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00章 不同意

第900章 不同意

金顶俱乐部位于西月区成方路维景国际大厦50楼。四十分钟后,陆景就抵达维景国际大厦。51楼简雅明亮的6号包厢里,韩鸿信已经等候多时。

“二少。”见陆景进来,韩鸿信忙笑着从窗口处的沙发上站起来迎了过来,客气的邀请陆景在包厢正中的茶几处入座。一名身材婀娜的貌美女服务员泡了一壶云雾茶送进来。

喝着清茶寒暄几句后,陆景微笑道:“想必你应该知道我今天下午要和华夏移动的总经理周宏远谈谈景华手机采购的事情。我听烟玉成说周宏远和你家里有些渊源。今天约你过来是想了解一下周宏远的情况。”

他相信韩鸿信今天过来之前应该是做了准备工作的。

韩鸿信拘谨的笑一笑,道:“二少,周宏远是家父的门生。我实在不便评论,不过,二少要是什么话需要传过去,我保证能够带到。”

陆景惊讶的挑了挑眉头。门生这个词可不是随便能用的。国企系统的上升纵然是与正儿八经的官场上提拔有些区别,但区别不大。大家都是组织提拔任用的,但是具体到每个人,组织所代表的含义也就不同了。

韩鸿信这句话是说周宏远是他父亲一手提拔的。换句话说,他父亲可以影响到周宏远的某些决定。这对陆景而言倒是个意外之喜。有韩家这么一层关系在,他所谋划的事情自然是事半功倍。

“呵,这真是巧了。”陆景笑着道:“其实,我是准备和移动合作手机彩铃业务。你帮我提前问问周宏远的意思。如果移动有意愿的话。我们可以在这一次的采购价格上再商量商量。”

手机彩铃,即是拨打你电话的人在话筒里听到的铃声。彩铃业务是2002年3月韩国sk电讯首推。移动于2003年5月率先推出彩铃业务。联通、电信、网通等运营商随后跟进,随即彩铃业务取得巨大成功。

2003年手机彩铃的市场份额只有1000万元。2004年是1.9亿元,2005年高速增长的彩铃业务市场份额达到3.9亿元。经过高速发展之后,至2008年彩铃业务份额达到了惊人的810亿元。

整个彩铃业务的产业链中,由于运营商把握着渠道的垄断性资源,有权通过竞标方式选择sp进入,并对其经营进行监督管理。因而,运营商他们要分得收入中的15%。在余下的85%中,通过资质申请并获得允许才得以入座的sp(移动互联网服务内容供应商)获取40%~50%;生产内容的cp则能获得50~60%的分成。

陆景现在要做的是:让提供手机铃声和手机彩铃下载网站时代音乐承担整个手机彩铃产业链中的sp、cp的角色。以便在日后近700亿元(按照几年后的汇率约为100亿美元)的市场中占到先机,从而获取到最大的市场份额。

想想一年三四十亿美元的收益。陆景心里就异常舒坦。

但是,这种新型的模式,想要在2002年的7月份向移动兜售,移动未必会同意这个合作。所以,陆景才有刚才在采购价格上让步的提议。

“彩铃?”韩鸿信听都没听过这个名词,下意识的重复了一句。

“是的,手机彩铃。”陆景肯定的点点头。

韩鸿信迷惑的想了想,道:“二少,我会把你这个想法转达给周宏远。”手机彩铃什么的他不是很懂。但是。他知道陆景有求于华夏移动的意愿就够了。

韩鸿信沉吟了一会,将昨晚和他叔叔、周宏远商量过的话说出来,“二少,不瞒你说。周宏远最近在移动被华夏移动董事长阙斌敲打的厉害,他在移动里做事有些束手束脚。不知道,二少有没有兴趣推动周宏远担任移动的董事长一职。”

韩鸿信说的很客气。意思表达很明确。陆景自然能听得出来的“交换”之意:帮周宏远谋取移动董事长一职,其他的需求比如合作、采购价格、数量什么的都好说。

陆景拿起精美的紫砂茶杯轻轻的喝了口茶。淡然的道:“鸿信,在商言商。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他自然不可能用政治利益去换经济利益。他帮周宏远谋取到移动董事长得罪的可是移动董事长阙斌的那个圈子。彩铃的事情。料想阙斌也不敢拿捏他,最多就是消极怠工。

果然如此。韩鸿信心里失望的叹口气,脸上赔笑道:“是,二少。我孟浪了。彩铃的事情我待会就打电话告诉周宏远。”现在只能执行第二套方案了,让周宏远自己和陆景接触,假设能赢得陆景的好感,应景的时候,陆景自然会把周宏远一把。

陆景点点头,笑着和韩鸿信聊几句京城里风花雪月的韵事。这是一种亲近的姿态。京城里每个月都有那么几件韵事。他陆二少今年过年的时候不也是花边新闻漫天飞。

见陆景并没有表现出疏远的态度,韩鸿信心里送口气,和陆景聊了一会,就识趣的告辞。

陆景略坐了片刻,也准备离开。刚走出包厢,凌雪月的助手胡恒等在门口,笑着道:“陆少,有时间吗?凌总邀请你去3号会客厅去喝杯咖啡。”

陆景和胡恒也算是老熟人,笑道:“你都过来了,我能说没时间吗?哦,凌姐找我什么事?”陆景跟着胡恒从铺着厚厚棕色地毯的走道前往3号小会客厅。

胡恒道:“陆少,这我那知道。”

陆景就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同在51楼的3号小会客厅距离6号包厢并不远,几分钟后,陆景便在以乳白色为主格调。富丽堂皇西式简约风格的小会客厅里见到了凌雪月。

凌雪月四十出头的年纪,因为包养得体还是如三十多岁的丽人。穿着雅致的粉白色职业套装,笑吟吟的挽着青丝道:“到你凌姐这儿都不给我打个招呼就走啊?”说着。示意陆景随便坐。

陆景坐到窗户边的矮凳上,点了一支烟,笑着解释道:“我中午和焦兴修和烟诗凝约了在景华大厦附近的餐馆吃午饭。我一会要过去。哦,凌姐今天怎么在俱乐部这里?”

凌雪月虽然是金顶俱乐部的主人,但她也不会天天都呆在金顶俱乐部这里。

一听到烟诗凝的名字,凌雪月似乎不掩饰她眼里暧-昧的猜疑,掩嘴一笑,眉眼如月的道:“这两天金顶俱乐部在召开会员的年会,我天天都在这里。哦。我听小韩说他邀请你参加顶级企业家俱乐部你拒绝了?”

陆景吐出一个烟圈,道:“恩,有这事?凌姐也是这个俱乐部的一员?”

凌雪月道:“是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进来玩玩?其实,这个俱乐部制度很宽松,就是定期的组织一些会员参加活动。可来可不来。要不,我给你办一张金顶俱乐部的白金会员卡,自动成为顶级企业家俱乐部的会员。”

陆景听到来去自由,也不好拒绝凌雪月的好意。微笑道:“那就麻烦凌姐了。”

凌雪月优雅的笑道:“这倒没什么。我听说你昨天晚上把高家的一个小辈教训了一顿?”

“这也传得太快了点吧。”陆景愕然的一愣,道:“也没把他怎么样。王灿让他喝了半斤白酒而已。”

凌雪月笑着摇头,“这种事你遮掩的住啊?我只是要提醒下你,明州高家的人有些护短。你以后不要大意了。就资本力量而言。你的实力暂时还比不上高家。”

顶级企业家俱乐部里面从普通会员、白银会员、黄家会员、钻石会员这一系列等级都是有严格评定的。其中个人资产和在经济领域的影响力就是重要的指标。

她和陆景都只能算是普通会员,而高家则是最顶尖的钻石级会员。差距不言而喻。当然,这只是商业领域的差距。

顶级企业俱乐部里面的特邀会员就是专门为特殊人物定制的。

陆景无所谓的抽着烟。“多谢凌姐的美意,我知道了。”他和高家有些恩怨。又不只是昨天晚上那点小事。他现在没有去动高家的意图,但是高家要不知好歹的扑上来。他也不介意**下这个所谓的六大世家。

中午时分,京城饭店的豪华包厢里,韩鸿信向韩圣杰、周宏远说了说他今天上午和陆景的谈话结果。

韩鸿信喝了口酒,沉声道:“周总,下午就看你的了。”

周宏远琢磨了一会,道:“彩铃合作倒没什么,我听说时代音乐和韩国sk电讯就在展开这方面的合作。我估计也就是千万级的业务,推动一下没什么。我主要是担心被人攻讦。”

被谁攻讦,周宏远虽然没有明说,但在座的人自然都明白。

韩圣杰似笑非笑的看了周宏远,道:“老周,这种可能性很低。你还是考虑下下午谈判的事情,陆景既然说了在商言商,他的要价可能会很高。”

他点了点周宏远不要在彩铃的事情上耍花样,不然得不偿失。

周宏远显然听明白了韩圣杰的话,脸色不变的接着他的话继续说道:“这个我准备了两个办法,逻辑上能够把采购价格压下来,足以向各方交代…”

听过周宏远的方案后,韩圣杰和韩鸿信都微微点头,认可他的方案。

吃了一会酒菜后,周宏远沉吟片刻,请教道:“韩总,我今年过年的时候听到了一些传言。呵呵,我准备下午和陆景达成协议之后晚上准备一个舞会庆祝一二,你看怎么样?”

韩鸿信心里嘿嘿一笑。周宏远看样子是准备动用公关手段来和陆景搞好关系,但是又怕弄巧成拙。是以,要问问他叔叔的意见。

韩圣杰脸上露出个玩味的笑容,把玩着酒杯,低声道:“空穴未必来风。当然,你也不要太过火了。”

周宏远心里有了底,知道分寸在哪里,笑道:“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