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90章 送别、面试

第890章 送别、面试

青蓝的天际浮着几朵白云。京城7月初的夏季不比江州酷热,但暴露在阳光之下会感觉到极为炙热。

陆景在机坪里仰望着消失在云端里的飞机,额头上冒着汗,心里却充满了惆怅。在江州最后一晚,紫琪在他身下曲意奉承、婉转承欢的清艳妩媚之态仿佛是梦中一样。

这个独立的女孩最终还是要去追求设计道路上的更高峰,只为了变得更出色,更有吸引力,为了能和他一起走到老去时。

王灿拍了拍陆景的肩膀,笑骂道:“靠,你小子就是矫情。既然心里舍不得黄紫琪走,还亲自安排她去米兰读书干嘛?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把她留下来啊。”

以他和陆景的身份,到机坪里来送客自然是畅通无阻。那年黄紫琪大学毕业时,陆景送黄紫琪离校,他也跟着去了,和黄紫琪很熟。这时见陆景神情萎靡,郁郁寡欢,就说了陆景几句。

陆景情绪实在不佳,没好气的道:“你懂个屁啊。我要找‘金丝雀’京城大把美女排队等着我挑。我这是尊重紫琪的意见。”紫琪是独一无二的,他怎么能自私的让她关在笼子里。

周银燕等来送黄紫琪离开的人面面相觑。很少看到陆景有失态骂人的时候。这时,他们算明白紫琪在陆景心中的份量何等之重。

我日!好心当鱼肝肺。王灿翻翻白眼,正好电话响了,他懒得理会陆景这无厘头的理由。去一边接了电话。

陆景挥挥手,对明雪道:“你面试的时间是明天下午吧?我让小芷陪你去。不好意思。我最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明雪笑着摇摇头,体谅陆景的心情。道:“不要紧,没事。”

陆景点点头,正要上车,王灿走过来压低声音道:“陆景,史大少自杀了。”

“什么?”陆景的头一下子撞到了车壁上。“哎哟”陆景痛苦的揉着脑袋。这一撞倒是让他从紫琪离开的忧伤情绪中清醒过来。接着,却陷入到另外的情绪中。

“走,坐进去说。”王灿将手里的车钥匙丢给跟班,拉着陆景坐到陆景的蓝色宾利里面,“嘭”的一声带上车门。车内立刻隔绝成一个封闭的小环境。坐在驾驶座上的赵姿知机的发动汽车离开机场。宾利车后。五辆小车跟着随行。

“我去,这那里来的车队,真是壮观。玛德,肯定又是送领导的。”一辆摆渡送旅客的机场巴士上,有人看到宾利车打头的车队,愤然骂道。这是愤青党。

有人笑道:“瞎扯,政府的采购车是奥迪。什么时候变成宾利了。看车牌就知道不是。”这是内幕党。

“也不一定。有可能是领导私人出行,也有可能是那家企业引来送往的车队。”这是分析党。

宾利车内,陆景默然不语。史大少居然和他前世里一样自杀了。其中的形势自不待言。只不过。史大少是在被收监之后自杀的。他则是在被软禁的时候饮下毒酒。

陆景不知道是该夸耀他自己前世里面对死亡的勇气,还是应该对他亲手葬送的失败者——史大少表示同情。枯荣变幻,盛极而衰,京城风华大抵如此。

好一会。陆景才收拾了莫名而来的情绪,一边揉着头,一边思考。很快就想明白史大少自杀所带来的一系列结果和影响。只不过,有些话不能明说。陆景拍了拍王灿的肩膀,“恭喜。”

王灿虽然是京城里混吃等死的小纨绔一枚。一些事情还是掂量的清楚。听陆景这么说,顿时明白过来。他知道陆景恭喜他什么。“同喜。”

陆景苦笑道:“我这样子喜个屁啊。”王、陆两家是一体,王灿“同喜”这句话没有错。

王灿笑道:“得了,不要再这幅表情了。别逼我给卫婉仪或者关校花打电话啊。让她们俩看看你现在这模样,你回家恐怕要跪搓衣板了吧。”

陆景无语,道:“我日。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吗?不说安慰我一下。”

“靠,哥们刚才安慰你,你说什么来着?”王灿不乐意的说道。

陆景认输道:“好吧,我心情不好,你王大少多多体谅。”

和王灿说笑了一阵子,陆景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想了想,道:“王灿,你那个经营护肤品零售连锁品牌spogas要扩大经营了吧?我记得你一年的营业额也就5千万左右。”

说到赚钱,王灿来了兴趣,道:“我和你比不了。怎么,你打算投资到我这里来?我举双手双脚欢迎。”

陆景摆摆手道,“没有。我现在的资金主要使用方向在消费电子领域。暂时,我还没有进入护肤品零售连锁的意思。你可以从大唐雨景的账面上抽调资金。我会给马晴打电话。史大少这一去,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里只怕要洗牌的严重。我看大唐雨景这段时间的收入会暴增。”

王灿琢磨了下,认可陆景的想法,“我试试看。”

陆二少可是京城世家子弟圈子里赫赫有名的“码头”之一,大唐雨景当然会沾光。不过,史大少这件事情中嘉南俱乐部的秦成文恐怕会收获不少。嘉南俱乐部应该很快就会成为京城第四俱乐部。可惜,陆景不太理会世家子弟圈子中的事。他也没法出什么风头。

陆景头上撞了一个大包,被下午早退下班回家的卫婉仪知道后关心的埋怨了一通。在家里吃过丰盛可口的晚餐后,陆景却是接到已经返回江州丁灵的电话。

接完小妮子的电话,陆景琢磨了一下,给明雪打了个电话,“明雪。我明天下午有事要去拜访赵教授。我陪你一起面试。”

明雪下午和赵教授面试的地方约在民大的经济学院一间会议室里。穿着白色素雅无袖连衣中裙的赵清芷见到明雪身边的陆景,惊讶的道:“二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不来吗?”

“我有事找老师。”陆景揉揉眉心,对小丫头道。“有内部消息没?给明雪透漏一二。她理财很厉害的。你把零花钱给她,保管你每年收益300%。”

清雅如诗的赵清芷眼睛一亮,坐到椅子上,穿着水晶凉鞋异常吸引人目光的白嫩小脚轻快的晃呀晃,“真的啊!明雪,你好厉害哦。”

明雪哭笑不得。陆景帮她吹牛,赵清芷居然毫不怀疑,还崇拜的看着她。她哪有那么厉害,顶多就是雪苏绮最近发展的挺好罢了。这主要是得益于董晚瑶的资金。

“我开了一家中式快餐厅。目前处在搞成长期,所以投资回报很高。以后估计就没有这么高了。”明雪先打预防针。玩脱线了她可赔不起。

“哦…”赵清芷点点头,道:“我爸最近对阿根廷的经济危机很关心,他和七冶合作做了一个课题。哦,他对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援方案很鄙视。”

明雪明白了,从随身带的公文包里开始翻查资料,准备一会的面试。南美的金融危机和美国安然公司的财务造假案是最近经济学界的热点话题。资料她都有准备。

赵清芷就不在和明雪说话,对正呆呆坐着的陆景笑兮兮的道:“二哥,我帮了你的大忙哦。你是不是应该带我出去旅游啊?”

史大少自杀的事情陆景感慨一番就算过去,但紫琪离去的伤感让他这两天情绪不佳。要不是昨晚小灵电话里闲聊时说到她父亲的事情,他也不会来见赵教授。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一个人静一静。

其实,不仅是秋兰姐喜欢明雪这样上进的学生。他又何尝不喜欢这样好学的助理呢?既然,明雪有意深造,他当然要玉成她这个心愿。

刚才见赵清芷透漏了面试的题目。陆景就放下心来,不自觉的走神。

“哦。你说什么?旅游?”陆景从沉思里清醒过来。

赵清芷嘟嘴道:“二哥。你心不在焉呢。我说我想要你带我去旅游。”

“小芷,我这段时间没有空啊。”陆景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前段时间在香港新买了一匹马,等秋季的时候,我有时间带你去香港马会骑马。”

赵清芷歪着头思考了一会,道:“好吧!算你过关。”

陆景笑一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赵清芷闲聊起来。片刻后,一名戴着眼镜,儒雅俊逸的中年人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来,“哦,小芷,陆景,你们怎么都来了。这位是明雪吧?”

进来的正是民大的经济学教授,赵晓丰。

“老师。爸。”陆景、赵清芷、明雪都从椅子站起来。

“赵老师,你好,我是明雪。”明雪从容的伸出手和赵晓丰握手打着招呼。

赵晓丰微微点头,对自觉的要离开的陆景、赵清芷笑道:“你们不用出去,一起听听。正好回头你们俩也就imf救助阿根廷的策略得失交一篇论文给我。”

有赵清芷当内应,明雪的面试很顺利。赵教授作为国内知名的经济学教授,虽然声望不是大拿级别,但国内外的经济学杂志、报刊上他发表的论文不再少数,明雪很容易就揣摩到他的经济思维。

2001年3月份以来阿根廷出现债务危机,到2001年底阿根廷陷入严重的经济危机,imf、美国等其他国家和组织纷纷伸出援手来帮助阿根廷渡过难关。阿根廷共计拖欠imf、美国等国家和组织的债务高达1200亿美元。

此时,imf却为阿根廷制定了严格的财政政策紧缩计划。但是阿根廷反其道而行之,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到现在7月初,阿根廷已经有了走出金融危机的苗头。

imf现在是臭名远扬。很明显,imf的经济学家们并非不知道如何正确的拯救阿根廷经济,他们是想一点点的榨压、剥削阿根廷。

陆景知道这件事的结果。阿根廷在2002年走出金融危机,抽了imf一耳光。此后,imf在国际中的影响力下降,其他国家也纷纷不向imf贷款了。

陆景还曾经看过一篇报道。接受imf救援,从而被迫接受其看似正确的经济方案的南美国家无一例外的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国民经济一片混乱。imf为债主看出的“经济药方”全是“毒药”。 南美经济秩序的混乱、脆弱,imf要负首要责任。

面试二十分钟就结束,赵晓丰道:“恩,准备工作做的很细致。看得出来你很用心。以后好好学习。你的学习资格,我会让小黄抓紧时间特事特办,保证你九月份正常入学。”

明雪连忙鞠躬道谢,乖巧的道:“谢谢老师。”

她心思细腻,在入学的心愿达成的喜悦之下,还是听出了赵教授话里的另外一丝意思。“准备工作做的很细致”这句话要看你怎么理解了。只怕她作弊的事情赵教授是知道的。

赵晓丰笑着摆摆手,道:“小芷,你带明雪去找小黄。我和陆景说几句话。”小黄就是他的助理。

“哦。”赵清芷一副乖宝宝的纯真女孩模样答应下来,带着明雪出了小会议室。

陆景微微笑了笑。渡过了青春叛逆期的小丫头看样子现在在家里很听话了。想当初,她可是非要拧着去当明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