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92章 说漏嘴

第892章 说漏嘴

陆景轻拍着邵秋兰粉背,下颚抵在她小巧精致的头颅上,笑着道:“那我们明天去民政局领结婚证。”

邵秋兰坐起来,睁大眼睛看着陆景,片刻后,噗嗤娇笑道:“你哄我开心呢。我认真的。我爸可是老学究啊,你那些千奇百怪的想法就不要说了。铁定过不了关。”

陆景看着颜若朝华的佳人,笑道:“姐,你不相信我可以处理好吗?你知道我要弄一个不存在的真实身份并不是太难。”

邵秋兰对父亲的性格知之甚深,担忧的摇头道:“陆景,假的真不了,我爸教了几十年的书,精明着呢。他只要提出和陆伯伯见面,什么都穿帮了。”

陆景轻柔的吻了吻邵秋兰精致无瑕的脸蛋,道:“姐,这一步只是表面功夫。实际上我们还需要争取邵叔叔对我们感情的理解。我想过段时间请邵叔叔去云春、景华国际学校、柏斯国际大学等地看看。在合适的时候,景华、和华的事情也会慢慢的透露给邵叔叔知道。三五年的文火功夫下来,我想邵叔叔会同意我们俩在一起的。”

邵秋兰小巧的红唇讶然的张开,半天合不拢。她父亲一辈子投身在教育事业上。假设陆景在教育事业上投入巨资,培育人才,并且让她爸看到这些成果,未必就没有机会说服她爸。

“你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邵秋兰趴在陆景的胸口,琉璃般乌黑晶莹的瞳眸看着陆景,“我还担心几年之后我爸不认我这个女儿呢。”

“不会的。”陆景温柔的爱-抚着邵秋兰的脊背、完美的俏-臀、修-长的美-腿。安抚她的心情,“我既然来杭城。肯定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实在是情非得已。他也不愿意去“骗”邵老先生。但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要他放弃和邵秋兰的感情。又如何能割舍得下。根据他今天对邵老先生的观察,这个投其所好的办法十有八-九能成功。

见长期以来压在心里头的大事有望解决,邵秋兰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笑逐颜开的双手搂着陆景的脖子,用带着吴地软语娇软妩媚的声音道:“早知道我就把这件事交给你处理了,害的我上半年一直都忐忑不安。”

陆景会心一笑,抱紧邵秋兰。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温馨的氛围中时间不知不觉的流走。

陆景闻着邵秋兰身上沐浴之后的幽香,又想起前些天在江州的那晚她和紫琪一起陪他时的旖旎风情,低声感叹道:“姐。紫琪去米兰了。”

邵秋兰抚-摸着陆景的脸,嫣然一笑,有着如出水芙蓉般的惊艳感,柔声道:“你想她了?”

陆景轻轻的点头。思念是爱情中最痛苦,也是最甜蜜的一环。

邵秋兰理了理陆景的头发,轻笑道:“这时候才觉得你像一个二十四岁的小男人啊。想她就给她打电话呢。两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且紫琪这两年中间又不是不会回来。呵,我就没有她那样的勇气。”

邵秋兰俏脸上露出小女儿神态的娇羞,梦呓般的低声道:“陆景。我很喜欢樱花园。谢谢你为我做的那些事情。我们俩之间的爱情似乎我索取的更多一些啊。有时候都不知道你喜欢我什么。总担心这份感情太梦幻,不真实。陆景,如果以后你对我厌烦了一定要给我说,我会自己离开的。”

听着邵秋兰敞开心扉的话语。陆景温柔的吻着她,柔声道:“姐,你这么美丽、优雅、知性。我能得到你的倾心都不知道多么幸运。我还担心你离开我呢。我会一直握着你的手不放的。”

想起重回九六年第一眼看到她时的情形,内心里涌起柔情。对秋兰他心里始终有份特殊的感情。

秋兰不是紫琪那样独立的女子,她是江南水乡里的诗意女子。钟灵毓秀,有着一颗纯真的心。教着数学,却爱好文学,在诗词中构筑她精神梦想的家园。为她建造的樱花园就是想将她的理想中家园实现出来。

邵秋兰灿然一笑,深深的看着陆景,山盟海誓,“我也会握住你的手,不会放开。”

心扉里蕴藏着多么炙热的感情,就有多么炙热的情话。陆景正和邵秋兰相互述说着心底爱慕的情意时,敲门声响起。

邵秋松在门外道:“姐,姐夫,我可以进来吗?”邵秋松今年大学刚刚毕业,在京城快递杭城分公司里面工作。陆景几年前承诺过,等他大学毕业之后会为他谋一份好工作。邵秋松选择了进入快递行业打拼。

陆景和邵秋兰默契的对视一眼。邵秋兰娇羞的笑了笑,抬起雪-白的手腕指指手表。陆景不好意思的挠头,差点忘了这是在邵秋兰的家里。这么晚再腻下去,邵秋兰父母面上可不好看。

陆景在杭城呆了两天,中间和泡在横溪以调-戏女明星为乐的谢晋文见面吃了顿饭,委托他帮忙在杭城办理一个“掩人耳目”的身份。

7月7日,陆景和邵秋兰道别,坐飞机返回京城。

盛夏的天气有些炎热,京城街头有穿短裙、吊带衫的年轻女孩子光彩耀人的掠夺行人的眼球。下午时分,一辆白色的保时捷缓缓的驶到央行总部大楼楼下。

卫婉仪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温声道:“陆景,婉莹前些时候订婚了。她那位未婚夫想要请我们吃饭。婉莹已经给我说了。你明天晚上有空吧?”

陆景笑道:“你叫我去吃饭,没空我也有空啊。”明天晚上他要赴联通总经理曹文栋的约。不过婉仪开口,他自然是要推掉曹文栋的宴请。

卫婉仪娇嗔道:“没个正行呢。去一趟杭城就不伤心黄紫琪的事情了啊?”陆景最近情绪的变化,她怎么可能觉察不到。

“…”陆景脸上的表情立时冻住。心一下提到的嗓子眼,背上冒着白毛汗。他从杭城回来情绪确实已经恢复,但是,婉仪怎么知道紫琪的?

卫婉仪善睐的明眸灵秀无比的转了转,道:“哦,我不小心说漏嘴了,你就当没听到。”

陆景握住卫婉仪的手,苦笑道:“这能当没听到吗?”他确信婉仪是真说漏嘴了。6月份在柏斯那晚给卫婉仪打过电话后,他和卫婉仪的关系又进了一步。但也没到可以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的地步。说到底,婉仪也才23岁,做不到“滴水不漏”。

卫婉仪长长的睫毛眨了眨,道:“那我又不会告诉你是谁告诉我的。”陆景回京城这几天,她心情十分愉快,陆景刚才和她说笑,她想着打趣他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这时才反应过来,她和陆景可不是仅仅在热恋中,而是结婚了。按理说,她应该表现的很生气才对。只是,她这时候真没心思生气。

陆景心里有些愧疚,侧身温柔的帮卫婉仪理了理盘起来的秀发,明智的岔开话题,“上班去吧,下午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晚上去哪儿吃饭?”

卫婉仪盯着陆景看了一会,忽而妍姿俏丽的轻笑起来,推开车门下车,挥挥小手,道:“晚上再说了。”

她都忘了陆景脸皮有多么厚。结婚那晚可是懒着吻了她一晚上。说漏嘴这种小事,他自然能承受的起。

看着卫婉仪窈窕美好、明快生动的倩影,陆景也被感染的微笑起来。婉仪跟以往比好像有点不同了。只是那种感觉一时间说不上来。

陆景拿起手机给曹文栋打了个电话,“曹总,我明天晚上有事情,要不这样吧,我们把宴会放在后天晚上。”

曹文栋一听就急了,道:“陆少,要不定在明天中午?”

联通和景华的定制机合作取得很大的成功,联通从景华定制了100万台手机,目前已经销售了近50万台。根据报告,联通的用户数也大幅提升。

本来和景华的庆祝晚宴定在了6月底,他打听到陆景回京城特意推迟到7月初,结果陆景还是没参加。因而,他又私人邀请陆景吃饭。不想陆景又去了杭城。好不容易约上了,结果陆景又有事情。

听得出曹文栋的心情很焦急,陆景笑了笑,道:“行吧,那就明天中午,还是汇海大酒店?”

他倒不是故意刁难曹文栋,实在是前几天没心思应酬。而这两天又和王灿他们混在一起。夏思雨大学毕业,王灿的婚期将近。几个在京城的哥们当然要聚聚。

说起来,联通也是景华的大客户,听参加联通庆祝晚宴的杨显说,联通有意继续追加定制机的数量。而且,曹文栋对他很是尊敬。他过两天就要去宾州,这是他早就答应何路遥的。因而,也不好继续推下去,当即应承下来。

曹文栋大喜道:“恩,是的。”他找陆景可不仅仅是工作上的事情。关系嘛,多走动自然就产生了。陆景在他的升迁上可是有一定话语权的。

第二天正午时分,一辆蓝色的宾利缓缓的停在以奢华的装修,高端的服务闻名于京城的汇海大酒店楼下。

陆景穿着休闲装,意态闲适的在身着蓝色酒店制服女服务员的带领下,前往配楼12楼的3号包厢见曹文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