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0章 两条路

第920章 两条路

主殿的休息室里布置的很道韵,有着到淡淡的檀香味道。罗道长穿着灰色的道袍,慈眉善目,一脸慈祥,见七八人进来,微笑着道:“客从何处来?”

曹嘉上前半步,声音清润的答道:“千湖之省、通衢之地,楚中第一繁盛处。”

罗道长抚掌而笑,“曹居士,又是你带客人来了。故友远来,可饮紫云山茶。”说着,邀请众人落座,片刻后便有小道童送了香茶进来。

陆景饶有兴致的听着罗道长和曹嘉对答。

脑子里想着何路遥那天对曹嘉的介绍。这位宾州第一美女实际上是个大才女,因为一篇文笔优美的散文入了宾州市前任作协主席的眼,被其誉为宾州第一美女。曹嘉之后陆续有散文、诗歌在市内的文学刊物发表。恰巧的是,宾州市的前任市长吴礼晓和这位市作协主席私交甚好,读过曹嘉的文章后,私下里赞了曹嘉一句:钟灵毓秀,宾州佳(嘉)人。不知道怎么的,这句话就传了出来,坐实了曹嘉宾州第一美女的名头。

罗道长和曹嘉聊了一会后,有些歉意的对陆景道:“碰到老朋友,一时兴起聊了几句,对贵客多有怠慢,还未请教。”他看得出来陆景是为首的人。

陆景放下手里精巧的青瓷茶碗,微笑道:“免贵姓陆。”曹嘉是居士,他这里就是先生,这老道有趣的很,等级观念很分明嘛!

说着,陆景将丁灵、徐咏碧、何路遥、安晓燕、刘基伟都介绍了一遍。当然。并没有说各人的家世、职务,只说了各人的职业。

罗道长捋须笑道:“陆先生。我和刘先生见过几次面。刘市长最近还好吧?”最后一句话是对刘基伟说的。

刘基伟道:“挺好的。”说完,看了坐在陆景那位清秀甜美助理身边的徐咏碧一眼。这种场合。单独的和罗道长对答几句很有面子。

徐咏碧颇有些无奈。她最反感就是刘基伟在她面前炫耀这些东西,就好像小孩在炫耀他拿到的糖果一样。

陆景喝着茶,瞥了正在交谈的罗道长和刘基伟一眼,心里微微一动。

何路遥见罗道长很有些傲气,冷落陆景,心里有点不舒服,插话道:“罗道长,我听说你们除了给人做法事外,还给前来上香的香客收钱算命。这有点不伦不类啊。”

罗道长明白何路遥的心思,笑呵呵的致歉,然后道:“死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做法事,是为了上活着的人心安。我们这些出家人也有一些职责。呵,何先生,信命吗?”

何路遥讥讽的答道:“不信。”

罗道长笑道:“不信也对。每个人的命运本就是无时不刻在变化,最终取决于自己。我们算命,只是处在局外者的角度给出一些客观的建议。当然。也可以说成是自圆其说、糊弄人的话。”

何路遥被说的火气全无,正要反驳一两句找回面子,陆景笑着摆了摆手。

很明显,罗道长辩才无碍。很有意思、很有水平的一个人。怪不得能撑起这么大一个道观。以罗道长这份大师级的“忽悠”功力。大概在京城也能混得风生水起。

别人可以不管,但是安晓燕不能坐视何路遥坐蜡。市委书记的儿子呢。传出去,她或许就要被质问:你这个接待办的主任怎么当的?她笑盈盈的帮何路遥解围。“罗道长,听说市里来了投资商。准备开发紫云山西段。到时候你们这吴晚观只怕会更加兴旺。”

罗道长没听说过这件事,沉吟了一会。悠悠叹道:“安女士,这不是好事。紫云山这里是我们修道的福地。我不希望吴晚观因为旅游开发失去了宁静祥和的自然氛围。”

陆景就笑道:“道长这话就错了。在紫云山西段进行旅游开发形成一个几十亿甚至一百亿的旅游产业,这至少能带动从万县的经济总值翻上十倍。从万县百姓的生活水平也会得到显著的改善。这一点,从襄水九眉山的旅游产业,云春白云山的旅游产业都得到验证。道长真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就不应该因为一家之得失来否决惠及一县民众的举措。”

罗道长怔了怔。他没料到从进房间以来一直温文尔雅的青年会突然言辞犀利的“发难”。

何路遥咧嘴而笑,心里很是畅快,让你老小子装。被揭穿了吧。

丁灵咬着嘴唇甜美的轻笑,有些骄傲的看着陆景,一双会说的杏眼里涟漪阵阵。

徐咏碧喝茶掩饰她嘴角微微翘起来的笑容。她真怕一个忍不住笑出声来。陆景那里是好相与的,他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又不打算投资紫云山西段。这番话只是为了帮何路遥找回“场子”。

安晓燕不解的看向陆景,她知道陆景根本就没有开发紫云山西段的意思,怎么听这话的意思,不开发紫云山西段那就是“自绝于人民”呢?

曹嘉峨眉微蹙,她知道陆景是诡辩,但是一时间却找不到话来帮罗道长救场。

刘基伟见不得陆景“嚣张”,眉头一挑,冷笑道:“陆景,你就别糊弄了。如果是开发紫云山东段的旅游项目,三个月后,江宾高速就要通车,参考襄水、云春的旅游模式,确实能拉动当地的经济,但是紫云山西段这里...,哼,这里交通不发达,从东段的文游县到西段这里从万县城都得一个小时,怎么可能有旅客过来?你说的那些这是纸面蓝图,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罗道长这时才恍然大悟,微笑着看了陆景一眼,拿起茶碗喝茶。差点被唬住了。

房间内几人这时才想到这个问题,气氛又是一转。

陆景微微一笑,反诘道:“刘同学是这样认为的?”

见陆景死鸭子嘴硬,刘基伟心里充满了成功的感觉,舒畅无比,好笑的摊开手,“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你觉得能怎么样?”

陆景淡淡的道:“刘同学的地理知识应该过关吧?假设从渝都市修建一条到宾州市的高速公路呢?”

这几天在山上,陆景看过地势。渝都市位于宾州市西北方,从万县紧挨着渝都市。紫云山脉就是从渝都市境内延绵到从万县。如果从渝都市修建一条到宾州的高速公路,势必会经过从万县。届时,从渝都到从万县只需要1.5个小时。交通便利,会缩短了旅程时间。这将使得紫云山西段变得极有旅游开发价值。

刘基伟脸色变了变,不服气的抿了抿嘴,讥诮道:“你说的容易,修建这样一条高速公路动辄几百亿,这钱是哪里来?是渝都市出还是宾州市出?又是一个空中楼阁。”

陆景自信的笑了笑,拿起茶碗喝茶,并没有说话。

房间里的人却感觉陆景似乎胸有成竹,他的话反而比刘基伟的质疑更有说服力。

罗道长轻轻的叹口气。他久居在紫云山,明白陆景所说方案的价值。那条高速公路不仅仅会给旅游产业带来机遇,还将给从万县、宾州市带来极大机遇。

渝都到宾州,宾州到江州,这两条高速公路一通,渝都到江州行程就缩短到六七个小时。这相同于是川南省与楚北省之间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而作为枢纽的宾州市所得到的好处还用说吗?

午后的阳光晒得柏油马路懒洋洋。稀稀朗朗的车流由怀远古镇通向宾州市区。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由怀远古镇驶进宾州市委市政府大楼。刘委脸色严峻的下车,上楼进了市长钱高阳的办公室。

钱高阳请刘委落座,贯荣泡了清茶进来又悄然的退了出去。钱高阳微笑道:“什么事情为难成这样?老刘,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刘委叹口气道:“市长,客南区搞的汽车配件工业园的计划你怎么看?”

客南区昨天已经将建立一个大型汽车配件工业园的方案上报到市政府。很明显,这是市委那边最近捣鼓出来的东西。

钱高阳毫不留情的道:“假、大、空。”

对钱高阳这个态度,刘委苦笑不已,这是预料中的态度,道:“市长,实际情况恐怕不是这样的。”

说着,他转身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了一叠文件出来,“这份报告书,我请高修平联系海益汽车的专家看过,很具有可执行。当然,不可能有300亿的产值,但是,海益汽车的专家认为风险全部有昆成汽车承担的话,只有有研发成果,做出数十亿的产值完全有可能。”

他那天询问过高修平是否有意进入宾州市汽车配件产业。高修平答复说要考察考察,他们考察的结果,再结合客南区的方案,竟得出大有可为的结论。

“哦?”钱高阳接过刘委递来的文件,走到办公桌边拿起老花镜,慢慢的翻看起来。

十几分钟后,钱高阳摘下眼镜,问道:“老刘,你什么意见?”

刘委语气坚定的道:“市长,求稳为主,这个方案先放一放,等紫云山项目落实了再说。”他不希望何晨拿到宾州市的主导权,他拒绝任何意外。

钱高阳想了想,放下文件,“那就放一放。”刘委如此慎重的来和他谈这件事,他需要照顾刘委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