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2章 车祸

第912章 车祸

“陆景,我刚才看到程心远跪在你面前是为了什么事?”徐咏碧坐到jeep车里,将画架放到车厢内的一边,微笑着问道。

赵姿将跟着陆景一起的司机替换下去,坐到驾驶座上开车离开宾州大学。

“程心远向陆景道歉呢…”细雨清凉的落在车窗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丁灵轻笑着给徐咏碧说了刚才的情况。

对程心远的遭遇徐咏碧当然不会同情,反而心里十分舒畅,道:“活该!他那样的人渣就是得有人治。”

陆景就笑,“咏碧,我发现你挺有正义感的啊!”

徐咏碧明眸微嗔的看陆景一眼,道:“这和正义感有什么关系。就是觉得气愤啊。说到正义感,好像你比我还足一些吧?”

她虽然不知道陆景在宾州忙些什么,但宾州最近声势浩大的打-黑行动,她又怎么可能没关注到。她听丁灵说,好像这件事的起因就和陆景有关。

陆景笑着摇头,“我可没那么高尚。我是属于无利不起早的懒人。哦,今天的画画的怎么样?”

不管陆景怎么说,但是程心远确实因为他而倒霉了。徐咏碧心情愉快的道:“还行。再画几天就能完成一副花。怎么问我这件事,要不我回去给你欣赏欣赏?”

“行啊。”陆景笑着答应下来,又沉吟了一会,道:“咏碧,其实我是想建议你这两天暂时离开宾州。”

徐咏碧惊讶的睁大眼睛道:“为什么?”徐咏碧五官十分精致,容颜清丽。这样睁大眼睛,看起来有着别样的性-感。

陆景轻笑道:“程雨石、程心远现在被逼到墙角。狗急要跳墙。我不得不防。小灵跟我在一起。安全没什么问题,倒是你经常外出画画很容易成为目标。虽然我认为刘基伟会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但就怕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刘基伟这些天天天跟在徐咏碧身后当护花使者。陆景在瑞丰旅游分公司里调了两名保镖,徐咏碧在宾州大学里画画的时候。赵姿就跟在她身边。

听着陆景打趣她和刘基伟关系的话,徐咏碧托着香腮微微一笑,“你知道我对他没什么感觉。呃,陆景,我怎么听着你语气特别轻松?一点都不像要面对跳墙狗的情况啊。如果我说不想离开宾州呢?”

徐咏碧身材略显娇小,穿着一件灰白色的修身t恤,挺翘的鸽乳将t恤勾勒出一个曼妙的弧形。石磨蓝的牛仔裤绷直修长纤细地美腿。容貌气质比清纯秀美的丁灵还要胜上半筹。“托着香腮”这个极具女人味的动作让她看起来颇为迷-人。

陆景略微失神了零点几秒,微笑道:“那你这几天要小心一点。尽量不要外出。”徐咏碧是他的朋友,不是下属。而且她很能自己拿主意。陆景也不好强制要求徐咏碧如何如何。

“我会的。陆景,谢谢。”徐咏碧展颜一笑,点头说道。

刘基伟这几天虽然一直陪着徐咏碧,但是两人的关系却没什么进展。颇为无奈的目送徐咏碧坐到陆景的墨绿色jeep在小雨中消失。刘基伟轻叹一口气,摇摇头将郁闷的情绪,开车离开宾州大学。

“小伟,来宾江酒店,我问你一点事。”刘基伟接到父亲的电话后一头雾水的赶到宾江酒店,在父亲秘书的带领下。进了10楼的豪华套间里。

“爸,你找我什么事?”刘基伟走到圆形茶桌边拿起茶杯自己倒茶,喝了口茶,好奇的问道。

刘委坐在窗边的舒适的靠背软椅上。手压着眉心,打了个手势,声音有些疲倦的问道:“我听说你这两天一直在围着一个女生打转。连班都没去上?”

听着父亲口气不善,刘基伟吓了一跳。勉强的微笑道:“是我大学同学,她来宾州写生。我招待一下她。”

刘委轻轻的点了点头。

刘基伟暗中长舒一口气,蒙混过关了。却又听到父亲道:“既然是你同学就好好招待下她。哦,最近陆景是不是频繁的和宾州大学的成立诚接触,他们在谈什么事情?”

刘基伟一愣。父亲这是官场文化深入骨髓,和自己儿子谈话都要先抑后扬,先打一棒再给甜枣。

刘基伟每天都在陪徐咏碧自然不知道陆景和宾州大学的成教授在谈什么,支支吾吾的憋出一句话,“爸,我…,那个,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

刘委微微一愣,继而手拍着椅子叹气道:“你真是太不争气了。我还指望着你来接我的班,现在看来,你还差得远,一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就知道围着女人打转。”

他这几天都在陪着高修平在紫云山考察宾州的旅游资源。上午才陪着海益旅游的高修平从紫云山下来。

宾州这段时间看似风云激荡,但他并没有牵扯进去,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他现在的首要目的还是要确保海益旅游的投资落实到位。那么,就不能让陆景搅局了。襄水的事情殷鉴不远。他不得不特别留意陆景的动作。

刘基伟尴尬的道:“爸,成立诚是市里出名的材料专家,专门攻克汽车配件方面的材料课题。陆景和他见面能谈什么?不就是汽车那点事吗?”

刘委脸色一沉,眼神凌厉的看了看刘基伟,道:“你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要去了解,这是什么屁话,靠猜测?”说着,手一挥,强势的道:“行了,你追女人我不管你,但是,陆景那里的动向你要搞清楚。”

他当然知道陆景和成立诚谈的肯定是汽车配件相关的话题。这是否意味着何晨对宾州的经济发展有新的想法呢?他需要搞明白。

刘基伟郁闷的小声道:“我知道了,爸。”刘基伟站了起来,准备离开。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爸,我今天中午看到程心远被程雨石打的跪在陆景面前。程家父子做事很不讲究,我觉得他们有可能会出歪招。”

刘委讶然的看了儿子一眼,赞许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他可没有去提醒宾州市两位“高个”的义务。

宾州市雨石路1号别墅的气氛十分沉闷。程雨石胖胖的身躯不安的来回走动着,忽而,他停了下来,问道:“老王,你觉得我们现在怎么办?”

从他发家以来,老王一直是他的得力助手。

老王低声道:“程哥,咱们得远走高飞了。从宾州入渝,再转向滇南,没有护照我们一样能离开。”

打-黑专项行动以来,洛蒂ktv被查出了很多事情。程雨石等人的护照都被收了上去,“享受”市里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干部出国的待遇。

老王这一声程哥让程雨石又回想起往昔的峥嵘岁月。他去恳求陆景放过他们父子,但是,这一招并没有奏效。为今之计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好,不过,走之前,我还得办点事。”程雨石咬牙切齿的说道,“玛德,谁让我没有好日子过,我也让他们过不成好日子。”

洛蒂ktv被查封之后,程心远将他日常的活动场所放在了宾州城东的一家夜总会里。颇有些档次的夜总会包厢里,程心远正在压着一个丰满的小姐发泄着他的郁闷。

半响,程心远低吼几声后起身,将一叠钞票甩在小姐的脸上挥手将她赶了出去,然后稍作整理,对等在一边的三角眼中年男子道:“老莫,有什么办法让我出口气。”他往日的那些玩伴现在自然都不见了影子。宾州市里人人都争相和他们父子划清界限。

老莫就是前段时间程雨石安排在宾江酒店盯着陆景行踪的人。

老莫嘿嘿笑道:“程少,我老莫是个粗人,没读过几天书,你要让我那可真是难了。”

程心远语气不善的道:“让你说你就说,那来那么多屁话。”

老莫狰狞的笑道:“程少,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方法什么的没那么多讲究。兄弟们这段时间可是憋屈的很。”

老莫的层次还是太低,他根本就不知道昔日他需要仰望的程氏父子已经日薄西山。

程心远有些意动,犹豫的道:“陆景身边那个女保镖身手很厉害。”

老莫冷笑道:“市里面又不能动枪,她能有多厉害,大货车撞过去,什么事情都完了。”

程心远双手砸拳,“好,干了。”

宾州在7月下旬只是下了一场小雨,其他时候都是多云、晴天交替。傍晚时分,红霞布满天际,预示明天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晴天。夕阳的余晖落在来来往往的车辆上。

流运路154号是一栋两层的远大电器手机专卖连锁店。门口车流稀稀朗朗。

销售员小何忙完一天的工作,在路边的自行车旁抽一支烟,脑子里想着怎么哄女友不要去太贵的地方吃晚餐。

突然,一声巨响将小何吓一跳,连忙看了过去。

一辆大货车在流云路上将一辆银灰色的奔驰撞飞了出去。奔驰车翻倒在一边,现场一片狼藉。

“车祸。里面的人估计完了。”小何脑子里迅速闪过这个念头。片刻后,整个流运路都沸腾起来。这里发生车祸的消息飞快的传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