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05章 去宾州

第905章 去宾州

位于南阳街上的1804酒吧因为其纯正的酒水味道和温馨的英式酒吧氛围在南阳街别树一帜。南阳街附近也曾有一家酒吧想要模仿1804的风格,但坚持了没几个月就关门大吉。

在如今寸土寸金的南阳街玩格调的后果就是每个月会产生大笔的亏损。1804酒吧每个月亏损5万多,接近6万的样子。

陆景和丁灵走进1804酒吧时,因为暑假淡季里面并没有多少顾客。曲线修长、雪肤光润的董晚瑶在酒吧吧台后面冲陆景、丁灵挥挥手,妩媚而笑,嘴角一粒美人痣平添她几分风采。

陆景和丁灵坐到吧台前的圆椅上。陆景冲笑靥如花的董晚瑶点点头,然后讶然的问道:“咏碧,你怎么担任1804酒吧的经理了啊?苏秀丽呢?”

吧台后面围着酒吧围裙的徐咏碧胸前别着经理的铭牌。见陆景这么问,徐咏碧清丽的脸蛋上露出一丝微笑,犀利的道:“不是每个人的生活都要以你为中心啊?秀丽谈男朋友了,她把你这里这份没有前途的职业给辞掉了。”

陆景笑道:“不是吧,我觉得这份工作除了赚点外快,在求职的履历上要好看的多啊!”

“可是我们美术学院的学生要酒吧经理的职业履历有什么用啊?”徐咏碧笑着眨眨眼睛,“哦,陆景,我同时还是星光咖啡的经理。”

陆景接过董晚瑶给他倒的酒,轻抿了一口,道:“秋兰委托给你照顾的吧?呃。你不至于吧?紫琪去了米兰,你们那个芝华事务所真不办了?”

徐咏碧点头。“是啊。紫琪不在的话,芝华事务所还怎么办下去呢。我就是个打杂的。撑不起公司的业务。我准备过两天出去写生。陆景,你在京城碰到倩柔了?”

陆景笑道:“是。她在联通工作。呵,你们还有联系?”

徐咏碧仿佛想起什么,抿嘴笑了笑,道:“怎么没有联系?我和她是好朋友啊。她最近混的很不错哦。被联通公司重点培养。”

陆景笑了笑。他给联通的曹文栋打过电话。吴倩柔的境况怎么可能差的了。陆景问正和丁灵聊得欢快的董晚瑶,“晚瑶,你的惊喜该拿出来了。”

董晚瑶笑盈盈的道:“好啊。哥,你跟我来。”董晚瑶从吧台后出来,带着陆景出了侧门。从酒吧隔壁亮着灯的楼梯上了二楼。二楼不大,二十几个平米的样子。布置成了一间整洁温馨家居的样子。

董晚瑶牵着陆景的手,在窗户边喜滋滋的道:“哥,你觉得这里布置的怎么样?还差什么吗?”

陆景笑着摸摸董晚瑶的头发,道:“你准备把这儿用来做什么?我怎么看都觉得像住宿的地方。”

董晚瑶踮起脚尖趴在陆景的肩膀上在陆景耳边小声道:“哥,用来给我们偷情。”

“…”陆景一口气差点没顺过来,被董晚瑶雷的不轻。偷情这个词是小女孩应该说的吗?

见陆景表情微怒,董晚瑶偷偷瞟了陆景一眼,低头道:“哥。在家里的时候,你又不肯对我好,我自己就想着给我们找一个单独相处的地方啊。我不想总在车里和你接吻。”

“啊…”陆景老脸一红,没法再板着脸。轻叹口气,将董晚瑶抱到怀里来,轻柔的拍拍她的肩膀。四处打量了一下,温声道:“还差个浴室吧!要不要我支援你一点资金?”

这个时候除了转移话题他还能干什么?

董晚瑶身材高挑。不比陆景矮多少。这时,乖巧的靠在陆景肩头。轻声道:“不用,明雪那儿帮我理财的钱够了。哥,那我回头让人来弄好。你可要在这里陪我住一晚。”

陆景眼角跳了跳,问道:“你开学之后不是要准备去天辰娱乐香港总部实习吗?还有时间呆在江州啊?”

说到这儿,陆景想起他那天给李慕清打电话落实董晚瑶实习的事情时她说的一句话:合着我这儿都成了安置你小情人的聚集地啊。只是这开玩笑的话却不好说给晚瑶听了。

董晚瑶娇羞的看了陆景一眼,大胆的道:“我要给你之后再去。”

陆景苦笑的揉揉眉心。晚瑶从小受到的是西式教育,在感情表达上炙热大胆。陆景轻轻的拍了拍董晚瑶灰白色短裤包紧的翘臀,“你啊。到时候再说吧。”

董晚瑶娇媚的一笑,双手抱住陆景的脖子,情意绵绵的奉上香吻。缠-绵了好一会,董晚瑶忽而道:“呀,我差点忘了。哥,咏碧姐想要去宾州写生,让我问你一声,可不可以捎带上她。”

陆景揽着董晚瑶的细腰,诧异的道:“这点小事她怎么不自己来和我说?”

董晚瑶咯咯笑道:“咏碧姐前些天拜托我的。你那时候还在京城啊。刚才在楼下她刚提了个话头,你就要我带你来这儿了啊。她还没来得及和你说呢。”

陆景无语的摇摇头。

宾州。暴雨如注。这是宾州进入夏季以来的第五次暴雨。夜色在瓢泼大雨中变得愈加深沉。

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正披衣在窗口看着雨,道:“今年的防汛形势严峻啊。”

中年男子身后是一名和他相貌肖似的青年,也是浓眉大眼,模样英俊,活脱脱是中年男子的年轻版,“爸,宾州夏季多雨,防汛工作很扎实。不用太担心。”

中年男子正是宾州市委书记何晨。他是从江州市委副书记的位置升任到宾州。何晨笑了笑,没说话。市里的形势他自然不会和儿子多说什么。

何路遥道:“爸,陆景已经给我打了电话,他明天将会带着投资团队来宾州。”

投资团队?何晨眼睛微微亮了亮。道:“好。”

何路遥提醒道:“爸,景华那边早发了公函给市政府那边吧。姓钱的什么反应?”

何路遥摆摆手,不想和儿子讨论这个问题。什么反应。难道钱高阳还能公开不欢迎投资商吗?

….

同一时间,宾州市委常委院2号别墅里。一名相貌慈祥、头发花白,有着酒糟鼻子的五十多岁男子正在书房里抽烟。

景华那个青年要来宾州的消息已经在宾州市政府大院里传遍。说起来,那个青年和何晨的关系极为密切。他打着投资的旗号来宾州,看情形来者不善。只是,宾州可不是江州、云春、襄水。

一墙之隔就是何晨的空间,他在想什么呢?

“陆景!嘿嘿…”男子嘴角浮出一丝冷冽的笑意。

宾州,市直机关的某处宿舍楼一间三室两厅的房间里。

一名略显苍老,四十多岁的男子在餐桌前独酌。一碟花生米。一瓶冰啤酒,也没开灯。夜色落寞的映在男子的脸上。窗外的暴雨疯狂的倾斜而下,似乎要能把他近几年的郁闷都给冲刷掉。

“明天景少就要来宾州了。”男子悠悠的叹口气,兴致颇高的将一杯冰啤酒径直干了。

当初从江州被贬到宾州担任副市长,终于要时来运转。

市里面的局势有点乱。而这既是危机,也是机遇。

明州,市郊最负盛名的四宁山别墅区,一间古香古色的别墅客厅里,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负手而立。沉默不语。他身后,高逸脸色平静的而立。

“高逸,听说你前几天在京城给人强灌了半斤白酒?”

高逸心抽搐了一下,道:“是的。就是陆景干的。平哥。瑞丰旅游就是陆景名下景华的下属企业。”

三十多岁的男子微微一笑,心里有些了然。高家的子弟可以被自己人教训,但绝不能被外人欺负。

“瑞丰旅游、景华。”三十多岁的男子在心里默念了几句。

7月15日。陆景一行九人分乘三辆车从江州出发,经由襄水转道宾州。

中午时分。宾州昨夜的暴雨已经转为中雨。十几名干部等候在宾州和襄水的高速公路出口处,翘首以望。为首的是一名近五十岁英俊儒雅的男子。

一名秘书模样的男子走过来。小声道:“刘市长,襄水那边传来消息,半个小时前景华的车队已经过了襄宾高速的收费站。”

刘市长点点头,面无表情的道:“让大家继续等吧。”

襄宾高速公路的上,三辆小轿车风驰电掣的由襄水驶向宾州。为首的一辆银灰色奔驰车中,副驾驶座上的丁灵回头甜美的微笑道:“宾州与渝都相邻,市内崇山峻岭,气候和川南省相近。我上午从江州出发时还是晴天,到这边就是中雨的天气了。”

陆景笑道:“这样的资料你都收集啊。”他很清楚他来宾州的目的是什么?其实,投资旅游产业只是附带的。真正的目的是要用这笔投资为何晨赢得在宾州的话语权。似乎何晨来宾州2年了,有些关系还没有理顺。

丁灵轻咬着嘴唇不好意思的道:“我查资料的时候顺便看到了啊。”模样甜美可爱至极。

坐在陆景身边的徐咏碧手里拿着相机不时对着车窗外景色抓拍,听着陆景和丁灵说话,这时笑吟吟的回头道:“小灵,那这段时间宾州有晴天吗?我还想着去山上写生呢。”

丁灵摇头道:“这我没查啊。”

陆景微微一笑,道:“你来宾州写生都不看天气的啊?”

徐咏碧碧贝齿轻露的笑起来。微眯起来的眸子宛如新月,“我查的是江州的天气预报。哪里知道竟然是要参看渝都的天气预报。现在听小灵说才知道。”

说笑着,很快就到了宾州的收费站口。一排排的干部和车队已经井然有序的等在那里。一把把黑色的伞在雨中组成长龙,场面颇为壮观。进出高速路口的人都好奇的看过来:这阵仗,难道是省里哪个大人物来宾州视察?

陆景吩咐跟着他来宾州的保镖赵姿道:“准备停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