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7章 调整情绪

第927章 调整情绪

丽都酒店虽然成了临时的救灾中心,但配备给远秋园1号别墅的服务团队并没有撤回丽都酒店。陆景起身去浴室里舒服的泡了一个热水澡。

回到卧室里正准备给郁扬打电话时,高挑的女服务员敲敲门得到陆景许可后推开门,轻声道:“陆先生,安主任和曹小姐来了。正在一楼客厅里等你。”

“好的,我马上下来。”陆景心里有些好奇这个时候安晓燕和曹嘉来找他干什么。

这时,躺在床-上休息了快一整天的丁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娇声道:“陆景…,几点了?”

陆景走到床-头,爱怜的摸了摸丁灵清秀的脸蛋,“五点过一点,再睡一会。昨天累坏了吧?饿不饿?我让厨房里给你准备一点清淡的食物。”

丁灵轻轻的点点头,这时看到陆景便是满心的欢喜,小声道:“有一点饿。”

陆景笑道:“那先吃一点粥,等会起来吃晚饭。我去下面见一见安晓燕和曹嘉。”

陆景温柔的吻了吻丁灵的额头,出了门给女服务员吩咐了一声,才下楼来见安晓燕和曹嘉。

经过近一天的休息后,安晓燕和曹嘉气色都还不错。实际上,她们昨天受到惊吓就是陆景的车冲过旧桥时的那么一会,这时心情已经完全恢复过来。

安晓燕换了一件咖啡色休闲的长裤,素雅的蓝白色t恤。整个人显得清爽干净,没有那股子艳丽性-感的少-妇韵味了。

曹嘉穿着了一件白色的棉质衬衣,宝蓝色的牛仔裤。容颜如玉,娇俏迷人。

安晓燕问道:“丁助理、徐小姐还好吧?”上午一行人返回丽都酒店之后。陆景的助理丁灵当众抱着陆景失声痛哭,是个人都知道两人关系匪浅。

陆景道:“小灵和咏碧还在休息。”

安晓燕将手里拿着一只老式酒瓶装的药酒递给陆景。笑道:“陆先生,钱市长吩咐我和曹嘉这两天还是跟着招待你。这是钱市长让我找来的一瓶本地闻名的药酒。从万县当地人喜欢自己泡药酒滋补身-体,效果很好,在我们宾州很出名。能找到这瓶药酒还多亏曹嘉帮忙。”

至于这药酒到底什么滋补效果,安晓燕并没有明说。曹嘉却是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一下。这时谦逊的说道:“我就是托朋友的关系淘到了一瓶。”

陆景手下酒,道:“有劳钱市长费心了。也要谢谢你们。”说着,沉吟了片刻,问道:“安主任,我们昨天呆的那家村子情况怎么样?”

安晓燕、曹嘉脸色黯然的摇了摇头。

陆景心里有点堵。用力的抿了抿嘴唇,道:“我打算明天就返回江州一趟。你们这两天就事情就自己忙。钱市长那里我回头去说吧。”

出这么大的事情,这两位也需要去和家里人见面。他并不打算占用她们的时间。

安晓燕道:“陆先生,你回江州后这几天还回宾州吗?”

陆景点点头,“我最迟三天就会带着救灾物资回宾州。”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想起二牛那一家子的遭遇,那个骑着板凳当马的小孩子…

天威难测。但是,不做点事情陆景心里难安。

安晓燕迟疑了一会,道:“陆先生,要不你别给钱市长打招呼吧。这三天我和曹嘉做自己的事情,三天后在丽都酒店这里等你回宾州。”她想要光明正大的放几天假。宾州市这么大的事故,谁没有个三朋四友要帮忙的。

对安晓燕这个略有些过线的要求,陆景并没有迟疑。而是答应下来,“没问题。”毕竟,她们陪着他去紫云山走了一圈。还是最先去文游县通报的消息。

安晓燕心里一喜,和曹嘉对视了一眼。忙道谢,“谢谢你陆先生。”

丽都酒店已经被征调为临时的救灾中心。在晚饭的供应上是大锅饭,流水席,饿了就可以去吃。

陆景送走安晓燕和曹嘉之后,索性打了电话给郁扬,让他带着随行人员来别墅里吃饭。怀远古镇并没有受灾,和宾州市的道路也是畅通无阻,因而,物资并不缺乏。

郁扬知道陆景需要平复心情,就只带了妻子唐彤来见陆景。一见陆景的面,郁扬感叹的和陆景握手,“陆景,你这次真是惊险啊。我爸都担心的打了几个电话来问我你的情况。”

唐彤也道:“我妈还不是神神叨叨的担心了大半晚上。”

陆景苦笑道:“我哪里预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就是打算去紫云山脚下坐坐样子。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碰到泥石流。连累郁省长和小姑担心了。我一会给郁省长回电话。唉,当时,我和咏碧都快吓的不行。小灵留在别墅这里也是担心了大半晚上。”

唐彤的母亲——小姑那里,他自然是早回过电话。

说着话,陆景介绍身边的丁灵和徐咏碧给郁扬、唐彤认识。丁灵休息了一阵子后,气色看起来好了谢。徐咏碧的神情也没有那么惶惶。几人寒暄几句后,一起去二楼的餐厅。

看着清秀可人的丁灵、略显娇小、精致清丽的徐咏碧,唐彤无语的摇摇头,跟着大家一起上二楼。

陆景在饭前去给郁行知打了一个电话。吃饭时的气氛有点沉默。陆景说了他要回江州调集救灾物资来宾州的事情,然后抱歉的道:“郁扬,我心情不佳,过几天再和你谈汽车配件的事情。”

郁扬理解的道:“这件事不急。我这几天都在宾州。”说着,说起一件事转移陆景的注意力,“宾州救灾副总指挥钱市长调配物资很是得力,一切都井井有条。这场泥石流很快就会过去。村民们居住的地方会重新建好的。”

陆景点了点头。他直觉有点不对劲,但是心思恍惚之下,没有怎么去细想。

送走郁扬、唐彤之后,陆景和丁灵回了卧室说体己话。徐咏碧脸色有些暗淡的看着两人的背影,轻轻的关上房间的门。她看似恢复过来,实际上心里也迫切的想要和人说话,希望得到安慰。

关上门的徐咏碧轻轻的叹了口气,拨通了好友吴倩柔的电话。

“陆景,要我。”刚一关上门,丁灵用力的抱着陆景吻着,低声而坚定的说道。她差点永远失去了最爱的男人。那种焦灼的痛苦情绪,唯有陆景能安抚她。

陆景只是稍稍一愣就一边吻着丁灵,一边解着她的衣服。他也需要发泄一些心里的负面情绪。

好好的去紫云山下转转却莫名其妙的碰到泥石流,换了谁心里都郁闷的要出火,偏偏还经历了生死一瞬间。

丁灵晚上穿了一件甜美风格的白色印花蕾丝短袖连衣裙。陆景很快就将小妮子脱得精光,手抚着她丰-满的玉-乳,将她抵在门上抵死缠-绵起来…

清晨的微光透过窗帘进来。宾州暴雨未停。陆景是被卧室明亮的灯光给刺醒的。陆景看着身边熟睡的丁灵,睡梦中她清秀白-皙的面庞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陆景看着天花板,轻轻的舒了一口气。昨天晚上,在门口,沙发,浴室,卧室,陆景和丁灵变换了几个战场,一夜疯狂的缠-绵之后,他心里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

“该回江州了。”

江州。九月初的太阳依旧毒辣。景华科技园的绿树都被晒得无精打采。知了的鸣声阵阵。

陆景在研发大厦最顶层的办公室里调集着物资。调集资金、采购、运输、发放等等一些列问题都需要景华的人亲力亲为。由于需要协调的事情太多,宋雨绮干脆将电脑搬到了陆景的办公室来办公。

正准备去民大读书的明雪,这两天正好在江州宴请朋友、同事。碰到这样的情况,这两天都不得不过来协助处理事情——丁灵还在宾州那里休息,没有随陆景一起回江州。

何梦明手捧着一堆文件进来推开门进来,“陆景,这是你要我找的关于高速公路修建的资料。”要和明雪当同学的何梦明这在景华这里帮忙。

“哦,小明,你来了,放这儿吧。”陆景笑了笑,让何梦明将资料放下。见她一头的汗,陆景问道:“没去你姐那儿借几个人手啊。”

何梦明笑着摇摇头,“没有。”

在陆景身边办公的宋雨绮眼睛还在看电脑屏幕,道:“昆成汽车要在宾州打造汽车配件供应基地,并且最近白云饮料的销售量上来了,正在汇总销售方案,何总那里现在忙的很。”

正说着话,陆景接到关宁的电话,“小景,明雪和小明的酒宴是在明天中午吧。晚上来方老师这里吃饭啊,漓姐在呢。”

陆景笑道:“好啊,我到点了就过去。”方琴、叶妍、张漓她们已经从柏斯度假回来。他在宾州遇险的事情让三人直接来了江州。吴璇、陈笑都借故返回了江州。

晚饭时,陆景自然又是被众女情深意重的劝告了一番。陆景一一听着,抚慰着众女的情绪。

9月3日,瑞丰旅游宣布向宾州市捐赠1亿引起舆论的关注。这份爱心行动受到了媒体的赞扬。第二天上午,景华第一批运送物资的车队由江州出发,经由襄水前往宾州。

陆景换了一辆黑色的悍马越野车,押送物资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