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07章 海益旅游

第907章 海益旅游

不管陆景到宾州后有没有和市委书记何晨见面,宾州官场上消息灵通的人士都知道景华的考察团队是来帮何书记争夺宾州市旅游发展方向的话语权。

瑞丰旅游的总经理胡文洸是何书记家中的座上宾,这在宾州市内并非什么隐蔽的消息。而瑞丰旅游又是景华的下属公司。联想最近紫云山东段项目的竞标,景华考察团队这时候来宾州的目的不问可知。

宾州市常委院6号别墅的客厅里,夜灯明亮,刘委靠在沙发上听着一名马脸男子的汇报。

“下午的时候,陆景去了一趟洛蒂ktv和何书记的儿子何路遥见面。晚上景华那几个人去了瑞丰旅游在晓闲路那里的分公司吃饭。刚刚返回宾江酒店。”

刘委点了点头,吩咐道:“盯紧一点。据说陆景厉害着。”

向刘委汇报工作的是宾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平文彬。听到这话,平文彬笑呵呵的道:“他一个毛头小伙子能有什么道行。有几个钱怕也是靠家里的关系弄的。”

这种关系户,他老平见得多了。宾州市的首富程雨石不就是关系户。这年头做生意,不是关系户做不成。只不过,陆景可能来头大一些,在省里搭上了线。

刘委神情肃然的看了平文彬一眼。

平文彬心里一凛,意识到刘市长不满意了,立马收敛了笑容,讪讪的道:“市长,我一定盯紧他的行踪。”

刘委这才脸色稍霁,拿起手边的茶杯喝茶。“老平,办事情要有一股认真劲儿。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

他在省里有些关系。陆景的背景他略微知道一点。好像是京城某个世家的子弟。关键是,几年前隔壁市襄水巨大的人事变动据说陆景参与的很深。

这让人不得不忌惮。这两年。他得罪何晨的事情没少干。不得不谨慎。当然,钱市长已经做了妥善的安排,何晨想要拿到宾州的话语权基本无望。

想起海益集团那庞大的经济实力,刘委轻轻的笑了笑。能和这样的大集团打上线,怨不得钱市长上任就敢于立威。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第二天,陆景带着丁灵按照约定前往宾州市委市政府大楼分别拜访宾州市市长钱高阳、宾州市市委书记何晨。

宽敞明亮的宾州市委市政府大楼分为东西两边。此时,东面大楼6楼最里面的书记办公室里,先和钱高阳见过陆景微笑着和何晨说话。一名面容清秀的三十岁男子手脚麻利的泡了两杯茶进来。又悄然的退了出去。

陆景眼睛里闪过一丝讶然的神色,道:“何书记什么时候把白明俊外放了?”何晨原来的秘书是他的老熟人白明俊。他一直还以为白明俊还在何晨身边工作。

何晨笑着感叹道:“年初的时候,从万县出现了安全事故。我手下没什么人可用,将小白派到从万县的担任常务副县长,负责生产安全工作。小白是个好苗子啊。这段时间从万县一直处在抗洪防汛的紧要关头。小白将原定的婚期的都推迟了。”

小白?陆景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神情。这怎么听的这么搞笑。陆景心里暗笑几声,拿起杯子喝茶。

年初的时候,正是原宾州市市长吴礼晓升任楚北省内某市市委书记,钱市长进入宾州的时期。看样子,何晨在那段时间提拔了不少“自己人”。

关宁上次给他提过白明俊的婚期。好像原定是在7月中,差不多也就是这几天。关宁还在江口没回,估计白明俊的婚期应该是推迟了。待会给白明俊打个电话问问。这段时间和白明俊的联系确实比较少。

随意的闲聊几句,话题转到宾州的经济形势上来。何晨声音略有些低的缓缓道:“景少,我上午才得到的消息,海益旅游的负责人高修平明天将会由明州抵达宾州。”

“高修平?”陆景心里一动。道:“明州高家的人?”

何晨表情有些凝重的点点头,“瑞丰旅游一直要想要做的紫云山旅游项目恐怕会被海益旅游拿走。”

这句话的信息量十分之大。陆景忍不住皱了皱眉。

何晨很明显不看好瑞丰旅游和海益旅游的竞争。但是。他已经授意胡文洸将瑞丰旅游要投资8个亿的消息放出,何晨还这样认为。恐怕。难点不在商业竞争层面,而是宾州市内的问题了。

换句话说,何晨隐晦的向自己承认了,他控制不了宾州的局面。昨天何路遥来见他大概就是为今天这句话做铺垫。

陆景琢磨了好一会,道:“何书记对宾州的经济发展方向有什么想法?”

既然何晨在旅游发展上的话语权争不过钱高阳,何晨又如此急切的邀请他来宾州投资,总不会坐以待毙吧?

何晨对陆景表现毫不诧异,他在江州就见识过陆景的能力,起身从办公桌上拿了一叠资料递给陆景。

等陆景翻了一会,何晨介绍道:“宾州原本有十几家中小汽车配件厂依靠为襄水五汽提供配件而生存。随着襄水五汽的衰落,这十几家国有的厂子经营状况非常糟糕。我准备整合宾州的汽车配件行业,希望能得到景少的配合。”

襄水五汽被景华旗下的昆成汽车收购,何晨有这个请求陆景并不意外,沉思了一会,说出他的担忧,“配件厂的产品能否达标呢?”这种小型国有企业的产品一般而言很难达标。

何晨笑着抽口烟,自信的道:“达到国外汽车厂商的标准还有点难,但是达到国内的标准还是勉强可以。宾州大学里的副教授成立诚是这方面的专家。很多技术难题都是他组织人手帮忙解决的。不过,还有更多问题需要投入投入资金购买仪器建立高端实验室才能解决。”

说着,何晨期盼的看着陆景道:“景少。汽车配件行业的利润率或许没有旅游业高,但是汽车配件行业的盘子肯定比旅游业大。光靠旅游业并不能让宾州真正的崛起。两条腿走路才稳啊。”

陆景沉吟着。何晨说的是一句实话,宾州旅游全市的旅游一年的收入在两三年之内能够突破100亿就算是奇迹了。未来。旅游市场最好的时候也不可能超过500亿的产业。

但是,汽车配件行业的市场总额就不止这么多。虽然汽车配件行业依赖于整个国内汽车行业的发展,国内汽车行业在04年之后也有波折,但是总体而言,未来十年之内汽车行业都属于高利润行业。宾州大力发展汽车配件行业,打造一个两三百亿的产业完全有可能,而如果技术过关的话,达到国外汽车厂商的配件标准,使得他们就近采购。这个市场份额估计还会继续增加。

就像手机会逐步普及一样,电脑、汽车这些家庭消费品一样会逐步普及到千家万户。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历程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当然,何晨要发展汽车配件产业的本质目的还是掌握宾州的话语权。试想,他一力推动的汽车配件产业为宾州带来了大笔的税收、就业,自然也就能有话语权。

然而,关键问题还在汽车配件的技术上,在于产品是否过硬。

陆景道:“何书记,我先和宾州大学的成教授见面聊聊再做决定吧。”何晨的思路他是赞同的,既然在旅游上争不过市里的其他力量。另起炉灶又有何不可?

但是要陆景贸然的投入巨资发展宾州的汽车配件行业,他自然需要方方面面的考察清楚。

何晨笑道:“这是应该的。我让何路遥明天陪你过去。”

陆景道:“行。”这件事属于保密阶段。由何路遥陪着他去是最佳人选。

喝了一会茶,陆景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刘副市长似乎对我们到来不是很热心?”

何晨有些头疼的道:“刘委和钱市长是省委党校的同学。他很支持钱市长的工作。”

陆景恍然。轻轻的点了点头。历来一把手和二把手或多或少的都有矛盾。不过,常务副市长和市长联手对抗市委书记也正常。

从宾州市委市政府大楼里出来,陆景和丁灵坐进一台墨绿的jeep里。

jeep车返回瑞丰旅游分公司的路上。陆景拨了白明俊的手机。或许是因为下着雨的关系,信号有些不好。白明俊的声音断断续续,“陆...。早听...胡文洸说你要…宾州,已经到了吧?”

陆景笑道:“昨天到的。你什么时候去从万县的?靠,你那里信号太差了一点。”

“没办法啊。我还在防汛提上...下大雨,”正说着话,电话里传来一阵喊声,似乎有人再找白明俊。“好了,不多说了,改天给你回电话。”

陆景无奈的挂了电话。手机信号断断续续也没法聊天。

丁灵笑着眨眨眼睛,问道:“你朋友啊?”

陆景笑着摸摸丁灵甜美的脸蛋,道:“是啊。他现在忙的连婚期都推迟。我还打算问问他的近况没想到信号这么差。”

丁灵白皙的脸蛋上浮起一缕绯红。赵姿还在前面开车呢。“你和何书记谈的怎么样?”有昨天的情报在,她都没问和钱市长谈的怎么样。不用问都知道是表面功夫。

陆景将与何晨的谈话内容和丁灵说了说,然后微叹口气,道:“我们可能要换一个方向了。”

从本质上来说,陆景不愿意去转向投资汽车配件行业。但是,他来宾州投资的目的,除了经济利益,更多是要考虑政治因素。因而,何晨的这个想法,他需要仔细的考察、评估。毕竟,如果何晨能够以强硬的手腕理顺宾州的其他力量,何晨大概也不会这么大费周折的想要从做大经济蛋糕这个角度入手。

赵姿突然道:“陆少,后面有辆车在跟踪我们。”

陆景微征,扭头看了两眼车后面,想了想,道:“不管他。”看来,宾州有些人对他很不放心。

瑞丰旅游宾州分公司大楼12楼气派的办公室里,将近中午,窗外细雨绵绵。胡文洸、江祺广听着陆景说的情况后,对视一眼,都看得出彼此的担忧。

江祺广询问道:“景少,你能不能动用你的关系把这件事压下来。随着国内旅游的兴起,公司这边评估过宾州的旅游业前景,一致认为我们将会从中会的巨大的投资收益。这个时候转投汽车配件行业有些得不偿失…”

陆景摆了摆手,“这是关系到各自前途、话语权的事情,没人会让步。省里面很难施压。旅游项目现在是什么情况?”

胡文洸汇报道:“今天上午宾州市政府通知半个月之后就紫云山东段项目举行竞标。三天之后开始报名。”

陆景道:“旅游这边先准备着吧。我们把准备工作做好。看看过段时间事情能否有所转机。江祺广,你和昆成汽车襄水事业部联系,让他们派人过来评估这些配件厂的资质。”

江祺广应道:“好的,景少。”

陆景掂出一颗烟,深深的吸了几口。何晨另起炉灶的策略,他是认可的,但是要他就这么放弃旅游这一块,实在有些不甘心。毕竟瑞丰旅游,景华这边都为此准备了很久。

当然,省里施压的办法肯定不用想了。那么,办法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