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2章 翻转、电话

第922章 翻转、电话

轻轻飒飒的小雨飘落在怀远古镇。将蜿蜒秀丽的小镇渲染的意趣横生。

三十七层高的怀远丽都酒店是整个小镇的标志性建筑。丽都酒店14楼视野极佳的咖啡厅里,高修平请从襄水过来的堂弟高逸喝咖啡。

高逸负责百泰集团江州分公司的业务,但是在江州他的亏损很严重,业务重心一直在襄水。

对这个堂弟,高修平是不大看得上的。高家二代子弟里面目前是高逸的父亲掌舵。但是高逸管理公司和开拓业务的能力比他父亲差远了。

高家三代子弟里以他为首。他也是高家未来当仁不让的话事人。

香浓的咖啡点缀下午小雨的气氛,高逸微笑道:“平哥,紫云山旅游项目拿下了吧?哈哈,你这当面一击实在漂亮,我看陆景要缓不过劲来。”

对这位堂哥,他是不服气的,但是能看到陆景的笑话,他自然也乐意来宾州走一趟。

高修平笑着摆摆手,矜持的道:“也不能那么说。我只是因势利导。没出什么力气。”

高逸恭维的道:“平哥谦虚了。让陆景那小子吃个哑巴亏可不容易哟。”

高修平笑了笑,高逸那点小心思又如何瞒的过他,正要说话,突然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在雨中缓缓的驶进怀远古镇。“咦,陆景居然还有心情来怀远古镇?”

紫云山项目被海益旅游拿下,陆景寄予厚望的汽车配件工业园项目被叫停。按理说,陆景心情应该很糟糕才对。

高逸笑道。“心情再糟糕,日子总要过下去啊。”说着。看向窗外,幸灾乐祸的道:“怎么。这是陆景的新车,嘿嘿,他真是命大,7.26车祸的时候他居然不在车上。”

“恩,陆景这辆车在宾州市里认识度很高。”高修平淡淡的说道,心里略有不快。他有些反感高逸说话太直接。

陆家隐然有超一流世家的趋势。当然,在宾州,陆景能调用的资源不多。但即便是这样,他在宾州并没有直接去针对陆景。更多的是推波助澜。和这样的对手博弈真是让人头疼。

高修平想了想,拨了一个电话给海益旅游的中级经理屈兰,“小兰,给陆景那边打个电话,我想和他见个面。”

高逸心里有些不以为然,拿起咖啡杯喝咖啡。高修平就是这样虚伪。赢了对手一局,难道不应该再踩一脚吗,还指望见面笑呵呵?

十几分钟后,高修平接到屈兰的电话回复:“高总。景华那边回复陆景最近有点忙。”

高修平轻轻的一笑,陆景这个人很骄傲啊。正要说话,放在手边的手机轻微的震动起来。

高修平看看号码,对高逸点点头。起身走向一边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贯荣一贯沉稳的声音,“高总,紫云山项目有些新的变化。市里刚刚研究决定。将这个项目交给瑞丰旅游公司。”

“什么?”高修平也不顾的是否失态,忙问道:“贯秘书。怎么会这样。”

今天宾州市正在召开市委常委会议讨论紫云山项目、汽车配件工业园项目,他是知道的。这不过是何晨、陆景还试图扳扳手腕的举动。走过过场而已。

但是,现在结果怎么变了?

电话里贯荣叹了口气,道:“总,我的话还没说完。市委常委会决定启动客南区汽车配件工业园项目。”

高修平愣了愣,仿佛胸口被捣了一拳,表情木然。

贯荣轻声道:“刘市长,他...,唉,谁也没想到。就这样吧。”

听贯荣的口气是刘委“倒戈”了。高修平及其意外,默默挂了电话。过了好一会,高修平才回过神来。钱市长这时候又是什么心情呢?

似乎,贯荣那一贯平稳的声音隐藏着几许愤然和凝重。

8月底市委常委会上,刘委突然第一个发言支持何晨书记的意见:将紫云山东段项目交给瑞丰旅游开发,同时建议立即启动客南区汽车配件工业园项目。刘委这一表态使得常-委会上的形势顿时一边倒。

缺少刘委的支持,钱市长才来宾州不过半年的时间如何和来宾州2年的何书记较量?

宾州市里大小干部俱是目瞪口呆、摸不着头脑。一向强势无比的钱市长就这样被自己最金顶的盟-友捅了“一刀”,在常-委会上丢了一个大脸。

夜色寥寥,深深的笼罩着绿林遮掩的数十栋小别墅。宾州市前段时间晴了几天,现在又下起雨来。

宾州市委常委6号别墅。晚饭前,刘委将儿子刘基伟叫到了书房劈头盖脸的一阵臭骂。

刘基伟郁闷的低头道:“爸,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但也不至于拿我出气吧,我这几天都在怀远古镇招待我同学。没犯什么错啊!”

外面的干部对他父亲突然倒戈支持何晨感到很费解,他同样很费解。

“还没错?”刘委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刘基伟,“我tm让你去找陆景打听消息,不是让你把消息透漏给陆景的。我和罗道长有私交的消息是你泄露出去的吧?”

刘基伟愕然,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话都没敢说,脸上逐渐变得灰暗起来。

那天在吴晚观里,他当着徐咏碧的面和罗道长聊的很欢畅。不会是遮掩给泄露出去了吧?那陆景也太妖孽了。

刘委一看刘极为的表情就明白了,还真是他这个坑爹儿子个泄露出去的。

“从明天起,不要去怀远古镇了。你劳资我还想把安安稳稳干到退休。”刘委愤然的挥挥手,长叹一口气说道。

此时,他心里泛着黄连般的苦味。真以为省里的调查组是来让他升副书记的吗?调查组张组长不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让他心里七上八下。

而后,何晨专门和他谈了一次。他才知道他和罗道长过从甚密的证据已经被何晨掌握。这样的材料拿出去,分分钟他的位置就没了。面对这样的情况,他能做什么?只能是支持何晨。

想想钱高阳那冰冷的眼神,刘委心里就苦涩万分。他直接把宾州市一号,二号全部都给得罪死了。何晨现在是要用他,过段时间呢?上次考察组考察的可不止一位市委常-委的位置。

电话铃声响起来。

刘委看看号码,做个手势让刘基伟不要说话。他则是神情凝重的接了电话。电话是陆景打来的。

刘伟道:“陆先生?”

陆景呵呵笑道:“刘市长,是我。我准备去紫云山东段考察一下,请你给我派个向导啊。安主任最近出差了?”

刘委愣了愣,脸上的表情逐渐的精彩起来,慢慢的汇聚成一个惊喜的笑容,道:“我一会给小安打电话。她这个接待办主任工作没干好嘛!哪有客人还没离开宾州,她就不招待了呢?”

安晓燕当然没出差。只不过,自她从从万县回来之后,钱高阳就没有让她继续招待陆景一行了。

那时候,胜券在握,陆景没什么招待价值。资源不能浪费嘛!

但是,陆景现在给他打的这个电话对他而言意义非凡。他当然要主动把安晓燕派出去招待陆景。

陆景笑道:“那谢谢刘市长了。”

刘委就笑,“陆先生太客气。”突然,福至心灵的加了一句,“陆先生,刘基伟性子有点浮,上班时间到处游荡。工作尤其不踏实。我准备让他下基-层锻炼锻炼。”

刘基伟怎么都没料到父亲一句话绕到他头上来。顿时泪牛满面。

刚才,他还准备阳奉阴违,过几天再去找徐咏碧。在父亲的位置和爱情面前,他认为可以兼顾。最多以后在陆景面前小心一点,不乱说话。这样一来,既可以继续追求徐咏碧,也不会连累父亲。但要是下基-层,他以后哪有时间去找徐咏碧?

陆景却是听懂了刘委的潜台词,这是在保证刘基伟不会去骚扰徐咏碧,就笑着哦了一声,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话,便挂了电话。

“爸...,我...”刘基伟还想争取一下。

刘委瞪了刘基伟一眼,强势的摆摆手,“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说着,背着手向书房门口走去,随口吩咐道:“去,把我那瓶茅台找出来,我晚饭喝一杯。”

刘基伟无语的翻翻白眼。他就是傻子也知道他父亲现在心情极好。问题是,陆景的电话有这么大的魔力?

刘基伟自是不知道这个电话里面的内涵。

看似,陆景是请刘委办一点事。但这个不经意的亲近动作实际上是代表何晨释放善意。折射出来的意思是:何晨没有动刘委的计划。

刘委前一刻还发愁同时得罪了一号、二号,现在一号圈子里的重量级人物送来橄榄枝,他岂能不明白什么意思。官位稳妥,当然心情大好。

怀远古镇内酒店、娱乐、休闲、温泉、别墅、餐饮等等设施一应俱全。作为瑞丰旅游精心打造的商业小镇,当然也少不了依山伴水而建的小别墅群。

陆景下午来怀远古镇后就直接住进了怀远路12号的三层小别墅里。

和刘委通过电话,陆景心情不错的出了房间。二楼观景的西餐厅里,徐咏碧挥了挥手,喊道:“陆景这里。”

现在正是晚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