎每年规模都要膨胀一倍甚至十几倍。我在江大商学院读了四年。就没有在那本书看过这样的案例,看得眼花缭乱。景华似乎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一步一步的从刀刃上起舞的走过来,发展到现在的庞然大物。我看媒体报道说景华手机有可能成为今年国内市场销售第一名。据说要卖到1800万台手机。我的天。就算一台手机赚1000块钱的利润,他们的利润就有180亿元了。那销售额至少达到了500亿元。”

苏远原来和叶静雨合作做过手机,知道是怎么回事,笑道:“不是那样的。景华低端手机每支手机赚不到1000元。不过。他们的高端机挺赚钱的。计算起来很复杂。所以,他们如果不公布真实的财报。外界基本很难猜得出来他们的利润。汉生,你说说看。”

孟汉生眼睛里露出刻骨的仇恨。然后冷静的说道:“他的弱点是女人。”

熊玉娇和潘婷婷微微脸红,想起陆景的某些传言。

苏远笑着摇摇头,这对男人而言,特别是三十岁不到的成功男人而言,真不算是什么弱点。

陆景和黄紫琪在景华公寓里抵死缠-绵到中午,直到接到邵秋兰催吃饭的电话时,陆景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抱着绵软无力的黄紫琪去泡澡,收拾。

“紫琪,今天晚上和秋兰姐一起陪我。”浴缸里,陆景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黄紫琪完美的半圆形雪-臀。她的雪-臀有着犹若果冻般圆润的弹性,仿佛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完美无瑕,性-感无双。

“你想的美啊。”黄紫琪不客气的白了陆景一眼,仍由陆景的“魔手”在她身上抚-摸。她知道情郎有多么的中意她的美-臀。

陆景笑着摸摸鼻子。他还以为今天最后一晚,紫琪会放纵他。

两人洗过澡收拾好衣服,到达南园别墅的会所餐厅时已经是十二点四十分。邵秋兰和黄紫琪姐妹都住在南园别墅8号别墅里。

见陆景和黄紫琪进来,邵秋兰扶着鼻梁上精巧的眼镜取笑道:“我们要等你们俩来吃饭估计早饿死了。”

黄紫韵掩嘴轻声娇笑,乖巧的打着招呼,“姐,姐夫。”

黄紫韵的个子比紫琪要矮上几分,看起来娇小玲珑。五官十分非常秀丽。秀眉明眸的面庞上依稀可见紫琪的影子。姿容比清丽动人的紫琪要逊色一筹,细看之下有一种英姿飒飒的英气美。

陆景笑着点点头,拉开椅子让黄紫琪坐下,他才坐下来笑问道:“姐,你们真吃过了啊?”

邵秋兰好笑的道:“真吃过了还在这儿等你们啊。快点菜吧。我们在咖啡厅里先吃了一点点心。我估计你们俩应该饿了。”

这话说的。陆景脸皮厚倒也没什么,拿起菜单招呼服务生过来点菜。黄紫琪面对邵秋兰的打趣有点娇羞,轻轻的踢了陆景一脚。

正午的烈日照在南园别墅会所的墙壁上,餐厅里的光线明暗相间。黄紫韵看着坐在略暗光线里的黄紫琪格外美丽,说道:“姐,你真漂亮,整个人都容光焕发…”

陆景竖起菜单挡住他的笑脸。面对这样无心的赞美,紫琪估计要羞死。

黄紫琪娇羞的模样有着无端的妩媚,十分迷-人,好一会才恢复过来,拍拍妹妹的手打消她的好奇心,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陆景点完菜。四个人边吃边聊着。陆景这时候算是知道为什么紫琪和秋兰这么谈得来。原来两个人在家里都是长姐的身份。紫琪大她妹妹九岁。秋兰则是大她弟弟八岁。

饭后,四人到会所咖啡厅里消磨时间。黄紫琪道:“陆景,紫韵不和我们一起去京城,我让她在江州玩几天,秋兰姐过两天要回杭城。你帮我安排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