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98章 大剧院(上)

第898章 大剧院(上)

京城大剧院是京城里戏剧名地。经常有各家名角在这里表演,闻名遐迩。周五的晚上,这里却略显得冷清。原因是今天晚上京城大剧院被人包场了,聘请晋西的一个名角班子来爱心义演。这次爱心义演的收入会全部捐给山区里的贫困儿童。

京城大剧院二楼的豪华包厢里,听着京剧唱词,韩鸿信笑着抽着烟,偶尔和身边的几名男子聊上几句,点评唱功得失。包厢中的几人隐隐以他为首。

韩家在仕途上没有杰出的人物。但是,有几名子弟下海经商之后在商海里混得风生水起。虽然韩家已经没落成为二流的豪门世家,但于下面而言算得上一条大船。很多商人都以攀附上韩公子为荣。

今天这个爱心义演有个彩头。三幕完毕,就会有一个拍卖的捐款环节。拍卖的是今天头号名角方蕊姑娘清唱一曲。曲目由客人自选。韩鸿信身边这几位生意伙伴,大部分都是三十岁到三十五岁,对这个彩头颇有些兴趣。

“韩少,听说这位方蕊姑娘唱山野俚曲尤为出名?”这位“矜持党”说的很含蓄。

韩鸿信点头,说起往年的故事,笑道:“前年孙班主来了一趟京城。当时是史自成拔了头筹。让方蕊姑娘唱了一曲明朝时的通俗小调。确实是荡人心魄。”

通俗小调?这话还是有些隔靴搔痒。但是有几个人却听懂了,会心的一笑。史自成真是个人才。看美人近在咫尺含羞带俏的唱青楼艳-曲实在是刺激。

一行人在包厢里说笑着,很快就到了拍卖环节。面目黝黑的孙班主在戏台上拱手交待几句场面话。就宣布拍卖开始。这次爱心义演早举办过很多次,有一定的章程。戏台前面左侧有一快显示的led大屏幕。每个餐桌、贵宾包厢处都有一位身穿剧院服饰的女服务员手持报价用的电子设备用于报价。

很快。大屏幕上的电子版数字从10万开始疯狂的跳跃上涨。

“30万!”

“50万!”

“100万!”

“200万!”

一楼大厅里的5号桌有人报出了200万的高价。这个价格顿时让整个大剧院里议论纷纷。不少人都打探5号桌那一群人的底细。这个价格有些虚高了。200万用来和方蕊姑娘春风一度都够了,只听一首小曲实在有些奢侈。

韩鸿信身边有个身材高大。唇红齿白的青年冷笑一声,自语道:“比钱多是吧?”吩咐身侧的服务员道:“报价,250万!”他就是刚刚报价100万的人。

一楼大厅里的5号桌这里坐着几名青年男女,正是陆景几人。陆景拿着卫婉仪白-皙的手掌看相,笑着和她胡扯,说的娇妻盈盈浅笑,不时的和他耳语几句。

如此情况下,陆景对报价的事情自然是充耳不闻。负责报价的王灿不爽的道:“靠,陆景。有人报价250万。这特么是打我的脸啊。”

正在和沈雪华说话的卫婉莹娇笑道:“王大少,你这也太玻璃心了吧?报价压回去不久完了。你今天可是被邀请的人呢,别给咱们京城的子弟丢脸啊。”

她和唐悦的妻子沈雪华同在通信行业里工作,见面打过几次交道,一来二去成了好朋友。今天,王灿是主人。他作为spogas品牌的老板接到这个爱心义演邀请的贴子,打电话招呼大家过来玩。

陆景这时笑道:“拿钱砸人的事情,你砸他就玩了。小雨,赶紧想待会王灿把人砸过来之后。让她唱什么曲子。”

夏思雨咯咯娇笑,鬼灵的偏头道:“陆景哥,是不是要唱那个什么青楼艳-曲啊!我昨天听你和王灿打电话的时候提到了哦。”

那边聊得正投机的唐悦和烟玉成听到这话都是一愣,继而笑起来。王灿结婚之后只怕有的受了。夏家的小公主看样子不是省油的灯。

陆景尴尬的咳嗽一声。一本正经的道:“小雨,我当时是听王灿说这个爱心义演的彩头。所以发表了几句看法。我觉得我们待会听‘让我们荡起双桨’这个曲子比较合适。哦,婉仪。你觉得怎么样?”

他昨天只是顺嘴问了问。早就知道今天大家都会带着家属和准家属,谁敢听那个。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啊。

卫婉仪随意的道:“我随便啊。不过你这个提议怎么怪怪的。不是随口胡诌的吧?”

“应该就是了。”大家都哈哈笑起来。

王灿笑道:“那我砸了啊。你们想曲目。”他最近在扩张名下的女性护肤品零售连锁店spogas,手里可没有多少流动资金。所以先问问陆景的意思。打打底。

“300万!”最新报价很快就显示在电子屏幕上。

二楼贵宾包厢里,韩鸿信皱眉,情况有点不对劲,拦住身边正要报价的英俊青年,道:“高逸,先别报价了。等一会。我问问情况。”说着,招手叫一名帮闲过来,低声说了几句。

高逸依言没有再报价,却是不满的道:“韩少,一楼5号桌这也太坏规矩吧。拍卖就是图个乐子,他还敢和我们别苗头,实在是欺人太甚。”

二楼这里连着的三个贵宾包厢都是他们的人。他们这个包厢里都是年纪稍轻的二代子弟,玩兴稍微重一些。高逸这话倒是引起一片附和声。

有人道:“5号桌的人确实有点败兴。坐在一楼的人就应该有自知之明。身份的差距不是用钱可以弥补的。再说我们谁又差这几百万了。”

包厢里又是一片附和之声。

片刻后,一名帮闲走到韩鸿信身边,耳语了几句。韩鸿信脸色变得严肃。压低声音问道:“你确定?”

帮闲弯着腰道:“恩。我看清楚了。王家的王少在5号桌那里。”

韩鸿信哀叹一声,站了起来。王家现在蒸蒸日上。他哪里有资格去惹王灿。王灿要是在他父亲面前歪歪嘴,韩家估计就要大难临头了。见包厢里的几名男子都看过来。韩鸿信沉着脸道:“刚才报过价的人都跟我走吧,给王少赔礼道歉去。”说着,当先走了出去。

几名男子面面相觑,虽然有些拉不下脸来,磨磨蹭蹭的还是有几个人站了起来,跟着韩鸿信之后走了出去。

200万就已经高了。300万的报价自然是最终出价。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兴趣讨这个彩头。真正来听京剧的人也不少。

面目黝黑的孙班主笑得嘴都合不拢,带着今天的名角方蕊姑娘到5号桌前,欠身道:“多谢各位善长仁翁的慷慨解囊。这位是我们班子里的方蕊姑娘。”

方蕊身上还穿着鲜艳的戏服,脸上画着装。看不出姿容、身段如何。方蕊盈盈的行了一礼,道:“请问王先生是要穿着古装清唱,还是许我花半个小时换一件衣裳。”

王灿早让跟班去拿了支票本过来,签了300万的支票递给孙班主,这时笑道:“你先换衣服去吧。我们准备让你唱‘让我们荡起双桨’。穿古装唱就太别扭了。”

方蕊愣了愣神,她出道以来,还真没有被要求唱过这首歌的,旋即反应过来,笑盈盈的道:“好的。王先生。请稍等。”

韩鸿信四个人走到一楼5号桌面前时。正好看到孙班主和方蕊离去。韩鸿信快走两步到王灿面前,笑呵呵的伸出手道:“王少,你好。我是韩家的韩鸿信。我听小刘说你在这里还不敢相信。”

王灿打量了一下面前看起来并不太英俊但是眉清目亮的青年,也没起身。就这么坐着和韩鸿信握了握手,道:“今天收到了请帖请朋友们过来玩玩。韩少找我有事情?”

京城里的韩家他知道,但他根本就不认识韩鸿信。肯和韩鸿信握手已经很给面子。

韩鸿信赔笑道:“王少。是这样的,我们几个对方蕊姑娘的彩头很感兴趣。刚刚报价了。要是知道王少有意的话,我们肯定不敢抬价。特意过来向王少道个歉。”

他是不够资格和王灿玩袖里乾坤。要是资格对等的人物。他这个时候就只会打个哈哈,找个由头喝一杯就离开。梁子自然就算揭过了。当面给人道歉很好玩么?

但是,他和王灿不熟,地位不对等,有些话就必须要说清楚。

5号桌陆景几人都没说话,一副让王灿拿主意的样子。王灿指着桌面上盛果汁的小圆玻璃杯,道,“这杯子差不多半斤的量了,你们每个人喝一杯白云飞天这件事就这样算揭过。”

韩鸿信苦笑,他没想着说句漂亮话事情就揭过,好在半斤的白酒他还顶得住。当即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三人。高逸已经变成了苦瓜脸。韩鸿信想了想,看向坐在桌子边的好友烟玉成。他刚才过来时看到烟玉成还愣了愣,没想到烟玉成会在5号桌这里。

烟玉成冲韩鸿信微微摇头。这个人情他求不下来。

韩鸿信对旁边的高挑女服务员道:“拿杯子和酒来。”高逸那里就自求多福吧。他也顾不上了。高家长辈那里回头再去解释。

服务员很快就拿来的杯子和几瓶白云飞天。一一沾满放在托盘上。韩鸿信等人都痛快的拿起酒喝了。轮到高逸时,他英俊的脸上已经满是惊怖之色,一副千难万难的样子。

陆景喝着红酒,悠然的道:“怎么,高少喝一杯白酒这么困难?要不再换个花样?”

高逸早就看到陆景了,这时见陆景出言挤兑他,心里暗骂陆景狐假虎威,道:“不用了,我喝就是。”

王灿惊讶的道:“靠,陆景,居然还有你的熟人?”

陆景道:“熟人不代表是朋友啊。”

这几句已经足以让韩鸿信明白对面的青年是谁了!韩鸿信脸色微变,满嘴苦涩。尼玛,这里居然还坐着一位更大的波ss。怪不得好友烟玉成不敢求情。

其实,王灿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里并不算顶尖的人物。他只是家世惊人。但是,陆景就不同了。他的家世比王家犹胜一筹。而且,本身的能力极为出众,是世家子弟圈子中的大哥级人物。

简单一点说,王灿要动他的话,要让家里出面,陆景要是下定决心动他的话,也就几个电话的事情。

他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不就是招待下俱乐部里几个朋友吗?至于这样吗?先是“坐地虎”,接着还有“过江龙”。我说,你们没事跑这儿来装逼干什么啊?这不是玩人么?

韩鸿信心里无力吐糟的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