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932章 影响力高下

第932章 影响力高下

9月8日晚,怀远丽都酒店11楼金碧辉煌的宴会厅里,宾州市答谢各界人士的晚宴正在进行。

设在怀远古镇的临时救灾指挥中心即将裁撤,各级人员救灾都将留在第一线,成立的重建小组在市区里负责调度。随着各级救灾物资直接送往文游、从万、于平三县的县城,怀远古镇这里即将恢复往日的宁静。

当然,唯一不和谐的是镇中怀远路已经被载重的卡车压得不成形,极为难看,必须要重修。

宴会厅里宾州市的干部、各界人士,以及此次救灾的企业代表、爱心团体代表、媒体济济一堂。陆景、丁灵、胡文洸等人一起参加了此次晚宴。

陆景自然是和何晨、钱高阳、刘委等人坐在了最中心的一桌。以陆景的年纪坐在一群中老年男人自然十分显眼。

丁灵和徐咏碧坐在瑞丰旅游这一桌边看到陆景气度沉稳的坐在那里,对视一眼,轻轻的一笑。陆景有时候成熟的和三四十岁的人没什么区别。

陆景轻轻的抿着酒,以他景华所有者的身份坐在这里并不算出奇。只不过,席间各个常委的话题,他并不怎么参加。只是偶尔和何晨、钱高阳聊几句。

趁着首桌没有人敬酒的时候,陆景和钱高阳喝了一杯,笑着道:“钱市长,这次来宾州要谢谢你安排安主任招待我。哦,安主任找来那位向导曹嘉对紫云山各处风景点异常熟悉,一路上解说的诗情画意,让我游兴大增。我听说吴市长曾经称赞她钟灵毓秀、宾州佳人。当真是贴切的很。”

钱高阳不知道陆景说这话什么意思。紫云山-东西两顿已经合拢,开发权全部交给瑞丰旅游。当然,瑞丰旅游的投入也会大增。看陆景的样子也不像炫耀。他们明天上午还要和张副省长一起去渝都游说川南省的干部。钱高阳就笑着附和道:“我知道小曹。她很有文采。”

刘委揣测着陆景是不是对曹嘉有点意思,笑道:“不如让小曹过来代表我们宾州敬陆先生一杯酒,顺便作文记述今晚的答谢晚宴。咱们啊,也文雅一把。”

何晨微微一笑,道:“可以。”他和刘委的想法一样。陆景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有一个文采斐然的娴雅佳人朝夕相伴,有点想法很正常。陆景的事,他可是听儿子何路遥说过。

何晨话音刚落,坐在刘委斜对面的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似笑非笑的道:“何书记。这不太好吧!这把一个好好的答谢晚宴搞得格调降低了。”

说话的是市委组织部部长呼延明。何晨皱了皱眉头,心里极为不满。刘委的提议呼延明不反驳,偏偏是他同意了,呼延明却反驳,这明摆着落他的面子。

呼延明是宾州市本土派仅存的代表人物。想必对他这个“砸盘子”的人深恨不已。

钱高阳笑呵呵的打个圆场,道:“那下次吧。小曹是个才女我们不能让人才埋没啊。”

桌面上的几名够份量的干部都笑着附和。

何晨脸色微变。

陆景心里便叹了口气,钱高明一呼百应,何晨在宾州的影响力可想而知。

怪不得那天要刘委倒戈才形势转变。现在据说刘委在工作很配合钱高明,再加上汤副书记当众表扬过钱高明的工作。宾州市的风向又变了。

呼延明小胜一局,笑了笑,拿起酒杯和陆景喝酒,“陆先生。我和你喝一个,你可是深藏不漏啊。”

这句话,话里有话。陆景微微皱眉。随即笑了笑,坐着道:“呼延部长。随意吧。”他自然不会按照呼延明的规矩“办事”。

呼延书记却是脸色微变,淡淡的道:“陆先生。我觉得宾州人物的褒贬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陆景轻轻的笑了笑,没说话。

刘委不满的道:“呼延明,你酒喝多了!”争夺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中,他摇摇领先于呼延明。而听说呼延明也无意挪位置。

呼延明脖子一梗,道:“喝没喝多,我心里清楚。”

钱高明却是慢悠悠的喝着茶,看着好戏。他虽然有求于陆景,但是那是有限度的。这个时候他当然乐意看陆景吃瘪。陆景到宾州来可是“坏了”他的“棋局”。

何晨道:“我觉得呼延部长确实喝多了。”

呼延明冷哼了一声,继续找人喝酒,用行动表明他根本没有喝多。

何晨脸色不变,心里却是想着等陈跃信到任之后怎么摩挲这个“刺头”。

这种酒宴作为领导,他们这一桌自然不会久呆,很快便散了。陆景刚坐到了停在丽都酒店外的黑色悍马中等丁灵和徐用笔。

没一会,齐克强走出酒店,笑呵呵的坐到陆景车里,敬了一支烟给陆景,道:“呼延明是市里反对何书记的急先锋。”

刚才陆景那一桌是整个丽都酒店的焦点。那几句话的交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宴会厅。

陆景心里其实并不怎么郁闷,笑道:“冢中枯骨。”

齐克强很快就琢磨出陆景话里的意思,惊讶的道:“景少,省里要调整市里的班子结果出来了。”

陆景微笑道:“恩,差不多,这两天应该会公示。老齐,要勇挑重担,不要和稀泥啊。”

齐克强激动的手哆嗦了一下,好一会才平复了心情,道:“景少,我会的。”

他的语气里来着强烈的激动情绪。陆景的意思是常委副市长的人选是他,而不是呼声最高,取得钱市长支持的马云龙。

陆景笑着点点头。陈跃信将会担任宾州市委副书记,分管组织人事。有何晨的支持,呼延明这个组织部长被架空只是分分秒的事情。党-管人事是原则嘛!

齐克强坐了一会边难掩喜色的告辞。片刻后。丁灵和徐咏碧、谢清歌一起坐到车里。

“哥…”谢清歌坐到陆景身边,黑白分明的眼眸情意绵绵的看着陆景。

作为楚北省新-华社分社的记者谢清歌今天也在晚宴现场。虽然早和陆景通过电话,但是在陆景遇险后。这是她第一次和陆景见面。

“歌儿。”陆景轻轻的一笑,拍拍谢清歌的手背,就着车里明亮的灯光打量着谢清歌,笑道:“恩,变黑了不少。”

谢清歌摸着脸有些紧张的道:“真的吗?”其实,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她连日里采访变黑了呢。但是在心上人面前,她禁不住会有这样担忧的表现。

陆景又笑道:“虽然变黑了,还是那么漂亮。”

“哥…”谢清歌妩媚的娇嗔道,水润的红唇微微撅起。

陆景哈哈一笑。轻轻的摸了摸谢清歌的头发。在杭城的那天晚上谢清歌向他表露了心里的情意,但是他还是喜欢将她当妹妹看。

看着和陆景聊得亲热、默契的谢清歌,徐咏碧心里莫名的有点堵,托着香腮看向车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

掩耳盗铃般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丁灵微微一笑。当事人或许还懵懵懂懂,她可是看得清楚呢。徐咏碧和陆景共同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后,两人之间似乎多了些什么。

回到远秋园1号别墅,陆景吩咐管家去做宵夜,今天晚上这种晚宴肯定都没吃饱。

陆景将上次安晓燕送给他的一瓶滋补的药酒拿出,笑着给坐到餐厅的三人分了一杯。道:“歌儿,你这段时间在宾州采访也没吃好睡好吧?喝点这个酒正好补一下。我前些天尝了一下,米酒的口味,就是有点后劲。我问过安晓燕。这酒男女老少皆宜。”

谢清歌明眸清笑,“好的。哥,你明天就和丁灵姐离开宾州吗?我在这里的采访任务结束了。有几天的休息时间。”

陆景笑着点头,“明天和张省长约好了。一起去渝都见郁省长。然后,我要飞去香港参加陈若怡晚上的婚礼。”

陈创和筹办这次婚礼给和华公司的成员企业高管。关联企业高管都发了请帖。到时候去香港估计会很热闹。

谢清歌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

陆景问道:“咏碧,你是和我们一起去香港还是一个人回江州?徐行长应该也在香港。”

徐咏碧喝着酒,优雅的托着香腮,笑吟吟的道:“我爸要是看我和你一起出现估计又要唠叨我了。哦,那我的这些行李怎么办?我去香港不想带画架。”

丁灵咬着嘴唇轻笑。徐咏碧说到最后还是话锋一转要一起去香港呢。

陆景打了个响指,道:“我让胡文洸派车帮你送到江州去。秋兰姐已经回了江州。让他们把东西送到秋兰姐那儿。你回头回了江州再去取。”

徐咏碧笑道:“好啊。”

没一会,精美的宵夜就送了上来。几盘精美的点心:虾饺、烧卖、汤包、小花卷、芙蓉糕。几碟凉菜:小葱拌豆腐、黄瓜、白糖西红柿、地三丝。几碟小菜:蒜蓉空心菜、小炒肉、韭菜鸡蛋、丝瓜肉片。三份小碗盛的粥:皮蛋瘦肉粥,南瓜大米粥,红豆薏米粥。

四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享用着美酒美食。这时,安晓燕和曹嘉一起回了别墅里。陆景笑着招呼道:“还没吃饱吧,一起吃一点。”

安晓燕和曹嘉欣然的坐到餐厅里,让侍者给拿了碗筷过来,又添了几道夜宵。别看陆景点的样式很多,实际上分量很少:芙蓉糕一碟其实就三块。虾饺是精巧的五个…

安晓燕喝着南瓜大米粥,笑呵呵的道:“陆先生,今天晚上宴会厅里都在传你和曹嘉的事情呢。怎么好像传出来的消息说你和她…”

曹嘉闹了一个大红脸,嗔道:“安姐…”

“靠。”陆景愕然无语。语言传递这种东西确实很容易形成信息失真。大概“财子佳人”是所有人都喜欢的桥段。

曹嘉虽然不满绯闻,但还是对陆景道:“陆先生,谢谢你。”

她的那些不良追求者,这段时间肯定要消停了。另外,绯闻中还夹着她要被提拔的信息。她不得不谢陆景一句。