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8章 物资抵达

第928章 物资抵达

临近中午时分,陆景的车队在宾州市区里与胡文洸等人汇合,继续向怀远古镇出发。

此时,宾州的暴雨已经收敛,阴沉沉的云层压着天空。估计天气预报未来几天都将是晴天。这时,已经是宾州泥石流爆发的第六天,大规模救援行动基本停止。

文游县、从万县几天前中断的交通已经恢复,更偏远的地带则需要时间。宾州市的工作重心已经由救灾转变为灾后重建。前往怀远古镇的路上不时可见满载物资、建材、食品的大卡车平缓的驶过。

悍马越野车内,胡文洸脸上带着喜意,但看到陆景神色平静、目光沉郁,想想陆景差点在文游县北泥石流冲走,就不敢将心里的欣喜情绪流露出来。

见胡文洸想笑不敢笑的样子,陆景笑骂道:“有话就说。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胡文洸嘿嘿一笑,换了个坐姿,道:“景少,说了你可不许骂我啊。这次景华以瑞丰旅游的名义捐赠1个亿在宾州市为瑞丰旅游赢得了极高的声誉。我看我们解决紫云山下村民动迁的难题解决不会太困难。”

和村民的动迁协议难题是紫云山旅游开发的最后一个难关。如今瑞丰旅游捐赠的大量物资到位,再加上市里规划重建村落,瑞丰旅游可以敲敲变故,提一提要求。这样一来,解决这个“拦路虎”就很轻松了。

陆景就笑,丢了一支烟给胡文洸,“不只这点好处吧?”景华又不到宾州市发展业务。捐款自然用瑞丰旅游的名义。但是紫云山项目已经和宾州市里签订开发合同,村民动迁难题迟早可以解决。这还不至于让胡文洸在他面前失态。

胡文洸接过烟,帮陆景点了烟。笑着竖起大拇指,夸赞道:“呵呵,果然瞒不过景少。这次宾州的救灾指挥中心设立在怀远古镇,近百家媒体记者在怀远古镇做新闻,这五六天怀远古镇在媒体上的曝光率。怀远古镇的知名度直线上升。我预计啊,宾州市的秩序恢复之后,随着江宾高速通车,宾州市旅游业的兴起,我们在怀远古镇开发的商业地产将会大卖。”

瑞丰旅游精心打造的怀远古镇只不过花费了几千万。商业地产租售结合的运作,至少可以做出几个亿的业绩,这还不算上远秋园那里的别墅。至少是十几倍的利润。瑞丰旅游可以大赚特赚一笔。

陆景笑了笑,轻轻的吸了口烟,“你小子现在是满心欢喜吧?”泥石流带来的灾难已经过去六天了,他也不能要求胡文洸感同身受的继续悲伤下去。死者长已矣,生者自苟活。

要不是,陆景在这次泥石流中遇险,要不是想着二牛那一家子。那个村落的村民们,他也不会有为亲力亲为为灾区出把力,做点事的想法。多半会是捐款了事。国内每天发生的悲剧多的很,谁没事能天天感怀?

死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

胡文洸尴尬的一笑。他能体会陆景沉郁的心情。沉默一会,笑着转移话题道:“景少,你怎么不直接捐款。而是捐赠物资呢?这操作起来可麻烦。”

“有景华总部的人负责具体的事务保证物资会发送到灾民的手中,我只需要每天跟踪进度就行。”陆景摆了摆手。没有直接回答。

捐钱和捐物资的区别大了。永远不用低估了人性的贪婪。

胡文洸有点挠头,忽而想起一件事来。提醒道:“哦,景少,宾州这里也不全是好消息,也有坏消息。”

陆景诧异的道:“说说看,什么事!”

胡文洸道:“这次宾州市的总指挥是何书记,但实际负责调配物资,指挥救灾的是钱市长。他打理的井井有条。前些天省里下来视察的汤副书记当众表扬了钱市长。钱市长现在的威望很高。”

陆景愣了愣,微微苦笑。这还真不是人力能控制的事情了。很明显,借着指挥这次救灾,钱高明来了一次“华丽”的大转身,一洗前段时间被刘委反戈一击的颓势,重新在市里干部心中树立了威望。

陆景心里叹了口气。何晨到底是做组织工作的,务虚的时间太长,处理具体事务的能力不如钱高明。

政客,党同伐异,不择手段;政治家,斗争是有底线的。

陆景自小被这样的观点熏陶,这时候自然不会因为钱高明不是他圈子里的干部,在救灾中出了风头就心里大为不爽,想着拖他的后退。实际上,钱高明有力的完成指挥救灾任务,陆景其实很乐意见到。

车队抵达怀远古镇时已经是快下午一点。昔日蜿蜒秀丽的楚西古镇早就不复往日闲适从容幽静。

进出古镇的车队在镇中的怀远路上甚至拥堵了一会。经过专人协调后才疏通。看着来来往往的繁忙景象,陆景知道灾后重建正在忙碌的进行着。

山洪、泥石流这种天灾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道路一通,电力、通信恢复,各种物资、救援人员就会源源不断的进入灾区。接着便是重建工作,最新的救灾消息也会在新闻媒体的传播下传向全国各地。

怀远丽都酒店的一楼,接到电话的安晓燕和曹嘉早结束她们的休假等在门口。

安晓燕穿着灰色的套裙,娇媚的笑着说道:“陆先生,你还没吃饭吧?丁助理那里已经安排午饭,和徐小姐等你一起回去吃饭。”

陆景笑着道:“先把正事吧。哦,曹小姐。”

“陆先生,谢谢你的捐赠的物资。”曹嘉清雅的浅笑说道。

她穿着简单的t恤衫,牛仔裤将修长的大腿,挺翘的俏臀包裹的曲线曼妙。愈发显得臀翘腿长,颇有些动人。

曹嘉是从万县人。从万县这次也是受灾的三个县之一。家乡父老会从陆景的捐赠的物资中收益。她这句道谢的话并不显得突兀。

陆景轻轻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陆景让身边随行的景华总部人员和她们一起去找救灾中心的干部登记了景华的物资。接下来就是等待调配,送往受灾的三个县中。救灾物资当然不可能无序的往灾区里送。各种物资如何配比,如何分配都是有讲究的,需要统筹安排。

二楼的西餐厅内,电话不断,此起彼伏。一长排的办公桌拼起来,搭上了一个简单的指挥部。

西餐厅内明亮的灯光驱散着阴暗光亮。贯荣快步走到一脸憔悴的钱高阳的身边,“市长,陆景运送物资来了。市民政-局那边已经做了登记。”

钱高阳笑了笑,挥手道:“1个亿的物资。这位公子哥还真是大手笔,倒是不枉救援队伍专程派人去救他。我见见他。你请他来二楼的休息室。”

“好的,市长。”贯荣快步走了出去。

这些天钱高阳吃住都在这里,二楼休息室就是钱市长的专用休息室。陆景跟着贯荣走进休息室里,阴暗的视线中钱高阳华发似乎又添了几根。

钱高阳脸带疲倦的和陆景握手,“我代表宾州人民谢谢陆先生为我们宾州捐赠物资,景华是一家了不起的企业。”

陆景不卑不亢的道:“钱市长过誉了,只是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钱高阳颇为玩味的打量了陆景几眼,笑了笑。道:“力所能及?说的好啊。有多少企业能做到呢?陆先生,关于文游、从万、于平三县的重建方案,我有点想法想和你说说。”

这才是他要见陆景的根本目的。

陆景微微皱眉,但还是说道:“钱市长请讲。”

钱高阳露出一丝老狐狸般的微笑。道:“我这个想法也是抄袭你的。假设渝都市能修建一条高速公路到宾州市,可以说,文游、从万、于平三县的重建将会及其顺利。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渝都游说郁省长。”

川南省省-长郁行知是陆景表姐夫郁扬的父亲。

纵然是举国之力。灾后重建的工作一般都是及其缓慢的。因为重建不仅仅是将倒塌的房子建起来,还有各种基础设施:道路、水电、施政等等。

而且。还有因为人口死亡、流失导致当地经济活跃度下降,要想恢复活力一般得好几年。

修一条中等难度的高速公路也得两三年。钱高阳打的好算盘。

陆景沉吟了几分钟。道:“我9月9日之前都会一直呆在宾州,钱市长,我考虑考虑。”

钱高阳理解的笑道:“应该的。陆先生,我等你的好消息。”

陆景无语的摇摇头。渝宾高速如果得到川南省的支持,自然事半功倍。不可否认,钱高阳的主意是好主意,但是,他需要用的他的资源为钱高阳铺路吗?

聊了几句,陆景起身告辞。钱高阳坚持将陆景送到二楼的楼梯口。

这是他第三次和陆景见面。第一次,他冷落陆景,第二次,他释放善意被拒,这第三次见面,虽说他表面上占了上风,拿话挤兑住了陆景,但实际上是他在求陆景。

这时,从三楼下来的一个外形靓丽的女孩,嘴里不满的道:“你想要我去你们那个房间里睡觉,至少得让我同学们跟着我一起啊。安排我一个人算什么。”

女孩身后追着一个秘书模样的中年眼睛男子,有些气急败坏的道:“陈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赵县长也是一片好意让你和他在一个房间里休息,现在怀远古镇里住宿有多么难你不知道吗?”

陆景脸色古怪的看着下楼的两人。

下楼的靓丽女孩正是江州体育学院的美女双胞胎。至于这位到底是陈若夕还是陈若晓,陆景分辨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