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3章 远秋园别墅

第923章 远秋园别墅

别墅二楼的观景西餐厅在二楼过道的对面,透明的玻璃窗隔出简雅明亮的用餐空间。

透过玻璃窗,陆景看到徐咏碧和丁灵已然在座,装束整洁的侍者正推着餐车来上菜。陆景笑着绕过走道,从左侧的镂花玻璃门进了富丽堂皇的观景西餐厅。

在观景西餐厅里正好可以远眺蜿蜒秀丽的怀远古镇全镇风貌。雨夜之中,还没有出知名度的小镇灯火零星,却也倍添静谧闲适之意。

陆景拉开椅子坐在长方形的乳白色橡木餐桌前。一旁的侍者上完前面几道菜就躬身施礼后推着餐车出了西餐厅。另有一名穿着燕尾服的侍者在餐厅门外侍立,准备随时为主人服务。

陆景这栋别墅的服务团队是从怀远丽都酒店临时调配过来的。专业素质无容置疑。几道西餐菜调配、烹制的很是可口。

丁灵吃着蜜汁烤翅,拿着手边的白色湿毛巾擦了擦嘴,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看着陆景问道:“陆景,你给刘委打电话干什么?我举得他挺讨厌的。”刘委可是让景华差点丢掉了紫云山旅游项目和汽车配件工业园项目。

小妮子一向爱憎分明,陆景就笑,说道:“让他给我们找个向导去紫云山东段。”

徐咏碧贝齿轻露的笑起来,道:“你不会点名让那个曹嘉带我们去吧?我听刘基伟嘀咕了好几回,说她是宾州市第一美女呢。”

陆景微笑道:“那可没有。我是点了安晓燕的名。至于她会不会叫曹嘉我就不知道了。哦,咏碧,刚才刘委向我保证明天刘基伟不会来找你报到了。他要下基层了。”

丁灵轻笑着咬着嘴唇。“报道”这个词用的真是绝妙。

徐咏碧清丽迷人的脸蛋上露出个微愕的表情,继而愉快的微嗔陆景一眼。感慨道:“这真是好事啊。我都快被他的死缠烂打烦死了。这还是有你们陪着的情况下来宾州。要是我单独一个人来宾州,简直不可想象。”

陆景取笑道:“烈女怕缠郎啊。哦。刘基伟肯定是认为他一定能够感动你的心。”

徐咏碧悠悠的笑道:“看不对眼,再怎么缠也没用。”说着举起酒杯,“为刘基伟不再来烦人干杯。”

陆景和丁灵对视一眼,都痛快的笑了起来。看样子,徐咏碧真的是有点怕刘基伟那个劲头了。

清静的雨夜里和两个气质各具特色的美丽女孩子吃着可口丰盛的西餐实在是一种享受。

丁灵气质清秀甜美。头发上别着一枚精巧的蝴蝶发卡,微圆的脸蛋宛如牛奶般白-皙,一双杏目大而迷-人,温润的眸子灵秀无比。她穿着粉白色的t恤、浅灰色的修身七分裤,曲线起伏。甜美可人。

徐咏碧五官精致,脸蛋十分迷-人,容颜清丽。穿着白色印花短袖连衣中裙,黑色的秀发写意的披在肩头。娇嫩的肌-肤在宫灯光下熠熠生辉,青春色彩正浓,明丽娇美。

陆景不时的和两个女孩说笑,一起举杯轻饮几口红酒。后面的菜肴也陆续的说上来。

吃着餐后的甜点,外酥里嫩的苹果派,徐咏碧心里忽而有些惆怅。前些天。几人从从万县回宾州市区时路过怀远古镇,陆景对丁灵说回江州前来怀远古镇住几天。看样子,过几天,大家就得起身回江州了。这种悠闲写意不被人打扰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

徐咏碧咬着酥脆外皮包裹着的甜甜嫩嫩的苹果馅。问道:“陆景,我在乐晚峰的画还有一点没完成,要不。我们去乐晚峰上的吴晚观住几天再回江州?”

吴晚观?想起罗道长,陆景脸色变的有点古怪。

吴晚观的罗道长被白明俊派人拘了四天。把罗道长和宾州市达官显贵来往的事情摸的一清二楚。吴晚观能修那么大,和这些人的捐赠是分不开的。陆景正是拿到了刘委和罗道长来往的证据交给何晨才迫使刘委倒戈。

罗道长在覃承德手里有没有吃没吃苦头。陆景不清楚。多半是吃了苦头的。他这个幕后黑手现在去吴晚观,罗道长肯定不受欢迎。

丁灵却是不知道其中的曲折,甜美的笑着提醒道:“咏碧,宾州接下来几天都有大雨,不适合登山呢。”

“这样啊…”徐咏碧有些失望。她还想着和陆景、丁灵一起去吴晚观玩几天。

吃过饭,陆景和丁灵回了卧室里。住在自己的别墅里,他和丁灵自然毫无避忌的住在一起。

丁灵正弯腰帮陆景将行李箱里的衣服整理到衣柜里,忽而想起一个问题,扭头问她身后的陆景,“陆景,这两天有雨,你还找刘委要向导干什么啊?”

陆景手扶着丁灵的丰满圆臀,笑道:“我这个电话只是表明何书记不会动他的态度。明天登不登山再说呢。到时候做做样子就好。”

丁灵站直,咬着嘴唇不解的道:“可是…”

陆景知道丁灵要说什么。刘委之前阻止了景华的项目,为什么要对他网开一面。这个弯不是那么好转的。

其实,想想也就很容易明白。总不成将刘委重新推到钱市长的阵营里去吧。那宾州的格局不是又恢复成之前的状态?

当然,刘委虽然保住了位置,也并非没有损失。宾州市委副书记的职务要和他无缘了。之前,他是这个位置呼声最高的人选。

陆景顺手抱住丁灵,温柔的在她白腻的脸蛋吻了几口,婉婉道来。说了一会话,又一起看看邮件,陆景看了看手表,在丁灵耳边道:“小灵,我们洗鸳-鸯浴去!”

丁灵轻咬着嘴唇,娇羞的道:“可是咏碧在别墅里呢!”

陆景腆着脸笑道:“都晚上十点了,她肯定早就睡了。”

丁灵甜美的脸蛋微微一红。宛若诱-人的苹果,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和丁灵一起进了二楼豪华的洗手间里。陆景反手关上门,将甜美清秀的丁灵抱在怀里。轻柔的吻起来。一只手慢慢的抚-摸着她饱-满的玉兔、丰厚的俏臀。

一件件的衣衫缓缓的落地。丁灵肌-肤如雪般白腻,她有着邻家女孩的清秀,气质甜美。偏偏身形火辣,前凸后翘。身高没有李慕清那么高挑,但身形的火辣程度一点都不输给李慕清。

片刻后,细密的声音宛若静谧湖水里微微荡漾的清波,散发出一阵阵涟漪。

半夜里,徐咏碧因为晚上喝了酒,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起来去洗手间。没一会。徐咏碧郁闷的大叫着“我要长针眼了”满脸绯红的逃回卧室里。

宾州的小雨在半夜里转成了大雨,宾州市委常委院2号别墅内,书房明亮的灯光在雨夜中颇为显眼。

钱高明还在默默的吸烟,毫无睡意。

现在宾州的形势对他而言有点糟糕。刘委的倒戈使得他与何晨的攻守之势变化。他现在要略处在下风。而让他忧虑的事,何晨现在手里握着两个大项目,只怕时间越久,对他而言会越来越不利。

钱高明叹了口气,突然觉得晚上的气温有点凉。

一辆黑色的雅阁大清早便由宾州市区驶向怀远古镇。雨滴不断的落在车窗上,发出叮咚的声音。

曹嘉看着车窗上倒映出她精美的容颜。好奇的扭头身边的安晓燕,“安姐,不是说不招待那个陆景了吗?怎么又要去招待。这下雨天的,怎么登山。难不成我们陪他在酒店里泡着。”

安晓燕娇笑着打趣道:“小蹄子,你还想在酒店里和他泡着啊。他身边那个形影不离的秀美助理可不输给你哦。”

曹嘉无奈的嗔道:“安姐…”安姐是做接待办工作的,讲几个荤段子都不怯场。这种开玩笑的话只是寻常。但是,她难以适应。

安晓燕咯咯娇笑。“好了,不逗你了。刘市长安排的。没看我们的车都换了一辆。市里对陆景是越来越重视。”

说着。安晓燕将手机短信里的地址拿给曹嘉看,“这是我们的目的地。怀远古镇你去玩过吧?怀远路12号就在那里面的私家别墅区。啧啧,里面据说很高端。”

曹嘉羡慕的感叹道:“不是说怀远古镇的开发商是瑞丰旅游吗?陆景这不是和他自个家里一样呢”

安晓燕道:“说谁不是?曹嘉,这次任务刘市长交代的很有莫名其妙。我还被刘市长批评了几句。要是我有疏漏,就指望你帮我圆场了。”

曹嘉清雅的浅笑道:“安姐,我看陆景挺好说话的。这次接待任务应该很轻松。”

安晓燕摇摇头,道:“听他安排吧。”前几天市委常委会议上早在市里传开。何书记现在话语权大增。何书记的儿子给陆景当跟班,不管陆景好不好说话,她都得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曹嘉笑着点头。

怀远古镇只有一条主街,怀远路。标志性的建筑就是五星级的怀远丽都酒店。怀远路12号位于丽都酒店的左侧。黑色的雅阁顺着蜿蜒小镇主街缓缓的驶向依山而建,精美无比的私人别墅区。

在别墅区门口和陆景通了电话,安晓燕和曹嘉才得以进入别墅区。一栋栋独立、气派、高档、各具特色的别墅落入眼帘。

安晓燕叹道:“让我在这里挑一间别墅住一晚,扣我两个月的工资我都愿意。”

曹嘉轻笑道:“安姐,你两个月工资不算福利的话都不够在丽都酒店里住一晚。我看这里比丽都酒店还高档啊。”

安晓燕也笑道:“我想想也不行。”说笑着,片刻后,黑色的雅阁抵达位于怀远路12号的别墅,远秋园1号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