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4章 交代和脾气

第914章 交代和脾气

宾州市人民医院的主楼小会议室里,看望过死者家属和伤者的何晨和陆景在商谈着如何处理车祸的事情。

何晨尽量不刺激的陆景的情绪,道:“景少,你那辆奔驰车被废掉了以后怕是要再换一辆新车了。要不,这个走赔偿程序。程家父子在宾州颇有资产。”

陆景沉吟了一会,道:“按法律程序来吧。该怎么赔偿就怎么赔偿。”

何晨微微颔首,递了一支烟给陆景,“我已经让市局局长乔自强停职。”

陆景要宾州给他一个交代。其实,程氏父子的结局是注定的。直接肇事的那些混混当然也不会有好结果。但是,要说这样陆景就消气了那怎么可能?

将乔自强停职自是追究“监管”责任。程氏父子既然有问题,为什么没有早点控制起来呢?

至于赔偿资金问题就是走流程。以陆景的身家也不可能去稀罕那点钱。但是,肯定在乎这个赔偿的态度。

陆景点了烟,轻吸了一口,道:“恩。何书记,程家父子的事情我希望早点拿出结果。现在正是打-黑专项行动期间。另外,给景华员工家属的抚恤也要尽快发下来。”

何晨道:“这个没问题,特事特办。”

两个人都没有提怎么处理程家父子,但是打-黑行动的宗旨就是从严、从重、从快。处理结果,可想而知。

聊了一会,陆景点醒道:“我给张省长打过电话。他过两天会来襄水、宾州、温间、南马、远晚五市视察。省里面会先下一个调查组暗中来宾州。好好把握。”

从正常的角度而言,陆景要宾州市给的交代。何晨和钱高阳已经做到了。但是,陆景在宾州被人针对性的袭击座驾。明显是冲他去的,如果没有激烈的反应反倒会被人看轻。

当然。他如果要当纨绔,耍脾气把宾州市给砸个稀巴烂,叔伯们也不会说什么,反而会维护他。换做其他几个世家里的嫡系子弟被人预谋袭杀,反应只怕比这还激烈。

但是,陆景并没有当纨绔的心思,所以,这件事的手法还要曲折一些。接下来,宾州市政坛洗牌、震荡是免不了的。

陆景口中的张省长就是楚北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张炎直。何晨心里大喜。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点了点头。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从宾州出发,经临襄水驶向江州。过襄水之后,车队变成了三辆。当先是一辆轿车是昆成汽车自己生产的汽车品牌,昆王x3。

当然,从这辆极具流线型的黑色昆王x3的优良性能来看,很明显是改装过的车。

车内,郁扬笑着问道:“陆景,到底怎么回事?我都有点糊涂了。听说你在宾州遇到袭击了?但是。你26号那天不是正好在襄水吗?”那天陆景给他打过电话。

关于陆景遇袭的消息这几天慢慢的流传开。

陆景把事情说了一遍,感叹道:“地方上有些人真是肆无忌惮。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白明俊颇有同感的道:“谁说不是啊?嘿…”

作为从万县的常务副县长,他现在对基层的一些事情有了一些了解。条条和块块的事务大不一样。故而对陆景的话很有感叹。

近期内。宾州市内的汛情缓解,他请假回江州结婚。明天8月2日就是他和苏芸的婚期。这比原定计划已经推迟了半个月。给亲朋好友的请帖都重新再送了一份。

郁扬哈哈一笑,道:“事情处理的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吧?张省长视察西部五市第一站就去了宾州。”

陆景点点头。“恩,主犯和指使者都是死-刑。以儆效尤。”

郁扬拍了拍陆景的肩膀。宽慰道:“事情过去就算了。不要想太多。”

陆景笑着摇头,道:“我知道。”

死刑和足额的赔偿让他心里面对死者、伤者家属时沉重的心情得到缓解。而他心里那点不舒服这几天在亲人和红颜们关心的电话之下早就消退。况且。宾州那边的局势也是朝着他预期的方向发展。只是,偶尔想起这件事还有些惊悚、后怕的感觉。

白明俊微微笑了笑。陆景的座驾遇袭这件事是处理完了,但是事情远远还没过去。有人杀陆景,难道还不许他发脾气么?况且,有些人自己也不干净,程雨石万念俱灰之下,可是咬了不少人出来。

作为何晨的前任秘书,他知道市里的一些内幕消息。宾州,正面临着激烈的动荡,洗牌势在必行。

白明俊的婚礼于8月2日正午在白沙井丽都酒店举行。宾客如云,喜气洋洋。

关宁和白明俊的妻子苏芸是室友加闺蜜,自然是伴娘人选。早就从云春来江州帮忙筹备婚礼的叶仪本来也是伴娘的必须人选之一,不过她怀着身孕,也就无法劳累过度。陆景和白明俊是朋友。但要说做伴郎还是差一点。

陆景和张勇、余志成三人好久不见,在宴会厅里和白明俊、苏芸的同学坐了一桌。不少人都是江大毕业的,说起来都算是校友。当即,大家一边喝酒祝福新人,一边叙旧。

张勇是自来熟的性格,举杯和身边的一人痛快的干了一杯啤酒,笑问道:“余小胖,你那个游戏差不多了吧?该把人家江秋若取进门了啊!”

余志成眯着小眼睛,貌似憨厚的笑道:“差不多了。我是急的很,秋若非要等等。”

陆景笑道:“你们爱情长跑还没腻么?江秋若现在就在江州给何梦瑶当助手,你们可不要也搞出个奉子成婚的事情了啊。”

张勇笑着伸手拍了拍陆景的肩膀,“靠。说到爱情长跑能比得过你和关宁?”说着。摇摇头。他听叶仪说过,陆景已经结婚。

余志成嘿嘿一笑。他对陆景的事情知道的比较多。

陆景笑着摇了摇头。看向穿着橙色的长裙礼服的关宁。

关宁身材修长,这会穿着水晶贴饰的黑色高跟鞋更显得高挑、亭亭玉立、气质优雅。站在灯光下。露出的冰肌雪肤有着晶莹剔透之感。完美精致的瓜子脸薄施粉黛,清纯妩媚,将新娘子都比了下去。

他和关宁不是长跑。那太累了。他俩是漫步,一直走到人生的终点。

白明俊的婚宴结束后几天,关宁都忙着和好友们一起逛街、吃饭、叙旧。到第四天才算闲了下来。

午后的清风将江大校园里郁郁葱葱的树林吹的微微做响。新丰公寓的客厅里,陆景和关宁倚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隔着一扇玻璃门外的风景。

关宁感叹道:“大家都结婚了呢。小景,这几天都没和你好好说话呀。你在宾州怎么回事啊?”

陆景有些遗憾的揽着关宁,婚姻是他对关宁最大的负疚。他笑着将宾州的事情大致说了说。道:“要不晚上我请大家吃饭吧?每个人都问我一遍,我实在要崩溃了。”

关宁娇俏的白了陆景一眼,双手捧着陆景的脸,轻柔的道:“你想得美呀。我可没功夫陪你吃饭。我明天早上要回京城。在江口玩了这么久,我妈还指着我再陪她几天呢。”

陆景苦笑道:“我还以为你要和一起去宾州呢。我们可以一起多待几天。”他准备过两天重新返回宾州。

紫云山东段旅游项目招标如期进行,但是招标的结果目前还没有宣布。另外,答应成教授去考察的事情也需要去做。关于投资汽车配件行业的事情,成与不成,他都需要给何晨的一个答复。

关宁明眸浅笑。秋水似的眸子里荡漾着情思,道:“过几天啊。你不会要在宾州呆上一个月吧?雨绮姐说八月底明雪要来江州请大家吃饭,庆祝她去读研究生。那时候我肯定回江州了。你应该也回了吧。”

陆景沉吟片刻,道:“应该差不多了。”

8月6日。陆景和丁灵重新返回宾州。徐咏碧一直留在宾州写生。当时的态势之下,她也没什么危险。这时,宾州政坛洗牌后的格局已经初现端倪。

宾州市委市政府的大楼里。市长办公室内。钱高阳犹豫的翻着眼前的文件。他脑子里正在思考另外一件事情。

秘书贯荣送了一叠文件进来。

贯荣将近四十岁,手里的笔头很硬。曾经是宾州市内一位颇有份量人物的秘书。只是,他才调去当专职秘书不久。那位有份量的人物就腿了二线。接下来,他去坐了一圈冷板凳,又被调进市政府办当秘书。但,同样的,他的服务对象很快就调离了宾州。于是,一时间关于他“妨主”的流言甚嚣尘上。他本来一帆风顺的仕途又起波折,直到钱市长来道宾州,他才重新被启用。

每天想着如何更好的为钱市长服务是贯荣心里的头等大事。

见钱市长并没有看文件的意思,贯荣提醒道:“市长,旅游局那边招标的结果,何书记已经做了批示。”

钱高阳点点头,拿起文件看了几眼,脸色微微沉了下来。何晨批语里蕴藏的意思是将紫云山东段的旅游项目交给瑞丰旅游开发。

贯荣道:“市长,今天中午,景华的陆景又来宾州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些联系?”

钱高阳看了贯荣几眼,道:“我知道了。”

贯荣知机的离开。陆景一来宾州,何书记就将压了很久的报告做了批示,这里面的玄机可想而知。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钱市长不能因为陆景被袭杀过就要退让。这关系到前途。

钱高阳轻轻的叹了口气,最近他听到一些消息,据说何晨有可能兼任市人大主任。旅游项目只怕又要起波澜了。

钱高阳想了想,拨了内线电话,“小安,你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

小安是宾州市委市政府接待办主任安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