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09章 宾州局势

第909章 宾州局势

听到成教授一叠声的催促他赶紧离开宾州,似乎他惹了大麻烦一样,陆景有点明白了,道:“成教授,我不会有事。呃,我想问下,您是否是成立诚教授?”

成教授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我就是成立诚,你找我有事情?”

陆景微笑道:“成教授,你好。我从何书记那里得知你为宾州十几汽车配件厂上攻克了不少技术难题,我有意在宾州投资汽车配件厂,想找你了解一下宾州整个汽车配件行业技术水平情况。”

成立诚心里一喜,他的研究正缺乏资金投入,这不是送上门的主顾吗?而且还是何书记介绍过来的。但旋即他的脸色又变得暗淡,指了指重新从宝马上下来的程心远,道:“小伙子,今天这件事怕是很不好收场,你赶紧给何书记打个电话吧。”

程家是宾州的“豪门”。程心远则是宾州一霸,在大街上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敢强抢上车。宾州没人敢管。敢管的人都出了事。要不是程心远的老子程雨石曾经是他的学生,他这么骂程心远,早被整了无数回。

陆景笑了笑,道:“成教授,那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就是何书记的儿子。我们等一会,他会处理好。”

成立诚愕然的看了过去。

程心远从车上下来,勃然大怒的质问走过来的两名青年,“玛德,你们是谁?敢坏我的好事?”

自从他父亲成为宾州市的首富之后,还没有人敢坏他程公子的事。

在赵姿动手的时候,何路遥就从人群里开始向宝马车走去。他很清楚,光头男子这几个蹩脚的角色绝对不是陆景保镖的对手。“你是程雨石的儿子?我听说过你。你再把说何书记的话重复一遍?”

程心远眼睛眯了眯,盯着何路遥上下打量,冷哼一声道:“说了又怎么样?何书记在宾州什么情况谁不知道?”

“你麻痹...”何路遥毫不犹豫的动手打程心远。刚才这子就说他爸在宾州算个屁,他心里火大的很,在他面前骂他爸,他要是还不动手真是枉为人子。

“哦。打起来了...”人群里有人叫道。这倒是一桩奇闻。先是有人将程心远这个王八蛋的走狗给打了,接着又有人打程心远。真是大快人心。

“打的好...”有人道。程心远祸害了宾州市几年,宾州无人不恨。今天总算有人站出来出口气。

何路遥根本就不会打架,就靠一口气撑着一顿乱拳。而程心远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一时半会也拿不下何路遥。

走上前的刘基伟看着扭打在一起的两人颇为无语。居然和小混混一样扭打在一起,真是丢人。他上前一步,手臂用力的一拉,将扭打在一起的两人分开。戏谑的道:“程心远,这是何书记的儿子何路遥。你们俩还是谈谈吧,我看打也大不出什么结果。”

他是看到徐咏碧一脸的气愤,这才上来说话。否则,他和程心远井水不犯河水,根本不会上来管程心远的闲事。

程心远自然认识常务副市长刘委的儿子刘基伟。听到这话,眼神变了变,但仍旧是桀骜不驯的看着何路遥,捂着脸道:“姓何的,你敢打我,我长这么大,我爸都不敢打我。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

何路遥一脸不爽的甩手,道:“土鳖!你想完?劳资还不让。当众调-戏女大学生,等着吃牢饭吧你。”

他倒现在还没不知道程心远是那位。但是,这件事陆景插手了,让程心远吃牢饭不是难事。

程心远一副看白痴的表情,探身从宝马车里拿出手机,拨了号码出去。道:“秋叔,我被人打了,恩,就在宾州大学,好,你快来,我等你。”

刘基伟无语的摇摇头。“程心远,没必要把事情闹大吧?这件事,我看各退一步。你保证不找那个女学生麻烦,何路遥陪你一点医药费。就这样算了。”

程心远口里的秋叔是宾州市分管交警、联系郊区分局的公-安局副局长秋德。

“不行。”程心远与何路遥异口同声的道。

程心远手指何路遥,嚣张的道:“玛德,你想我吃牢饭,你先给劳资进去呆着吧。哈哈。”

何路遥冷笑道:“我陪你钱?你别特么做梦了。打电话谁不会?”说着,何路遥拨了一电话出去。

何书记在市局当然也是有人的。

刘基伟无语的摇了摇头。这是拼爹的节奏么?程心远大概没吃过什么亏,居然觉得市委书记的儿子陪钱这样还不够?这面子够大了。而何路遥看情况根本就不知道程家在宾州的权势。他也不想想,何书记来宾州2年还没打开局面难道是钱市长的制衡?钱市长可是半年前才来宾州的。

何路遥三人交涉的声音一直都没有掩饰,在空旷的广场上听的很清楚。

徐咏碧心里叹口气,对刘基伟息事宁人的做法很有些失望。

陆景微微皱眉,对成立诚道:“成教授,要不让看热闹的人先散了,你先去校医院上点药之后,我们再谈。”

成立诚摇摇头,道:“校医院现在根本没人。我去外面的医院上看吧。”说着,走几步,拍拍手对不远处围观的人群大声道,“大家都散了吧。都散了。”

看得出来成立诚在宾州大学里颇有威望,很快人群便散去。程心远看到这一幕只是哼了一声,整姓何的,他当然不需要什么证人。

那名黝黑的男生扶着一脸惊恐的小槐走过来,“这位同学,谢谢你。”

陆景微笑着点点头,主动和他握了握手,温和的道:“举手之劳,不用客气。你女朋友昨天还为我们指路了。去吧,不用担心。”对这位护着女朋友的男生他还是欣赏的。有血气之勇,是个爷们。

陆景的话很轻,但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在里面。黝黑的男生和小槐对视一眼,感激的笑了笑,再次道谢后离开。

成立诚走过来,担忧的道:“小伙子,我去医院了。你投资的迫切意愿我知道,但是,这件事你还是先处理好吧。等你处理好我们再谈。”

他可不想和这位温文尔雅的青年谈好之后,结果这小伙子又被程家赶离了宾州。那不是白折腾一场。

陆景这次是真有些诧异了,道:“也行。”他隐约明白成立诚的意思:这件事不摆平,后面谈投资都没什么用。程心远背后的人有这么大的力量?

和成立诚互留了联系方式之后,陆景和徐咏碧返回到停在宾州大学校外的车上。何路遥留在广场上和程心远对持,等待相互“拼爹”的结果。

其实,两人留在原地就是想看对方待会怎么倒霉。这就好比是赌徒在赌桌上等待揭底牌的那一刻。没人愿意提前离开。

刘基伟多少明白这两人的心思,知道下面也没他什么事。当即快步追上徐咏碧,在她身侧感叹道:“咏碧,何路遥大概是江州骄纵惯了,遇事不知道收敛一点,我看他等会要吃亏。”

陆景眉头微微挑了挑。

徐咏碧讥诮的道:“是啊,他待会会吃亏,但是他好歹打了那混蛋一顿,你呢?不吃亏。还当和事佬。”

刘基伟表情错愕,郁闷的道:“咏碧,你不知道程家在宾州有多么大的权势,我爸遇到这样的事情都要和他家里商量着办呢。程家就是宾州的土皇帝。”

徐咏碧鼻子里哼了一声,显然很不满。当即,也不再理刘基伟。跟着陆景坐到墨绿色的jeep车中。

“诶,咏碧...”刘基伟失落的伸伸手,不知道说什么好。

车内,陆景笑着摇摇头,“咏碧,其实,刘基伟的处理方式没错。处理这件事最需要的一个结果就是让那个程心远不再去骚-扰小槐。其他都是次要。”

徐咏碧不满的道:“还没错?那个程心远的做法和古代的恶霸有什么区别?我都没想到现在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陆景,当时,你让赵姿救下小槐的时候,我心里还为你喝彩呢。你怎么也是息事宁人的态度。我还以为你会管这件事呢。”

陆景笑着道:“没有好处的事情,你指望有人会为一个不相干的女生和程心远家里死磕?你没看电视剧里行侠仗义的后果多半都是亡命天涯啊?何路遥那斗气的举动我们就不说了。哦,咏碧,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有英雄情结?”

徐咏碧气结。她知道陆景说的有些道理,能让程心远保证不再去骚-扰小槐是最好的结果,至于把程心远送到监狱里,除恶扬善那就太天真。但是,她心里依旧有些郁结,道:“这和英雄情结有什么关系?”

陆景笑道:“如果,你有英雄情结的话,我准备在你面前装装英雄。”

徐咏碧微征,立即又理解了陆景的意思,嫣然一笑,眼波流媚的举起拳头抗议陆景“调戏”她,嗔道:“你还是在紫琪和秋兰姐面前装英雄去吧!”

陆景哈哈一笑,拿出手机拨号。没好处的事情,他当然也不会去和程家死磕。保住小槐就算整件事情的终结,但是有好处的事情呢?

刘基伟刚才话里透漏了太多的信息。宾州的局面恐怕不是“二龙夺珠”,反而很有可能是“三国争霸”。

陆景来宾州的目的就是帮助何晨理顺宾州的关系。有程心远这么好的切入点,他要是无动于衷那奇怪了。

当然,在这之前,他需要了解宾州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