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29章 陈若夕

第929章 陈若夕

陈若夕不耐烦应付着身后追着下楼的中年男子,突然看到陆景和一名五十多岁酒糟鼻子的男子站在楼梯口,惊讶的道:“啊…,陆景,你怎么在这里?”

陆景微笑道:“我跟着瑞丰旅游的车队的一起来宾州的。哦,你这是怎么回事?”

“哦,就是那个捐赠1个亿的瑞丰旅游啊。”陈若夕笑着说道,然后又扭头不屑的瞪了身后的眼镜男子一眼,对陆景道,“他是宾州市下面一个县长的秘书,这几天一直缠着邀请我去他们房间住宿。真是不要要脸。”

这句毫不留情的话一出口,陆景就知道眼前这个穿着着青衣短裙的长腿美女是陈若夕。她姐姐陈若晓的性子要温和一些。

追着陈若夕下楼的中年眼镜男子认出了钱高阳,听到这句话心里暗自叫苦:“姑奶奶,你才是个20岁的姑娘,说的比我都还直白。我邀请的很含蓄好不好?”

陈若夕是陈跃信的女儿,陆景自然不会看着她被人欺负,似笑非笑的看了钱高阳一眼。

中年眼镜男却是抢先一步,讪笑着道:“陈小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还有点事情,改天我们再聊。”说着,就要向楼梯上走,准备趁着事态还没扩大之前溜走。

钱高阳皱了皱眉,喝道:“你那个单位的?搞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堂!”

中年眼镜男子战战兢兢的停下来,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结结巴巴的道:“钱,钱市长,我…,这是个误会。”

钱高阳厉声道:“是不是误会我看不出来?”

中年眼睛男子哑口无言,在钱高阳冷冽的眼光逼视下额头冒着冷汗,眼看着实在躲不过,才不情不愿的小声道:“钱市长。我是从万县县委办秘书二处的秘书。我邀请这位陈小姐喝被茶,她不愿意。”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是将责任都担了下来。要是钱高阳无意往死里查,他兴许可以蒙混过关。

陆景那里会轻易放过这个人,讥诮的道:“从万县县委办秘书二处是给县长赵意智服务的吧?赵县长好悠闲啊。从万县正在紧张的重建中,他倒是有心情来丽都酒店找女人。”

白明俊在从万县当常务副县长,他的顶头上司,陆景和白明俊聊天的时候自然听说过。况且,陆景还和赵意智照过一次面。在钱高阳的办公室外,赵意智还偷看安晓燕柔美高翘的臀-部曲线。

中年眼睛男子眼神怨毒了看了陆景一眼。心里破口大骂陆景多事。

钱高阳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从万县的县长赵意智是靠近他的干部。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

陆景见钱高阳还在沉吟,冷笑道:“钱市长,渝宾高速途经从万县,我看赵县长这样玩忽职守的干部肯定是不适合在从万县工作。”

钱高阳听得出陆景的潜台词,衡量了利弊。断然道:“陆先生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陈若夕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她根本就不知道陆景是什么身份。何路遥介绍的时候也没说。现在看起来似乎很厉害一样。

陆景点了点头。看似他好像专门给钱高阳添堵,实际上他心里却是另有一个想法。陆景和脸色不愉的钱高阳握了握手,同陈若夕一起下楼。

等陆景离开后,钱高阳冷眼看了看满脸灰暗,站都站不稳的中年眼镜男子。哼了一声,转身回了休息室。钱高阳给贯荣打了一个电话,黑着脸吩咐道:“通告何书记那边一声,从万县县长赵意智救灾期间擅离职守。我的意见是停职处理,等待调查。”

贯荣十分诧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惹得钱市长自斩“大将”,顿了顿。道:“好的。市长。”

在钱高阳眼中,只要陆景肯推动渝宾高速公路的进程,而他有进去分一杯羹,赵意智的乌纱帽自然不重要。

正在宾州市委市政府大楼坐镇后方的何晨接到秘书魏元纬的汇报,也不觉愣了愣,然后笑问道:“怎么回事?”

魏元纬来汇报之前就打听过事情的来龙去脉。道:“赵意智的秘书纠缠丽都酒店里住宿的一个女学生被陆先生、钱高阳当场碰到。好像,陆先生和那位女学生认识。何书记,赵意智这个人风评不太好…”

何晨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微笑道:“回复钱市长,我支持他的处理意见。”

魏元纬应了一声。离开办公室。

何晨抽了半只烟,嘴角不觉的露出一个微笑。钱高阳风头正盛的时候似乎给他拿到了一张好牌。当然,这张好牌里面陆景的作用很大。何晨当即给白明俊打了一个电话,寒暄几句后,勉励道:“小白,工作要踏踏实实的干。组织上准备给你…,恩,你要有心里准备。”

白明俊正忙着灾后重建工作,接到这个电话一头雾水,又兴奋异常。

陆景和钱高阳道别之后,和陈若夕一起下楼,边走边问道:“你这是要去那里?”

陈若夕一脸愁容的道:“我和我同学来紫云山这里自助游。下雨了被困在这里。我同学她们都在房间里休息,我下来看看有没有车去宾州市,然后在那里返回襄水。这两天怀远古镇这里的车太难搭了,我们一起有五个人,根本就搭不到顺风车。”

陆景恍然,陈若夕的事情他并不打算多问,就说道:“这样吧,我下午安排车送你们回襄水。”

“啊…”陈若夕好奇的打量着陆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帮这个忙。毕竟,她也就因为何路遥的介绍和陆景一起玩了几回。连朋友都算不上。

陈若夕是那种很精致的小v脸,剪着波波头,艺术体操练出来修长的身材婀娜有致,气质青春靓丽。

见她一副诧异的样子,陆景就笑,“我和你爸爸是好朋友,替我向陈市长问好。”

陈若夕的父亲陈跃信是襄水市的常委副市长,和他私交很不错。

陈若夕这才恍然,笑逐颜开的道:“陆景谢谢你啊。那你安排的车什么时候到。我们希望越快越好。现在怀远古镇的住宿很紧张,我们房间里还住了其他人,很不舒服。”

陆景笑着伸手,“把你的手机给我。”

“哦。给。”陈若夕将手里拿着的白色景华i88手机递给陆景。陆景接过陈若夕的手机,给胡文洸打了电话,吩咐胡文洸安排一辆商务车送陈若夕一行去襄水。

“陆景,你去江州我们再一起k歌啊。”陈若夕道谢之后,笑盈盈的挥挥手,回了丽都酒店。

同一时间,怀远丽都酒店32层的豪华套房中,高修平兴致勃勃的和马元龙、从万县县长赵意智聊着紫云山-西段开发合作方案。

钱市长在宾州市的威望上之后,作为一名优秀的商人,高修平自然懂得如何把握机会。

高修平喝着助理泡的清茶。微笑道:“赵县长,我听说市里有修建渝宾高速公路的想法,方案已经做出来了,等几天就会报到省里。从万县的高速发展指日可待啊。”

赵意智面目黝黑、相貌普通,这时凑趣道:“高总。渝宾高速公路一通,你开发紫云山-西段的旅游项目也嫩刚转的盆满钵满啊。”

分管旅游的副市长马元龙笑着道:“这是大实话。紫云山-西段的旅游项目开发几年,时间上刚刚好和渝宾高速公路通车赶上。”

高修平笑道:“所以我们是合作双赢。海益旅游在从万县的开发还要赵县长多多关照。”

虽说宾州市会将风景区收归市管,但是风景区在从万县的地头上,他自然要走动走动。他已经打听清楚。在从万县里,丁嘉平是靠拢何晨的干部。因而,赵意智是他合作的最佳选项。

赵意智笑呵呵的应承道:“一定一定。”

高修平和钱市长关系极好。他自然也乐意搭上高修平的线,从而慢慢的成为前世之核心圈子里的人物。

高修平微微一笑。这次可是打了一个翻身仗,一吐紫云山-东段旅游项目被陆景抢了的郁闷。他有信心让紫云山-西段的旅游项目超过东段。

就在这时,赵意智的秘书打来电话,结结巴巴的汇报道:“赵县长,我碰到钱市长了…”

听到秘书的汇报。赵意智的脸都绿了,和高修平、马元龙说了一声,匆匆离去,搞得两人诧异万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景和陈若夕分别后。在一楼大厅和安晓燕、曹嘉汇合后一起回了远秋园1号别墅和丁灵一起吃午饭。

陆景返回江州,丁灵并没有随行。而是留在怀远古镇里继续休息。倒是徐咏碧跟着他一起回江州之后,就飞回了建业。

丽都酒店里住得满满的,丁灵早邀请了安晓燕和曹嘉住在远秋园1号别墅里。胡文洸等人自有地方吃午饭。这不用陆景费心安排。

陆景刚走进远秋园1号别墅就毫不迟疑的将等在一楼客厅里的丁灵抱住,“小灵…”

丁灵穿着清秀的衬衣、西裤ol装。这时白皙的脸蛋变得绯红,后面安晓燕、曹嘉都还看着的呢。

陆景温柔的摸了摸丁灵的短发,好好的打量了她一会,问道:“小灵,休息好没?”

丁灵娇羞的点点头,“休息好了。我一直在等你回宾州。”她主要是忧思过度,没有休息好。这几天在宾州这里休息了好几天,又没有工作,这时已经恢复过来。

“陆景,我们先吃饭吧。”丁灵虽然舍不得陆景的怀抱,但是安晓燕和曹嘉还在客厅里,她有些不好意思经历了一次生死之后,陆景的心态似乎有所不同了。

陆景就笑,“好,先吃饭。”

安晓燕和曹嘉对视一眼,都无声的微笑了起来。陆景和丁灵的那份感情她们又怎么回看不出。

9月5日,景华的物资去向基本安排好,陆景自然不会再去费心思盯着下面的细节,和丁灵一起回了宾州市区。

徐咏碧在家里休息了近一周之后,心情恢复,重新返回宾州。她还惦记着她的画作还没有完成。

陆景让丁灵去瑞丰旅游分公司等徐咏碧,招待她吃午饭。他则是去见齐克强以及今天上午从襄水赶了过来的郁扬。

钱高阳向他提及了修路的事情。他想要听听郁扬和齐克强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