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8章 虚虚实实

第918章 虚虚实实

高修平笑着道:“刘市长,宾州市的汽车配件行业我了解的还不多。这样吧,我回头让海益汽车派人过来考察一下。”

这句话就看怎么听,可以认为高修平是拒绝了,也可以认为他做事情很谨慎,需要拿到最可靠的评估报告才做决定。

刘委认为高修平的意思是后者。且不说有钱市长照拂,只要宾州汽车配件产业确实有前途,高修平投资就能有收益。隐隐的,他觉得高修平似乎对陆景有些敌意。

刘委笑呵呵的道:“行。高总,最近何书记风头正盛,紫云山旅游项目要抓紧时间落实才好。我中午把文游县的老孙约过来喝酒。”

紫云山东段就在文游县境内。

高修平昨天和钱高阳通过电话。似乎,刘委比他还着急着落实紫云山旅游项目。就点头笑道:“上回和孙书记喝了一回酒,现在还头疼,今天我得叫小刘过来。”

小刘是他随行人员中的喝酒高手。

刘委哈哈一笑。

身旁,马元龙附和的笑起来。最近何书记兼任市人大主任的消息越传越有谱。这样一来,市委常委名额可是空出一人。他想的是能否在这次洗牌中获得收获。据说,市里有意学习省内的经济强市,推荐一名副市长入-常。他这位分管旅游的副市长应该很有希望。

中午吃过饭,微醉的高修平在一个脸蛋明丽的女人搀扶下回到豪华套间里。将高修平扶到沙发上,女人微微嗔道:“高总,你喝这么多酒容易伤身。”

高修平将要离开的女人搂在怀里,轻抚着她饱-满的酥-胸,笑道:“这些应酬没办法。小兰,我觉得喂饱你更伤身。”

小兰是海逸旅游的一名经理,跟着他来宾州出差。她今年二十七岁,结婚不到两年,娇-嫩的出水。身材丰韵。脸蛋明丽,正是他最爱的少-妇类型。

小兰撒娇着拍打高修平。笑闹了一会后,高修平一边解开小兰蓝紫色衬衣的扣子,一边吩咐道:“小兰。下午你把那份旅游开发规划书和文游县的人再商量一下,尽快把合作合同敲定下来。”

小兰不解的问道,“高总,公司要拿下紫云山旅游项目决定权在宾州市,和文游县谈怕是没什么用。”

高修平畅快的笑道:“这你就不懂了。这叫自下而上,造成既有事实。我们和文游县谈好了,由文游县把方案报上去,市里面就自有一套说辞。”

本来,他是不担心紫云山项目会被陆景抢去。但是,最近何晨咄咄逼人。钱市长现在另出一招,想要造成既定事实。他自然也乐得配合钱市长。

其实,刘委今天的焦急的表现,他倒是猜得到一点缘由。刘委得罪何晨太深,故而今天积极的来找他。阻止何晨在宾州得势。

小兰迷惑的道:“可是…”

“别可是了,先来一发吧,帮我消消火。”高修平将小兰的短裙撩了起来。

陆景一行人抵达从万县的时候已经是近中午时分。从万县的县委书记丁嘉平带着县里各部门的负责人在县郊-迎着陆景、丁灵、何路遥、安晓燕、曹嘉、成立诚等人。

如果,景华能够投资紫云山西段,不管是否能火,从万县都会多了一个税源,丁嘉平今天上午接到安晓燕的电话后。对陆景一行表示出极大的热情。

吃过饭,陆景一行直接去了设立在县城东的科松厂。

科松厂是民营企业,主要生产伞齿轮、转向信号灯开关、喇叭、雨刮器等七八项汽车配件。产值大约每年一百万左右,将将“温饱”的样子。成立诚帮科松厂改良过一项关键材料技术,与科松厂的厂长宇自珍成了好朋友。宾州大学的一个本科生实习点也放在了科松厂。

下午四点许,有些成旧的厂房外。陆景和何路遥在外面抽着烟。盛夏下午的酷热无比。

何路遥不满的道:“景少,中午接风的酒宴上,丁嘉平的话风不对啊。我们明明是来考察科松厂的,怎么变成了考察紫云山西段旅游开发项目了?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我看安晓燕脱了不关系。”

陆景微微点头。拍拍何路遥的肩膀,“有猫腻也没什么。资金在我们手中,怎么选择是由我们决定。况且,我并不会直接对科松厂注资。从万县玩不出花来。”

这时,哒哒的声音从楼梯里下来。

陆景和何路遥看了过去。随着安晓燕一同前来的曹嘉微笑的走过来,声音清润的道,“陆先生、何少。陆先生,我正好找你呢。”

曹嘉身材中等,梳着清纯的齐刘海,容颜如玉。她穿着款式时尚地雪白吊带衫,浅蓝花纹的瘦腿牛仔裤,性-感的粉色高跟凉鞋,娇俏的美足在骄阳下颇为迷人。

何路遥看了曹嘉一眼。这位宾州第一美女倒也名不虚传。肌-肤细腻,曲线玲珑。牛仔裤包紧的一双圆润修-长大-腿让人垂涎三尺。

陆景淡淡的道:“你找我有事情?”

曹嘉动人的微笑道:“陆先生,安姐让我过来问问你晚上的安排,是留在从万县休息还是回市里?”

陆景不假思索的道:“回市里要两个多小时,我们这几天都准备留在从万县。”

曹嘉螓首微微点着,洁白的牙齿微露,轻笑着道:“我知道了,陆先生。”说着,优美的转身离开。

陆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陆景在科松厂呆了三天。他并不懂汽车技术,这方面由成教授和昆成汽车跟来的四人考察团队为他提供数据。

他关注的是整个宾州的汽车配件产业到底能做多大。他要给予这个产业一种怎么样的商业模式来促使其生存、盈利、发展。这是他所要思考的。

从万县整个县城就三条街。小县城夜晚的娱乐活动基本为零。一到夜里就格安静。晚上八点时分,科松厂的小会议室里还灯火通明。会议室里正响着陆景温润而特有着京韵的普通话。他正在向与会者描摹宾州汽车产业未来的前景。

“…根据国外已经成功的经验,要把生产、教学、研发结合一起才能形成一条完整的知识产业链,推动技术革新。在这条知识产业链里面,我认为起主导作用的应该是企业。对宾州市的汽车配件产业而言,起主导作用的是昆成汽车。昆成汽车将会与宾州大学在材料学科方面进行深入的合作。也会投资宾州大学的材料学科。用于培养后备的研发人才。生产环节则是由宾州市的各家厂商来承担。汽车配件供应商的管理体系和模式我这里就不多说。我想说的是研发风险由昆成汽车承担,利润与宾州市汽车配件厂商分享的商业模式,将会在三到五年的时间内催生一大批合格的汽车配件厂商。这种模式的根本目的…”

陆景竖起一根手指,“两个字。赚钱。”

小会议室里响起善意的哄笑声。

科松厂的宇自珍、两名副厂长、成立诚、他的几名研究生、昆成汽车的人员、丁灵、何路遥、安晓燕、曹嘉都在参加这个会议。

陆景微笑道:“昆成汽车当然不会做慈善。昆成汽车将会在利润分享中占据大头。具体的比例将会试市场情况进行调节。当然,这个赚钱是参与的三方都会分享到其中的利润。我希望若干年后能将汽车配件的国产化率提高到70%,甚至100%。推动我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制造出真正的国产汽车、豪华。有人会问,这个被称之为汽车配件产业的行业规模能有多大?我认为。一年的产值在300亿以上。”

陆景300亿产值的结论让参加会议的人都有些吃惊。会议结束之后,仍旧是议论纷纷。这个消息也逐步的从科松厂慢慢的扩散到从万县、宾州市。

月明星稀。县城晚上的马路上十分寂静。皎洁的月光落在县城里陈旧、低矮的街道上。

陆景、丁灵、何路遥坐着赵姿的车返回从万县县城的一家宾馆。他们这几天都一直住在宾馆里。

车内,何路遥低头沉思了一会,问道:“景少,今天这个会议为什么要让安晓燕参加?”

今天这个会议是下午陆景讲的兴起,突然的讲到了汽车配件产业的商业模式上,吃过饭后一直讲到了八点多。像这样带着内部机密性的会议,让安晓燕参加实在失策。她肯定会把消息传出去。

陆景微笑道:“你觉得宾州市汽车配件产业一年的产值能达到300亿以上吗?”

何路遥尴尬的笑了笑,还是说道:“我觉得不可能。能做到10亿以上我爸就要笑醒。”

陆景笑道:“这就对咯。我们自己都不信的数据,钱高阳会信吗?”

何路遥愕然的张大嘴。很难理解陆景的思路。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丁灵回头道:“陆景,你是说要让钱高阳认为我们在吹牛,从而对这个项目放行。”她知道陆景最近在担心什么。

陆景笑着点点头,道:“吹不吹牛,我心里有数。关键点就在利润分配的比例上。只要我们报上去的方案不写明这一点。钱高阳就无从猜测我的意图。”

分给配件厂的利润多。自然会有民间资本吸引进来。现存的汽车配件厂商也会收益。所以他才会说三五年催生一大批合格的汽车配件厂商。

同理,分给配件厂的利润少,这个产业自然就做不起。

虚虚实实,就看钱高阳怎么想。但是,等300亿这个放卫星的数据传到钱高阳的耳朵里去,钱高阳内心里只怕会认为景华是在玩虚的,给何晨造势而已。

何路遥这时醒悟过来。讥诮的笑道:“安晓燕要是知道她这个‘耳报神’当得太合格,结果误导了钱高阳,晚上恐怕要睡不着觉了。”

陆景笑了笑,道:“科松厂和汽车配件的事情下面交给昆成汽车的苗才英处理。明天我们上紫云山游玩几天。忙了几天好好休息下。顺便等待结果出来。”

鲁炎达还在宾州市人民医院里住院。现在由苗才英负责昆成汽车在宾州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