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4章 东段小村

第924章 东段小村

前段时间瑞丰旅游没有拿下紫云山东段的项目,胡文洸发愁,现在拿下紫云山东段的项目,胡文洸还是发愁:海益旅游和紫云山东段的几个村子的村民签了动迁协议,但是有些条件瑞丰旅游无法答应。

因为瑞丰旅游的规划和海益旅游的规划完全不同。比如:有的村子是不在动迁范围内,有的村子是那里不是规划的商业区等等。诸如之类的问题让他头大不已。

远秋园1号别墅明亮的客厅里,听着胡文洸叫苦,陆景笑着道:“这我就不管你们了。有困难你们自己解决。我后天31号就要回江州。”

拿下紫云山东段的旅游项目,他来宾州的目的就已经实现了80%。条件创造了,剩下就要看何晨自己怎么努力了。

胡文洸对着同来的汪祺广苦笑一声,无奈的揉揉眉心。汪祺广也是苦笑。他负责谈判工作。看来接下一段时间,他得泡在宾州了。

苗才英则是笑着汇报道:“景少,我们这边谈的基本差不多。客南区很配合。分管国企的齐市长也打了招呼,宾州市内的汽车配件厂也认可我们的方案…”

听了一会,陆景喝了口香浓的咖啡,道:“你这一部分进展的比较顺利。很不错。你和郁扬联系下,看他明天有时间到宾州来一趟没有?”

宾州市的汽车配件产业他是寄予厚望。300亿的产值未必就是吹牛皮。因为,他希望和郁扬好好谈一谈。他后天返回江州也会路过襄水,但是那片刻时间无法把事情谈透彻。

其实。很多商业模式看起来都相似,但其中中的细节微妙之处。不是真正在这个行业里打拼过几年的人根本就无法知道其中的奥妙。比如:景华手机整天在广告里宣传它的性能、卖点,但是景华真正让用户选择的“易用性”。“稳定性”等等品质,基本都是秘而不宣,让竞争对手无从捉摸。只以为是景华的广告做得好。

苗才英道:“好的,景少,我一会给郁总打电话。”

陆景笑着点点头。

这时,貌美高挑的女管家带着安晓燕、曹嘉进来。

安晓燕穿着一件黑色的套裙,凤眼笑起来媚媚的。套裙紧紧兜的翘臀曲线柔美。一扭一扭的如同风中荷叶。三十岁的少-妇风情十足,艳丽性-感。

曹嘉挽着马尾辫、一袭青色飘逸的连衣裙,曲线玲珑。容颜娇美精致。

“安主任,曹小姐。”陆景微笑着站起来和两人握手,“又要麻烦你们了。”

安晓燕娇笑道:“陆先生,你客气了。这是我们的工作嘛!”

陆景介绍了安晓燕、曹嘉和几人认识。寒暄几句后,众人纷纷落落。

曹嘉清幽的对陆景笑了笑,打量了奢华明丽的客厅一圈,问道:“陆先生,徐小姐呢?她还在作画吗?”在乐晚峰上几天,她和徐咏碧关系处的还不错。

陆景表情有点古怪。道:“咏碧还在休息。等午饭时你就能见到她。”

有安晓燕和曹嘉在场,几人也就没说工作上的事情,笑着聊起宾州市的趣闻。到吃午饭的时间,陆景去二楼里看了看还在高卧未起的丁灵。又去徐咏碧房间门口问她要不要一起去丽都酒店吃饭。两个人都说不去。待会让厨师单独的在别墅里做一餐。

陆景下楼来,对胡文洸、汪祺广、苗才英笑道:“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现在一起去丽都酒店准备吃午饭。何路遥那里已经准备好了。”

何路遥没住在他的别墅里。而是住在丽都酒店中。

听到庭院里的汽车响声。徐咏碧满脸娇红的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换下来的内-裤去了卫生间。

精美的墨色大理石洗漱台前。徐咏碧看着明亮清晰的圆形镜子中她娇艳绯红的脸蛋,心里忍不住啐了陆景一口。卫生间里大概早上被陆景收拾过。昨天晚上这里可是凌乱的很。衣服丢了一地。小灵的白色绣花胸-罩就给陆景挂在这镜子前造型精致的水龙头上。

“陆景,你混蛋透顶。害的我一晚上没睡好。”徐咏碧好笑的骂了一句,开始清洗她的贴身衣物。脑子里那香-艳的画面挥之不去。

这次可比她上次看到陆景和紫琪在办公室里亲-热尺度还要大。昨天晚上小灵扶在这洗漱台上。她进来第一眼就看到镜子里,小灵丰-盈的白-乳在陆景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吓得她尖叫的跑回房间。

她做了一夜的春-梦,现在都不好意思和陆景照面。

各家丽都酒店的风格基本一致,这可以给旅客在陌生的环境中有熟悉的感觉。

陆景几人从丽都酒店的旋转大门进入一楼的大厅,正要去电梯口乘坐电梯,正好碰到从一楼水吧里出来的高修平一行五人。

高修平微笑着和陆景握手,客气了几句后,说道:“陆景,上次我让小兰和你们联系,他们说你很忙。这几天有时间吗?我们谈谈。”

陆景就笑了笑。这个谈谈和上次在宾江酒店里,和昨天的电话里的意味,可就都完全不同了。

陆景道:“高总,下次吧。我请公司的员工吃午饭。”说着,伸手冲胡文洸、曹嘉等人示意了一下。他并不想和高修平多接触。

高修平就点了点头,“恩,那下次吧。”和随行的人员进了电,在电梯门关上的那一霎那,高修平的脸黑了下来。

在失去紫云山东段项目的开发权之后,他想要拿下紫云山西段的开发权。他来宾州一趟,总要做点业绩,否则对他在公司的威信是个打击。

毕竟。陆景提出的修建从渝都市到宾州市的高速公路方案颇有价值。这个方案,安晓燕早就给钱高明汇报过。他自然也知道。

但是,他昨天返回市区和钱市长谈了一次。结果不是很好。钱市长现在威望有所下降。他暂时不想轻举妄动。

高修平自然没有办法强迫钱市长。今天“巧遇”陆景是他精心策划的一幕。如果能征得陆景的同意,自然一切引刃而解。不想陆景却是这个态度。

这让他气得火冒三丈,偏偏又发泄不出来。

陆景第二天和徐咏碧、何路遥、安晓燕、曹嘉几人开车去了紫云山东段。既然,向刘委开了口,要求人招待他,陆景自然要做做样子。

郁扬昨天已经回了电话,他今天中午能到宾州。陆景只是打算做做样子,准备在中午之前返回怀远古镇。

但是,下雨之后。县级公路的泥泞程度远超过陆景的想象。本来从怀远古镇出发只需要一个多小时就能抵达紫云山东段的一个登山口,结果陆景几人九点钟从怀远古镇出发,抵达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四十。

“陆先生,这个样子看情况是没法登山了。附近有村子我们进去吃了午饭再回去吧?我知道这里一户人家农家菜烧的地道、干净。”上午出发时还是小雨淅沥,到这时已经是中雨了。曹嘉给陆景打来电话建议道。

陆景想了想,就笑道:“行,我听你安排。”

曹嘉介绍的地方距离紫云山东段的登山口不远,二千米开外叫做大王庄的村子。众人将车停在不大的村子口,不时的有衣着简朴的村民探头从家里看着这一行打伞的男女。

吃饭的那户人家主人叫二牛。容貌普通,粗手大脚的憨厚汉子,穿着陈旧但是干净整齐的衬衫西裤,咧嘴招呼众人进堂屋坐下。道:“曹主任,今天还是老样子的菜式。”

曹嘉俏脸微红,道:“是的。二牛。我说了我不是主任。”

二牛憨厚的笑了笑,去后面厨房。

曹嘉无奈的向陆景解释道:“陆先生。这个,他乱喊的。你别介意啊。我可不是狐假虎威。”

陆景笑着点头,“这规矩我知道。上面下来,称呼上要升一级,没叫你处长就不错了。”

众人都笑。曹嘉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徐咏碧四处打量简朴宽大的民房,微笑道:“曹嘉,你对这一带很熟?”

曹嘉笑着点点头,不好说什么。

安晓燕笑道:“徐小姐,曹嘉是我们宾州市的大才女。一般市里作协有活动她都要出面招待。经常是登山吟诗、写文章之类的,她来得多了,自然熟悉的很。”

“哦---”徐咏碧恍然,笑道:“那你一会给介绍下附近的好景点,我远远的拍几照片,看看能不能入画。”

她本来今天不打算跟着陆景出来的。但是小灵又在卧室里补觉,她只能打着画画的心思出来了。雨中的山景却是让她有些收获。听到曹嘉对这里的景色也熟悉,连忙高兴的想请她多介绍几个地方。

陆景笑着摇摇头,搞艺术的和文学女青年果然有共同语言。

在堂屋里吃过一顿地道、美味的农家饭后,外面的雨已经下成了白茫茫的暴雨。

陆景和二牛的父亲,一名精神头不错、白发苍苍的老爷子聊着文游县的风土风情、历史典故,顺便问问对他动迁的想法。胡文洸说的困难,他虽然不管,但心里还是有数的。

老爷子抽着陆景递给他的中华烟,眯着眼睛,看着堂屋外的倾盆大雨,吐着烟圈悠悠的道:“搬家?小伙子,故土难离啊!就算只有在本县,谁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状况?”

陆景笑着点了点头。

“驾,驾,驾…”二牛五岁的儿子骑着板凳当马,哐哐当当的一个人在宽敞的堂屋内仿佛是脱了缰的小野马,一个人玩的痛快。

何路遥百无聊赖的抽着烟,问道:“安主任,这山脚下,不会碰到什么山体滑坡,泥石流之类的吧?”

安晓燕笑盈盈的道:“何少,这我那知道啊。”

正和徐咏碧聊得投机的曹嘉听了却是脸色变了变,想起一件事来,去后面和二牛聊了几句结了帐,走到陆景身边,建议道:“陆先生,我们还是冒雨回怀远古镇了。这里不太安全。”

陆景沉吟了片刻,对老大爷道,“老爷子,这暴雨挺危险的。你们要不要去县里避一避。我们车子可以多载几个人,顺路。”

老大爷干瘪的脸上露出个笑容,道:“我知道,你说的什么事。去年嘛,隔壁村子东边被淹了大半边。只是,哪有下雨天不在自家屋子里呆反而往外面跑的道理,我们这里很多年都没事。”

陆景笑了笑,好像也是。几句猜测的话就让人在雨天离开家里去外面太离谱,站起来和主人道别。

一行人冒雨打着伞去停在村头的车里,发动汽车,返回怀远古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