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06章 弱势、争夺焦点

第906章 弱势、争夺焦点

陆景打伞下车。雨滴不紧不慢的打在雨伞上。

高速路口的水泥马路上有些水,陆景的皮鞋很快就湿了。欢迎人群前列,一名近五十岁英俊儒雅的男子微笑着走过来,“陆先生,你好。我是宾州市副市长刘委,欢迎你来宾州考察。”

“刘市长,你好。这么大雨还麻烦你们来接我,辛苦了。”陆景来宾州之前已经看过资料。刘委是宾州市的常务副市长。市政府的二号人物。

刘委客气的和陆景寒暄几句,就邀请陆景前往宾州市政府的招待单位,宾江酒店。

很快,一辆辆小轿车组成一支车队平稳有序的从襄宾高速路口驶向雨中轮廓朦胧的城市中。

银灰色的奔驰车内,徐咏碧见陆景微皱着眉头脚下不安份的动作,问道:“陆景,你刚才为什么要下车啊?就说了几句话,呵呵,我还以为你会像电视里的领导那样一个个的去握手呢。现在脚湿了不是很难受吗?”

陆景笑道:“我要真是宾州干部们的领导当然可以不下车。问题是我只是来投资的。不下车,传出去可是一个跋扈的名声。相比较而言,脚湿了这种事情是小事。哦,咏碧,你有没有觉得刘市长看得有点脸熟?”

他以公函的形式通知宾州市,告知他今天来宾州考察投资环境。以景华公司的地位,宾州派出常务副市长迎接是对等的,也是符合惯例的。

不然,以陆景的身份私下里来宾州。何晨过来迎接都正常的很。

徐咏碧笑吟吟的道:“你这话不是取笑我吧?”

陆景莫名其妙,诧异的看着徐咏碧精致的脸蛋。道:“取笑你什么?”

徐咏碧道:“我在美术学院的同学刘基伟你还有印象没?这位刘市长应该就是他爸了。”

陆景恍然,想起在前些年在江州和刘基伟的交集。好像刘基伟追了徐咏碧几年都没成功。刘基伟可不就是说他爸是宾州的常务副市长吗?父子俩模样很像。怪不得徐咏碧这么说。

陆景心里一动。微笑道:“有点印象。这么说,这位刘公子毕业之后在宾州工作了?”

徐咏碧露出个苦恼的神情,道:“是啊。他在宾州市一家国企里面任职。所以,我才要跟你一起来宾州,不然非得被他骚扰死。宾州这里景色这么好。我其实很早就想来宾州写生了。”

陆景笑了起来。看来,刘基伟这位官-二代入不了徐咏碧的眼啊。

宾江酒店是宾州市内唯一一家四星级标准的酒店。除了招待市政府的宾客外,也对外开放营业。

车队抵达酒店之后,已经是下午一点左右。刘市长安排陆景一行人就餐。吃过饭后,刘市长和陆景约定明天上午去拜访何书记、钱市长两位宾州市的掌舵人之后就告辞离开。

宾江酒店八楼的豪华套间内。看着窗外下个不停的雨,陆景微微皱起眉头,慢慢的吸了一口烟,问身后客厅沙发处坐着的丁灵、江祺广,“你们怎么看?”

“景少,刘市长似乎并不太欢迎我们。”江祺广谨慎的用了一个“似乎”来为刘委的一系列举动下了一个评语。作为景华公司高级投资顾问,他和地方上的官员接触很多。宾州这位刘市长只是表面上的热情。否则,他应该主动安排今天的晚饭才对。

陆景点了点头,叹口气道:“看来。宾州的形势比我想象的还要严峻啊。”很明显,何晨对宾州市政府这边毫无影响力。所以,他们现在在宾州受到了冷遇。

丁灵轻咬着嘴唇,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陆景略一琢磨。道:“等会听听何路遥和胡文洸怎么说。先了解下宾州的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小灵,通知大家下午自由活动吧。坐了一上午的车大家也都累了。”

丁灵道:“哦,好的。”

陆景一行人来宾州。正在宾州负责旅游开发的胡文洸当然得到了通知。只不过,景华给宾州市政府发了公函。需要先和宾州市政府打交道。所以他才没有去迎接。

但是,陆景先等到的却是何路遥的电话。何路遥早就在宾州等着陆景到来。他在官面上的消息自然比胡文洸灵通。宾州市常务副市长刘委才离开宾江酒店半个小时。他就打来了电话。

“景少,到了吧?下午没事的话,我请你喝酒。”何路遥在电话里笑道。

陆景看看手表,微笑道:“行啊。你说地方。”

何路遥笑哈哈的道:“我说地方你也不知道啊。我就在宾江酒店门外。”

陆景笑了笑,道:“好。我一会就下来。”

其实,陆景到宾州来第一个应该见的人是宾州市委书记何晨。只不过,私下里的见面放在正式见面之后比较合适。但是,他和何路遥见面自然没什么讲究。何路遥来得如此之快,看样子,宾州的形势的确对何晨很不利。何晨有些坐不住了。

陆景和何路遥的关系处的还不错,见面之后说笑几句,何路遥开着毫不起眼的黑色尼桑轿车从繁华的宾江酒店离开。

十五分钟后,一间豪华ktv的包厢里,何路遥敬了一支烟给陆景,笑呵呵的道:“景少,简陋了点。这里算是宾州市内最好的ktv了。我第一次来宾州的时候就感觉这里至少滞后了江州十年的时间。”

陆景笑着摇摇头,道:“也没那么夸张。不过,宾州的经济发展确实是滞后了。省里面现在不是搞了楚北省西部经济发展小组吗?慢慢来。宾州还是要先把内部的力量凝聚起来。”

这话就点的有点透彻了。

何路遥挠挠头。他虽然在陆景的推荐下帮助李新寒在江州打理王朝俱乐部,在江州混得风生水起。江州何少大名鼎鼎。但是正儿八经的谈论政治,他脑子便有些不够用。更何况。他今天过来,其实父亲什么都没交待。只是让他来见陆景。

何路遥苦笑道:“景少,我爸基本都不和我说宾州的形势。你这话可让我抓瞎了。我就知道宾州市市长钱高阳和我爸不对付。在旅游发展上的话语权我爸争不过他。”

陆景诧异的道:“钱市长今年年初才到任的吧?”这么说。钱高阳的能力极其出众了。

何路遥感叹的点点头,“是的。”

宾州市关于旅游兴市的战略早就定了。在在旅游发展上的话语权也就意味在宾州的话语权。陆景沉吟了一会,道:“何书记对瑞丰旅游加大在宾州投资的前景怎么看?”

何路遥摊开手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这话他不敢乱回答。

陆景颇有些无奈,抽着烟沉思了很久,道:“我明白了。”看来,何晨今天只是想要借何路遥的口表明他在宾州处于弱势。这些话,何晨估计很难在他面前说出口。

实质性的情况得明天见到何晨之后才清楚。

何路遥搞不清楚他父亲和陆景打什么哑谜,见陆景没再问这些,转而和他聊起宾州的趣事。也就一边喝酒一边陪陆景聊着。到傍晚时分,何路遥告辞回家,向父亲汇报今天和陆景见面的情况。

宾州市委常委院1号别墅的客厅里,何晨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仔细的听着儿子的话,笑道:“恩,完成的不错。”

何路遥一脸的茫然,问道:“爸,就这样?陆景说他明白了。可是我没明白。”

何晨心里叹口气,他这个儿子真不是混官场的料子,板着脸道:“不明白就自己想。吃饭!”

“…”何路遥郁闷的站起来,他都没搞明白他爸怎么就板起脸了。

就在何路遥与何晨说话的时候。陆景、丁灵、江祺广、胡文洸在瑞丰旅游宾州分公司食堂的包间里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胡文洸下午给陆景打电话时,陆景正在洛蒂ktv里面和何路遥聊天。因而会面时间安排在了晚上。胡文洸在分公司食堂宴请景华一行来考察的人员。

瑞丰公司很早就进入宾州进行开发。只不过之前的投资级别只有千万级别。而且是和立丰地产进行合作,规模相比于云春、建业都不算大。

当然。瑞丰旅游和立丰地产在宾州的工作人员不少。是以,在宾州市区北有办公楼、宿舍、食堂。瑞丰旅游宾州分公司的食堂就在办公楼后的副楼三楼里。

陆景笑着指指桌面上丰盛的菜肴。道:“鸡鸭鱼肉,你们在宾州搞得不错。”

“这是因为宾州这里物价便宜。”胡文洸得意的笑说道:“实话说。我们这食堂里比外面酒店的档次还高一些。景少,要不你们住公司算了。宾江酒店那里人多嘴杂。”

陆景摆摆手,“过几天再说吧。江祺广他们可以过来住。宾州的情况怎么样?何书记好像当不了家。瑞丰旅游加大投资是否还有必要?”

胡文洸沉吟了一会,组织了语言,道:“景少,情况是这样的。钱市长到任之后,就放弃了和我们的合作,转而引进了海益集团名下的海益旅游。我给公司的报告希望加大在宾州的投资是针对紫云山旅游项目而言的…”

陆景手指轻轻的揉着眉心,回忆了一会瑞丰旅游在宾州投资的资料,插话道:“我记得紫云山旅游项目不是被瑞丰旅游拿下来了吗?”

胡文洸解释道:“瑞丰旅游拿下的是紫云山早期开发的北麓一带,距离市区不远。旅游资源有限,主要偏重于商业地产和旅游小镇的模式。紫云山横跨宾州境内,现在所说的旅游项目分为东段和西段。省里面正在修建江州到宾州的直达高速公路,届时从江州到宾州也就2个小时的路程,无须从襄水绕路多费一个小时。所以,紫云山东段的经济收益最好。我们现在所说的就是紫云山旅游项目就是指的紫云山东段。这个预计投资8亿的开发项目无论是我们还是海益旅游拿下来都将在十年内主导整个宾州的经济发展。”

丁灵挽了挽耳边的短发,道:“所以,何晨书记要求我们拿下这个项目,对吗?”

胡文洸点点头,“是的。这实际上也是何书记和钱市长的话语权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