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1章 再次道歉

第911章 再次道歉

7月下旬,由楚北省公-安厅统一部署省内西部五个市展开声势浩大的打-黑专项行动。《楚北日报》发出社论,称这次行动为省西部地区经济崛起扫清了障碍,完成了为经济保驾护航的使命,是一次成功的行动。

声势浩大的打-黑专项行动中,宾州市沦为重灾区。大量的证据表明该市黑涩会活动猖獗,人民群众深受其害、苦不堪言。

在雷霆万钧的形势下,几名宾州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被处以极刑。宾州大小黑势力噤若寒蝉。社会风气为之一清。

宾州市雨石路1号的别墅在微雨中若隐若现。这里曾经是宾州八县三区商人所共同仰望的地方,宾州市首富程雨石的住所。

但现在,宾州八县三区的商人再也不会仰望这个地方。随着程雨石名下洛蒂ktv被封查,大量的违法犯罪事实被查出,宾州市首富程雨石已经光环不再。

华丽若宫廷般的1号别墅中,程雨石默默的放下手里的手机,长长的叹了口气。程雨石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肥胖男子,衬衣被一身肥肉撑的鼓起。此刻,他胖脸上神情无比的凝重。

“爸,情况怎么样?”程心远这时早就不复几天前的意气风发,焦虑的问道。

程雨石缓缓的抬起头,盯着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突然的爆发,吼道:“怎么样,怎么你麻痹!”程雨石飞起一记窝心脚,将程心远踹到在地,“劳资怎么生了你这个王八蛋的儿子。尼玛的。”程雨石尤不解恨的冲上去抽出皮带狠狠的抽程心远。

程心远在地上翻滚着哀嚎道:“爸。别打了,别打了。我要被你打死了。我是小王八蛋。你不就是大王八蛋。”

“你还敢嘴硬。”程雨石现在都快要气疯了。

电话里反馈回来的信息以及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被他曾经的朋友们给放弃了。刚才。电话里有人向他学了学程心远在宾江酒店里向陆景道歉的场景:程心远当着宾州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面威胁陆景。

还有比这更蠢的人吗?还有比这更蠢的人吗?

结果,人家一个电话打到省里:我在宾州考察投资被宾州首富的儿子威胁出门要注意车祸。省里的反应可想而知。

痛殴了程心远近二十分钟后,程雨石才气喘吁吁的停手,大声道:“老王,备车,把这个混账带着。我们去找陆景。”

等在别墅客厅外的老王应了一声。片刻后,一辆黑色的宝马从雨石路1号的别墅驶出。

陆景打给省里的电话当然不是程雨石听到的版本。他不过是针对楚北省西部经济发展的事情和赵省长、汤副书记提了提。主要是强调黑势力垄断市场对经济秩序的破坏,以及当地干部对经济发展观念的滞后。被威胁的事情只是当做笑话来说的。

当然,陆景说的是笑话。但也要看赵省长、汤副书记怎么听。

细雨霏霏,车窗前雨刷滑动。陆景一大早就带着丁灵、何路遥去宾州大学化工学院找成教授商了解汽车配件厂技术情况。

化工学院教学楼是九八年兴建的14层高楼。7楼实验室里因为暑假空无一人。成立诚邀请陆景在实验室里详谈。

“前天我们就谈过啊,汽车配件其实说白了就是材料技术。材料技术过关,各家厂里面生产出来的汽车配件就能达标。当然咯,各种实验数据都需要购买精准高端的仪器进行反复的测试和在生产实践中进行摸索...”

成立诚和陆景一连谈了两天。这是第三天。终于,他忍不住谈到了资金问题。

陆景调侃道:“成教授,你现在不怕我资金落地,人却被抓进去了吧?”

成立诚干瘦的脸上眉头一扬,笑道:“现在怕什么?程家那个小王八蛋还能蹦跶得了几天?现在市里都传遍了。程家要倒了。程雨石这个人,很有能力,但是手段...。”成立诚摇了摇头,又道:“现在不是说市局那里有很多苦主在告程心远吗?我听说他要吃这个...”

成立诚单手比划了一个手枪“砰”的姿势。一副童心未泯的样子,“嘿嘿,大快人心啊。所以说你运气好啊。刚好赶上宾州风气一清的时候。”

陆景笑了笑,点头道:“恩。我运气一向很好。”

成立诚哈哈大笑。

本来听得昏昏欲睡的何路遥这时心里就笑:毛的运气,有实力才有运气好吧?

陆景还没有与何书记谈宾州市这十几家汽车配件厂的整合方案。最近宾州风起云涌。何书记忙着接见干部、处理事情。要掌握宾州的话语权,目前可是一个良好的机会。陆景自然不会这个时候去打扰他。

成立诚也还没有向校领导汇报,因而双方也只能谈一个大概意向。但合作的意向无疑。

陆景和成教授大致的谈了谈了投资意向,初步是准备投资1千万美元在宾州大学里面建立一个材料实验室,用于成教授率领的团队来攻克材料技术。这些技术的专利权自然是归昆成汽车所有。昆成汽车将会以江州所实行的资助学者的方法来改善成教授等人的经济状况。同时,还会满足他们的研发课题经费。

相当于是昆成汽车出资在宾州大学里建立了一个合作的材料实验室。

临近中午,成立诚笑着邀请陆景去宾州大学校门口的一家叫“好来香”的餐厅里吃饭。简单干净的包厢内,成立诚带来的两名研究生跑前跑后的忙着倒茶送水招呼上菜。

成立诚推荐道:“陆景,别看这里简陋啊,但是菜炒的地道。我们宾州靠近渝都。都是菜的口味都是川味。这里的麻婆豆腐、剁椒鱼头都是极好的。”

陆景笑道:“成教授这么一说,我肚子就越发的饿了。”

叫小刘的研究生从包厢外进来。“成老师,他这里行吟阁没了。只有青岛。”

陆景笑着道:“小刘,等一等。成教授,等一会就从襄水过来的好酒,我请你品尝。先不叫啤酒了。”

成立诚眼睛一亮,道:“行。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他平时就好两口酒,本来是照顾下陆景这斯斯文文的小伙子,怕他酒量不行,准备上啤酒。倒没想到他主动送酒过来。

陆景微微一笑,那个年代过来的知识分子。没有人不好几口的。丁灵刚才去接襄水五汽来宾州考察配件的一行人。陆景早给郁扬打了招呼,让他安排人带两箱白云泉过来。

十几分钟后,丁灵带着两名男子走进包厢。走在前面的魁梧汉子正是襄水五汽的原厂长鲁炎达。他现在是襄水五汽的高级管理人员。鲁炎达身后一名三十多岁的斯文男子提着酒。

鲁炎达爽朗的笑着和陆景握手,“景少,我老鲁来了。”

陆景笑着拍拍他的手背,“坐。你来的正好。这是成教授...”宾州市这十几家配件厂原本就是襄水五汽的下游厂商,由鲁炎达代表昆成汽车来考察和谈判,事半功倍。

宾州政坛的风波估计过两天就要结束。

陆景介绍成立诚和鲁炎达认识。大家一起说笑几句,好来香的服务员便开始上菜。鲁炎达从襄水带来的是白云泉。鲁炎达也是好酒量。与成立诚着实喝了好几杯。

席间,陆景和成教授约定这两天实地的去几家汽车配件厂看看,考察一下。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十分痛快。饭后。陆景一行在宾州大学门口道别时,早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宝马上突然走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老远就伸出手。“陆先生,陆先生。你好。我是程雨石。”

陆景这里几人都看了过去。程雨石那边三个人一路小跑的过来。成立诚脸上不加掩饰的露出厌恶的神色。程雨石却是笑呵呵的鞠躬道:“成老师,好久不见。”

成立诚侧身避过。淡淡的道:“你这礼我受不起。你儿子我这段时间没少见。半个月前天天蹲在我们学校女生宿舍那里。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啊!”

程雨石脸色讪讪,这么明显的讽刺,他岂能听不出来。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程心远低着头,狠狠的瞪着成立诚了一眼。

程雨石等了片刻,没有一个人帮他解围,就自己赔罪道:“陆先生,犬子无知,那天冒犯你了,我专程带他过来向你道歉。”说着,狠狠的踢了程心远一脚,“跪下。”

程心远噗通一声跪在陆景面前,“声情并茂”的道:“陆先生,对不起,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何路遥讥诮的道:“你这是道歉吗?前些天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程心远心里纵然是万般不爽,这个时候也不敢再向之前那样对着何路遥冷哼一声表示回答。

程雨石的脸色一黑,看样子,他这个混蛋儿子把市委书记的儿子得罪的不浅。

陆景对这种苦肉计的戏码实在有点不感冒,等了一会,见程雨石还在当着他的面一巴掌一脚的教训跪在地上的程心远,道:“程总,行了。”

“玛德,要不是陆先生说话,我特么今天非打死你不可,”程雨石停手,讪笑道:“陆先生,你看,气消了点没有?”

陆景心里觉得好笑,淡然的道:“程总,今天就这样,好吧?”

“行,行,行。陆先生,你说了算。”程雨石一叠声的说道。他心里琢磨这陆景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景点点头。一行人在宾州大学校门口分开。陆景刚坐上jeep就看到徐咏碧在赵姿和刘基伟的陪同下从宾州大学的校门口走出来。

徐咏碧笑吟吟的挥了挥手,示意陆景等她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