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6章 脱险

第926章 脱险

陆景黑色的奔驰车内,漆黑一片。哗啦啦的暴雨在车窗上敲打的正换。

陆景忧郁的吸着烟。手机信号还没有恢复。他现在担心的是那些关心他的人。

刚才赵姿已经说了,要将车里的汽油留到下半夜取暖——宾州市此时夜晚的气温和。车内的灯、空调全部关了。只有微弱的原野亮光和陆景的烟头在明灭。

徐咏碧早学着陆景将裤腿卷起来,实在黏糊糊的难受。白生生的、秀美如玉的小腿展露着。她担忧的道:“陆景,我们会不会死?”说着话,她的肚子饿的咕咕的叫了几声。

陆景这时已经镇定下来。虽然他还不知道文游县里的通信以及恢复,但是,这并妨碍他判断形势。他之前的判断是错误的。最多一两天,救援的队伍肯定就能来。

陆景勉强笑道:“饿不死的。明天肯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我担心的是外面的形势。我们的消息都传递不出去。大家会担心。”

“哦。小灵现在肯定急死了。我爸也会担心我的。”徐咏碧轻轻的靠在陆景肩头,她午饭没吃多少,现在饿得浑身软绵绵的。

陆景轻叹一口气。沉默了很久,忽而感觉徐咏碧有点冷,问道:“赵姿,还有多久你才开空调?”

赵姿道:“我按照我们后天会被获救的时间来计算汽油的量,再过一个小时。”

“咏碧,再忍一会。”陆景轻轻的拍拍徐咏碧的肩头,将她抱过来了一点。将体温传给她。

好在今天中午时,衣服只是湿在了衣袖、裤脚。胸口背上还是干燥的。

感受着陆景的体温,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徐咏碧轻轻的恩了一声。心里有些羞涩,但是陆景抱着她确实让她舒服了很多。绝境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更何况,她心里并不反感陆景。

陆景见车内的气氛有些凝重,为了避免徐咏碧胡思乱想,道:“咏碧,赵姿,讲个笑话给你们听,听不听?”

赵姿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的靠在驾驶椅上。节省体力。她预计三天之内,他们绝对会获救。三天,他们肯定饿不死。因而,也不制止陆景说话。

徐咏碧怔了怔,抬头看向陆景道:“你还会讲笑话?”

陆景道:“看到过几个有趣的。这个笑话是这样的,有一架从国内飞往美国的飞机在太平洋上即将失事坠毁,空姐拿了纸笔给乘客写遗言。这时,在机舱前排的一名女乘客忽而情绪失控,大声说:我长这么大还不知道做女人是什么样的。谁能让我在死前体验一次做女人的感觉。”

陆景顿了顿。

徐咏碧俏丽精致的脸蛋上顿时布满红晕,扬手拍了陆景的厚背一记,微嗔道:“你要死啊,这时候还有心情讲黄-段子。”

陆景讲得这个笑话。怎么看都想是她目前状况的改编版。她脑子里不由的想起前晚她看到的陆景贴着小灵丰美雪-臀站立的场景以及她自己那个代入感十足的春-梦。

陆景这个笑话有点调-戏她的意味了。体验做女人的感觉不是做那事吗?本来这时候徐咏碧应该挣扎的脱离陆景的怀抱,只是浑身软绵绵的不想动。只是娇嗔了一句表示不满。

陆景笑着道:“你听我讲完。当时机舱后面就有个男子站了起来,脱了身上的t恤衫丢到地上。把它拿去洗干净晾起来。”

徐咏碧一愣,霞飞双颊。却又不想承认是她之前想歪了,忍不住眼波清媚的白了陆景一眼。嘴角扬起一缕微笑,道:“你真是坏透了。”

陆景摸摸鼻子,讲个笑话和坏透了有什么关系。

陆景失踪的消息让宾州市、楚北省、京城、香港等地关心他的人忧心忡忡,好在确认他失踪的几个小时后,又重新传来消息他只是被困在一座桥头。

京城里有电话打到了襄水市的第三军区。很快,一个电话又打到了救灾一线的部-队指挥官那里。

天微微亮的时候,几辆卡车、冲锋舟就已经从一片泽国的文游县城东出发,前往县城外的旧桥救人——天亮之后的环境救人把握更大。

赵姿很是警觉,桥对面何晨的车子刚有动静,传来几声汽笛声后,赵姿就按响车喇叭进行回应。可以看到对面已经有人来了。赵姿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救援人员来了。

陆景和徐咏碧这时也醒了。昨晚说着话,迷迷糊糊的入睡。陆景歪在车壁上睡着,徐咏碧则是在卷缩在陆景的怀里。

和陆景温润的眼睛对视了一眼,徐咏碧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陆景怀里起来,问道:“怎么了?”

赵姿难得露出笑容,道:“救我们的人来了。”

陆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啊…,我们得救了!”徐咏碧疲倦而兴奋的说道,“陆景,我们要得救了。”

看着徐咏碧精致迷人的容颜,陆景笑道:“恩。记得啊,出去之后要给我画一副画啊。”昨天给徐咏碧讲了书上看来的几个笑话,她说给他画一幅自画像答谢。

“好啊。”徐咏碧轻轻的看了陆景一眼,生动的微笑起来,也不知道想什么。

一个小时候,陆景三人登上了冲锋舟,和何路遥汇合。奔驰自然是丢在原地,等日后再取回来。

陆景向营救的官-兵道谢后,拍了拍何路遥的肩膀,道:“辛苦了。”一切尽在不言中,何路遥在桥这里守了一夜,这个情分他会记着。

何路遥疲倦的笑道:“应该的。”

回文游县城的路上,陆景了解到详细的情况。原来是安晓燕和曹嘉坐车去了文由县城才将消息传了出去。文游县城这里昨天晚上就恢复了通信。

陆景到文游县城的一所学校的安置点后,手机恢复了信号。安晓燕和曹嘉已经在这里等候,相比于陆景等人的狼狈,她们俩就要从容得多。文游县这里只是内涝,道路难以通行。物资、电力并不短缺。

“安主任,曹小姐,这次要多谢你们了。”学校的一间宿舍楼里,陆景笑着和两人握手,心里松了一口气。没有让大家担心一整晚上。

说了几句后,安晓燕请示道:“陆先生,现在文游县和怀远古镇可以做冲锋舟联通,我们要尽快返回吗?”。

陆景正要说话,手机响了。陆景道:“吃过饭,稍微休息一下就走吧。有衣服的话给咏碧换件衣服。”说着话,陆景走到一边接电话。电话是老头子的机要秘书小张打过来的。

“你这孩子,二十多岁的人怎么不让人省心,下暴雨你去山区里看什么风景?还是占哥儿给我说你出了事…”母亲罗玉兰在电话里数落道。

陆景心里暖暖的,一一应着。估计是丁灵她们把事情通知了占哥儿和唐悦,这才传到家里去了。

又和父亲通过电话后,陆景拿出手机给妻子卫婉仪拨了电话,不想竟然打不通。陆景这时才恍然,打电话的人太多了,通信基站估计都处理不过来。小张那个电话八成是专线拨进来的。

两个小时候,陆景一行人返回了怀远古镇。一路上陆景断断续续的接了几个电话。进了怀远古镇,手机信号才彻底恢复正常。陆景又接了几个电话,直接和众人一起到了临时指挥部,怀远丽都酒店。

丽都酒店的大堂里,何晨同陆景用力的握了握手,喜悦的道:“回了就好。”

陆景谢道:“让何书记费心了。”

何晨客气了几句,说道:“省里面来几通电话问你的情况,号码我给丁助理说了。”

陆景这才看到墙角边等着的丁灵。陆景点点头,“何书记,我知道。”说着,大步向丁灵走去。

何晨这才有时间和儿子何路遥说话,认真的看了儿子几眼,欣慰的道:“混账小子,赶紧给你妈打电话去。”

“陆景…”丁灵再也忍不住,像只灵猫一样的扑到陆景怀里,大哭起来。直到见到陆景的人,她才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这时,情绪怎么都控制不住了。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丁灵哽咽道。

陆景紧紧的抱着丁灵,温柔的抚着她的背,安慰道:“别哭,小灵。小灵乖,别哭…”

半个小时候后,陆景返回远秋园1号别墅。徐咏碧也跟着陆景回了别墅。陆景和徐咏碧说几句话,就爱怜的将睡得沉沉的丁灵抱进了卧室里,轻柔的将她放在卧室的床-上。他拿来充电器,站在窗口不断的接电话,打电话。

给大哥打完电话之后,陆景下一个电话打给了妻子卫婉仪。卫婉仪幽怨的轻声道:“陆景,你要是出事了让我怎么办?下次别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了。不然,我…”

这番大有情意的话让陆景呆住了。这是结婚以来卫婉仪说的情意最为深重的一句话。

“婉仪,我会的。”陆景声音有些柔的说道。说了一会话,陆景轻叹一口气,给关宁打了电话。又给秋兰她们几个打了电话后,陆景才按照何晨给的名单开始一一给赵省长、汤副书记等人回电话。

不时的,董坤城、陈创和等生意伙伴也打来电话。

一通忙乱的电话打完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陆景休息了半个小时后才想起来,他昨天约了郁扬见面,他应该已经到了怀远古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