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03章 余香

第903章 余香

周宏远和柳元青跳了几支舞曲后,就去了宴会厅外的一间休息室里商量事情。

窗外夜色淡淡,月光皎洁。柳元青敬了一支烟给周宏远,落座之后,吸了两口,恭喜道:“老周,和景华达成协议,你在总部的位置就算稳了,可喜可贺呐。”

周宏远心情极佳,笑道:“今天的谈判成功你也有一份功劳。”

柳元青笑了笑,轻声问道:“老周,能不能让陆景帮忙…”说着做了一个干掉的手势。至于干掉谁,他和周宏远心里自然都清楚。

周宏远摇摇头,道:“老柳,我中午和韩总叔侄吃过饭。陆景明确的告诉韩鸿信:不同意以政治利益换取经济利益。所以,这件事情急不得。要文火慢炖。”

柳元青笑着指指宴会厅的方向,道:“这样炖?你倒是不怕搞得最后不好收拾。”他很清楚,陆景不会和小粟发生什么。送女人那得多亲密的关系才行?周宏远显然和陆景没这个关系。

周宏远笑道:“不会。只要不过火就行。小粟不会主动乱来。呵呵,陆景刚才不也为刘语薇说话了吗?刘语薇我看把她调到总部来工作吧。我会安排一个好位置。”

柳元青点点头,“行。我一会找刘语薇谈话。把事情点透。”虽然陆景只是提了一句,但是老周现在明显想要讨陆景欢心,这点事情肯定要办好。

陆景让一直陪着他的粟小姐去休息去了,正独自在舞池旁边的座位上闭目养神休息时,突然一个熟悉的低沉娇媚声音出现在耳边。“陆先生,你怎么没去跳舞?”

陆景睁开眼睛一看。却是娇美迷-人的刘语薇和柳元青一起走过来了。陆景微笑道:“呃…,有点困了。刘小姐什么时候来的?”说着冲柳元青点点头。

柳元青笑着道:“陆少。小刘刚从公司过来。外面突然下了暴雨,晚了点。”他刚刚已经和刘语薇谈过话。说明了她的工作调动以及原因。

陆景笑着和柳元青寒暄几句,就在刘语薇的邀请下去了舞池。

刘语薇今晚穿着一件黑色和中紫色相间的贴身抹胸长裙。曲线毕露,香肩肌-肤细腻光滑。贴身的抹胸长裙让她两只挺-翘圆润玉兔的形状若隐若现,若人遐思。

她妆容精致,满头的青丝盘了一个优雅的发髻。发髻之上是一枚白色的蝴蝶发卡。细嫩的耳垂上带着精美吊坠款式的耳坠。滑腻细白的脖子。浑身有着淡淡好闻的幽香传到鼻端。

随着舞曲慢慢的起舞,刘语薇甜美对陆景笑着,轻声道:“陆先生,谢谢你啊。刚才柳总已经和我谈话了。让我下周去移动总公司报到,享受副科-级待遇。”

陆景微笑道:“不客气。我答应过你的。就是与计划上有点变化。哦,你在移动也干满了2年吧?”提级别是有工作年限限制的。

刘语薇道:“我从京城理工大学毕业就进了移动。已经在移动工作了三年。”

陆景轻轻点头。说起来刘语薇还大他一岁。当然,他叫刘语薇小刘的时候没人会觉得不妥。

刘语薇用她质感低沉娇媚的声音道:“陆先生,那天真是对不起啊…”她已经和她男朋友分手,但是那天她男朋友可是骂了很多难听的话。也不知道陆景听到没有。

陆景笑道:“宾利车窗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我什么都没听到。”

刘语薇妩媚的对陆景笑了笑,道:“谢谢。”

这时正好一曲完毕,刘语薇娇柔的甜笑道,“陆先生。我再陪你跳一曲吧?我们说说话。”陆景略犹豫了一下,就和刘语薇站在舞池中说话,等待下一曲。

随意的和娇柔甜美的刘语薇说着话,片刻后。下一首舞曲响起。陆景上前去揽着刘语薇的柳腰,刘语薇则是向前半步准备和陆景再舞一曲。两个人都没想到对方会动,毫无准备的轻撞到一起。

“啊…”刘语薇轻呼。胸前一对饱-满的玉兔毫无保留的抵在陆景胸膛上,被挤压的微微变形。她今天为了穿这身性-感的抹胸长裙。只贴了乳-贴。

陆景哪里料到会有这么旖旎的情形。一下子都没回过神来,手掌鬼使神差的抚在刘语薇的香臀上。夏季之时衬衣很是单薄。刘语薇的抹胸长裙也不厚。他完整的感受到那对挺-翘圆润玉兔的弹软。

刘语薇颈脖都红透,等了一会,小声道:“陆先生…”

陆景回过神,苦笑着略退开半步,重新挽着刘语薇的手、腰翩翩起舞。但是,经历这么一下,两人之间有些暧-昧的气氛在不断的发酵。

迷离的灯光下,刘语薇见陆景欲言又止,想了想,娇柔的开口道:“我们俩不小心撞到一起了。你也不是有意的。”

陆景根本就不想说这个,低头在刘语薇耳边轻声问道:“32d?”

刘语薇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满脸绯红,羞答答的低下头。

陆景借着酒意问完才觉得他有点过分了,这不是调-戏人家小姑娘吗?正准备道歉时,听到刘语薇微不可查的说道:“33c。”

陆景只觉得有股火撩人的慌。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才压下心里的旖旎情绪。心里暗道:以后真是不能喝酒喝到几分醉,自制力太差了。

接下来,刘语薇羞涩的低着头不敢看陆景。她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把这么隐秘的事情告诉陆景。真是疯了。

好在两人的尴尬(暧-昧)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一曲舞曲毕,陆景和刘语薇一起出了舞池。

陆景平复了一会情绪,看看时间就要告辞。正在欧洲开拓手机市场的程建枫突然打来电话汇报工作。陆景对他的保镖十三招了招手,出了宴会厅。找了一间休息室接听程建枫的电话。

程建枫在董家aer集团的配合下,在欧洲开拓景华手机市场。刚刚和几家运营商谈妥。签了大约30万台的手机订单。万事开头难。其实,欧洲的手机市场相比于北美手机市场更为保守。北美手机市场还可以用完美的产品撬开。欧洲的手机消费者却喜欢选用欧洲知名的品牌,外来的手机厂商很难打开局面。

程建枫能拿到30万台的销售额,也是一个利好消息了。陆景心情放松的笑着程建枫聊了二十几分钟。刚放下手机,却是见到十三在门口冒了下头,接着,已经去休息的粟小姐走了进来。

陆景奇怪的道:“粟小姐,你找我有事情?”

听到这句话,粟小姐水灵的俏脸上布满了红晕。娇羞的道:“陆先生,我能不能在你这儿呆半个小时?”

陆景心思何等灵敏,好笑的看了看这位艳光四射、清秀妩媚的娇嫩少-妇,玩味的道:“你知道刘语薇升职的消息了?”升职这种消息历来在国企是传得最快的。估计,这位粟小姐进这间休息室时也是被很多人看到的。

粟小姐吃惊的看着陆景,她没想到陆景居然一下子猜到了她心中的所想,点点头,哀婉的道:“陆少,我丈夫失业快一年了。家里面就靠我的工资死撑着。我…。陆少,我就在这儿呆半个小时。”

陆景微笑着反问,“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粟小姐的心思不过是想着打擦边球来获取提升。毕竟,她刚刚亲眼看到他一句话就造就了刘语薇的提升。而假设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一起在一间房间里呆了半个小时,外面还有他的保镖十三守着,这种情况下大家会怎么想?只要有一点点和他的流言传出来。她自然就能得到周宏远的重视,从而获得职位、薪酬的提升。

粟小姐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羞赫的神色。喃喃的恳求道:“陆少,我家里实在太困难。孩子都…。如果你要的话,我,我…”进来之前,她下很大的决心,但那么羞人的事情,她实在说不出口。

陆景愣了愣,哭笑不得。他都没想到他会碰到这样的事情。这实在有些颠覆粟小姐下午以来的形象。不过,想想倒也觉得合情合理。但凡家里没有困难,这么漂亮的、已经结婚的女人怎么可能出来为公司陪客。

大概是他为刘语薇说话立竿见影的效果让她看到了摆脱生活困境的希望,所以冒险找到他。就算他拒绝,估计也不可能和移动的一个小职员为难。陆景将粟小姐的心思猜了个大概。

粟小姐见陆景表情怪异,定定的看着她,羞涩的低下头,准备迎接这个男人的轻薄。

陆景揉揉眉心,无奈的道:“你去一边坐着吧。我打几个电话,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粟小姐,下不为例。”

“啊…”粟小姐惊喜看向陆景。她没想到陆景居然同意了。

陆景摆了摆手,走到窗户边打电话。粟小姐下午、晚上留给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花边新闻他倒不怎么在乎。想了想,这点小事,陆景还是决定成全她。当然,下不为例。

粟小姐轻抚着胸口,柔顺的坐到休息室墙角的沙发上,然后偷偷的瞄了瞄手腕上的时间。心里对陆景充满了感激。

有外人在,陆景当然不会打什么机密电话,而是和几个红颜在电话里闲扯。打了二十几分钟的电话,陆景见窗外的雨越来越大,就挂了电话准备回家。

看着墙角娇怯站起来的粟小姐,陆景轻叹了一口气,走到粟小姐面前,轻声问道:“你家里真的很困难?”

粟小姐咬着嘴唇点点头,又小声感激道:“陆少,今天谢谢你。”

陆景摇摇头,道:“谢我什么?我看你未必有足够的手段能从我的花边流言中获利。”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得出来粟小姐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粟小姐眼神一暗,这正是她所担忧的。

陆景对门外喊了一句,“十三,把我的公文包拿进来。”说着,又问粟小姐,“二十万够不够?”

粟小姐没反应过来,水润的红唇微微动了动,不知道说什么。

“那就二十万吧。”十三推开门将陆景的公文包送了进来。陆景拿出支票本写了二十万的支票递给粟小姐,劝道:“粟小姐,实话说,按你刚才那个办法绝对会让你走上一条不归路,到时候想要回头都会回不了。”

就粟小姐这份水灵的模样,可以推断她和她丈夫的关系肯定很好。陆景不忍心看到她因为暂时的困难而毁掉。一旦名声坏掉了,她这样漂亮的女人就会被蜂拥而来的各种男人带向各种悲剧的结局。

粟小姐愣愣的接过支票,喜极而泣,两行清泪缓缓的递落,好一会,才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由衷的道:“陆少,谢谢你。我…”再感激的话,她说不出口。

陆景点点头,温和的笑道:“别急着谢我啊。写个欠条给我。这钱算我借你的。”不写借条,她拿着二十万回家肯定说不清楚。

“哦。”粟小姐破泣为笑,笑容如花,少-妇风韵十足。接过陆景的手上的笔,拿了纸,用娟秀的笔迹轻快的写了两份欠条凭证。

陆景签了名字,将他的那份欠条收到包里,然后对正带着开心笑容准备告辞离开的粟小姐道,“肩带露出来了。整理下再出门吧。现在可要保持好形象。”

粟小姐白腻的肩头上一条浅粉色的胸-罩肩带异常明艳。

粟小姐俏脸微红。她明白陆景的意思。要传花边流言的话当然是衣冠不整出去最好。但是现在陆景给了她一笔救急的钱,那就不需要如此了。

看着陆景盯着她雪-白肩头怪异的眼神,粟小姐心里莫名的悸动,想起跳舞时他看她胸前玉兔时的情形。心里一笑,心里有些异样的情怀。

她走近陆景,扶着他的腰,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吻了一口,美眸亮晶晶的看着陆景,认真的道:“陆少,你是个好人。”说着,嫣然一笑,将她清秀娇-嫩少-妇的妩媚水灵的韵味完美的展示出来。

看着粟小姐离开的倩影,陆景笑了笑,心情愉快的摸摸脸颊。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美人赠吻,脸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