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1章 惊变和不爽

第921章 惊变和不爽

陆景一行人在紫云山上游玩了四天,第五天一早就下山返回宾州市区。

车过秀美的怀远古镇时,陆景笑着对丁灵道:“小灵,等宾州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来这里住几天再回江州。”

紫云山上风景宜人,景点各具特色。要说美中不足的事情就是无法和丁灵尽情的缠-绵。

“哦。”坐在陆景身边的丁灵清纯秀美的脸蛋掠过一道轻红。徐咏碧还在车上呢。

徐咏碧托着香腮轻笑,扭头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就当没听到这句话。她自然是知道陆景和丁灵之间亲密的关系。

陆景微微一笑。怀远古镇到宾州市区一个多小时,这里住宿条件、风景空气都比市区要好。但是,他需要在宾州市区里协调各方面的关系,自然不能偷懒住到这里来。

“叮----”

电话铃声突然打破车内安静舒适的氛围。陆景奇怪的拿出手机看了看号码,见是苗才英的电话,笑着接了电话。

“景少,客南区汽车配件工业园项目的前景有点不妙。”电话里苗才英有些沮丧的说道。

陆景笑了笑,问道:“怎么回事?”

苗才英道:“我们和客南区一起为汽车配件工业园项目制定了一个宾州汽车配件行业发展规划方案报到市政府里。钱市长还没有批复。但是,市政府里有小道消息说:钱市长对这个项目的态度是不放行。”

苗才英说是小道消息,陆景却是知道多半他确认过什么,心里有些奇怪。平静的道:“我知道了。”说着,挂了电话。陷入沉思中。

市政府里这种小道消息其实并不足以说明说明,但是却是一个很值得警惕的风向标。莫非钱高阳并不认为他的300亿方案是吹牛?

陆景哪里知道让他功亏一篑的原因是因为刘委的坚持。

8月中旬。紫云山东段项目招标的结果虽然没有正式宣布,但文游县已经和海益旅游签订了开发协议,并且上报的宾州市政府。海益旅游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和紫云山东段附近村镇的村民签订搬迁协议。

宾州市里的态度则是**不一,颇有几分默许的意思。

瑞丰旅游宾州分公司大楼的办公室里,陆景有些恼火的挂了电话。

电话是何晨打来的,他上午单独和钱高阳沟通过。何晨愧疚的说:“景少,紫云山东段的旅游项目看样子是争不下来了。钱高阳搞成了既定事实。有刘委的支持,就算拿到常-委会上去讨论恐怕也难以通过。”

拿不下紫云山东段的项目,陆景有心里准备。这个消息最多只是让他有点郁闷。但是何晨接下来的消息却让他心里蹭蹭上火。

何晨道:“关于汽车配件工业园的事情,我和钱高阳谈过。他认为一个300亿的大项目上马需要慎重,他建议让多方专家考评一下,再做决定。我看他的意思是想压一压这个项目。”

说着,他沉吟了片刻,又道:“听说,市政府里面对整个汽车配件项目反对最厉害的是刘委。”

陆景点了一支烟,在办公室里沉默的吸了两口,很明显。这两件事情中,刘委都是关键人物。

刘委很牛气啊!既要拿下紫云山东段项目又不允许景华搞汽车配件工业园。

“啊...,陆景,你怎么在抽烟?”一上午都在明亮宽敞的办公室里帮陆景处理邮件的丁灵刚出去喝了一杯咖啡,休息了一会回来就看到陆景在抽烟。忙诧异的问道。

“在想一个问题。”陆景深吸了两口烟,就准备灭了烟。

“不用了,你想问题吧。我把电脑拿到隔壁办公室里办公。”丁灵轻声说道。她知道陆景思考的时候喜欢抽烟来提神。丁灵走到陆景身边。温柔的抱了抱陆景。

陆景给她一个安心的微笑,看着清秀可人的小妮子拿着笔记本电脑离开。

陆景抽了三支烟。下定决心,拿出手机打给白明俊。“白明俊,说话方便吗?我有点事情要你帮忙处理一下。”

白明俊一共请了十五天婚嫁,今天已经是8月18号。他从江州返回从万县的时候在宾州市里和陆景吃过饭,这会儿,他正在从万县工业局里开会,“呃...,陆景,呵呵,好,你稍等一会。”

白明俊捏着话筒对秘书做了一个手势,中断了会议走到一间安静的房间里,笑道:“好了。什么事情。”

陆景沉声道:“紫云山西段乐晚峰吴晚观的观主罗道长你知道吧?”

白明俊脸上的笑容顿时消退,“我知道。”

陆景道:“你找几个可靠的人查一查他。吴晚观的经济来源有问题。注意保密。”

白明俊立即毫不犹豫的道:“没问题,我让覃承德去办。”覃承德是从万县公-安局的副局长。

陆景为什么要查罗道长,查罗道长要干什么,白明俊并不知道。但是他的政治前途就系在陆景身上。他不能、也不会拒绝陆景的要求。

陆景放下电话,想了想,又给何晨打了一个电话。

紫云山东段项目被海益旅游以实际运作的方式拿下,这让瑞丰旅游上上下下士气低落。瑞丰旅游宾州分公司里一连几天都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中。

陆景虽然每天住在宾江酒店,但办公和吃饭都在瑞丰旅游宾州分公司里,对公司的氛围有所察觉。

“小灵,通知胡文洸,下午召集瑞丰旅游的员工开一个员工大会。”这天吃过午饭,陆景对丁灵说道。他要给员工们打打气。

二楼的大会议室里,窗户一排排打开。不少人都一口口的抽着烟,气氛有些沉闷。会议室的正前方。陆景敲了敲话筒,道:“现在开始。大家把烟灭了。”

事实上,这烟是他带头散发的。本来,景华公司里有规定,开会不准抽烟。

见陆景带头在烟灰缸里灭了烟。会议室里的员工不少人赶紧灭了烟。陆景微笑道:“很好。令行禁止。看样子,大家还是一个很有战斗力的团队。我知道最近紫云山东段的旅游项目旁落大家心里不痛快,很失落。精心准备了很久的方案没有被选中,换了谁都失落、迷茫、不爽。我也很不爽。所以,今天下午开完这个会,我给大家放半天假。让大家好好调整一下情绪。”

会议室里响起了一阵嗡嗡的声音。陆景顿了顿,继续道:“调整好情绪之后干什么,是不是还是像这几天一样,无所事事,没有目标呢?各位,紫云山不只有东段,还有西段的旅游资源。我希望大家能够投入到对西段的考察设计中来。有人会问,紫云山西段根本就不具备旅游开发价值,设计这个方案有个屁用。”

“哈哈…”有人笑了起来。这句骂人的话。让大家觉得很亲近。

陆景自信的微笑道:“现在是不具备,以后呢?假设从渝都市修建一条高速公路到宾州市,那么紫云山西段将会具备和东段一样的地理优势…”

调动员工的士气,一个是要让他们从之前失败的教训中放松下来。另一个则是要给他们布置一个新的任务。

陆景洋洋洒洒的讲了一个小时,就宣布放假。胡文洸、瑞丰旅游宾州分公司的经理、汪祺广等人跟着陆景去了小会议室。

胡文洸惭愧的检讨道:“景少,公司员工士气低落。我有责任。我没想及时的疏导这种情绪…”

陆景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引以为鉴。”

骤然提拔到高位的管理人员在面对挫折的时候总会不知所措。这和学识、能力无关。这是一种人生的经验。

公司的文员送了茶水进来。汪祺广问道:“景少,紫云山西段那里的开发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我们这些人员是不是可以精简一部分离开宾州…”

陆景微微一笑,道:“不着急。假设,我们又拿下了紫云山东段的开发权呢?”

满室愕然。

八月下旬的宾州已经有秋天的气息。缠-绵的小雨侵润着这座城市,带来丝丝凉意。

7.26车祸案导致宾州市政坛动荡。8月23日,省委组织部下了调查组来宾州考察干部。为省委决策宾州市委的班子做参考。

在这样的氛围下,宾州市8月份的常委会于8月26日召开。让宾州干部瞩目的议题是要不要上马客南区汽车配件工业园的项目。

宾州市副市长齐克强夹着公文包缓缓的出了办公室,向市委市政府大楼的小会议室里走去。客南区汽车配件工业园涉及到他分管的国企一块。他今天需要列席会议。

楼梯口,齐克强碰到另外一名副市长,分管旅游的副市长马元龙。马元龙满脸红光的笑着和齐克强打了招呼,和他一起往小会议室里走去,边走边道:“老齐,你很久没有列席过常-委会了吧?”

他今天也是列席市委常委会议。这次会议旅游口的议题是关于紫云山东段旅游项目开发招标结果的事情。这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齐克强微微皱眉,随即又笑了笑,道:“恩。”宾州市基本没有大中型国企。他分管的是清水衙门。

马元龙轻轻的一笑,神秘的道:“听说刘市长要提一提了,嘿,他那个位置…”

齐克强笑了笑,道:“你真这样以为?我看市里的方案还是推荐一名常委副市长。老马,你的希望很大啊。”

马元龙错愕了一下,又笑起来,拍了拍齐克强的肩膀,笑道:“哈哈,哦,到会议室了,下次聊。”

马元龙心里却是有些不屑。齐克强紧跟何书记步伐,在市政府这边自然过的不如意。影响力被钱市长压到最低。这时,齐克强居然出口反驳他,抖出一个内幕消息,他怎么会信。

齐克强微微摇头。真话总是没人信的!刘委要提一提,只怕未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