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91章 丁教授

第891章丁教授

;

看着赵清芷离开的背影,赵晓丰欣慰笑着对陆景道:“小芷到底是长大了,当初还幸亏你帮我劝住她。”

当时,陆景要请胡红军帮忙,他正好让陆景帮他劝说女儿放弃当明星的梦想。

陆景就笑,“还是小芷自己明白事理。我没做什么。”

赵晓丰对陆景谦逊态度也不多说,笑着摇摇头,问道:“你怎么想着把你这位助理推荐到我门下来学习?我看她的底子好像有点薄弱。”

陆景在赵教授面前十分随意,笑着解释道:“明雪是慕名而来。她原本不是科班出身,在景华磨砺了一两年,觉得自身知识不够用想要系统的学习经济学知识。她找我帮忙,所以我向老师讨个人情。”

赵教授是帝师之才,经济学只是他附带研究的领域。陆景知道他帮明雪面试作弊的事情瞒不过赵教授,就在话里点了点。

赵晓丰大笑,伸手虚点点陆景,“你啊…”

笑了一会后,赵晓丰道:“你上次请我给和华内部智库,ek咨询公司担任董事这件事,我考虑很久,觉得还是不担任为好。稀土的局势很紧张,再加上带研究生,我的精力有限。”

请赵教授担任ek咨询公司董事的事情,陆景早就和他说过。只不过,大哥担任国-土资源部副部长之后,负责稀土业务。赵教授这段时间一直在帮大哥厘清稀土行业的状况,出谋划策。

想到这儿,陆景笑道:“老师,既然你不来参加ek咨询公司担任董事,那你给我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吧。你在经济学界的人脉可要比我强得多。”

赵晓丰笑呵呵的道:“你这是赖上我了啊。这样吧,燕大经济学院的虞子平教授和我关系不错。他对企业的组织架构体系颇有一些心得。你把他请到ek咨询公司里去吧。”

虞子平教授的名字陆景听过。和赵教授在经济上的观点十分类似,听到赵教授说他对企业的组织架构体系有研究,心里很满意,道:“我过两天去拜访虞教授。”

谈完这件事。赵晓丰好奇的道:“你上午给我打电话说丁向阳今年享受国家一级津贴的资格被取消是怎么回事?”

国内各大高校的学者中声望显著、在其专业领域实力突出的学者能享受到国家的津贴。这个津贴不仅仅是经济待遇。还是政治待遇。应景的时候,可以就其专业领域的事务向中央建言献策。赵教授同样是享受国际一级津贴的学者。

昨天晚上。陆景听丁灵说她父亲的资格被取消,在家里气的几天吃不下饭。陆景上午给赵教授打电话约了下午见面,这时说道:“好像是丁教授一篇否定经济适用房政策的批评文章影响不好。我听说信产部那边首席经济师有意愿退休,我觉得丁教授应该适合这个位置。我希望老师能在合适的时候推荐丁教授。”

赵晓丰微征了一会。继而,摇摇头,笑着叹道,“这个丁向阳!经济适用房的政策不是不能批评,但是全盘否定肯定不对啊。国外在经济适用房上取得很大的成功,我们完全可以借鉴。”

他和丁向阳在学术上颇有争执,关系一向不太和睦。但是他对丁向阳的学术和人品还是认可的。

赵晓丰惋惜的道:“丁向阳去信产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现在电子科技高速发展。大有可为。哦,你不是和信产部的易雄志副部长很熟吗?怎么想着要我推荐。”赵晓丰似笑非笑的问陆景。

陆景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我和丁教授的私人关系…。而且我要是推荐丁教授的话有走后门的嫌疑。老师你推荐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赵晓丰笑了笑,忽而想起一件事来,微笑的问道:“我听说你和丁向阳的女儿关系很好?”

“我靠,谁这么嘴碎?”陆景心里腹诽了几句,点头承认,“恩,丁灵是我的同班同学,目前在景华担任行政助理。”

陆景说的有些不详,但是赵晓丰哪里会不明白怎么回事,笑着摇头。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只是作为师长,这些话他也不好说陆景。

和赵教授聊了半个小时后,陆景才和明雪一起从民大经济学院的大楼里离开。刚走到楼下,陆景却是接到景华京城分公司总经理王臣泽的电话。

“景少,联通将和我们成功合作的庆祝酒会从6月30日推迟到了明天晚上在凯宾斯基酒店里举行,联通的墨小姐特意打电话给我,询问你是否参加。”

陆景想都没想,拒绝道:“我有事情,就不去了。杨显回出席吧?”他现在没心思搞商务应酬。

王臣泽忙笑道:“是的,杨总明天上午的飞机到京城。”

挂了电话,陆景笑着对明雪道:“明雪,恭喜你了。”

明雪灿然一笑,有着山花明净般的美丽,由衷的道:“陆景,谢谢你帮忙。赵教授是不是知道我们联手作弊了?”

陆景就笑,拿手指点点脑袋,“这句话你就不应该问出来。赵教授是顶级的智囊,你说他知道不知道呢?”说笑着,陆景和明雪坐到停在经济学院的大楼外的车里。

陆景从车盘上拿起烟盒,掂出一颗烟,正准备点火,一只素净的小手拿着火机凑过来,“嚓嚓”几声打着了火。陆景诧异的看了明雪一眼,就着散发着淡淡幽香的美人手,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开玩笑道:“我今天总算享受了一把老板的待遇。”

明雪穿着水蓝色的t恤,卡其色的修身直筒裤。气质一贯冷艳妩媚的她这番小清新的打扮有着几许学院风。听到陆景这么说,明雪轻笑道:“我准备劝你最近心情不要太坏,看样子你已经调整过来了。”

她以为陆景是个多情而贪色的家伙。多情的男人,实际上也是最无情。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但是。陆景伤感黄紫琪的离去有些颠覆她对陆景的认知。再加上陆景刚才帮了她的大忙,所以才主动帮陆景点烟。

陆景轻轻的冲车窗外吐出一个烟圈,道:“哪有那么快。慢慢调整了。说你的事。明雪,从明天起我给你放一个月的假。让你准备入学事宜。接下来。景华那里的工作你可以放一放,专心的读两年书。毕业后的去向。到时候你自己选择。不过,可不许离开景华啊!不然我就鸡飞蛋打了。”

明雪被说的笑起来,挽了挽耳边垂落的秀发,微嗔道:“什么叫做鸡飞蛋打啊?我也没说我要离开景华。我会和雨绮姐交接的…”

陆景笑着打断她的话。“放心,工资不会扣你的,保证你每个月有钱在京城买奢侈品。”明雪每个月的工资全部花在了美容、购物上面,标准的月光族。

明雪脂玉般嫩-腻的脸颊飞上几缕不好意思的红霞,嘴上却不输阵仗,道:“我在雪苏绮的收益够我买奢侈品了。再说,现在网络科技股不是正在涨吗?我已经不是月光族了。”

“网络科技股卖掉后记得还我钱啊。”明雪就是这么要强的性子。陆景哈哈一笑,将烟头捻灭,开车离开民大。

明雪自己赫然的掩嘴一笑,网络科技股还是陆景支援她的资金。仅此一项收益。她这辈子大概基本不会为钱发愁。她用心经营的雪苏绮倒是有点小打小闹了。想到这儿,明雪心里有些淡淡的温馨感。说起来,陆景为人其实很不错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酷威严。给他当助理的这段时间和他相处的很愉快。

明雪偷偷的瞥了陆景一眼,他侧脸的轮廓十分明俊。恩,还有些帅气。

推荐丁灵父亲丁向阳担任信产部首席经济师的事情,陆景交给赵教授之后就没再过问。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日后这件事却是帮了他的大忙。

在京城里休息了两天后,陆景启程去了杭城。邵秋兰被她家里催婚,他要去充当男友的角色救场。

应付邵秋兰父母询问的过程惊险不断。邵老先生一句“你不是前些年来家里的小陆吗?原来你就是秋兰的男朋友啊。”陆景给惊得一生冷汗。他哪里想到老先生记忆力这么好。他上次来秋兰家里编的身份这时候早给忘得一干二净。好在隔了几年功夫,可以用人事变化来解释。虽然有邵秋兰在旁边提点补充,还是差点穿帮。好在最终涉险过关。

晚餐在酒桌上陪邵老先生喝了几杯酒,听到陆景家的老宅在杭城郊外,老先生兴致勃勃的和陆景谈起杭城的风土人物变迁。聊到八点多才尽兴而散。

晚上,陆景被安排在邵秋兰家二楼的客房里休息。客房布置的简洁温馨。许久未用的空调嘶嘶的微响,在寂静的夜里十分清晰。陆景洗过澡后,倚在床-头沉思。

红色的木门咯吱一声推开。穿着白底蓝格子衬衣的邵秋兰明媚动人走进来,坐在床-边抚着陆景的脸颊,温柔的笑道:“陆景,今天委屈你了。”

陆景握住邵秋兰的手,摇摇头,爱怜的将她抱在怀里,道:“姐,是你受委屈了。”他来过之后才知道邵秋兰在家里被催婚的压力。

邵秋兰无声的笑了,弯眉如月,妩媚知性。半响后,邵秋兰才轻柔道:“陆景,你今天表现很好,我爸妈对你很满意,问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他们要我今年把自己嫁出去。”

ps:

吃出去午饭,碰到暴雨。等了半个小时,看着雨小了点,冒雨回家,结果淋成了落汤鸡。等我回家收拾利落后,在关掉热水机开关的一刻,暴雨竟然停了。十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