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3章 三条意见

第913章 三条意见

7月26日傍晚,宾州市流云路发生一起严重的车祸:一辆大卡车与一辆奔驰相撞,造成一人死亡,两人重伤,一人轻伤。伤者迅速被送往宾州市人民医院救治。

车祸三个小时候后,宾州市市长钱高明在家里接到详细的情况报告。宾州市公-安局初步调查认为是这起车祸为是一场蓄意谋杀的行动。肇事司机逃逸两个小时候被抓住。线索直指程雨石、程心远父子。

“愚不可及!自取灭亡。”钱高明重重的手里的茶杯砸在茶几上,怫然不悦的从客厅沙站起来去了书房。

钱高明的妻子莫名其妙的看着丈夫的背影,手里拿遥控器换着台,“哪来的这么大火?”

钱高明阴着脸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他才来宾州半年的时候,和程雨石自然没什么瓜葛。幸好陆景当时并不在他的座驾内,否则,这件事还会牵连到他头上。

他不明白程雨石怎么会有如此疯狂的举动,但这个自己作死的举动却会打乱他的整体布局。这让他尤其恼火。

钱高明正思考着,手机响了起来。钱高明看了看号码,脸色再沉了三分,略等了一会,才接了电话,“何书记。”

何晨愤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钱市长,流云路发生车祸的事情你知道了吧?乔自强是干什么吃的?宾州的治安什么时候乱到了这种程度,当街蓄意谋杀投资商?洛蒂ktv查出了那么多违法犯罪的事实,程雨石和程心远怎么还逍遥法外?”

乔自强是宾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

钱高阳皱起眉头。何晨这一连串气势汹汹的质问。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何晨如此愤怒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车祸,而是有人试图谋杀陆景。

何晨压着怒气。沉声道:“我现在有3条意见。第一,乔自强立即停职处理。由卓玉龙负责彻查7.26案。第二,市委市政府要对景华、瑞丰公司的死伤人员予以妥善处理。第三,请钱市长以市政府的名义向投资商说明情况。挽回我们宾州的投资声誉。如果钱市长不愿意出面,我可以以市委的名义出面。”

钱高阳断然的道:“不用了。我同意何书记的三条意见。”

招商引资是市政府的职责,他怎么可能让何晨插手?乔自强是宾州本土派的干部,何晨要一力将乔自强停职来平息一些人的怒火,他自然不会反对。至于程氏父子的结局,在车祸发生之后再无回旋的余地。不在他和何晨讨论的范围内。

陆景接到胡文洸汇报车祸的消息时,他正在襄水九眉山云海天宾馆和丁灵、徐咏碧一起参加宁方则的宴请。

“简直是丧心病狂。”陆景愤慨的说道。“刘鹏天的身后事公司一定要安排好。另外,老鲁他们的伤情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

刘鹏天就是死亡的昆成汽车员工。他是鲁炎达的随行人员。

陆景本来是和成立诚教授约定这几天去宾州下面的几个县区的汽车配件厂看一看技术情况。但是,成教授前天回他老家参加一个老人的丧礼去了。行程不得不推迟。

鉴于宾州紧张的形势,陆景也不想整天闷在瑞丰旅游的分公司大楼里,就带着丁灵、徐咏碧一起到襄水来放松一两天。却不想,他离开宾州却是逃过一劫。他以为程氏父子最多就是用绑架、威胁之类的手段来迫使他放他们一条生路,怎么都没想到程氏父子居然敢对他动手。

胡文洸低声道:“鲁经理受了重伤,已经抢救过来。他们三人都没有生命危险。景少。请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今天公司的车恰好比较紧张,昆成汽车的高级经理鲁炎达急着去下面县市里开展工作,权衡之下便将陆景留在公司的银灰奔驰借调走。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居然遇到了车祸。

“恩。我明天回宾州去医院看望大家。”陆景和胡文洸聊了几句,叮嘱一番才挂掉电话。

宴席匆匆而散,陆景勉强的笑着宁方则握了握手。“下次吧,下次我们再好好喝一杯。”

宁方则理解的道:“行。景少,你先忙。我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前两年襄水政坛动荡时。他二伯退了下去。陆景是他认识的最大的人脉。而且,他现在的生意和瑞丰旅游、立丰地产联系紧密。是以,他在陆景面前很低调。

陆景不客气的说道,“有事情要你帮忙我会打你电话。”越是这样才越显得亲近。陆景对丁灵和徐咏碧点了点头,示意她们俩自便,然后回了房间。

既然鲁炎达等人没有生命危险,他也就没有连夜返回宾州。他要尽快协调各方面的关系。这件事,宾州市必须给他一个交代。

夜色中,宾州市内灯光点点。一起车祸在不相关的普通市民心中可能也就过一眼,感叹几句就过去。但是,对当事人而言,就没那么轻松。

几辆警用吉普车风驰电掣的悄然扑向宾州市雨石路1号别墅。

雨石路1号豪华的别墅中,水晶琉璃灯将客厅照的明亮至极,程雨石颓然的靠在沙发上,胖胖的身躯将沙发压出一个极大的弧形。他以手掩面,消沉的道:“老王,那个畜-生呢?”

老王摇摇头,“关机,联系不上。应该是和老莫在一起。”说着,忍不住道:“程哥,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程雨石刚刚接了一个示警的电话。但是,他前些天才下定决心离开,很多事情都没有准备好。作为宾州的首富,他根本就没有做随时跑路的准备。仓促之下,财物,退路都没有准备好。

程雨石叹口气,“我这辈子就是错生了这么一个儿子。老王,你走吧。我不走了。”

没有钱,他离开宾州下半辈子怎么活。况且,他一个人跑了,他儿子怎么办?虽然,在电话里,他被他曾经的朋友们放弃了。但是,他现在就赌有些人会保他一条命。

程雨石要是知道“坑爹”这个词的话,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用在程心远身上。

老王迟疑了一下,“程哥…”

这时,别墅大门被叫开,十几名荷枪实弹的武-警错落有序的涌了进来,为首一人是暂时负责彻查7.26案的卓玉龙,“程雨石、王弘致市局怀疑你们指使和7.26案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吧。”

程雨石和王弘致对视一眼,难掩心里的骇然:市局的人怎么来的这么快?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程心远试图谋杀的是哪个层级的人物。如果知道的话,程雨石绝对不会寄希望于有人会保他一命,而是会立即离开宾州。没钱活着总比吃枪子死去强。

半个小时后,雨石路1号别墅被搜查了一遍,有价值的线索都被带走。几辆警车消失在夜幕中。

两个小时,程心远和三角眼老莫在宾州市内的某个洗浴中心里被抓捕归案。

同时被抓捕的还有程家相关的一些社会人物。

第二天,陆景由襄水返回宾州前往宾州市人民医院看望受伤的鲁炎达等人。胡文洸聘请了几名二十四小时的特护人员照顾三人。陆景见过死者刘鹏天的家属后,和胡文洸在重症室外的走廊里抽烟。

夏季炙热阳光的阳光落在走道里。气氛有点沉默。

陆景想起刚才刘鹏天的家属悲痛欲绝的表情,心情有些沉重,沉声道:“凶手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宾州市也需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胡文洸默然的点点头。物伤其类。第一次感觉离死亡这么近。而且,谋杀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景少身上,可不知道他心里有多么生气。

这时,一大群人从电梯口出来,为首的是一名头发花白、五十多岁的男子。是宾州市的市长钱高阳,他身边随行的还有“长枪短炮”的记者。

陆景微微皱了皱眉。

钱高阳看了陆景,冲陆景等人点了点头,先进了重症室探望伤者,面见死者家属。过了半个小时候,钱高阳才前呼后拥的来到陆景面前,一脸沉痛的表情,道:“陆先生,发生这样的事情真是令人痛心。宾州市将会彻查7.26案件给景华一个交代。同时,死者的抚恤和伤者的医疗费用将由我们市里来承担。”

陆景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陆景冷淡的表情让钱高阳心里略有些不悦,邀请道:“陆先生明天晚上有时间吗?我希望能请诸位在宾州的投资商一起吃顿饭,和大家聊聊我们宾州的投资环境。”

陆景拒绝道:“钱市长,我更希望看到实质的行动。”

钱高阳表情滞了滞,然后介绍道:“陆先生,7.26案的主要指使者程雨石、程心远已经抓捕归案。正在走法律程序。相信很快就有一个公正的结果出来。”

陆景淡淡的点了点头。这是必须的要的交代。凶手和幕后指使者都必须要绳之以法。

钱高阳离开宾州市人民医院没一会,何晨立即赶到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