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899章 大剧院(下)

第899章 大剧院(下)

既然已经认出陆景,韩鸿信上前半步,恭敬对陆景的道:“二少,我叔叔让我代他向你问好。”他叔叔是韩圣杰,和陆景有些渊源。

陆景讶然的挑了挑眉头。韩圣杰是韩家的头面人物,这位韩鸿信是他的侄子也正常。但问好什么的显然是场面话,陆景微笑着回应道:“韩总最近还好吧?”

韩鸿信心里一喜,忙微笑道:“恩,挺好的。挺好的。”

一旁站着一口一口慢慢咽酒的高逸傻了眼,他这时才发现他对陆景的认知有极大的错误。显然,陆景在韩鸿信眼里是比那位大模大样的王少份量更重。这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可笑上一刻,他还以为陆景是狐假虎威。

一时间,高逸心里五味杂陈,手里的白酒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了。

半斤办酒下肚摇摇晃晃的高逸很快就被同来的同伴扶下去。

陆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来,喊住要走的韩鸿信,问道:“韩鸿信,你这几位同伴是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成员?”他昨天和占哥儿见过面,听占哥儿说韩家是顶级企业家俱乐部里的主要成员之一。

韩鸿信恭声答道:“是的。二少。他们几个是预备会员。我是正式会员。我今天在这儿招待他们。”

陆景“哦”了一声,点点头,做了个手势示意韩鸿信可以自便。心里想:难怪今天会在这儿碰到高逸。

韩鸿信见陆景似乎肯卖他叔叔的面子,脑子灵活起来,道:“二少。你有没有兴趣入会?我可以为二少牵个线,由我叔叔作为二少的入会介绍人。我听说盛泰电器的占总已经答应入会。”

陆景随意的摆摆手。道:“算了。我兴趣不大。”

其实,他现在的资产未必有韩家资产多。仅从商业的角度而言。这个顶级企业家俱乐部,颇有可取之处。但,从政治上而言,对他来说用处不大。

韩鸿信讪讪的一笑,准备离开。

烟玉成小声对陆景道:“姐夫,韩鸿信的父亲是华夏移动的上任董事长。他在移动内部很有些办法。”景华在和京城移动谈合作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

“哦?”陆景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韩家不是他关注的重点,他没想到到韩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轻轻的打了个手势,道:“韩鸿信,明天上午我们找个时间聊聊。”

韩鸿信哪有不答应的道理。道:“好的,二少。”大喜过望的告辞离开。京城里有几个人能和陆二少混在一起“玩”? 还是烟玉成仗义!而且,这件事未必不是韩家的一个机会。

二十几分钟后,方蕊卸下妆,换过一袭印花连衣裙过来。香肩小露,甜美迷人,娇嫩动人。陆景等人这时才发现这位名角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少女。

清唱了一曲《让我们荡起双桨》后,方蕊笑道:“王先生,今天300万的拍卖一首曲子会让我在戏曲行业一夜成名。我给王先生唱一段我最拿手的蝴蝶夫人选段《清朗的一天》。可以吗?”

陆景、王灿等人过来听这个京剧不过是朋友之间小聚。听什么都是次要的。刚才让方蕊唱《让我们荡起双桨》有点恶作剧的意思。王灿推了推眼镜,笑道:“歌剧就算了,要不再唱一首《歌唱祖国》?”

唐悦没好气的笑骂道:“你还不知道这位方蕊姑娘的意思?回头她总不能宣传唱一曲《让我们荡起双桨》值300万吧。总得有个正经曲目。”

被点出目的,方蕊也不着恼。笑盈盈的施礼道:“希望王先生成全我。”

这种成人之美的事情,王灿自然答应。

方蕊这里清唱,戏剧院台上自然也没有再表演。陆景对歌剧没什么鉴赏力。倒是一楼其他几桌的客人纷纷鼓掌叫好。

卫婉仪一看陆景失神,就知道他心不在焉。温婉的笑着抿了抿嘴。

陆景在琢磨着明天上午和韩鸿信见面的事情。明天下午他要和华夏移动的总经理周宏远谈全盘的采购事宜。他原本的目标是尽可能的让移动提高采购报价和采购订单数额。

但是,知道韩鸿信既然和移动关系密切。他现在又有一些其它的想法。

给生意伙伴们交代几句话之后,韩鸿信便匆匆的从京城大剧院里离开。他需要向他叔叔韩圣杰汇报陆景约他明天见面的事情。这或许是韩家进一步发展壮大的机会。

韩圣杰的住宅位于京城湖东区一处高档小区里。夜色沉沉,一辆挂着京城小号牌照的黑色奥迪a8驶入杏林花城小区。一栋栋高楼在绿林之后。韩鸿信轻车熟路的将车停在7栋一单元楼下。

片刻后,15楼复式公寓布局的书房亮起了灯。韩圣杰中等身材,脸有些消瘦,眼睛炯炯有神,听过侄儿说过今天晚上的遭遇后,沉思了一会,道:“你处理的不错。你说烟玉成帮你说了一句话,然后陆景才要见你。嘿,烟玉成这个人不简单。”

韩鸿信知道他叔叔什么意思。“朋友”这种概念是不存在在他叔叔的心中。天下事,唯有利益两字。

韩鸿信便顺着他叔叔的思路说道:“烟家已经没落很久。烟玉成和卫国栋的女儿订婚之后,前途很光明。我听说他最近一直在谋求调动,希望把他的级别再向上提一提,等到婚后可以借助卫家的力量转到地方上任职。说不定他想来华夏移动镀一层金。”

韩圣杰点点头,心里疑虑稍去,道:“他要来移动镀金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他能给我们什么帮助?哦,鸿信,就你的观察。你觉得陆景和烟玉成的关系如何?”

韩鸿信摊开手,苦笑道:“叔叔。我就和陆景见了一面哪里他的想法。不过,他和他妻子卫婉仪的关系非常的好。”

韩圣杰低头沉思。评估着帮助烟玉成的利害得失。

韩鸿信这时也要为好友烟玉成争取一下,补充道:“叔叔,我听说卫婉仪和她堂妹卫婉莹的关系很好。”

韩圣杰抬头,讶然的看了韩鸿信一眼,道:“有这回事?行,那就顺手帮烟玉成一把。”

卫家有自己从政的子弟,特别是三代子弟中卫东阳在苏江省吴州市表现的很出色。烟玉成其实能够在卫家借到的力量不会太多。主要还是要看他自己的能力。但是,如果有陆景这层关系在,烟玉成未来的成就又多了几分保障。这笔买卖他觉得可以做。这个时候卖烟玉成一个人情。将来肯定能收到回报。

韩圣杰道:“我一会会和老周联系下,再和烟玉成谈谈。你先向烟玉成透透口风。”

韩鸿信微笑着答应下来。老周就是华夏移动总经理周宏远。周宏远是他家老头的门生。

韩圣杰笑着摇头,他知道侄儿心里还存了一些朋友义气的想法,这在政治上是十分幼稚的。“好了,烟玉成的事情说完了,我们说说明天你和陆景见面的事情。”韩圣杰的语气有几丝兴奋。

陆家已经隐隐有超一流世家的趋势。如果能和陆景发展出良好的私人关系,对韩家而言,未来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韩鸿信嘿然一笑,道:“叔叔。京城移动的总经理柳元青前段时间找我帮忙,想要我去劝说陆景让景华和京城移动合作。我刚才来之前已经给柳元青打过电话。京城移动已经和景华达成了价值24亿的手机采购订单。周宏远明天下午要和陆景见面。我估计他可能会想要提前以华夏移动总部的名义和陆景达成一些合作协议。阙斌最近在敲打周宏远。陆景找我估计是想要问问周宏远这边与景华合作的想法。”

韩鸿信停顿了一会,让他叔叔消化这段消息,然后问道:“叔叔。要不要叫周宏远过来商量一下?”

华夏移动、华夏联通上面正管是的信产部。而陆景和信产部常务副部长易雄志私交极好。据说,易雄志因为推动td标准的3g商用网络在韩国架设的项目很得上面赏识,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正位信产部部长一职。

韩鸿信这番话的意思就是将华夏移动的利益让一部分给陆景。从而换取陆景支持周宏远上位。华夏移动的董事长阙斌最近敲打周宏远就是因为周宏远在谋求将阙斌挤出华夏移动。

韩圣杰考虑了十几分钟,踌躇的道:“陆景这个人我有些了解。要是我们采取以经济利益换取政治利益的办法,他多半不会同意。我就怕弄巧成拙。这样吧。先将老周喊过来商量一下。”

陆景和韩鸿信约好见面的地点是在金顶俱乐部见面。周六上午,婉仪还在熟睡补着昨晚极尽缠-绵导致不足的睡眠时,陆景的白色保时捷已经出了家门去往金顶俱乐部。

张漓前些时候去黄海巡视环球雅思的业务,这会还陪着叶妍在黄海度假。关宁暑假陪她妈妈去了江口看她父亲关海山。李慕清还在香港忙她的唱片事业。小灵在江州等他。几名红颜都不在京城,陆景这几天专心陪着婉仪。

想着婉仪昨晚娇媚的讨饶模样,陆景会心一笑。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手机铃声业务在时代音乐网站推出后取得了极大的成功。陆景的手机铃声是一曲清悦的风铃声。

陆景疑惑的看看号码,笑着接了起来,“紫韵,有什么事情吗?”打来电话的是紫琪的妹妹黄紫韵。她在7月3号就由京城返回渝都了。

黄紫韵笑道:“姐夫,谢谢你在京城帮我找的向导呢。我高考志愿填了,燕京大学。特意打电话告诉你一声。”

陆景微笑道:“好啊,燕大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高校,我预祝你心愿得偿。”看起来他这位姐夫在小姨子心目中形象还不错。

和黄紫韵聊了几句,陆景挂了电话,心里却是琢磨着这件事是不是要帮她上个双保险——提前打个招呼。旋即,又笑起来:我这是爱屋及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