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5章 泥石流

第925章 泥石流

天沉如墨,三辆轿车组成的车队在在泥泞、坑坑洼洼的县级公路上艰难的颠簸前行,目光所见俱是一片汪洋泽国。

打头的黑色奔驰车内,徐咏碧见陆景不时的动一下脚,笑着道: “诶,陆景,你难受就把鞋子脱了。我不介意。”

暴雨如注。刚才从二牛家里走到村头,一行人的衣服全部都打湿,脚下更是湿透。还好她今天穿的是凉鞋,陆景穿着皮鞋就难受了。

陆景笑了笑,道:“你不介意,我介意啊。”

脚都湿透了味道能到好那里去?他可不想弄的车内乌烟瘴气。说完,陆景看着徐咏碧清丽俊秀的脸蛋顿了顿,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他现在面对徐咏碧其实也有点尴尬。

徐咏碧也想起前晚的事情,感觉后面颈脖子上有热流涌了上来,连忙托着香腮,扭头看向车窗外。

她那一晚上的春-梦里陆景留给她的印象极其深刻,甚至梦里弯腰翘臀迎合陆景冲击的人由小灵变成了她。这时候当着陆景的面想起梦里的场景来,内心里十分羞赫。

车内的气氛变的沉默起来。

紫云山脉绵延起伏,从渝都市绵延至宾州市内。紫云山山脉在文游县内起伏之后一路向南马市蔓延。位于宾州境内的紫云山是整个山脉风光的精华所在。

暴雨之下的紫云山一改往日的优美、宁静的仙山气质,变得躁动、狂野。山顶之上有着数十道山洪呼啸而下,几经汇聚。犹如五道浑浊的黄龙张牙舞爪的扑下山下。其中一道便是扑下文游县境内。

何路遥随口说的泥石流一语成谶。

陆景的车队并没有进文游县城,而是从城外十公里处的一座旧桥直接返回怀远古镇。安晓燕、曹嘉的车在车队的最后。正在笑着说话的两女看到窗外的景象突然脸色一变。

小河的河面水线已经和旧桥平齐。而远处一个巨大的黄色浪头正汹涌而来,仿佛一匹高头大马疾驰而至。很明显。山洪暴发了。看颜色很有可能还是恐怖的泥石流。

“危险。快,快打电话,通知陆景他们停车。”安晓燕和曹嘉都手忙脚乱的拨电话。

暴雨中,三辆车的速度不算快但也不慢。车子相隔着安全的距离。她们这辆车看到远处的浪头呼啸而至,自然来得及停车。前面何路遥的车也紧急停下来。

但是,陆景的车已经上了桥,骑虎难下。

“啊…”看着车窗外的徐咏碧吓的傻了,嘴里发出一个音节脑子就当场当机。远处迅速扑来的洪流让她意识到死亡会在下一刻来临。

“加速,向前冲。”陆景反应过来。扶着前排的车椅大吼。这个时候根本就不能向后退,奔驰后退的速度能有多快?只有向前,向前冲还有一线生机。否则,坐在车里掉入河水中只能是溺亡的结局。

赵姿经历过生死,处理危机的经验很丰富,不用陆景吩咐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应对,脚踩油门轰然加速。奔驰座驾良好的加速性能在一刻展现无遗。

“轰---”

“咔嚓---”

“砰----”

无与伦比的天威之下,旧桥在威力无比巨大的泥石流之下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继而被冲断成两截。桥面一头栽到水里。在暴雨中带起漫天的水花。

在桥头紧急刹车的何路遥看着眼前这突变,心里变的凉飕飕的。陆景难道就这样出事了?

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电话拨不出去。安晓燕和曹嘉两人也吓得呆住,陆景要是出事了。她们俩绝对好过不了。

旧桥断成两截,奔驰瞬间冲过了桥中间,躲过了掉下河里的命运。幸运的是,也没有被浪头的余波打到桥下。奔驰堪堪的停在断桥的这一侧。

“呼---!”长长的出气声在黑色的奔驰内响起。陆景手脚有点酸软。他敢喝毒酒自杀那是有信念支撑。这样直面死亡他怎么可能不怕。生活优裕从来就没有经历过险境的徐咏碧更是完全吓傻,明媚清亮的眼眸灵性全无。呆呆愣愣的保持着托着香腮的姿势。

赵姿停了车,仍是那副酷酷的表情,轻吐一口气,“陆少,我们暂时安全了。”

两三分钟后,陆景才回过神,从身上摸烟,手颤抖了几下,终于点着烟,深深的吸了两支烟,陆景稳了心神,开始打量此时的处境。

桥头的道路被一堆泥土压住,完全阻隔,根本无法继续前行。而靠近文游县城的一侧,何路遥的沙漠王子和安晓燕的黑色雅阁孤零零的停着。

陆景拿出手机看了看,信号全无。很显然,文游县这里出大事了,极有可能出现了灾情。“赵姿,前面的路走不走的了?”

赵姿不假思索的道:“陆少,现在正在下暴雨,很多地方都被淹了。没有车,我们回怀远古镇的路程充满太多不确定性。我们最好在这里等待救援。”

陆景叹了口气,点点头,认可赵姿的意见。然后扶着徐咏碧的肩头,唤道:“咏碧,咏碧,没事了。”这姑娘都吓傻了。她这辈子大概都还没有经历过这么凶险的事情。

见徐咏碧眼珠子动了动,陆景抱着徐咏碧的肩膀小声安慰着她。

好一会,徐咏碧这时才回过神,眼泪不争气的涌出来,用力的握住陆景的手,呜咽道:“真没事了,陆景?”

陆景肯定的道:“恩。我们现在是安全的。”

现在被困在这个桥头,安不安全还两说。要是救援能快点抵达自然没事,但要过个两三天问题就大了。车上可没有食物。不过,陆景这时候要安抚徐咏碧的情绪。自然不会说这些。

徐咏碧心神这才稍定了定,额头抵在陆景的手臂上。低声抽泣起来。她实在害怕。

就在陆景一边安慰徐咏碧一边等待救援的时候。安晓燕和曹嘉和何路遥将车并排停在一起商量起来。奔驰的身影在漫天的雨花中重现让几人都松了口气。县城这里离山区已经很远。泥石流沿着河道过来,余威毕竟小了许多。只将旧桥冲垮。安晓燕和何路遥商量之后,她们坐车去文游县城内求救。何路遥则是等在这里,为陆景留一份守望的希望。

这时,安晓燕几人都还不知道文游县城内内涝,汽车根本就无法通行。通信更是全部中断。

8月30日,宾州市内降雨量增大,紫云山附近有七八处村镇受到泥石流的冲击,人员伤亡多达近百人、经济损失初步估算依据超过2亿。

楚北省、宾州市里立即组织疏散救援行动。各地的媒体也都第一时间报道了宾州市的灾情。全国的目光在极短的时间落在楚北省西南的小市上。

位于紫云山北麓的怀远古镇成为临时的救灾中心。各式车辆、救灾人员、物资不断的进出。

深夜时分,丽都酒店的大堂内。纷扰不堪。丽都酒店作为怀远古镇的标志性建筑成为救灾中心的指挥部。此时,何晨看着大堂一侧的窗边看着仿佛天露了窟窿般落下的暴雨,忧心忡忡。

秘书魏元纬快步走过来,道:“何书记,省里新-华社分社的记者到了。”

何晨疲倦的摆摆手,声音嘶哑的道:“让钱市长接受采访吧,我就不过去了。”

魏元纬点点头,走到一边去协调。他能理解何书记的心情。此刻,何书记不仅仅是宾州市的市委书记。还是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

今天上午,陆景、何路遥、安晓燕一行前往紫云山-东段之后杳无音讯,至今仍然没有返回。而根据卫星拍摄的情况来看,紫云山-东段登山入口的村落全部遭受到了泥石流的侵袭。生者寥寥。

丽都酒店大堂的一角,丁灵默默的守候着等待最新的消息。时间的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陆景失踪的消息已经传开。她美丽的大眼睛已经哭得红肿。

如果知道陆景会失踪、生还的希望渺茫,她宁可她今天上午没在别墅里休息。陪着陆景一起去紫云山,一起失踪。一起死亡,那也胜过此时她心碎的痛苦。

“丁灵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江州来的新-华社记者人群中谢清歌看到丁灵形容枯槁的坐在大堂角落里,连忙走过来和丁灵打招呼。

丁灵使劲的咬着嘴唇,努力不让她自己哭出来,“歌儿…,陆景去紫云山碰到泥石流…”

“砰--”谢清歌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手里拿着的采访笔记本掉在地上,整个人摇摇欲坠的晃动,嘴里呢喃道:“哥…”

丁灵手里拿着的手机响起来。陆景失踪的消息已经传开,她的手机每隔几分钟就要响一次。怀远古镇这里并没有受灾,电力、通信都是正常。

丁灵木然的接通了手机。

“丁助理吗?我是曹嘉…”

丁灵浑身打了一个机灵,失态的急匆匆问道:“曹嘉,陆景怎么样了?”

“陆先生没事,徐小姐也没事。我们都没事。陆先生他们被困在在文游县外的桥头啊。我在文游县里给你打的电话。通知你这个消息。安姐正在向市委领导汇报情况…”

“啊…”丁灵根本没听清楚曹嘉后面说的是什么,喜极而泣,大颗的泪珠滚滚而落。

谢清歌知道陆景没事的消息后,也从那种天晕地旋的状况中好转过来,扶着丁灵的肩膀使劲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短时间内,情绪如此的大起大落,她的旧疾都差点犯了。

“好,太好了。”大厅里传来何晨压制不住的喜悦声音,声音大的异乎寻常,而他根本就没有察觉,大声的喊道:“小魏,给我搞碗泡面来。”

从下午到现在,他还没有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