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0章 你就这样道歉

第910章 你就这样道歉

宾州市文化宫旁一间僻静的茶馆包厢里,清香袅袅。茶室布局清雅,几方桌椅古香古色。

齐克强手持茶壶给陆景面前的茶杯倒了一壶茶,笑道:“景少,很久没见你了。上半年我去江州开会,准备去拜访你,听宋助理说,你不在江州。”

齐克强很久不见,脸上有沧桑之色。看起来比江州意气风发的时候沉郁了很多。看来这两年齐克强的日子不好过。陆景感叹了一声,道:“是有段时间没见了。我上半年在京城和汉城忙事情。”

他的电话打给了在宾州市任副市长的齐克强。然后两人约在这间茶室里见面。有些情况电话里说不清楚。

齐克强伸手示意陆景喝茶,点头笑道:“可以想象景少在京城和汉城的经历是何等精彩。”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陆景笑着摇头,拿起茶杯喝茶。

齐克强这句话刻意恭维的话让两人找到在江州相处时的感觉。话题慢慢的打开。闲谈了片刻后,齐克强就把话题转到了宾州的事情上来。

“景少,程心远在宾州算得上一霸,玩弄了很多女性。受害者敢怒不敢言。程心远的父亲程雨石是宾州的首富。靠做建材生意发家。宾州市全市的建筑,没有人敢不用他家的建材。程建木主任和程雨石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他和何书记有些心结...”

关于程建木的事情,齐克强尽量说的客观、仔细。在宾州蛰伏两年,陆景的到来是他一飞冲天的机会。

陆景所有所思的点点头。

程建木是宾州市人。仕途一直在宾州,从乡镇的科员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宾州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上。前些年退到了宾州市人大主任的位置上。就齐克强的说法。程主任看样子并没有打算退休,反而老而弥坚。是宾州市本土派干部的扛鼎人物。

陆景来宾州之前相关人物的资料是有看过的。但是,这种细致入微的人物关系,他自然不可能知道。

和齐克强聊了两个多小时,一起吃了晚饭之后,陆景才返回宾江酒店。此时,他心里已经有底。

宾江酒店的霓虹灯招牌在夜色中熠熠生辉。酒店前车来车往。宾江酒店作为宾州市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各种会议、商务会谈、考察,交流都在这里进行。毫不夸张的说这里就是整个宾州市商业圈子的中心。

陆景独自一人穿过大厅,来到电梯口。下午的时候。去见齐克强时,他让赵姿跟着徐咏碧了。徐咏碧需要在宾州大学里继续的她的画作。

电梯口一共六部电梯。最靠里面的电梯“叮”的一声响时,陆景身侧有七八人谈笑风生的坐过来。为首的一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相貌普通。他身边落后半步则是一名满脸红光的圆脸胖子,约莫四十多岁。

圆脸胖子看到陆景,微微一愣,旋即笑呵呵的伸出手道:“陆先生,你好,你好。在宾江酒店这里来住得还习惯吧?条件比江州而言太简陋了。还请你见谅。”

陆景微微皱了皱眉,和圆脸胖子握手,微笑道:“马市长,你好。”前些天。他来宾州时和分管宾州旅游的副市长马元龙见过面。

马元龙并没有为陆景介绍身边海益旅游负责人高修平的意思。但是,高修平对陆景颇为好奇,微笑着伸出手。“是景华的陆少吧?你好,我是高修平。”

“我是高修平”和“我叫高修平”一字之差。但话里透漏出来的意思却天壤地别。

“高总,你好。”陆景微笑着和高修平握了握手。高修平的手很有力。这通常是侵略性比较强的特征。

这时。高修平的随行人员已经进入电梯,将电梯的开门键按住等高修平、马元龙进来。高修平打了个手势,道:“一起?正好和你聊聊。”

陆景摆了摆手,拒绝道:“下次吧。”

高修平眼神里隐蔽的闪过一丝不悦,微笑着冲陆景点点头,进了电梯。

八楼豪华的房间里,陆景和何路遥、卓玉龙在茶几出聊着下午何路遥和程心远交锋的结果。丁灵泡了几杯茶端过来,坐到陆景身侧的沙发上。

卓玉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细眼中年男子,宾州市公-安局六名副局长之一。很显然,这是靠近何晨的干部。

何路遥道:“景少,那姓秋的霸道的很,愣是说什么证据不足不予处罚?要不卓局长及时赶到,我在城郊分局里还要吃亏。玛德,这要是江州...”

陆景不悦的看了何路遥一眼。

何路遥心里一凛,连忙收声。

卓玉龙心里极其惊讶的看着一幕。要知道,何路遥可不是什么小角色,市委书记的公子,多少还是有些面子的。但是,在这位青年面前,何路遥似乎很就像跟班一样。“陆先生,程雨石不是什么讲规矩的人,你的安全问题...,这样吧,我调四名警员跟着你吧。”

陆景摆了摆手,“让卓局长费心了。安全问题,我会从瑞丰旅游调人。”说着,问道:“卓局长对程心远的事情怎么看?证据...”陆景嘿嘿笑了两声。

卓玉龙头有点大,他靠拢何书记自然是想要得到提拔,但要他去啃程家这样的硬骨头,不管结果如何,只怕第一个倒下的就是他。卓玉龙硬着头皮道:“陆先生,证据、证人在办案的时候很重要。”

陆景失望的叹了口气,掂出一颗烟慢慢的吸着。这倒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假设,何晨有得力的人手,程心远这种不知死活的坑爹货色早就将坑爹属性发挥出来了。宾州的局势何至于此。

卓玉龙有些尴尬的喝茶。

这时,“咚咚”的敲门声响起。丁灵起身去看了门。

程心远对他爸让他来道歉一百二十分不愿意。但在老头子威胁要打断他的腿的情况下,不得不委委屈屈的来了。

看到丁灵的一瞬间。程心远感觉小腹有股热流涌起,“靠。奶大皮肤白,腰细屁-股圆。这要是从后面不得爽死。”他怎么都没想到这里还有身材如此之好、气质如此清纯秀美的美女。

丁灵很讨厌这人的目光,问道:“你是谁?”

程心远色眯-眯的眼神贪婪的看了丁灵几眼,想着要不要在她胸上摸几把。但是想到陆景身边那个厉害的女保镖,他悻悻的放弃了这个想法,傲然的说道:“我找陆景。你是陆景的女人。”

丁灵俏脸微红,皱起眉头,回头看陆景。陆景道:“小灵,让他进来吧。”

程心远得意洋洋的走进房间里。屋内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何路遥霍的站起来。死死的盯着程心远。

程心远冷哼了一声表示不屑,然后对陆景道:“陆景,我爸让我来向你道歉。话我说到了。就这样。”

陆景笑了笑。他倒不是生气,而是很久没有见过如此不知所谓的人了。

何路遥不爽的喝道:“尼玛,你这样子叫道歉?”

程心远不理何路遥,瞪着陆景道:“怎么,你还不服气?我来这里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哼,宾州的治安不太好,你最好注意一点。不要晚上和你的女人在被窝里被抓-奸。还有。记得出门看看黄历,发生什么车祸,搞出点意外,那就不好玩了。”

陆景脸色微沉,点了点烟灰。“你威胁我?”

程心远大大咧咧的点头,“是啊,我威胁你。而且还是当着卓局长的面威胁你?怎么样!”程心远指了指一旁坐着的卓玉龙。

卓玉龙不得不表态,喝道:“程心远。你差不多点就可以了。”

程心远无所谓的讥笑几声,嚣张的拍拍手。“就这样了。再见。”说着,扬长而去。

何路遥气愤的道:“景少...”

陆景轻轻的摆了摆手。等何路遥、卓玉龙离开后,陆景连续的拨了几个号码出去。

既然,宾州这里没有可靠的力量,那只能借助外力了。

宾江酒店楼下,一名三角眼,面相有点雄的西装汉子见程心远出来,道:“程少,事情办妥了。”

“哈哈,当然办妥了。”程心远自得的大笑,拍拍西装汉子的肩膀,“老莫,给我爸打电话吧。”说着,坐到宝马里,故意鸣笛几声,才张扬的开车离开。

叫老莫的男子想了想,守在酒店门口拨了一个号码。

洛蒂ktv五楼的豪华包厢内,震天的音乐声爆响,灯光旋转,十分绚丽。程心远坐在沙发上,哈哈大笑着给他的朋友们讲述着他道歉的经过。

有人道:“程哥,你这事做得痛快是痛快,但是会不会有隐患。”

“隐患?什么隐患?”程心远不以为然的说道,手摸着身边一个清秀女人的大胸,道:“玛德,你们是没见过那小子的女人,劳资现在想起来就上火。”

包厢里一阵哄笑。有人叫道:“小冰,帮程哥先泄泄火。”程心远身边清秀的女人故意娇羞的低下头。这种欢场手段又引的一阵大笑。

程心远这些朋友都是宾州的官宦子弟。其中,并不乏有见识的人。

有人分析道:“我听说何路遥都跟着那个什么陆景混。按理说,那就是省里的子弟了。不过,省里面现在最活跃的就是汤少和罗总,倒没听说有姓陆的。”

“别瞎几把超心了。真要那么牛逼,跑我们宾州来干什么?飞速发展的襄水不比我们这儿享受得多。渝都那些水灵灵的妹子不比我们这儿好?”

包厢里闹哄哄的。但是这些人不知道的是,深夜之中,襄水市的警力突然被调动起来。一辆辆警车沉默的停在某处大院中。两个小时候,一名名神情坚毅的警员快速进入警车。

夜色茫茫,凌晨四点许,黎明将要到来之时,一排排如同利刃般的车队由襄水飞驰进入宾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