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19章 吴晚观

第919章 吴晚观

夜色中,从万县县北大街上,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缓缓停在一处陈旧的白墙宿舍楼前。

“曹嘉,你先上去休息吧。我一会上来。”下了车,安晓燕说道。明天就要陪同陆景一行去紫云山,安晓燕和曹嘉今天晚上就留在了从万县里休息。

曹嘉浅笑道:“好的,安姐。”说着,轻盈款款的上了楼。

看着曹嘉窈窕美丽的背影,安晓燕笑了笑,拨了钱高阳的电话。今天陆景说宾州汽车产业未来会有300亿的产值。她就算知道陆景故意让她参加这个会议,这个消息她还是得第一时间向钱市长汇报。

打完电话,安晓燕松了口气,上了3楼,敲了敲门。

虽说钱市长希望景华能开发紫云山西段的旅游景点,但是看陆景的意思似乎他对宾州市里十几家汽车配件厂更感兴趣一些。

“我想这些干嘛?”安晓燕好笑的摇摇头。她就是传递消息的小角色,决策这种事情还轮不到她来操心。

等曹嘉开了门,安晓燕便收起思绪进了房间。去紫云山的事情,昨天下午她就和陆景确认过,今晚休息的这间干净的县文化局宿舍是她找关系安排的。宿舍不大,放着两张床,书桌,衣柜,电视柜等家常用品之后剩下去的空间就有限。不过,布置的很精致,两个人洗漱完相对坐着说话也不觉得拥挤。

安晓燕笑吟吟的道:“曹嘉,粮食局的那位还在纠缠你?”

曹嘉脸微微一红,有些苦恼的道:“安姐。别说这个了。他天天去我们团委办公室里转悠。”她最近为这件事头疼的很。

“咯咯,好。不说。”安晓燕却有打趣道:“要不,你想办法和陆景扯上关系?我看他挺厉害的。何路遥是市委书记的儿子。都在给他当跟班。你和他扯上关系,保管以后市里没人敢打你的主意。”

曹嘉不好意思的微嗔道:“安姐...”

安晓燕就咯咯娇笑。她也就是找个话题逗逗曹嘉。陆景那辆豪华奔驰都够她们奋斗一辈子了。况且,市委书记的儿子当跟班,陆景那得什么来头。她们俩倒贴都未必够格。

上午刚上班,贯荣就轻手轻脚的送一叠文件进市长钱高阳的办公室,轻轻的将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市长,材料我已经整理好了。”

钱高阳点点头,拿起文件翻看。

昨天晚上他接到安晓燕的电话。陆景放出打造300亿汽车配件产业的口号。宾州那十几家汽车配件厂什么情况,他作为宾州市的市长心里自然有数:十家厂有九家在亏损。别说300亿,今年年底能有3千万就是质的飞跃。

但是,他还是让秘书贯荣帮他查了查最近汽车配件行业和宾州是本地该产业的情况。

看着文件,钱高阳脸上严肃的表情慢慢放松,“做得不错。”

贯荣笑了笑。见钱市长没有什么吩咐,就退了出去。带上门的一瞬间,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个振奋的笑容。

钱高阳点了一支烟,轻快的吸了几口。

宾州市汽车配件产业情况和他脑子里的印象一模一样。甚至这几个月以来还有恶化。年轻人就是好高骛远啊,不能基于实际情况实事求是。

这个300亿的牛皮,他很乐意看到何晨参与进去吹。就算这牛皮吹不破,他也会戳破。

紫云山脉绵延起伏横贯渝、楚。跨越渝都、襄水、南马三市。位于宾州境内的紫云山是整个山脉风光的精华所在。迤逦巍峨,山水相间,风景宜人。

对于成教授长住宾州市的人而言。紫云山风景再秀美也早就看习惯。昆成汽车的苗才英等人要忙着拿出宾州市汽车配件产业的方案,自然也不能陪着陆景几人上山游玩。

因而。陆景、丁灵、何路遥、赵姿、安晓燕、曹嘉、安晓燕带来的司机小马一行七人一大早就从从万县城出发,准备登山游玩。

紫云山西段因为还没有进行旅游开发。登山的路都是附近村民千百年来自发的走出来的。曹嘉本就是从万县里当地人。对登山的事情熟门熟路。在山脚下附近的一个村子里雇了三名时常上山给乐晚峰上的吴晚观送日常生活用品的挑夫。

曹嘉回头看了看三名拿着绳索、扁担乐滋滋说爱护的挑夫,诧异的小声问道:“陆先生,以我们所有人行李的重量,两名挑夫就够了。”

多雇一名挑夫就多费几百块钱。她知道陆景不在乎,但是作为此行的导游,她还是尽职的指出来。

陆景看了一眼这个容颜如玉般精美的娇俏美女,心情不错的微笑道:“我待会还有一个朋友要过来,她的行李里面有画架、酒杯之类的物品。说不定,她还有一个追求者会跟着过来。”

上山要带画架、酒杯、追求者?曹嘉微微错愕,继而动人的微笑起来,道:“陆先生,你的朋友真有趣。”

陆景笑了笑。徐咏碧听说他和丁灵今天要上紫云山,昨天晚上就打电话过来说要一起去。

一前一后的两辆轿车停在村子外陆景等人的车队边。刘基伟看到陆景、何路遥一行过来,不爽的扭过头。似乎不掩饰他对陆景的敌意。

徐咏碧对陆景的好感,他又岂能看不出来。男女间有好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并不意味着什么。他搞不明白的是,他又哪里比陆景差了?甚至,他要比陆景优秀的多。偏偏徐咏碧明确的拒绝了他好几次示爱。

陆景自是不知道刘基伟在想什么,笑着和徐咏碧打了个招呼。当即,大家将车厢里的行李拿出来。让挑山夫们捆绑好,一行人便向山上进发。

司机小马留下来安排人过来将山脚下的车全部开回到县城里去。

一路上。曹嘉尽职的解说着当地的传说、民俗、风景点。今天第一天众人的目的地是紫云山侧峰乐晚峰顶的吴晚观。在那里住下来后,接下来两三天。慢慢的观赏整个紫云山西段秀美、壮丽的景色。

乐晚峰山高不详,众人抵达吴晚观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夜里有些水汽,一座占地数十亩简朴大气的道观在山雾之间若隐若现,颇有些仙家风韵,美轮美奂。

吴晚观的朱红大门前,众人气喘嘘嘘的敲了门。片刻后,一名清秀小道童打开门。他认得曹嘉,天真无邪的歪头道:“曹姐姐,你又带人上山来玩啊?”

曹嘉手抹着秀美额头上的汗。笑道:“清风,今天观里没香客留宿吧?帮我安排几间客房,我们要住几天。然后烧点热菜热饭。回头我和你师傅算钱。哦,罗道长在观里吧?”

清风道:“我师伯下山做法事去了。你们都随我来吧。”

一直跟在徐咏碧身边的刘基伟小声介绍道:“罗道长是吴晚观的观主,在这附近十里八乡很有名气。谁家有白喜事都会请他去做法事。”

“这样啊。”徐咏碧笑着点点头,跟着陆景往客房走。

陆景诧异的看了刘基伟一眼,笑问道:“刘同学对吴晚观很熟?”

刘基伟略有些自得的道:“恩,来过几次。和罗道长相谈甚欢。”

陆景笑了笑,没说什么。

道观里的客房空余着十几间。陆景一行人各自组合或者单独选了房间休息。小道童也不嫌这几人浪费。反正他是按房间收钱。稍作休息后,在道观的偏厅里吃过热饭热菜,众人爬了一天的山都很累,各自早早的回房间里睡了。

第二天早晨吃过饭。挑夫们和曹嘉约定了再次上山挑行李的时间,便辞行下山。陆景等人则是跟着曹嘉在紫云山各处游览。

紫云山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景色比襄水的九眉山明显高一个档次。位于山巅之上可以看到大江蜿蜒如一条丝带。从大地上缓缓而过。

傍晚时分,陆景一行从其他山峰返回。此时。天际边万丈红霞垂落在山顶,在天地间勾勒出一副优美怡人的山林晚霞图。

吴晚观的主要建筑是一座主殿、几座偏殿。是道士们供奉信仰、打坐修行的地方。香客留宿的客房位于观中东南角。在餐厅里面吃过吴晚观里有名的素斋后,大家各自休息。陆景洗浴过后,到丁灵、徐咏碧的房间里说话。她们俩住了一间房间。

徐咏碧穿着浅灰色的休闲短袖t恤和一条黑色的柔软中裙,清颜俊秀,明丽娇美。陆景进门后看得微微愣了愣。

徐咏碧见陆景进来,笑着让他入座,道:“你找小灵吧?她还在洗澡。”说着指了指后面的洗手间。

她坐在椅子上挽着湿漉漉的头发,道:“我看了一圈,吴晚观里道士有十几人,十几个人每天要消耗多少大米、青菜?怪不得山脚下有挑山夫。”

陆景笑道:“吴晚观生财有道啊。”

从万县的经济并不发达,民间能有多少财富?就算罗道长在十里八乡有盛名也不可能在深山之上修建如此大的道观。他昨晚一看到吴晚观的规模就觉得奇怪,这里面只怕还有些其他的故事。

陆景对罗道长其人倒是有些好奇起来。

第四天上午,昨晚返回吴晚观的罗道长请陆景一行在主殿的一间休息室里喝茶。快到主殿时,曹嘉走到陆景身边,小声道:“陆先生,这儿要给香茶钱,多少随客人的心意。呃...,我处理?”

陆景一愣,哑然失笑,真是生财有道,就点头道:“行,你处理。”

曹嘉轻轻的一笑,嘴角上扬着美丽的弧度,有些纯真的气息,伸手示意陆景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